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14

※ ※ ※ ※ ※ ※ ※


〔作者廢言:此回,雖然很重要,但是太公望本命跟飛虎本命者還是…三思而
後行吧∼!另外,還有……呃啊!!我想這樣下去好像沒有一個人能看。讓作
者本人先在這裡跟大家叩個響頭…對不起!!〕

☆      ☆      ☆

『在這一生中,我不一定會愛上任何人…』
天真的笑臉,在記憶中流轉著:『但我,一生最喜歡的人……一定是你。』

月亮的光,穿過了霧光玻璃,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閃著冷然的光芒。

穿著破爛的男人躲在盛開的玫瑰花叢下微微地嘆息著。

什麼樣的人,就該有什麼樣的命運,而你……
選擇了什麼…

像是本來緩緩燃燒的蠟燭,被一陣狂風吹息吧?

「你果然在這裡……」
一陣陌生的男聲,韋護警戒地轉過頭去:
「是你……普賢警官?」

「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不過,你我應該早就知道對方了吧…」
普賢的笑容有點飄邈:
「所以,剛剛你才會讓我跟聞仲混進你們的家族宴會吧?」

「……呵…」韋護偏過頭去:「反正就是一群對族長位子有野心的傢伙,讓他
們在外人面前暴露他們的醜態,我也不會在乎。」
「是嗎?」普賢在韋護身邊蹲了下來:「這不像是對這家族忠心耿耿的人會說
的話喔…」
「我才不是對這個家族忠心耿耿…」韋護瞪了普賢一眼:
「只要…不在的話,我就算到紐約去當流浪漢……也無所謂。」

「果然……」普賢看了一眼右手:「……那…知道嗎?」
「…還不知道吧?」韋護站起身子,拍拍膝蓋上的泥土:
「我要去打包行李了……」

「……喔…」普賢注視著一朵還未盛開的玫瑰花包,頭也不回:
「你要走了?」
「對,因為這些傢伙的醜態我怎樣都不想再看到…」韋護甩甩頭,瞪了一眼窗
戶裡面的燈火輝煌,露出嫌惡的表情:
「你…還是沒改變初衷嗎?」

「沒錯,只是方法改變了……」普賢的眼睛透出了一股寒光:
「…我或許事後會被他罵,但我絕對絕對不允許他……捲入不幸。」

「知道了,像你這樣極端的人,我雖然有好感,也想跟你做朋友…」
韋護揮揮手,便轉身離去:
「但…現在,我們的立場是絕對不允許的。」

等到韋護的背影漸漸地遠去,普賢才看向月亮,淡淡地露出了一個微笑。

☆     ☆      ☆

在恍然中,太公望睜開了眼睛。

夜晚寒冷的空氣,毫不留情地奪走他身上僅剩的體溫。

一動也不動,連蓋棉被的慾望也沒有。
心…已經像是掏空……什麼都沒有意義了…

「……戩…」
手掌蓋住了眼,什麼都不想說…
冷冷的風,從微開的窗戶滲透進來,帶著一絲絲的濕意。

「怎麼能夠…能夠……」

不可以再這樣繼續頹廢下去了…
自己明明一直告訴自己,但…

如果無法忘記那段甜美的過去…
如果無法忘記那張絕艷的笑容…
如果無法忘記那雙攝人的紫眸…

如果無法忘記……那個深愛著自己的…你……

「不可以再繼續下去!」
仿佛像是突然下定決心般,太公望一口氣坐起來。

不可以再留戀了,不然…自己就比廢人還不如。

「你……我一定要忘了你……」狠力的一拔,閃著光芒的銀戒便這樣地離開了
主人的手指。

「不然…不然我……」

就無法重生了……

一道完美的弧形,畫過了空氣。

太公望的眼瞳頓時放大,因為……心在顫抖著,吶喊著。

『…我愛你……望…』
仍是淡淡的幻象,但是卻仿佛在責備著自己…

「不要∼!」想都沒想,立時便衝了出去。

對了…這樣的情境,就是那一夜…
那一夜……染著血的白色披風,在令人冷凝血液的海風中飄揚著。
那…只差幾公厘的距離,卻是天人永隔。

『我也愛著你呀……』從來都沒有說出口的真心話,無限的悔恨。

等到手中傳來那股冰冷的熟悉感,太公望才鬆了一口氣。
太公望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整個人趴在窗台,整個人搖搖欲墬。
但手上,確實地…抓到了戒指。

「好痛…」
突然急速的動作導致暈眩的感覺湧上,太公望虛弱地閉上眼睛。

「還好……」用手指細細地觸摸著戒指上,那個代表兩個人的英文縮寫:
「沒有丟失了你…」

沒丟失戒指,卻失了人……
想著,太公望的眼睛又泛出了水光。

喀啦…

太公望驚訝地抬起頭來,一個逆光的人影在他面前,太公望看不清楚對方。
心臟的節奏卻開始異常地加快。

「……你是?」

……好熟悉的…感覺……
好像……

「……」沒有說任何話語,人影漸漸地移動腳步,直到淡淡的月光將他的臉照
明。太公望頓時像是被潑冷水一樣地洩氣:
「是你呀……飛虎大哥…」

「呼……」腦中像是有一片霧籠罩般,太公望用力甩甩頭。
頓時清明的腦袋卻發現了異常……

「……飛虎大哥?怎麼了…」
太公望看向飛虎,卻是一片空白表情……
無神的眼瞳,緊閉的雙唇……
冷冷地看著自己…太公望的自覺是想逃……
因為飛虎現在根本不像以前那般多話豪爽的樣子…讓人覺得渾身發冷。

太公望想站起身子,卻冷不防地被飛虎一抓,整個人就像是老鷹抓小雞般地扛
了起來……

「啊啊…?!」太公望頓時驚恐了了起來,手腳無措地亂揮亂打:
「…你要做什麼?」

碰-
太公望被粗暴地丟在床舖上。
飛虎粗壯的身子立刻壓制住太公望掙扎想爬起的身子,一雙大手一扯…太公望
的襯衫便立刻被扯開來。

「不要碰我!」太公望拼命掙扎,但雙手被牽制住,根本動彈不得。

不敢相信……
一個待他如親弟弟的飛虎大哥竟敢…
想要逃,一個月來完全失調的身體根本沒有力氣…

「……還在想那個人?」飛虎冷冷的聲音從頂上傳來,太公望受不住腦子裡一
陣陣的暈眩,但是頭毫不猶豫地偏過去,嘴裡還不肯討饒:
「我在想誰…都與你無關……」

「是嗎?」飛虎的嘴角微微上揚:「那我就幫你…忘了他吧……」
「不要碰我!!你敢這樣做……」太公望狠狠地大罵,但掩不住心中如狂朝般
湧至的恐懼:「…你不怕聞仲大哥……」

「要是怕的話,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
飛虎說著,便吻上了太公望的脖子。
感覺到脖子上那扎人的鬍渣,太公望的心裡不禁想到……

「不要∼∼∼∼!!戩∼∼!!救我∼∼∼∼∼∼∼∼!!!!」

太公望嘶啞的嗓音在高樓的頂層迴蕩著。


〔待續〕


--------------------------------------------------------------------------------

後記:〔這次更討打的後記…〕
我的媽媽呀∼∼∼!!我竟然打出這種劇情…
真是頭被撞到了……〔無言〕
飛虎真的做出這種事,想必我已經破壞了他好爸爸的形象了……
對不起……對不起……
繼普賢之後,又一個人的清新形象被我ox掉了…
飛虎迷…對不起。
我……我……我……我去撞牆謝罪好了…

你們就……就別…在繼續看下去,讓我直接把這個小說解決掉吧∼!

〔天音:翎殿說的交代呢?〕
〔裝做沒聽見…只是想試著寫一下飛太吧?〕
〔天音:可是你不是討厭太公望跟其他的人……〕
〔嗚嗚嗚∼∼我最近好自虐…〕

師叔竟然……
娘∼!對不起…
我…女兒我真的是…最近打擊太大了……

師叔要被強x了∼∼!!!要失貞了∼∼!!〔慘叫加上搖頭〕
〔天音:不就是作者的安排嗎?這女人還敢慘叫…討打!!〕

接下來要怎樣收拾呀?
嘿嘿嘿嘿嘿嘿∼∼∼∼精神錯亂中。
悲劇結束……似乎不錯,嘿嘿嘿。〔染血的結束,完全小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