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13

※ ※ ※ ※ ※ ※ ※


☆      ☆      ☆

凌晨的霧氣還沒散開之際…
舊金山海灣的某一個私人的小碼頭,男人跟女人趕忙地把一包東西從冰冷的海
水中拉上來。

「……這…這是什麼?」男人在看到那抹原本應該在太公望眼神裡依戀的深藍
時,倒抽一口冷氣:「你……不會…」
「小戩…不要…」女人淒厲的聲音在夜空中迴盪:
「我…已經失去了……你的父親……我不要再失去你……」

……心中的夜依然深沉…黎明似乎不會再度到來。

☆      ☆      ☆

二十七天後…〔秋水打混中〕
倫敦市中心的某大樓最頂層。

淡淡地…水的痕跡在臉頰上。
失溫的淚,所以也不會再覺得寒冷了……痛,卻上心頭。

明明…過了那麼久,該要淡忘…

「不會吧?…你竟然已經不在我身邊了……」
毫無生氣,太公望靜靜地躺在床上,遙望著窗外屬於故鄉的藍天。
被軟禁著,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體。

「……戩…」
呼喚著,閉上眼睛,竟然還能在腦海中,看到一個跟比天還要蔚藍的殘像…

『望……』

笑容…
那雙紫色的眼瞳,閃著光芒……
對著悲傷的自己…那道永遠只看著自己的視線。

「…不要這樣對我笑……」
太公望臉頰旁的枕巾乾了又濕:「該死…我好想你……」

雖說生死未明……
但是…

在那個情形下,又怎麼可能會活下去……

那塊白色的披肩,染血的地方,正是胸口的位置…
每每看著那塊變成褐色的深紅…心臟仿佛就像是停止一樣。

「……戩…」

為什麼…會來不及?

仍然鮮明的染血之憶…
小賢為什麼……一定要殺了他?

『望,我愛你……』楊戩的影像,說過的一字一語仍然迴盪在耳邊。

理智告訴著自己,這不是夢…也不是幻覺……卻是來自回憶。

「我已經失去你…」

「……嗚…」鼻頭一陣酸意,太公望狠狠地翻過身,讓自己的臉朝下……埋在
潔白的被單裡。
曾經熟悉現在卻陌生的香氣,讓太公望不可歇止地大哭了起來:
「戩……戩…為什麼…」

這般心痛,叫人無法忘懷你曾經存在的事實。

「……太公望…」一個爽朗的大嗓門從門外傳來:「我要進來囉∼!」

太公望趕忙把自己的淚痕擦乾,眼睛卻已經紅腫成了兩個大饅頭:
「……進來吧!飛虎大哥…」
「看吧!今天的午餐……『義大利墨魚麵』跟『奶油海鮮湯』…」飛虎端了一
個餐盤進房:「你不要又不吃了,暴殄天物可是會有報應的……」

「……對不起,我還是沒有胃口…」
望低下頭。
「…是嗎?」飛虎見太公望這樣子,只有搖頭:「那我放在這裡,想吃的話…
就來吃吧……」

飛虎放下餐盤,回頭若有意味地看著太公望窩在床上那瘦小的身軀,心中不禁
擔心了起來。

都快要一個月了……
怎麼還是這個樣子……
人也不可以一直靠點滴來維持活力呀…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必須跟聞仲談談…』
飛虎深鎖著眉頭,暗暗下定決心:
「太公望…那我出去了……」

「…嗯……」太公望頭也不回,只是將頭埋在雙膝之間。

喀……
門闔上後,太公望抬起頭,瞪著食物飄出的蒸氣。
那是…飛虎大哥煮的吧?
這一個月來,他就在這裡…一個房間。
過著等於是監禁的生活。

不,也許是自己也不想見任何人的關係吧?
〔如果他想逃,他早就逃出去了。〕

除了飛虎大哥,還有偶而會來看他的普賢…他沒有見過任何人。

聞仲哥哥,一定對他很失望吧?所以都不來看他。

但是…他就是無法自制地愛上了那個人……

『小望,回頭看我……』
普賢每次來看他的時候,他都不知道該用什麼的表情來看普賢。
每次只有背對著他…

『你不跟我說話了嗎?』
『……』

該說什麼?能說什麼?
〔小賢,我沒臉見你……〕

只有等待時間,慢慢地流逝……
『唉……』一聲嘆息,普賢仿佛像是放棄般地……轉過身。

等到普賢的腳步聲消失在樓梯的盡頭,太公望才緩緩地回過頭…
看著冷落空洞的房間,迴盪著…悲傷。

飛虎大哥,大概被聞仲哥哥吩咐來照顧自己吧?
不過,自己也想必給他添很多麻煩……
明明就……

「……謝謝…」太公望小聲地說:「還有對不起……」

不過,就是無法自拔…
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還是…
想著戩…想著過去的種種……

『我覺得…跟你在一起……很幸福…』
戩的聲音又再度湧上腦海。

「…我想你…」太公望捂起雙眼:「讓我知道,你究竟……?」

冷冽的空氣中,沒有人回答太公望沒有完成的問句。

這個對自己的戰爭,自己很明白自己是輸了…沒有尊嚴的慘敗。
但是仍然無法放棄…活著……

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閃著銀色的光芒。
……『Z to B』是曾經的美好。

心中有聲音…叫自己應該忘了你…
讓自己快樂地活下去…但是……

「……Shall I let you go?」〔我該忘了你嗎?〕

已經中斷的希望,思念卻藕斷絲連,無法掙脫。
作繭自綑的心,沒有自由……

……閉上眼,不該再留戀的。〔不然,就不能再度面對自己…面對家族…〕
可是…

「……戩…快來……來我身邊呀…」
太公望的嘴裡悄悄地呢喃著,帶著悲傷…入了深沉的夢。

☆      ☆       ☆

「……小望…」
普賢輕輕地念著,翻著以前的相簿:「為什麼改變那麼多?」

我的願望…是守護你不受任何傷害。

但,曾幾何時……這樣的想法竟然變了質。
幾乎…讓自己不再像自己。

「普賢……」
一個高大的身影將普賢籠罩住,普賢回過頭:「仲大哥……」

「太公望的情形如何?」
聞仲坐了下來,臉上止不住疲憊的神情。
「還好……」普賢淡淡地將眼皮垂下:
「少主死了…費蘭格家的人沒有動靜嗎?」
「明天,費蘭格家族會舉辦一場例行聚餐…今年的規模似乎比往年都要來得大
…八成是要重新選一個繼承人吧?…不過……」聞仲皺著眉頭:
「還不能確定,費蘭格家族的人也沒有發出訃聞。我們也不能輕舉妄動呀…」

「…這樣子的死亡,想必是醜聞啊……不難理解他們遮蓋的動機…」
普賢下了評論便不再多談這個話題:
「那我們,要去聚餐調查嗎?」
「……你說呢?」
聞仲注視著普賢的眼睛,在眼神中……

雖然故事已經接近尾聲,但有些仍搞不懂的事情,還是得親自去調查不可。

「…不要再做這種失去理智的事情了。」聞仲囑咐了幾句。

「放心,我不會了…那我…立刻去辦…」普賢站了起來,便轉身離去。

此時,電話鈴聲響起…

聞仲將話筒接起:「嗯……飛虎?」


〔待續〕


--------------------------------------------------------------------------------

後記:
這回很拖……我仍在反省中。

〔下一回要寫最高難度的東西了,因為要寫我最討厭的一種行為…〕

對了,太公望本命者千萬別看。
〔翎殿跟朝殿,我覺得你們千萬千萬別看喔∼!Kaim殿在處理檔案時,直
接用全選,然後貼上……因為我覺得你們一定會受不了……〕
〔心聲:因為我自己也受不了這種劇情……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