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09

※ ※ ※ ※ ※ ※ ※

☆     ☆     ☆

「…搞什麼?」狠狠地罵了一聲,太公望跳下洗手台,把退到一半的褲子穿上
後,就走出浴室。
「楊戩……」
喚了一聲,太公望只見楊戩衣衫整齊地躺在床上,背對著他,對他的出聲理都
不理,一股無名火馬上湧上心頭。

你這有始無終〔?!〕的爛傢伙!!!
才一半就放手不管!!
簡直就是在耍著我玩……怎麼可以!
天下只有我耍人,沒有人耍我。〔問題發言〕
可惡………我要你好看!!!

〔秋水曰:惡魔師叔復活!!〕

太公望頓時青筋暴起,毫不猶豫…走到衣櫃,從中取出已經上膛的左輪手槍。
「……楊戩…」太公望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
「嗯…」楊戩的聲音是極為敷衍的:「有事明天再說……」
「去你的有事明天再說!!……你…啊呀∼!」太公望大吼之際,手臂冷不防
被楊戩用力一扯,整個人就趴在楊戩的身上。

「望,火氣別這麼大…」楊戩的眼裡帶著濃濃的笑意,直直地勾著太公望。
「…你幹嘛?」太公望看著楊戩,發現他臉上有一股惡作劇得逞的神情,臉頰
馬上呈現出一股淡淡的紅雲:「……突然把我扔下…」
「……我沒餵飽你嗎?」楊戩聞言呵呵一笑:
「好像還是很飢餓的樣子喔……」
「…你明知故問,很過分喔……」太公望臉色一沉。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看到太公望的臉色不對,楊戩趕忙輕柔地執起
太公望的左手,並解釋著:「但我剛剛告訴你的話,就不好玩了……」
「好玩?!」太公望的眉頭都揪在一起:「你……太過分了!!不要以為我最
近對你比較順從就得吋進尺……」〔潑婦罵街?!〕

話還沒說完,太公望的頭被楊戩一攬,兩人便開始熱吻了起來。
〔秋水臉紅曰:呀∼∼∼∼∼!!!!〕

「……嗯…」太公望突然覺得一股屬於金屬的冰涼感從左手無名指上傳來,一
驚便猛然把楊戩一推。
「……望?!」楊戩被突然推開,也嚇了一跳。
太公望舉起左手一瞧,一個銀色的鑽戒就在他的手指上打招呼:
「這是……」

「……禮物。」楊戩看到太公望眼底的驚訝的表情,其實有點竊喜:
「我一直想說要找機會給你……」

喀喳!
太公望握著手槍指著楊戩的額頭,一臉不善地瞪著楊戩:
「我以偷竊現行犯的罪行逮捕你,你有權利保持沉默,但你所說得一切將成為
呈堂證供…」

「……望…」楊戩仿佛早已預知了太公望的反應,一臉淡然:
「那個不是贓物,我是用我去年寒假打工賺的錢買的……」
「……證據呢?」太公望以打量的眼光注視著楊戩。

「哪……這是收據…」楊戩掏出一張紙,遞給太公望。
「……有珠寶店會在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開嗎?」太公望瀏覽了一下收據,馬
上抬頭瞪向楊戩。

聞言,楊戩乾笑:
「我是用了點手法進了那家店,不過,我可是乖乖地拿了戒指…到收銀台去結
帳,還幫他們的職員填了報表,更在離開時替他們鎖好門耶……」
「……你有付消費稅嗎?」太公望稍稍軟化了。

「有……我可是『奉公守法』的人……百分之八點二五的消費稅我有繳,我還
特地加上了近20%的小費給店家喔。」楊戩注視著槍口,有點不自在:
「望……可以請你把槍稍微移開一點嗎?」
「……不要!!」太公望反而把槍更加用力地抵住楊戩的頭。
「…你…在生氣嗎?」楊戩小心翼翼地問。
「……沒錯,我很生氣。」太公望將頭低下,額前下垂的劉海叫楊戩看不清楚
他的表情:「你是散財童子啊?有付消費稅就好了…幹嘛給小費……」

〔秋水曰:師叔你……怎麼開始管起楊戩的財政了呀?呀……難道…〕

「……望…」楊戩對於太公望這種應該不是常理的反應倒是老神在在:「我把
他們的保全跟監視系統稍稍給他故障一下了…小費只是賠償啦……」
「你把他們的保全系統跟監視系統怎樣了?」太公望將槍移開,皺著眉頭。
「……這個…就不是警察應該知道的範圍了。」楊戩用手滑過太公望的唇邊:
「你喜歡這個嗎?」
「……嗯…我喜歡。」
太公望突然抬頭看向楊戩,嫣然一笑:「陪我喝酒…好不好?」

「都由你…」楊戩閉上眼睛:「反正只是喝酒……」
聞言,太公望蹦蹦跳跳地跳下床,仿佛很興奮一樣:
「……等我一下喔…」
看著太公望高興的腳步,楊戩感嘆地呼了口氣:「你真的年紀比我大嗎?」

怎麼有時候行為比我更像小孩子……
還老是拿『公家配給品』,像是手槍、手銬之類的東西來挪做『私用』…
仗著自己槍法比別人還強,老是拿這個來威脅別人。
真是不知道該怎樣說這樣的一個人…
「……不過,也挺有趣的…」楊戩想著…漾起了幸福的微笑。

跳著輕快的步伐,太公望拿著一瓶酒回來:「小戩……來喝吧!」
楊戩回頭一看到那個酒的標籤,臉色大變:
「望………你…」
「怎麼了?」太公望眨著無邪的眼睛,直直地看著楊戩。

「伏特加……」楊戩十分疑問地看著太公望:「你……怎麼不拿冰水來?」
「…我要喝pure〔純〕的。」太公望倒是很輕鬆的樣子。
「……你不知道這個酒很烈嗎?」楊戩瞪著太公望,一把酒拿過來,發現上面
標示的酒精濃度為52%,口氣略轉強硬:「太公望……去拿冰水來…」

「不要!!」太公望朝楊戩吐了吐舌頭:
「把酒還來!戩……」
看著太公望不高興的表情,楊戩只得投降,把酒遞回去。
「……望…」楊戩嘆了口氣,便說:「我去拿冰水…」

「我偏要這樣喝。」
太公望一拿到酒瓶,馬上打開蓋子便就口灌了下去。
楊戩見狀不禁倒抽一口冷氣:「望!!!!」
「……喀…」太公望繼續地灌著酒。

楊戩趕忙一把搶過酒瓶,只見裡面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不禁冷汗直流:「……太亂來了吧!!」
「喀…」打著酒咯,太公望的臉上馬上變成桃紅色般紅艷。
「……呃…」楊戩發現太公望的身邊開始散發出一種奇怪氣氛,預感開始大拉
警報:「……望?」

「呵呵……小戩!!」太公望突然像一隻貓捕捉獵物般朝楊戩的方向撲上去。
「啊!!」楊戩被衝擊力一擊,手中的酒瓶也跟著身體倒在床上……剩餘的酒
也隨之全部倒在楊戩身上。
「……呵呵呵呵…」嘴裡含糊不清地嘻笑著,太公望現在是騎在楊戩身上。
「…望!」楊戩面對這樣的太公望反而有種欲哭無淚之感:
「你…就算想要藉酒裝瘋也不是這樣,快給我下來…重死了……」

「…呵呵呵呵……想…都……別想…」雙手緊緊地扯著楊戩的衣領,太公望微
醺的臉頰上,兩隻靈活的眼睛半閉著,仿佛很舒服地嘆道:
「你……這隻大狗狗…好溫暖……喔…好想就這樣抱……著…睡……」
「……望…」楊戩皺著眉頭:「…你快給…」

喀啦!
「啊!」楊戩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手腕又被太公望銬起來。
「……呵呵呵呵…不要動喔…」太公望溫熱的呼吸吹在楊戩的耳邊,楊戩不禁
顫了一下:「讓我……好好地…報復一下…」
看來主導權又被太公望掌握了……

碰!!
原本虛掩的房門一下子就被一股大力撞開。
「楊戩∼∼∼!!!你在嗎?」韋護的大嗓門頓時響撤了整個房間:
「啊呀?你們……」
看到床上兩個人曖昧的體位,韋護頓時領會到現在好像不是個拜會的好時機。

「喵嗚………」太公望低著頭,緩緩地叫了一聲。
〔此人已經變成貓科動物了。〕
楊戩聞聲大感不妙:「韋護…你來的不是時候……」
「……呃…」韋護的敏感肌膚馬上就感應到氣氛的怪異:「………你們……你
們就把我當作空氣……我馬上……蒸發就是了…」
說著,韋護就轉過身子,尷尬地往房外移動。
「……來不及了…」楊戩嘆了口氣。

「喵∼醉拳!喝啊∼∼!!」
「呃啊∼∼∼∼∼∼∼∼∼∼∼∼∼∼∼∼∼∼∼∼∼∼!!!!!」

〔秋水合掌曰:請各位讀者為韋護默哀十秒鐘。〕

☆       ☆      ☆

「…呃………」楊戩轉過頭,看向已經被鎖上的房門。
想著,被太公望打昏倒在房門外的韋護大概要明天早上才會清醒吧?
不過,他現在恐怕沒空去操勞韋護的事情,因為……

眼前這個醉到瘋的傢伙,恐怕自己都應付不來了……

「……呵呵…戩……」
太公望一臉不懷好意的模樣:「…你∼∼不專心喔……」
「我沒有。」楊戩趕忙否認,揚起頭直直地看著太公望。
有點心虛便是……

「…不專心…該罰!」太公望說著便低下頭,開始用牙齒輕咬楊戩的脖子:
「跟我……在一起還在想…別人的事………你很過分喔……」
「……我真的沒有…」楊戩扯著自己已經被銬在床頭的手,語氣很委屈。
「呵呵呵呵,很舒服…對吧?」
太公望撫上楊戩胸膛的雙手開始不安分了起來,楊戩只有深吸一口氣。

「……我…想被佔有…」太公望可憐兮兮地看著楊戩,艷紅的雙頰跟低垂的雙
眸淡淡地望向楊戩:「不許……再把我放開了,我只想被抱著……」
「望………」
太公望的醉話聽得是楊戩冷汗直落。
這不會就是所謂的『酒後吐真言』呀?
老實說……這『真言』也未免太露骨了吧?
平常都是只有他臉不紅氣不喘地跟太公望說……沒想到現在……
輕嘆了一口氣,楊戩只有換一個方向想……
想在太公望神智清楚的時候,把這種話從他嘴裡挖出來的機率是…

零。
〔秋水亂入:因為太公望只有想,沒有說呀……〕

所以…現在的情形是該竊笑……雖然,感覺上好像…不太對勁。
是因為太公望坐在他身上的關係吧?

「……你不把我的手放開…我怎樣把你緊抱不放呀?」楊戩陪著笑臉,苦惱地
瞄一眼手腕上閃著銀光的手銬。
「………嗯…」太公望聞言,低頭沉思了一會兒。
「……望?」楊戩等不到太公望的反應,低喚了一聲。
「有了!!」太公望突然一抬頭,一個誘人的微笑在唇邊漾起。
「啊?」楊戩被太公望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一跳。

「既然你現在……不方便抱我,那我……就麻煩一點吧……」
太公望委屈〔?!〕的聲音傳入楊戩的耳朵裡:「我…自己來吧……」
「什麼自己來?你想做什麼………啊啊……」
意識到太公望現在不清醒的想法,楊戩的心臟不禁漏跳一拍。

唰-唰-唰-
太公望動作迅速地開始扯開楊戩的衣服跟褲子,然後又在他面前毫無保留地脫
得一絲不掛……
見狀,楊戩只在內心哀嚎著…
這隻醉鬼……
而且醉得徹底,搞不好明天一醒來,根本連自己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唔…喀……」楊戩的唇被太公望狂暴地咬著,一絲血味滲著酒氣順著太公
望的舌滑進楊戩的嘴裡,楊戩不禁氣一岔,開始咳了起來。
「……咳咳…別玩了……」

「呵呵…」手指撥弄著楊戩咳紅的頰,太公望惡意地笑著:「我偏要玩…」
語畢,太公望的唇順著脖子、胸膛、小腹、最後到敏感地帶去遊蕩著。
「……啊啊啊…」
楊戩渾身一顫,無法自持地呼喊著。
原本還能維持的那一點理智,早就不知道被拋到哪裡去了。
緊緊地抓著床頭的欄杆,免得自己的手腕又被手銬扯得紫瘀處處,卻無法抵擋
陣陣的火熱自周身竄出。

「……望!!」無法忍耐,楊戩吶喊著。
「…呵呵,想要我?」太公望的眼神是迷亂地注視著楊戩醉紅的雙頰:
「那我…就給你全部……」
太公望低下頭將唇覆上楊戩的,讓兩人的唇瓣緊緊地貼合。
「…不要…不要再把我丟下了……我會害怕…」
太公望邊喃喃自語,懇求般地看著楊戩。
「嗯……」楊戩狠下心閉上眼,被動地讓太公望用自己的身體將自己包圍。

這……次…什麼都隨你…

「呃……」略略的皺一眉頭,太公望的眼角閃著水的光芒。
「……望?」察覺到對方的不適,紫色的瞳中帶著不捨。
「沒關係………我要…跟你……成為…一體……」
為了要讓自己的身體適應著對方,太公望的嘴裡兀自洩著粗重的喘息:
「哈……哈…唔……」

被佔有的痛覺……是烙在靈魂上…證明真實存在的印記。
比吸毒,更加容易上癮。

「別說話……」
用手指抵住楊戩欲開口的唇,太公望扯扯嘴角,淡出一個飄邈的笑:
「…好好疼愛我……」

因為…今晚……是個狂亂的甜蜜饗宴。

☆      ☆      ☆

「唔啊…哈…」太公望狂亂地擺動著自己的身子,讓自己跟對方的身子一次比
一次更加緊密地接合著。
汗水混淆著身體的一切感官,只剩下注視著對方的兩個人……
「……望…」

濕潤的髮絲,微涼的空氣……
帶不走兩個人仿佛要融為一體的溫度,持續上升,燃燒。

還不夠…還沒到達最頂點……
更加用力地抱著對方,不願放手……怎樣都不願意…

在暈眩的瞬間…
愛到瘋狂……是這樣的感覺嗎?

「戩…啊啊……」

讓溼熱的慾望…
交合至最深處時,在下體擴散…染上無法洗淨的污穢。
早已經玷污的身體,

「……望…」帶有一絲殘餘激情的紫眸,呼喚著。
「…嗯……」低下頭,太公望的手指發著抖,鬆開了楊戩手上的束縛。

「……啊…」
一瞬間被壓到溫暖的懷抱裡,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吻到無法呼吸…
紅潤的唇瓣,麻痺的快感。

只知道自己已經深陷其中,無法回頭。
不像這個手銬,說放就放……

「戩……」模糊之中仍念著這個名字,太公望疲累地靠著楊戩,昏睡過去。



〔待續〕


--------------------------------------------------------------------------------

後記:
拖了一個禮拜的稿子……
終於把兩個傢伙最麻煩的上方受給完成了。〔野望達成˙放煙火〕
師叔這個懶個性,要他自己動還真麻煩。〔死〕
不過,好像還有一段構想沒打,天呀∼∼∼難道變成了一連五回都在嗶……
難道是打上癮………不不不不不不∼∼∼我不要!!!!
人家是純潔〔?〕的!!!!

但是,你們一定不相信…………〔淚+到角落去轉圈圈+鬼火處處飄〕
為什麼要寫出這種OOXX的文……
不行了!我虛脫了……〔臉色蒼白〕
算了,就是最重要的,就是我要睡覺…〔鴕鳥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