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08

※ ※ ※ ※ ※ ※ ※


☆     ☆     ☆

當一個意外的吻結束……
太公望睜著大眼,呆呆地看著楊戩帶有一點點邪氣的俊美笑容。
腦中神經似乎還不能正常地把訊息傳達給身上的肌肉……

「……望?」楊戩喚了一聲,看著太公望眨了眨眼,但依舊是呆滯狀態。
手指輕輕地撫上太公望秀氣的臉頰,再輕喚一聲:「你怎麼了?」

只見太公望的眼珠開始不安分地轉來轉去,由左轉至右…楊戩的髮絲尾端還在
滴著水,水珠一顆顆掉落至太公望向上仰的臉頰。
慢慢地太公望的視線…由上轉至下……

「啊………」太公望突然的一聲慘叫。

浴室內已經蒸氣氤氳,從肌膚相觸的地方傳來的陣陣酥麻,太公望臉頰上的紅
雲跟訝異的眼神裡早就顯示出他的慌亂:
「…楊戩你…………」
「…呵,你在害羞嗎?」紫色的眼眸裡帶著一種溫柔的壓迫感:
「你想有人洗澡時不脫衣服嗎?」

注視著楊戩的眼睛深處…胸口不由得一窒,太公望別過頭。
楊戩只覺得現在兩個人的處境十分好笑,但很明白……一旦現在忍俊不住,他
待會就肯定會嚐到太公望可怕的報復……來自地獄的全套恐怖宵夜。

這還得了?難得太公望最近那麼地溫和……還是盡量保持這樣就好了。
……還是得忍著…千萬不能笑……千萬不能笑……千萬不能笑……
楊戩的心裡拼命地念著,努力保持臉部肌肉的平靜…讓神情還是一貫的淡然。

為了整理剛剛視覺上的衝擊,太公望緊閉著雙眼。

堂堂一個警官怎麼可以這麼容易就被擊倒……
更何況…只是……只…是…看到了…裸體〔?!〕而已……
反正又不是沒看過〔?!〕…
可是…為什麼還是覺得……啊…原來………
該死……浴室的燈幹嘛沒事要裝那麼多又那麼亮!!!!
天殺的……太公望,你給我冷靜一點!!!!

太公望在心底吶喊著,深呼吸一口氣。

下一瞬間……
「……戩…」太公望睜著清亮的眸子,定定地看著楊戩:
「…你現在是想在這裡做嗎?」
楊戩不以為然地一挑眉毛,眼神裡卻掩飾不住心底的激賞:
「你覺得不好嗎?這裡絕對不會有人來打擾……」

果然厲害!!一下的慌亂可以被冷靜到這個地步……

「的確是很好的理由…我奉陪!!」太公望不甘示弱,雙手馬上纏繞上去。
「望……」楊戩用唇輕觸著太公望的耳邊:
「別太逞強…如果在這裡做…覺得不舒服…可別憋著……」
「哼!」狠狠地一用力,太公望把楊戩壓到牆邊:
「你想我可能會憋著不說嗎?」
「絕對不可能…」楊戩仿佛早就知道答案般地搖搖頭。

「既然知道的話,你給我安靜…別浪費體力說這些多餘的話。」太公望不耐煩
地盯著楊戩:「你等一下可是會很累的……」
「呵…嘴可是長在我臉上,你要怎樣阻止我說多餘的話?」楊戩好整以暇地注
視著太公望。
「方法很多……像這樣…」
語末,太公望主動地靠近楊戩的臉頰…準備把唇覆上楊戩的。
「的確是好方法……」楊戩迅速地用手指抵住太公望襲來的唇瓣:
「不過…還是讓我來服務你吧!!」

「……奸詐…」太公望輕呼一聲。
「呵呵呵………」楊戩溫熱的氣息吹佛在太公望臉頰上,惹起陣陣紅潮般的美
麗色彩:「就讓我把你狡詐〔?!〕的精神發揚光大吧!」

兩唇相觸的瞬間……叫人窒息的熱度馬上擴散……

在不知不覺中…開始認真了…開始在乎了…視對方的一切比自己還重要。
所以…一切都顯得跟開始時不一樣了。
因為…收起了戲虐的態度……
這段感情,因為在確定了對方的心意之後……
開始願意把自己完全交託給對方……投入全部也不後悔…

但…到底在渴求著什麼……
是……真實的EXISTENCE?

太公望半睜著眼睛,迷濛的眼神在見到楊戩認真的神情後迅速失焦……

全部的感覺只剩下……唯一的從唇上傳來…
如同甜蜜美夢般的麻痺感覺……

「…唔……嗯嗯…」不小心從嗓子裡洩出嘆息,無力感叫太公望緊緊地靠著楊
戩,雙臂掛在楊戩的脖子上,免得自己滑倒。
「……望…」感受到太公望對於自己熱烈的回應,楊戩兩人在好不容易分開一
點點的時候微微一笑:
「…你好可愛!」
「……你…」太公望聞言狠狠地搥了楊戩一下:「給我認真點!!」
「哎呀,痛死……」楊戩十分作假地喊痛,惹的太公望哭笑不得。

「那你確定你還要嗎?」太公望作勢就要推開楊戩:
「我不想做浪費時間的事情……」
「……呵…」楊戩一把抓住太公望的腰,反壓太公望,讓他的背部整個靠在淋
浴室的霧玻璃門:
「你想我剛剛是在浪費時間嗎?」

「……啊…」太公望的領子突然被一股蠻力扯下,雪白的肩膀就裸露出來。
「你不覺得…你的衣服有點礙眼嗎?」楊戩輕輕地用指尖滑過太公望的肩膀,
嘴角微微上揚著……看著太公望在相觸的瞬間,輕顫了一下。
「……呵,有本事就讓我自己脫呀!!」太公望不服輸地瞪了一眼楊戩。
「當然有本事,不然……」楊戩若有深意地注視著太公望:
「你怎麼會挑上我…」

紫瞳的顏色變得更加地深沉,太公望不禁一呆。
就在瞬間,一頭溫水從頭淋下。

「呀!!!」沒有防備,太公望的眼神是訝異至極地盯著眼前這個全身散發著
危險氣息的男人。
「你已經是落湯雞囉!」楊戩的臉又更加地靠近,在太公望耳邊輕聲呢喃著:
「不自己脫下來嗎?」
仍在持續掉落的水珠之中,太公望微翹著嘴巴:「你不幫我嗎?我還以為…」
「……好吧!既然你已經動了尊口……」楊戩一挑眉毛:
「那我也只有乖乖聽話了…」
一個擁吻,楊戩邊拉扯著太公望的衣服,一邊對太公望的唇瓣作深入的侵略。
「…唔……」太公望順從著楊戩的動作,讓他把已經溼透的襯衫脫掉,楊戩順
手一扔,就丟到浴缸裡去。

「你不丟到洗衣機裡嗎?」太公望靠在楊戩的肩膀上,有點全身無力的感覺。
「…現在嗎?」楊戩用手梳著太公望柔軟的紅色髮絲:
「這樣就又要被打斷喔!!」

「不准!」耍賴似地,太公望用雙臂緊緊扣住楊戩的肩膀,連腳也纏上了腰:
「你不會晚點再去嗎?」
「……好吧!」楊戩扶住了太公望的臀,露出對他沒辦法的表情:
「等等…你把我當尤加利樹嗎?」

兩個人現在的動作…的確很像無尾熊太公望緊緊抱住楊戩〔笑〕。

「……嘿嘿…」太公望露出了奸笑:
「我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爬你這棵尤加利樹…」
「的確,只有你有資格『爬』在我身上…無尾熊。」輕笑一聲,楊戩把太公望
放在洗手台上:「你喜歡我嗎?」
「最喜歡你。」太公望毫不猶豫地說出口:
「……那你也最喜歡我嗎?」

「我愛你。」

聞言,太公望頓時倒抽了一口氣,用著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楊戩無辜的樣子:
「你剛剛說什麼……」
「我愛你。」
語氣速度完全沒變,楊戩像是reward後再play的錄音機般再說了一
次。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相較之下,太公望的臉上立刻出現了嫣紅色的眩暈:
「……呀!!」
「……你真的好可愛…」楊戩輕輕地用牙齒咬了一下太公望的耳朵:
「想把你吃掉…」
「哼!!想吃還不快動手……」
雖然身陷於被如此強烈告白的衝擊中,太公望還是迅速地反譏回去。

〔秋水合掌曰:被吃的是你耶……還敢這樣說…那就保重啦!!希望你明天還
看得到日出……啊!不不∼∼誤會了…是還爬得起來看到日出…〕

楊戩略具深意的一抹笑容自嘴邊盪開:
「…那我就不客氣了!」
語末,楊戩的手立刻朝向太公望最敏感的分身探去。
「呀!!」
太公望沒有預料楊戩竟然會直接找這種地方下手,突如其來的熱度讓他整個人
一軟。
「……這樣的吃法…可以嗎?」
絕對是作弄的語氣,楊戩在太公望耳邊輕問。
「……可惡…」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反抗,只能乖乖地當他的『盤中飧』…
太公望不禁覺得有點討厭………

不喜歡這種不是主控者的感覺。

「呵呵…」楊戩邪魅般的低沉嗓音又傳來:「…我要繼續囉!!」
「……唔?」
還沒意識到楊戩說了什麼,太公望就因為一股從分身傳來的異樣感而洩出了驚
嚇感。
低頭一瞧,發現自己的褲子早在不知不覺之間退到膝蓋…而…楊戩……竟然…

不……不是……
從前都是自己對他……
他第一次…這樣……

「…這是特別服務。」楊戩帶著甜美〔?!〕的神情,仰著頭看著太公望:
「……好好享受吧!」
下一瞬間,那股異樣感又隨著楊戩低下的頭而湧上……
難受……一股強烈的熱像是要爆掉整個腦袋般蔓延著每一條神經…

「……啊啊…唔……唔…」
太公望的臉抵著鏡子,喘息著……甜美的音聲。
粉嫩的桃紅色浮上潔白肌膚的表面,顯得十分的誘惑。
十根手指頭像是無法控制般地整個跟楊戩滑順的髮絲緊緊纏繞著,不願放手。
楊戩偷偷地瞄了一眼太公望沉淪的神情,突如其來地想要惡作劇一下…

輕輕地再舔了一下,楊戩就立刻地退開,露出完事的表情:←壞蛋
「結束!!」
「別…這樣作弄我…」太公望漲紅著臉,無法滿足地喊:「我生氣了喔…」
「呵……還很餓的樣子嘛…放心,我一定會餵飽你的。」楊戩站起身子開始吻
著太公望的臉頰:「我的無尾熊貓咪……」
「…啊啊啊……」隨著楊戩的手又再度撫上了太公望的分身,緩緩地加速摩擦
,太公望的眼神又趨近迷亂。

『小望,你最近真的變得好漂亮…』
普賢的聲音在朦朧中…在腦海裡回盪著。

是嗎?
是因為被這個人抱著的關係吧!!
想被……被……抱著…
被佔有…
一股戰慄又強烈的快感襲來,太公望的身子不禁順勢朝後一仰…
「…啊……」

紅著臉的太公望,不發一語地…等著楊戩的下一步動作。
「……」楊戩突然推開太公望轉過身子。
太公望驚異地看著楊戩兀自撿起睡衣並穿上:
「……戩?」
「我知道你累了,因為你剛剛沒有專心……」
楊戩頭也不回地消失在門邊,留下一臉錯愕的太公望坐在洗手台上:
「什麼?」

〔秋水疲憊曰:偶……偶不行了……所以…喊cut!收工啦!〕



〔待續〕


--------------------------------------------------------------------------------

後記:
〔這回…腦細胞全部陣亡〕
這……沒想到…在浴室裡……
這兩個傢伙竟然可以枉顧作者不願拖戲的意願〔?!〕玩那麼久……bb
好吧!!那既然還沒做完……臥房的地方只好…只好延到下一回了…
可是……真的要連續四回都這種東西嗎?
還是就這樣cut掉……〔私心私心……偶要休息〕

突然很懷念以前『天真無邪』的年代……〔苦笑〕
還是待會去寫一些去憑弔〔?!〕純潔的東西好了……
最近每一部作品都……
難不成不寫H,楊太很容易變成太楊………
算了算了……不要再想了……〔逃避現實中〕

補充的題外話:
呃……為了怕有人疑問,舉偶住在美國的房子當作例子……
美國的房子通常除了廚房跟餐桌的地方…都沒有裝燈。房間內的照明都是用那
種一根朝天的檯燈,個人覺得通常都不會很亮。
不過,浴室倒是很明亮……偶的浴室裡裝有六個燈泡座……
閃閃發光…真的是差很多。〔滿頭黑線〕
是這樣洗得比較乾淨嗎?〔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