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07

※ ※ ※ ※ ※ ※ ※

☆     ☆     ☆

從浴室走出來時,太公望就看到楊戩坐在客廳裡……背著他看電視。

「你洗完澡了?」楊戩頭也不回地問。
「……嗯。」模糊地應了一聲,太公望走至沙發旁邊,一言不發地站立著。

電視上傳來女主播尖銳的聲音,太公望不禁皺起眉頭。
又是一樁殺人棄屍案件,殺人者現在都還沒有尋獲。

這類的案子,身為警官的他從來都不願意去碰。
宛若蛇蠍,他一直都無法去理解那些人殺人的動機。
有為了私慾…有為了保護……有為了……所謂『人類的正義』。

不管殺人者有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死去的都是一條條貨真價實的人命呀!

沉思了許久,太公望定定地看著楊戩的側影,蔚藍的髮絲陪襯著深紫色的眼眸
……多麼地美麗,仿佛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一樣。
不管是怎樣的理由,看著他的眼瞳深處就會知道……
眼前這個人偷東西…一定有……很無奈的動機在。

也許…他在靈魂深處也渴望著,危險的快感。
但……其中還是有一個是自己伸出手也觸碰不到的禁地。

我想去了解…

「……過來吧!!」楊戩不知何時已將視線集中在太公望的身上。
「…嗯……」乖順的移開腳步,朝向眼前的人走去,太公望紅著臉:
「什麼事情?」

楊戩攔腰一抱,整個臉就埋在太公望的大襯衫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望,你好香喔!!」
「楊……楊…戩…」感覺到楊戩的呼氣,太公望覺得臉上發燙,不得不別過臉
去:「你……你開什麼…玩笑…剛洗完澡……當然香囉…」
「……嗯…」楊戩的雙臂並沒有放鬆,太公望別無他法,就只有任他擺佈。
「楊戩…」
不可否認,這樣子被抱著的確很舒服。

『…剛剛我們收到一份新聞稿,明天將在舊金山市立美術館展覽的「賢者之戒
」,被久沒出現的怪盜Z發出預告……明天晚上九點將要偷走此項藝術古董。
此項消息已經被SFDP發言人證實屬實……』

「這是……」
聞言,太公望用手用力的抬起楊戩的臉:
「你又…」
「……」楊戩露出無辜的表情:
「我已經一個月沒出去過了……」
「…可是……」太公望擔心的神情溢於言表。

這次,你不只要對付我……
還要對付普賢這個才智跟我不相上下的人呀!!

「呵呵呵呵……」楊戩微微一笑,扯住太公望的衣服往沙發一倒: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先別擔心這麼多……警官大人…」
「………戩…」太公望輕輕地呼著:
「這次很危險喔!因為你要對付『兩個我』……」

「……是你的堂哥嗎?」楊戩撥開太公望額前糾結的微濕髮絲。
「…你知道?」太公望瞪大著雙眼。
「我什麼都知道的……」楊戩用唇輕抵住太公望的:「謝謝你第一次公私不分
的警告,警官大人……」

在迅速潰散的神智裡,輕顫的手指緩緩地覆上胸前的衣服……
呼吸到的空氣裡,充滿著……
從他皮膚泌出的淡淡薰衣草香……屬於他的熟悉味道。

從何時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這種沉溺的感受。

楊戩輕輕地推開太公望,讓他有呼吸的空間。
卻發現…太公望的眼神已經開始迷離。
「…望……你最近變好多……」楊戩看到太公望染成嫣紅的臉頰,兀自喘著氣
的模樣…十分地嬌柔,不禁笑了出來。
「…啊?」太公望發出了不解的聲音:
「為什麼大家都這樣說?」

「以前的你是一隻很凶惡的貓……」
楊戩苦笑著,沒把『愛吃醋』這個形容詞加上去:
「你自己應該有點自覺吧?」

這隻凶惡的貓平時是很安安靜靜的……
但若是不小心惹到他,逆了他的鱗……
怒火把他的理智燒掉後,導致的發飆行為更可以說是…
狂風暴雨肆虐過後只剩斷垣殘壁的那一型…
使出的報復手段更是必須要需要使用到英文文法中最高級…才能形容的恐怖。
〔請參照第五回以前的回數〕

對於曾經親自體驗過這點的楊戩,倒是可以忍受……
〔秋水曰:關於這點,楊戩的毅力實在令人佩服……〕
反而是…韋護在替他包紮時曾經狂泣過,太公望的非人道對待。

「……嗯…」太公望頓時羞紅了臉:
「那時候…一想到你跟別人親密的模樣,我就是…控制不住……嘛…」
「…我知道……」楊戩嘆了一口氣,緊緊地圈住太公望纖細的身軀。
「我很不安…」太公望落寞地說著:「你太好了…要是……我們之間出現另一
個人……我怕總有一天會失去你。」
「…是我要追隨你的,所以別擔心會失去我。」楊戩安慰地拍拍太公望的頭。

窩在這個臂彎裡,太公望舒服地閉上眼睛: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把你讓給任何人的。」
「…呵……」楊戩想到自己未來恐怕要標明一張『離我直徑3公尺以內,生人
勿入,否則後果自理…』的標誌在身上,免得太公望一怒之下傷及無辜。

「我一直無法理解…那些情殺案件的動機,但我現在似乎有一點了解了。」
「了解什麼?」
「……如果你想要離開我,我一定會先殺了你然後再自殺。」太公望抬起頭來
淺藍色的眸子裡有著很深的堅毅:「我想要一直讓你陪在我身邊。」
「……真巧。」楊戩的眼神裡帶著笑意:「我也這樣想……」
語末,所有的話語都埋沒在深深的吻裡。

〔秋水臉色發白曰:這……這兩人都非常人也…〕

「……唔…嗯……」太公望的神智因為這個深吻而開始狂亂了:
「戩……我好熱…」
「……那就…把衣服脫掉……」楊戩感覺到自指尖傳來的熱度,知道已經挑起
太公望的慾望,嘴角不禁上揚著,並把手伸入太公望的襯衫中開始侵略:
「…很難受吧?」
「……嗯…」太公望虛應了一聲,抓住楊戩不安分的手指:
「等一下…先………別再……火上…加油了…」

鈴∼∼∼←又是電話聲

「……呀!」楊戩忍著笑意,壞壞地看著太公望:
「你的手機響了耶!你要繼續呢?還是要去接電話……」
「…啊……」太公望的臉沉了下來:「真是的……」
「……接吧!」楊戩推了推太公望,太公望只有移開身子:
「我也去洗澡好了……」
太公望露出懊惱的神情:
「……戩…」
「呵……等一下再來嘛!夜還長得很……」安撫般地輕吻在太公望的額頭上,
楊戩很滿意地看著太公望露出害羞的神情:「我明天學校請假就是了…」

「……戩…」太公望捂著剛剛被親到地方,注視著楊戩的背影,發現他正哼著
輕快的歌曲:「竟然主動說要請假……真是的…」

手拿起自己的手機,按下通話鈕:
「Hello!Who is it?」
『小望,是我……』
普賢的聲音傳來,太公望不禁驚訝。
「小賢……怎麼了?」
『你看過新聞了嗎?』
「對……我看到了新聞…」

……在談怪盜Z的事情嗎?

楊戩的嘴角微微的上揚著,腳步不變地進入了浴室。

☆      ☆      ☆

接完了普賢的電話,太公望坐在床沿,沉思著。

明天的事情,也許會變得很複雜……心裡覺得好煩。

「……望!」楊戩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什麼事情?」太公望一驚,趕緊收斂心神。

「你過來一下好嗎?」
「……啊?」太公望噘著嘴,走到浴室門口:「幹什麼?」
「……進來…門沒鎖。」

「到底要做什麼?」一挑眉毛,雖然有點懷疑,但是反正已經是『老夫老妻』
〔這……?!〕,就只有聽話的轉開門把走進去:
「楊戩?」太公望走到淋浴室,打開來看…卻空空如也。

「望………」
冷不防地,太公望從後面被緊緊環繞。
「楊戩?!啊……」太公望驚異地回頭看著楊戩。
所有想要繼續說的話語,都被淹沒於楊戩的一抹邪笑裡:
「現在,就讓我好好餵飽你……這隻欲求不滿的貓…」



〔待續〕


--------------------------------------------------------------------------------

蠢到極點的後記:  〔這回,腦細胞已經全死了,只剩下一個〕
這……這種東西還有一回……
而且…而且這個最後的是……重點的精華所在。
一定要達到官能〔?!〕的極致為第一目標。
喔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天堂〔?!〕∼∼!!!
偶來了∼∼∼∼∼∼∼∼∼

咻∼∼∼∼∼∼∼∼乒磅∼!

〔不明飛行物飛來,擊中秋水的腦袋〕

呃啊∼∼∼∼!!我死………
〔倒地,死〕

〔路人甲:怎麼會有三尖刀插在這個屍體的頭上呀!?〕
〔戩:呀∼!那是我借師叔的東西……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望奸笑中:哼哼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