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15

※ ※ ※ ※ ※ ※ ※


☆      ☆      ☆

「別白費力氣了……」飛虎冷冷地看著太公望:
「這裡是頂樓…你再怎麼喊,都不會有人聽到的。」
「不要碰我……」明知已經無望,太公望還是無力地辯著:
「你沒有碰我的資格。」

「是嗎?」
飛虎的眼睛在月光下閃著詭異的光芒:
「不是打算把戒指丟了嗎?」

像是被戳到痛處一樣,太公望驚恐地看向飛虎。

「既然有想把他忘掉的打算,為何不接受我呢?」
輕輕地,飛虎咬了太公望的脖子一下,太公望的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竟然有一股戰慄的感覺……
……清楚地知道,身體的某一處…
背叛了自己。

「我一定……會讓你忘掉他的…」
飛虎的聲音乍弱,一股紅潮便湧上了太公望的臉頰。
「啊…不要……」太公望的視線被湧上的淚模糊了:「不可以……那裡…」

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

我不要呀…戩………

救我……

☆      ☆      ☆

廚房的爐子上冒著蒸氣,飛虎一個人圍著圍裙,手持著菜刀,拿著一條紅蘿蔔
切來切去。

「他媽的……」
突然的一陣怒氣湧上心頭,飛虎持刀的速度不免加快了許多。

『一切都……以家族的名譽為重…』
聞仲的聲音淡淡的……
但隱藏在這之下的卻是讓人不免為之沉重的包袱…

「混蛋……以前的你明明不是這樣的。」
越想越覺得可惡無比,飛虎的力道也加重了很多。

『……戩…』
那個在夜半經過他房門,都會傳來那個壓抑的哭泣聲。

跟…自己唯一的弟弟比起來,還是以家族名譽為重……
總是柔和的藍色眸子在不經意之間,化成比千年冰河還要寒冷的水色。

『再這樣下去,望會崩潰的。』在電話中怒吼著自己的嗓音:
『你是他哥哥呀!!怎麼不想個辦法?』
怎知……
話筒的另一端,竟傳來冷淡的聲響:
『這是他選擇的…如果不能以家族為重,我不承認他是羅家的人…』
『混蛋王八蛋∼!你哪時候變得這樣無情無義的∼∼!!!!』

碰∼!
一聲巨響讓飛虎從回想中跳出來。

「哎呀∼∼∼!!!慘了∼∼!」
只見,那條原本要切塊的紅蘿蔔已經變成了泥……而刀子也鑲進了木製的調理
台。
飛虎趕忙把刀子從調理台用力拔出來……

噹!
飛虎發現手上只剩下手把,刀身還乖乖地跟調理台合唱著永不分離。
「怎麼會這樣?!」飛虎趕忙收拾著殘局。

……被天化知道的話,一定又會被念的:
『老爸已經用壞了幾個調理台了?拜託您作菜時多注意一點……』
『老爸廚藝雖精…但是廚具的淘汰率太高了……』
這時候,天祥還會應和著哥哥拿出帳簿,翻開廚房用品的那一項,只見整頁都
是刀子等物品:『我們餐巾紙還用不到半包,我們就要更新刀子、調理台、爐
子等大型用具…』

『又不是故意的。』紅著臉低下頭,只能讓節省的兒子們拼命囉唆。
只是自己天生的力道,從來都不知道該怎樣控制…連不鏽鋼的刀子也被他用的
刀鋒上一個洞兩個洞…爐子的開關給他一扳,通常不到三天就報銷。
但是,可能就是薪水太多了……所以這樣浪費還無所謂。

好不容易才把東西通通塞到垃圾筒裡,飛虎嘆了口氣:
「唉唉∼∼得重新再切了……」

飛虎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壁鐘,已經快要九點了。
「慘了……太公望一定…」飛虎突然想起一件事:
「不,大概又不吃了…」

『你再這樣對待太公望下去,我會把太公望帶離開你的身邊!』
幾乎是怒吼著,飛虎狠狠地把話筒扔到地下,無辜的電話就這樣四分五裂。

「……不管了…這次一定要逼他吃下去!!!」飛虎的雙眼燃起熊熊火焰…仿
佛是要挑戰一個高難度挑戰般。
哼著歌,飛虎拉開了冰箱門,重新拿出蔬菜跟青豆……還有桃子。
「我今天要作大餐……」飛虎順便一腳把冰箱門踢回原位。

啪啦∼!
一聲…冰箱的門跟本體『分手』了。
「…怎麼又………」瞪著手上那一大塊冰箱門,飛虎嘆了口氣:
「算了,才用了兩個禮拜就壞掉……八成也不是什麼好貨。」
飛虎聳聳肩,便開始作東西了:「今天的食譜是『蔬菜千層麵』跟『桃子奶昔
』好了……對了…既然冰箱壞了…東西會壞掉,不如就全用吧∼!」

今天的飛虎廚房,雖然『有點』延遲出場,但是仍是香味濃郁呢…
而且,就份量來說……可能比滿漢全席還要精采。

☆      ☆      ☆

像個表演高難度特技的人一樣,飛虎兩手上各拿著五盤豐富的菜餚,頭上還頂
著一鍋熱湯〔當然有墊防熱的布墊囉∼!〕,背部還扛著一鍋奶昔……
〔這……別問秋水他怎麼辦到的……bb〕

飛虎搖搖擺擺地走到頂樓-太公望的房間去。

「不要∼∼∼∼∼!!!!!」
太公望虛弱的喊叫從房門裡傳出。

聞聲,飛虎想也不想地便一腳踹開房門:
「太公望?!怎麼……」
吼到一半,飛虎的話被硬生生吞了下去。

映入眼簾的景象卻叫他頓時無法反應過來…目頓口呆。
只見床上…『自己』竟然壓著幾乎已經一絲不掛的太公望。
太公望雙眸淚眼朦朧,可憐兮兮……
壓著太公望的『飛虎』,臉上毫無表情。
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部都『地藏王菩薩化』了。
〔地藏王菩薩化:石化之意〕

「………呀?」飛虎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聲音。
因為這一聲,太公望忽然反應了過來…
出手便對『飛虎』一拳送去!!

砰∼!
一片深藍…隨著重物跌落床鋪的聲音散開。

太熟悉的身影,還有…
那個原本以為已經再也見不到…的……
那片溫柔的藍…

「啊……?」
不敢相信…
太公望的眼神再度泛出了淚光:「………楊戩?你……還…」
「痛∼∼∼!!」雙眉緊揪著,楊戩抬起頭,一手扶著頭,瞪著太公望。

「……他…就是楊戩?」飛虎瞪大了雙眼:「太公望朝思暮想的…那位…」

好漂亮……喔…
可以理解太公望為什麼會……
哼哼哼∼∼∼果然是青春〔?!〕呀…

太公望歪著頭,仿佛無法理解一樣:「為什麼……?」
「變身術,我得到的…『全新的力量』。」楊戩朝太公望微微一笑:
「怎樣?我的演技不錯吧?」

太公望的表情仿佛在夢遊般,慢慢地靠近了楊戩:
「楊戩,真的是你……」
「真的是我。」楊戩點點頭,並且輕輕地敲了太公望的頭:
「你瞧…有感覺吧?」

忽然…太公望的瞳子恢復了昔日的光彩。

「你這他媽的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膽…」太公望一把掐住楊戩的脖子,雙眼
的怒火早已經把理智燒滅:
「敢耍老子我∼∼!!不要命了嗎??」
〔秋曰:好熟悉的話喔∼∼∼!!〕
「別……別這樣……別告訴我你完全沒有感覺到是我……」
楊戩看到這樣的太公望,嚇得趕忙抓住太公望的雙臂:
「更何況…這不是我的主意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狀況,我怎麼可能……小戩,跟我老實說…這是誰的主
意?」太公望身邊早已經鬼火圍繞,陰沉度加倍。

「……是…」楊戩原本還不想說的樣子,見到太公望的頭髮已經開始倒豎,冷
汗開始從背部開始蓄集:「……媽媽…她……」
「妲己?!」太公望的皮膚開始浮現一青筋:
「你怎麼那麼地聽你娘的話,那她叫你去死…你去不去死?」

「……是她說無論如何一定都要TEST你的…」楊戩低下頭,像是一個認錯
的小孩:「而我,老實說…也怕……」

「怕什麼?怕我忘了你嗎?」太公望狠命地一把抱住楊戩:
「我那麼愛著你……我…絕對絕對不會……」
「痛∼∼∼!!」楊戩突然倒抽一口冷氣。
「…唉唉…!」太公望發現楊戩痛苦的表情,不是作假的…
「啊…」一鬆手,楊戩身體馬上攤倒在太公望懷裡,捂著胸口喘息著…

「怎麼了……」太公望直覺不對,一翻開楊戩的衣領…
胸口上一個深紫色的疤痕映入了眼簾:「這是?」
「槍傷,一個禮拜前醒來時,媽她說我昏迷了三個月……」楊戩蒼白著臉:「
該怎樣說呢……我…平時的自信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我很擔心……又看見
你把戒指給……」

如果那代表你變心了,要把我忘了…該怎麼辦?

「那……我…我本來是…真的想把你給忘了……」
懷著歉意,太公望將手掌攤開,戒指就在掌心上閃閃發光:
「但是,我怎樣都無法捨棄……怎樣都……」
「……是這樣嗎?」楊戩輕輕地握起太公望的左手,將戒指重新套上:
「我是很自私的喔…誰都不許把這戒指拿掉,明白嗎?」

不許把我忘記,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決不允許。

「等一下…你說…昏迷三個月?」
太公望頓時明白了妲己的計謀,心中不禁恨得牙癢癢:
「那天離現在…明明才一個月……」
「一個月?」楊戩瞪著太公望,臉上也露出了困惑然後恍然大悟的表情:「啊
哈哈∼難怪這禮拜她都不許我到外面來,看來我這個不肖子被她擺了一道…」

「……不管怎樣…好高興……」太公望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低下頭吻了楊戩一
下:「歡迎回來……」
「望,我不會再離開了…」楊戩揚起頭,注視著太公望微紅的臉頰。

咕嚕嚕∼∼

太公望的肚子完全無視於現在的浪漫氣氛,很不給面子地突然發出聲響,楊戩
聞聲不禁高聲大笑:「噗哈哈哈∼∼∼」
「不准笑∼!」太公望羞紅了臉。

「看來你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收起了開玩笑的神色,讓眼裡遠本隱藏起
的擔心滿溢,楊戩嘆息著:
「瘦成這個樣子……」
「……你不在…我怎麼可能會過得好……」太公望埋怨地看著楊戩。
 
「嗯∼哼……」飛虎〔本物〕咳了一聲。
太公望這時候才注意到還有人在這裡……剛剛的一切想必都盡入眼底了吧?
……太公望不禁臉頰發燙。

「我把吃的東西留在這裡……」
像是完全無視於太公望跟楊戩般,飛虎開始卸下餐點:
「你們算是才歷經一場別離,想必有很多話想說,今天晚上就聚一聚吧!」

「飛虎大哥……你怎麼…」
對飛虎的反應,太公望不勝驚訝。
楊戩則是靜靜地看著飛虎將要離去的背影,仿佛早已經預料到一樣。

「如果普賢來的話,我會跟他說你已經睡了……」
飛虎說著,便順手把門帶上。

「……謝謝…」太公望摟著楊戩,朝門口輕輕地說著。

…今晚的星光,將會無比燦爛。〔甜笑〕


〔待續〕


--------------------------------------------------------------------------------

後記:

〔秋水惡女宣言〕
耶耶∼∼又耍人了……
不過,應該沒有耍到很多人吧…
畢竟,我這次良心發現…可是留了很多…很多…很多暗示。

沒有注意到的話,就是活該了……啦啦∼∼〔跳舞轉圈圈〕
接下來……來作一點甜蜜的預告吧∼!

是一個情境題:

一個月沒餵的貓,飢寒交迫,突然在面前出現香味四溢的食物,牠的反應會是
如何?

答案當然是…
衝上去直接吞掉,更何況這食物不是普通的美味……
這隻貓也不是普通的蠻橫喔!〔邪笑〕
嘿嘿嘿嘿∼∼∼世界真是美好。

〔題外話:我果然還是要有楊戩,寫文心情才會好∼∼!現在的文,有了楊戩
便一舉衝上…記事本的9kb,我果然是偏心的人。〕
〔又註:上回才6kb而已。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