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05

※ ※ ※ ※ ※ ※ ※

☆     ☆     ☆

「……小望…」
水藍色的熟悉身影在太公望以暴走般的方式走入專屬辦公室之後,欣喜地呼喚
著,就用他們從小就慣有的稱謂。
「小賢……你怎麼來了?!」太公望不能不驚訝普賢的出現,腳邊還有一個輕
便的旅行箱﹕
「你不是……在倫敦嗎?」

「我今天早上到的。」普賢像是輕柔地邁開腳步,到太公望身邊﹕
「怎麼啦?是有不順心的事嗎?……是愛情的煩惱嗎?」
「………」太公望臉色一沉,不高興於自己心事被看穿。

我對他,到底是怎樣的感情呢?
當初是抱著好玩的心態…可是,卻莫名地發現自己好在意,好在意……

善於察言觀色的普賢早就發現了太公望陰沉的神色,連忙轉一個話題﹕
「怪盜Z呢?你在來美之前,不是跟聞大哥打賭說一定要抓到他的嗎?」

一提到怪盜Z,太公望的臉就更加地陰沉﹕
「沒抓到……連個頭緒都沒有…」
「不會吧?你不是很久以前就開始注意…」普賢非常驚訝,但馬上語氣一轉:
「沒抓到也沒關係啊∼!這下子有我幫你……你應該可以馬上抓到吧?」
「不要!!!!」

太公望一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跟普賢驚訝的眼神,馬上低下頭去:
「怪盜Z的事,我自有打算……小賢你別插手………」

「小望………」普賢的眉頭緊皺著,邊伸出手想要摸摸太公望的頭:
「你怎麼了?完全都不像你………」

如果是平常,遇到難題,你一定會找我幫忙的。
但……但…
為什麼?

「別碰我……」太公望馬上警戒地退一步,普賢的手尷尬地懸在空氣中。

發現普賢露出受傷的神色,太公望自責地低下頭:
「對不起,我……已經不習慣…這樣親暱的動作了……」

…已經不習慣…這樣親暱的動作……?!

普賢的表情是錯愕跟不解,來回咀嚼著小望的用字…
…普賢的臉色不自覺地陰沉了下來。

難道…小望你………

迅速地掩藏臉上的的表情,普賢露出一個笑容:
「小望……我沒有訂飯店呢…今晚可以跟你一起住嗎?」
太公望的表情又一僵:
「抱歉,我有室友……恐怕不方便。小賢……我馬上幫你找飯店…好嗎?」
「當然好啊∼!」普賢點點頭。

哪時候有…室友的……?
但,就小望的臉色看來……恐怕是怎樣逼問都不會說的。
那……就先等著看吧!

普賢天生的耐性將滿腹的疑問壓下,將行李提起:
「那……小望…要把我安排在哪一個飯店呢?」

☆      ☆      ☆

拖著疲憊的身子,太公望坐在駕駛座上,卻一動也不動地盯著眼前公寓的窗
戶所瀉出的微弱光線。
不知道…該怎樣……理出一個頭緒?

怎麼會…那樣地在乎著……

心痛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我愛你………』
說不出口,怕…那結合一瞬間的快樂,昏了頭……
怕是只是錯覺…

………因為,『愛』是不可能存在於『交易』之中的。

如果,明知如此,還將……自己的心賠入…

「那就…………是……大笨蛋……」

唰……
紗門被拉開的聲音,兩個人影從裡面走出…
太公望的瞳孔放大,無法置信……眼前的情況……
韋護緊緊地擁著楊戩的腰,楊戩把頭整個靠在韋護的肩膀上,親密非常的樣
子……

〔秋水亂入插花兼哀嚎曰:天啊∼∼∼∼∼!!楊戩死定了!!〕

腦海裡傳來轟一聲……
太公望僅存的理智迅速地被強烈的酸意燃燒殆盡。

☆      ☆      ☆

「……少爺…」韋護輕輕地拍著楊戩的頭:
「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嗯…」楊戩應了一聲:「抱歉…又……讓你擔心了。」
「你是我認定的主子,所以是應該的…」韋護抓抓頭,乾笑著:
「你別放在心上……」

「……嗯…」楊戩釋然地微笑了:「很辛苦吧?我真是任性……」
「那……『那個』好像無法接受……你怎麼辦?」韋護指了指門內:
「賴著不走…到時候他回來了,你不就慘了?」

「『那個』嗎?」楊戩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不走無所謂,剛好可以解釋一
些事情……」
「……不過,你竟然用交易……」韋護不贊同地看著楊戩:
「這樣…又如何呢?」

「……你擔心…太公望只是跟我玩玩的…是嗎?」楊戩看著韋護的神色,微
微一笑:「放心,就算他現在是跟我玩玩的,我……也一定會讓他……」

「……你真是有自信…」韋護只有點點頭。

從小就知道了……
雖然他平常的時候是很好說話的,但一碰到他在意的事情時…
他的硬脾氣可是比任何人都還要頑固不聽話,硬度堪稱金剛石級。
他一旦…下定決心,任誰都無法改變……
即使是……親生父母也無法動搖。

「……我就是這樣子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楊戩自信的一抹微笑在臉
上舒展開:「更何況,這件事情,我可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那麼認真的。」
「…那…我該……怎樣…反應?」韋護發現自己笑不出來:
「祝福太公望嗎?」
「……應該說是祝福我吧?」楊戩輕輕地拍拍韋護的臉頰。

這是一個手勢,兩人不約而同地互相點頭:
「……Okay,no problem…」

「所以,你要先解除契約是吧?」韋護輕輕地抱住楊戩。
「嗯……當然…我也不相信,純以交易為目的的契約裡會有認真的感情…」 
楊戩以開玩笑的口吻說話:
「要是………我恐怕會選擇你也不一定……韋護,因為你對我最好了………」
「…哈哈…你那波濤洶湧的感情我可消受不起…」韋護的敏感肌膚突然感應
到一股不穩定的氣流,他馬上閉了嘴。
「……消受不起…是嗎?」太公望平板的聲音叫人聽不出感情起伏。

太公望的身邊仿佛有團團鬼火圍繞,臉色陰沉得讓韋護的頭微微發漲。

「……少爺…你再不把我推開……我會被某人的眼光殺死……」韋護直冒冷
汗,小聲地說:「快……一點……我快撐不住了……」

「為什麼要我把你推開呢?」楊戩倒是有點驚奇。
「因為…你這樣才不會誤會啊……」韋護幾乎快哭出來了。
「……我覺得我們兩個人是清白的,無所謂……」楊戩朝著太公望的方向一
笑:「…你回來啦……」

「……嗯…」太公望恨恨地瞪著楊戩的笑顏。
「放心,傷口都不痛了……」楊戩裝作完全沒看見,繼續讓韋護抱著他:
「……望…我有事要跟你談談……」

嗯……現在情況還可以掌控……
希望太公望還能保持冷靜呀∼!!
韋護在心中暗自祈禱著。

「……談?!!」太公望瞪著韋護繞在楊戩腰上的手,快要噴出火來了:
「…你們倆抱著,我要怎樣跟你談?!!」
「嗯……」楊戩輕輕地推開韋護,韋護原本緊繃的肌肉線條頓時鬆懈了下來:
「……好吧!!可以談了吧?」

「……小戩∼∼∼!!!!」一個女高音從屋內一路傳到屋外:
「我決定了,我不管你怎樣說……我要把你帶回英國!!!!」
隨著句子的完結,一個超濃的香味撲鼻而來,太公望驚訝地看著一個苗條的身
影,像八爪章魚般地粘上了楊戩。

完了!!場面又要失控了!!
韋護別過眼,不敢看這一幕女人跟男人的戰爭……卻發現楊戩好整以暇地看著
個暴風圈。

夾在兩人之間,你怎麼能夠保持著這樣的冷靜………

「又是妳?!!」太公望馬上認出了那個女人,妲己。
「……下來啦!!!」楊戩硬是把妲己推開,妲己回敬楊戩一眼。
「……啊!!」妲己轉頭一看到太公望,馬上冷冷一笑:
「…喔!!我要把小戩帶走……不過,我想我不必向你報備吧?」

「…你敢!!!」太公望一發聲,槍就差點要掏出來,楊戩趕忙按住太公望的
手。
「……你憑什麼阻止我?」妲己冷言冷語地說著:
「只憑一個沒有書面的口頭『契約』,是阻止不了我的……更何況,你根本就
不是認真的………」
「你又不是我,怎知我是不是認真的!!!」太公望的聲音提高了好幾倍。

匹哩啪啦………
兩個人互瞪的氣勢,讓兩人之間仿佛有火花冒出。

「……騙三歲小孩啊!!『契約』的愛情會是真的嗎?」妲己拉起楊戩的手
:「我不要『我的小戩』被你欺騙呢!!」

「……戩…」
被抓到痛處,太公望的神情出現一絲脆弱……
瞬間,楊戩捕捉到了。

「……我的確想要終止契約……」楊戩緩緩但確實地說著。

太公望聞言低下了頭,臉上是百味雜陳……
妲己一臉『我贏了』的樣子。
「………」

「……我想要重新來過…」楊戩微微一笑:「這次沒有任何契約關係,我要
跟你在一起!!!」

「……戩…」太公望抬起頭來,不可思議地看著楊戩的笑顏。
「小戩?!」妲己不敢相信楊戩會說出這種話。
「…好了!我不想再看見妳這臭女人!!!」太公望的臉是燥紅得可怕:
「滾出我們的視線!!!!!」
「你有資格驅逐我嗎?」妲己開始張牙舞爪:「小戩……你要再考慮清楚啊
∼!太公望這傢伙不適合你的………」

「…這是我跟他的事……!!!」太公望一聽到這句話,脾氣馬上又上來。

「愛既是不分性別,那也就不分年齡……我要待在小戩身邊,你又管的著…」
妲己緊緊抓著楊戩的肩膀,整個胸部貼上去,太公望看了差點沒暴走:
「啊啊啊∼∼∼∼∼∼∼∼∼∼!!!!!!!!!」

「夠了!!媽……」楊戩終於受不了妲己超乎禮教的行為而大喊:
「妳別再鬧了!!我的事妳別插手!!!!」

聽到此言,韋護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
你就是在等待這一刻嗎?楊戩………

「媽?!」太公望的眼睛瞪著大大的,看著眼前那個仍在搔首弄姿的妲己,然
後轉向一臉尷尬的楊戩…

她是楊戩的媽媽?!

不會吧?


〔待續〕


--------------------------------------------------------------------------------

後記:
『同棲關係』還有另外一個別名,就叫做……
『太公望意外大暴走,楊戩可憐受虐超級霹靂無辜,楊太甜蜜情史之醋海奔騰
外加情海生波之章』〔死〕

好長的別名喔∼!
慘……慘……慘……連三慘。
這一切,一字慘字怎麼了得……

下一回,太公望要怎樣補償楊戩?
秋水惡魔的翅膀又在蠢蠢欲動……〔邪笑〕
期待下一回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