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風鳴∼下篇∼ 

※ ※ ※ ※ ※ ※ ※



將太公望輕輕的放至床上,楊戩還不禁盯著他思念已久的面容。
到現在,楊戩還不敢相信,原本以為永遠消失、無法再擁抱的人兒...
現在卻伸手可及...

那個將自己從幾百年來的心結中解救出來的...
那個總會在自己失意難過時伴在自己身邊的...
那個總會在自己痛苦絕望時帶給自己希望的...
──『太公望師叔』...現在終於回來了。


「怎麼了..?」察覺到楊戩的視線,太公望明知故問道。

「不...沒什麼...」

──現在這樣..這樣就好了..就夠了...


輕輕的撫上那柔軟的髮絲..楊戩還是留戀的看得出神...
就像想將這容顏..永遠的刻在腦中..永遠的刻在心底...


「戩...」太公望換上只有在兩人獨處時,才會用到的親暱稱呼。

「..戩..有話對你說..把頭低下來...」

楊戩雖然不解,但還是照做。

「再低一點...」

「?」
「唔...!!」

太公望突如其來的吻上楊戩的唇,起初楊戩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但旋即,楊戩便取回主導權。

唇舌間的糾纏..訴說著的..是無窮無盡的思念...
身體上的相擁..訴說著的..是無法克制的熱情...

深情的一吻..在兩人快無法呼吸之際..不捨的停下...

「呼哈..你這是..在挑逗我嗎?」楊戩輕喘一下後問道。
隨著話語,楊戩的身軀輕輕的壓上太公望的,手更溫柔的撫上太公望的臉龐。

「..你說呢..?」太公望玩味的反問,語句是問句,但語氣卻是肯定的:
「呼..這不是..哈..你所希望的嗎..?」

不知是否些微缺氧的關係,太公望的臉頰泛起一抹嬌艷的紅暉。
這樣誘人的樣子,是剪斷理智之弦的最佳武器。

「我有嗎..?」

楊戩的唇..從太公望額際..緩緩滑至鼻樑..下顎...
然後是纖細白晢的頸部...

「嗯...」細微呻吟聲,不自覺的從喉間傳出...

「別說我沒有給你逃的機會喔...」在理智還允許下,楊戩想再確認一下...
他絕不希望..自己的慾望會傷害到..自己最珍視的人兒。

「我..根本沒有..逃的理由...從一開始..就沒有了...」

「待會兒喊停..我可不會住手喔...」得到太公望的應允,
楊戩輕柔地褪去兩人身上的障礙..直至一絲不掛...

楊戩的吻..像雨點般灑落太公望白晢勝雪的肌膚...

如絹絲般的觸感...
誘人且不輸給女子的纖細身軀...
淡而不俗的..太公望所獨有的陣陣體香...
一切一切..也令楊戩迷戀不已...

楊戩的唇..留連在太公望迷人的鎖骨..和胸前的緋紅上...
楊戩的手..亦沿著太公望身體優美的線段..滑至股間...

「嗯啊...」身體上還不適應這樣的舉動..太公望不禁發出一絲低吟。

「望...」

此時此刻..不再需要任何的言語...
因為縱使千言萬語..也無法訴說此刻的心情...

相觸的視線..眼神中傳遞的訊息...
一切已了然於心...

這是只屬於『楊戩』和『太公望』的默契...


「啊∼∼∼∼!!」股間傳來撕裂般的痛楚...
在太公望眼中打轉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的..傾流而出..有如斷線珍珠般...

「放輕鬆..望...」
楊戩溫柔地吻去太公望的淚,靜靜地等待著太公望的適應。

雖然好痛..但太公望並沒有任性地說出半句..要求停下來的話語...
因為這樣..才能深切的感受到對方的存在...


*-*-*-*-*


「望..還痛嗎..?」激情過後,楊戩邊替太公望穿上衣服邊問道。

雖然身處蓬萊島,但蓬萊島的晚上還是頗冷的。

──不穿上衣服的話,會著涼的。

楊戩還是這麼體貼。


「當然..!我只是身體無力..不是身體麻痺啊..!」
太公望雖然嘴上說著抱怨的話,心裡頭卻是再也溫暖不過,
嘴角還不自覺的上揚幾分。

其實..說這些話..還不是因為不想楊戩擔心?
對太公望來說..只要楊戩在身邊..再痛再累再辛苦也值得...
因此完全忘了自己的身體還虛弱疲憊得很。

「呵呵∼還會抱怨∼挺精神的嘛∼」看著噘起嘴的太公望,楊戩不禁輕笑出聲。

「你笑什麼..?」

「沒什麼..(噗)只是想到我跟你告白那天而已...」

「那天..?」


聞言,太公望的思緒飄往楊戩向自己告白的那晚..在周軍的營地...


*-*-*-*-*


那天晚上,在被周公旦強迫批閱一大堆公文後,太公望已經累死了。
為了報復周公旦,也為了自己的肚子,
太公望就去『拿』了一些桃子和酒當作報酬。

(作者亂入:師叔..你不是累死了嗎?還有力氣去做這種事...^^bb)

正當太公望打算祭一祭自己那可憐的五臟廟時,突然轉來了不識趣的敲門聲。

「嘖∼還以為是誰∼原來是楊戩啊∼嚇我一跳∼」太公望表情誇張的道。

「師叔..我...」

「有什麼進來再說,站在這裡不好說話吧?」話雖如此,太公望的心還不是想著
──要是被周公旦發現他『拿』了一些桃子和酒就糟了。

但太公望想也沒想過,楊戩那晚來找自己,原來是要對自己告白。
當然,這也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日子,太公望亦欣然的接受楊戩的告白。

之後,兩人還談笑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有美酒和桃子相伴,兩人自然談得不亦樂乎。

(作者亂入:對望望來說是美酒和桃子,但對楊戩來說是美酒和佳人哦∼^^b)

其實..太公望早已在心中想著計策──如何才能把楊戩『吃掉』的計策。

太公望知道楊戩不勝酒力,便把楊戩灌醉。
然後哄騙並用,把楊戩拐到床上去。

太公望本來想著,自己雖然是第一次,但估計楊戩也不會比自己好多少;
而且自己在清醒狀態,而楊戩在醉酒中,怎樣算,自己也是比較有優勢吧?

但是..太公望失算了。

在吻上楊戩後不久,楊戩反而採取攻勢...
太公望完全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對楊戩的吻這麼沒有抵抗力...

楊戩雖然也沒有多少這方面的經驗,
但跟太公望相較之下,楊戩的學習能力強多了。

楊戩不負他『天才』的美譽,很快就熟習過來...
至於太公望..因為他是只會說不會做的人..唯有處於被動吧。

這真的不知道是『自作自受』,還是『知彼不知己』的關係...
就這樣,太公望作為受君的命運就被注定了。

(作者亂入:哇哈哈∼∼∼∼肚..肚痛啊....><)
〔天音:是笑到肚痛..真是的!顧妳還敢說自己是太公望本命..|||||bb〕


*-*-*-*-*


「......||||||」回想起那晚發生的事,太公望終於明白楊戩在笑什麼:
「不..不準笑!!////////」

但楊戩反而笑得更厲害了。

良久,楊戩才勉強的忍住了笑意。

──再笑下去可不好了。
──萬一他好起來時報復,這可不好收拾啊!說不定還會傷及無辜呢∼

好不容易地忍住笑意,楊戩問道:
「生氣了嗎?」

「哼!」太公望賭氣的不回答楊戩。

「不要再生氣了嘛∼最多向你賠不是。」
「對不起啦!」

「說得那麼心不甘情不願..不如不說...!」


聽到太公望的回答,楊戩實在哭笑不得:

──什麼嘛∼還像個小孩子那樣∼


想歸想,楊戩可不敢當面說出,勉得自己要終日提心吊膽──
太公望暫時要睡在這裡,要『謀殺親夫』隨時也可以。

「那..望...」楊戩從後摟住了太公望的身軀。

「幹什麼∼?」

「真的不留下來協助我嗎?」

「......」太公望也不想再花力氣在沒意義的賭氣上。
「這裡有『天才楊戩』就已經足夠了!」這不是賭氣話,
而是太公望心中真正所想的。

「我不想再跟你分開...」說著,楊戩摟得更緊了。

「別傻了..你我也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沈吟了一會,太公望續道:
「戩..我想親眼看一看..由你所領導下的..新的仙人界...
 和..沒有仙道的人間界...」

「!?」

「要領導仙人界..戩的力量已經足夠了..我有信心...」

「望...」

「但是..一個人只有一雙眼..能看到的事物有限...
 整天待在辦公室裡頭..很多事物也只能看到表面..看不到真相...」
「所以..我想代替你..去看..去體驗這世界的一切...
 回來後再把我的所見所聞..也告訴你...」
「這不是比留在你身邊..對你更有幫助嗎..?」

「望..?言下之意..?」

「會再見的..一定會..!」

「那∼約定好了哦∼不要反悔!」


*-*-*-*-*


就這樣,太公望便暫時住在楊戩的房子裡──當然,沒有其他人知道。
楊戩則負責起太公望的起居飲食。

果然,正如太公望所說,要養起太公望真的不易。
每天除了要煩公事外,楊戩還要四出找食物給太公望。

而最麻煩的還是──
太公望指定要吃桃子,其他的一概不吃;
而且不是每餐四五個桃子便能了事,一天最少吃上幾十個,甚至近百個桃子!

(作者亂入:會不會太誇張呢..?^^bb)

幸好現在楊戩是教主的身分,要拿桃子應該不是大問題,
桃子園管理人自然也不會多問。
但是..一天不見了近百個桃子..!?這不是太過火了嗎..!?
因此,楊戩每天也要煩著編個什麼理由來要桃子。

(作者亂入:楊戩是乖寶寶,當然不會用『偷』的啦∼!^^
 但是..桃子園還有沒有那麼多桃子給楊戩拿!?^^||||||)


當然,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楊戩的辛勞不可能沒有回報。

──太公望師叔這個人絕對不能再縱容!不然只會苦了自己!
──以前還不是因為太寵他了,結果自己總是被吃得死死的!

因此,當初楊戩已經清楚明確的告訴太公望:
『要吃桃子,就得有「被吃掉」的準備!』

〔註:話雖如此,楊戩還是會看情況,不會做得太過分。〕

太公望亦沒有反對,畢竟吃『桃子』王帝大嘛∼!
況且現在自己寄人籬下,根本沒有反對的立場。

唯有想著:
『可惡的楊戩!不吃窮你我就不叫太公望!』當作報復吧。

〔註:太公望一天吃六餐,幾十個桃子也差不多了...
 至於近百個桃子之說,是太公望的報復,即使吃不下也要求這麼多..||||||
 楊戩亦因為太公望現在是『病人』,況且吃桃子對身體有益,不好拒絕。〕


*-*-*-*-*


大約一個月後...
蓬萊島──


「教主先生——!教主先生——!」四不象和武吉叫道。 

「不要那樣稱呼我吧!四不象!」被稱為教主的楊戩,顯然有點不好意思:
「照以往一樣叫我楊戩便行了。」

「那麼,叫楊戩先生便可以吧!」四不象笑著說:
「我們想去人間界一趟,希望得到你的許可!!」

「去人間界?為何又要去?」

「今次是要去把我們的現況告訴武王先生他們知的。
 因為我們為了令這個蓬萊島成為新的仙人界而十分忙碌,
 所以還未向他們報告。」

楊戩聽後亦點頭笑道:
「對呢,我也剛剛想到那件事!由你們替我去就好了!!」

接著楊戩拿了一張印有『大亞馬遜神秘生物的手形』的卡片出來:
「那麼,你拿這個去吧!是通行手形!」

「多謝你!!」

就是這個原因,四不和武吉便為了見武王他們而出發了。


看著四不和武吉遠去的身影,楊戩不禁想到:
「說起來,師叔走了也已經有個多星期了。」
「或許..他們會遇到師叔吧。」

回想起太公望的不辭而別,楊戩只能對自己苦笑了。

──這才是你最大的報復吧..?太公望師叔...


但隨即又想到另一件事:

──要是你回來的話,我一定要讓你好看!竟敢就這樣拋下我這個天才!
──相信全國讀者也會支持我這樣做吧!

接著,楊戩便變化成妲己..呵呵大笑了。


此時的太公望──

「怎麼會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


〔註:請參考《封神演義》香港中文版第204回。〕


到處東奔西跑,四不象和武吉已疲憊不堪,躺在樹下休息...
「找不到啊...」 

平常看來像擁有無限精力的武吉也倦得動不了:
「返回仙人界吧?」 

「對呢...向楊戩先生報告後,讓他替我們找吧...」 

得出這樣的結論,四不象他們只好垂頭喪氣地離開...


此時,有一個頭從樹上探出來。
原來太公望就躲在四不象他們休息的樹上! 

「呀——真有趣——!!」太公望一下子從樹上跳下來:
「真不能停止作弄他們——!!!」 

說完,太公望便躺在草地上:
「那麼,嘈吵的人已經走了。午睡,午睡。」 


──當初王天君把力量留給我..原來是這個用處啊...

太公望就是藉著這些力量,完全隱藏了自己的氣息,逃過了元始天尊的千里眼。

──唉..不知現在楊戩那傢伙在做什麼呢..?

隨即太公望便想起了自己留在楊戩住處那時..跟楊戩的每夜纏綿...
每次一想到楊戩..那種灼熱的感覺..便在記憶之湖中泛起...

──可惡!///////一定要好好鍛鍊,回去後要他好看!//////

(作:鍛鍊?鍛鍊些什麼?)
(太:還會有什麼!?騙術囉∼所謂先下手為強嘛∼一雪之前的恥辱!!)
(作:那加油吧∼祝君好運...^^bb
  〔心想:這個有用嗎..?果然是會說不會做的人..bbb〕)


「真是的...」在太公望想好好休息一下之際,耳中傳來了熟悉的音調:
「你依然沒變呢...」果然是申公豹!

──但是..雖然察覺不到氣息..但感覺上..似乎有點不一樣...


在一條壯大廣闊的江河上──

「看來...你是受到妲己的保護呢。」 
「對了...妲己現在已變成這個星球了!!」 
「那麼?你今後打算怎樣?」 

「我會遊手好閒!」太公望笑笑說。 

「是嗎?」申公豹執起了雷公鞭:
「對了對了,你記得嗎?太公望!其實這堿O我和你第一次戰鬥的地方。」 
「要不要和我作最後決勝負?是單純地...決勝負而已!!」 

太公望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著申公豹。
二人互相對望。

最後,申公豹笑了...
「我開玩笑而已。」申公豹嘆了口氣。

太公望也別了頭。

「但我也放心了。你的眼神仍未死去。」
「我與你的勝負就暫時保留著吧。」申公豹轉身離開:
「如果在這堣應茩t的話..以後便變得沒趣呢!」 

——等你變得比現在更強時..再分勝負!


看著申公豹離去,太公望合上了雙眼。

——呼..申公豹似乎也察覺不到..我不是『伏羲』...


一邊走著走著,太公望欠一欠身說:
「那麼...去那埵n呢——」 

忽然間,太公望止了步...
眼前的天空一望無際,四周有微風正在輕拂著...
太公望回頭看看身後走過的景色...


——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能停留的地方..只有你的身邊吧...


太公望的眼神..隨著思緒..飄往那看不見的遠方...


——『望,我希望你能記住,不管何時,不管你到哪裡去了,
   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可以停留的地方...』
——『總會有一個人..當你說「我回來了」時...
   會笑著回答一句「歡迎回來」...』


一思及此,太公望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優美的弧度。
一股暖流,縈迴心中..揮之不去...


——既然還會再見..也就無需道別吧...


此時的風..像是回應太公望的思緒般..輕柔的吹拂著...
有如一旋律優美的樂章..名為『風』的奏鳴曲...


  風...
   無拘無束的風...
    不會為特別為任何人而吹起...
     亦不會為任何人而停下...

  但這一曲——傳遞著我的心意的——風之奏鳴曲...
   只為你一個人而吹奏...

  楊戩...



全文完

─────────────────────────

後記:

終於寫完了∼∼第一次寫完小說呢∼真的可喜可賀哦∼∼^0^
這還是小凝頭一次寫H呢..好難寫啊...
〔天音:有嗎?不是什麼也沒寫到!?妳剛才還想中途逃脫啊!bbbb〕
不知為什麼..看別人的小說..就算是非常H的也不成問題...||||||
現在到自己要寫..卻羞得要死...//////
一直也在想有沒有更含蓄的寫作方法...^^b

至於小說的題目..是亂掰的啦∼根本跟本文沒有什麼關聯...
小凝最不會改名字的了...^^||||
而且最後一段廢話..完全沒可能出自望望的口...^^|||||
〔天音:那你寫來幹什麼..?||||||||〕

嘻嘻∼果然嚴肅不起來∼完全是小凝愛惡搞的天性作祟...^^b
但好像弄得氣氛全毀了..^^|||〔天音:這篇有什麼氣氛可言嗎..?||||〕
(算了..反正小凝也沒想過要寫得嚴肅..^^bb)
鳴∼∼小凝的表達能力還是太差了∼∼><
寫到最後..還對著電腦發呆幾小時..想不到怎樣結束才好...T_T
但最後始終想不到..好爛的結局啊...=_=
算了∼反正野望達成∼!楊太萬歲∼!^^

最後,小凝向看到這裡的大大,獻上深深的謝意∼^^〔鞠躬〕
有機會再見吧∼^^


By 小凝
May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