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50

※ ※ ※ ※ ※ ※ ※


早在獲悉元始天尊謀叛的那一刻,趙公明就知道:自己必然避不掉與太
公望一戰的結局,畢竟太公望是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學生,自己最清楚他有
多強。以一般的士兵,想接近太公望的身邊簡直是緣木求魚。
「太公望,放下刀吧,你打不過我的。」
「我是主公的小姓,我的職責就是要為主公戰鬥到最後一刻。」
握緊手中的佩刀,銀光閃過,太公望的佩刀與趙公明的佩刀緊緊的咬合
在一起,一旁的廣成子立刻掏出手裡劍,
「廣成子,退下!」
太公望氣急敗壞的喊著,
「可是少主......」
「別忘了!你還有更重要的工作!」
萬一我打輸了,你一定要進去搶先點燃火藥!廣成子知道,但是他不可
能眼睜睜的看著太公望被趙公明斬掉,
好強......太公望心想,真不愧是老師,速度、力道都在自己之上,要
不是因為自己掌握了主動攻擊的優勢,不用說攻擊,就是接趙公明一劍都是
種奢求。
太公望真的豁出去了......趙公明比誰都更清楚,以太公望的實力跟體
力而言,能夠跟自己砍得平分秋色,可見太公望已經完全不顧自己的生死!
以前跟太公望對打的時候,趙公明知道:身為忍者,戰死並不是最好的、唯
一的道路,所以不論如何,太公望不會全力以赴的打鬥,為的就是要找出機
會逃走。
但是現在,太公望已經沒有任何保留的必要了,所以面前的太公望用盡
全力的、與自己戰鬥著,趙公明輕輕將刀轉了個方向、避開了繼續這樣對峙
下去、白浪費自己的體力。
主公,我打不贏的,請您準備點火吧。太公望心想,氣喘吁吁的、額間
冒出點點汗珠,
「太公望,我早說過:論年紀、論體型、論劍術實力,你打不過我的,
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讓不讓開?」
「不讓!」
話音未落,太公望已經一擊砍向趙公明,千鈞一髮的閃過,趙公明放橫
刀身、「刷」的一聲,太公望的左手承受了重重一擊,鮮血自楊戩剛剛才為
太公望包紮好的傷口上泌出,
好痛......太公望心想,趙公明卻毫不留情的一劍砍來,來不及了,太
公望從懷中掏出銀針、朝趙公明的面門打去;一時沒有想到太公望會使出暗
器,趙公明踉蹌的退了幾步,臉頰被銀針給劃傷了,
「太公望,你真卑鄙,竟然用暗器!」
「為了贏得勝利,沒什麼卑鄙不卑鄙的!」
沒有任何猶豫的,太公望拾起落在地上的細槍,一槍直刺趙公明的下腹
部;偏了點,細槍只來得及刺穿趙公明的大腿,
「你這傢伙!」
真的動了氣,趙公明一刀掃向太公望;沒來得及閃開,硬生生的,右腰
際被砍中了,鮮血冒了出來,趙公明硬是支著身體站起,對照著腰部受傷的
太公望,腿部受傷的趙公明佔了優勢,畢竟腿不過是用來行走、腰卻是用來
出力揮刀的地方啊!
「太公望,我並不想親手殺死自己的學生,最後問你一句:到底讓不讓
開?」
「你作夢!」
「那好,你就先到陰曹地府去替楊戩開路!」
太公望抄起腰際短刀,「嗖」的一聲直射趙公明的手,擦過了手肘,趙
公明手中的刀卻也瞄準了太公望的胸口,
鮮血飛濺,趴臥在太公望身上,廣成子代替太公望接下這一擊。相較於
太公望的慌亂、趙公明的錯愕,接下這一擊的廣成子竟是如此的平靜、只是
靜靜的、讓心跳歸於停止。
重新拾起刀,太公望萌黃色的衣服上都是血跡,是自己的血、是趙公明
的血、抑或是廣成子的血?太公望再也分不清,唯一掛念的,就是室內那個
應該還活著的男人。

把鏡子放在榻榻米下,楊戩靜靜的拿起一件乾衣服充當引信,身旁,油
燈仍發出幽微的光線照亮一室,看看外頭的天色,天快亮了,溫暖的陽光又
要灑遍大地,但是自己已經沒有機會見到日出了......外頭傳來短兵相接的
聲音,楊戩知道:自己的時間到了。
五年,短短的五年。跟前世比起來,左儒跟杜睇{識了十幾年,就是董
賢跟劉欣也認識了七八年,但是自己跟太公望只有五年的快樂時光......三
次都是元始天尊拆散兩人的,但是恨他嗎?不,不能再恨他了,不論是什麼
樣的感情,只要對這個人抱持著某種、不能割捨的感情,到下輩子,又會再
和那個人重逢;自己跟太公望如是,跟元始天尊亦復如是。
本來以為:好不容易可以跟玉鼎和睦相處、好不容易可以跟太公望有個
美好的結局,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和太公望一起度過人生的最後幾年,結果一
切都在這個晚上毀了......我不信任何宗教,因為照佛家的觀點來說,因果
輪迴,為什麼我跟太公望總是沒有個好結局?如果照切利支丹的的說法,人
死後不是上天堂、便是下地獄,那為什麼我跟太公望會苦苦糾纏這麼多次?
但是想來,苦苦糾纏,總比不見的好......
拿出短刀,楊戩靜靜的看著刀身上、那如水的粼粼波光,自己一定難逃
一死,但是最重要的,玉鼎、勝長、還有玉鼎跟勝長的妻兒一定要逃出生天
啊,不然就枉費自己的苦心了......
一陣衝擊,劇痛在腹部擴散開來,倒地之前,楊戩只覺得不可思議的、
自己竟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放鬆感,
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為了統一天下,我不得不整天忙
碌、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終於可以......好好的安眠了......
視線裡出現了太公望的笑容,主公,明天見......耳際響起太公望澄澈
的笑聲,伸出已經被血弄濕的手,楊戩用盡最後的力氣打翻油燈。

室外,太公望躺在榻榻米上,身上的衣物早已染成一片鮮紅,仍然溫熱
的鮮血自傷口不停的流出,浸濕了身旁的榻榻米;一旁,趙公明將佩刀收入
刀鞘,一邊打算開門進入內室,
「嗖」的一聲,太公望的佩刀掠過趙公明的鼻尖,直直插在一旁的柱子
上,微弱的聲音傳來:
「我說過:要見主公,先過我這一關再說......」
沾滿鮮血的手無力的跌落在榻榻米上,趙公明沈默的從柱子上拔出太公
望的佩刀,一步步的逼近躺在榻榻米上的太公望。長髮覆面,太公望應該是
死了吧?伸手替太公望翻了個身,暗紅色的鮮血從太公望的嘴角流出,他的
確是死了。
將刀刃貼上太公望的頸子,太公望一點反應也沒有,正當趙公明打算施
力取下太公望的首級時,一陣奇妙的聲音吸引了趙公明的注意力,

打雷?不對!是爆炸聲!

迅速的,趙公明往外跑去,幾乎就在同一瞬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從內
殿傳來,熊熊火焰包圍了太公望,緊握著太公望的佩刀,趙公明選擇了轉身
逃離。

人死了就是這樣的滋味嗎?太公望心想,清楚的感覺到:在激烈的戰鬥
中,曾經一度跳得如此之快的胸口,已經無聲的靜止了,感覺變得好遲鈍,
唯一不變的,就是自己的聽覺依舊靈敏。細微的響聲、自己身體的落地聲、
刀刃貼上肌膚時與衣服的摩擦聲,還有......爆炸聲。
總算趕上了......太公望無來由的感到一陣安心,火焰轉瞬間吞蝕了整
座本能寺,一片熊熊火海中,太公望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但是在朦朦朧
朧的意識之中,火焰已經包圍了太公望。

後悔嗎?認識楊戩、然後以十八歲之齡戰死在這裡......
不,我不後悔,能認識主公這麼傑出的人、能被他所愛,我的人生真是
一段......精彩的人生。
下一次還要繼續嗎?繼續和他糾纏著......
嗯,下一次,我還要跟他見面,還要跟他在一起......
為什麼?這一世,你一直活在董賢、一直活在吉乃的陰影下,你為什麼
會想再跟他見面?
因為我想知道:他的心裡頭到底......有沒有過我的存在?
就是有,那又如何?他一輩子曾經愛過那麼、那麼多的人,甚至包括董
賢在內......
我不管他愛過多少人,我只要他的心裡頭有一塊......只屬於我一個人
的地方就好,我不求他只喜歡我一個,但是我希望我能在他的心裡頭,享有
一塊永遠沒有人可以替代的地方......
你覺得你幸福嗎?
我很幸福嗎?我也不知道......

像是繼承了楊戩的意志似的,火焰在太公望的身邊飛舞著,就如同楊戩
的愛情一般,炙熱、而濃烈......能談場這樣的戀愛,對象又是如此傑出的
人,我是個無比貪婪、卻又無比幸運的人......我幸福嗎?我也不知道,但
是我唯一知道的是:不論如何,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楊戩死前引燃的大火、伴隨著儲藏在地下的大量炸藥,本能寺化為一片
煉獄崩毀。

本能寺化為紅蓮之海之後,元始天尊立刻讓麾下部隊轉往妙覺寺攻擊玉
鼎,原本打算到本能寺救父親的,但是在垂死的赤精子跟王魔趕到的時候,
本能寺已經化為一片火海。為了傳令,赤精子跟王魔在路上殺出重圍,趕到
妙覺寺之後不久就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顧慮到妙覺寺不利於防守,玉鼎跟勝長一行人趕往二條城,同時讓玉鼎
的夫人帶著兄弟兩人的幾個孩子逃脫。饒是玉鼎再怎麼驍勇善戰,一千多人
對抗一萬大軍,怎麼可能能贏呢?最後,身負重傷的玉鼎跟勝長兄弟退入御
殿,
「二哥,您快逃吧,您是織田家的正式繼承人,不要辜負父親大人在本
能寺為您爭取到的時間。」
勝長知道父親的用意,明明可以逃,他不逃的原因、就是希望兩個兒子
能逃出妙覺寺,但是玉鼎搖了搖頭,
「不,你逃吧。我是父親大人的兒子,在父親大人遇險的時候,我不但
沒能救他、反而還得靠父親的死來挽救我自己的命,我沒有臉逃出去,你出
去吧,替我照顧三法師、吉丸、我的妻子,還有......」
阿松......
雖然從未謀面,但是一個模糊的女性輪廓浮現在玉鼎的視線之中。聽著
玉鼎的話,勝長搖頭,
「我也是父親大人的兒子,身上流著父親大人的血。就是死,我也要死
得轟轟烈烈的。」
「是嗎?」玉鼎笑了,牽動傷口,鮮血一點一點的滴在榻榻米上,一邊
出聲叫喚身邊的侍衛:
「新介,我的介錯(為了減輕切腹者的痛苦,在刀子切進去之後,由介
錯者負責把切腹者的頭砍下來。)拜託你了,還有,我不希望我的屍體落入
敵軍手中,我想跟父親大人一樣,歸於烈焰之中......」
「玉鼎大人......」
一旁的新介流著淚,勉強支撐著身體,勝長站了起來,
「二哥,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任何人侮辱你的遺體的!」

一刻鐘後,二條城火起。

走在通往安土城的道路上,龍吉還抱著一點希望,希望在路上,楊戩或
是玉鼎能夠前來會合,但是越走越遠,希望也越來越小了;突然,身旁的侍
女赤雲一陣尖叫,
「夫人!本能寺、本能寺......」
大火熊熊,不久之後,連二條城也陷入一片火海,高蘭英痛哭失聲,
「主公......普賢......」
「太公望哥哥......力丸哥哥......坊丸哥哥......」
長兵衛尉跟邑姜也嚶嚶哭泣著,龍吉勉強忍住眼淚,
「道德大人,辛苦您了,接下來我可以自己走回去了。」
「可是......」
「我有點事情想拜託您。」
說著,龍吉握住道德的手,
「請您到備中去通知太乙大人:主公跟玉鼎大人遭遇元始天尊的謀反,
已經壯烈戰死。」
「......我知道了。」
「還有,我想拜託您:到時候請您跟著太乙回京都,然後到安土去、把
安土城燒掉。」
「安土城?可是安土城是主公畢生的心血結晶,怎麼可以......」
「不需要了,」
龍吉的淚水奪眶而出,
「一切都不需要了。」
建造那座城的男人、讓那男人為他建造那座城的男人、還有應該繼承那
座城的男人都不在了,既然如此,安土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夫人......」
「辛苦你了,接下來,我自己走。」
接下來的人生,丈夫死了、自己最寄以厚望的養子死了,也只能......
一個人走完剩下的......漫漫人生路吧?

楊戩,於天正十年(西元1582年)六月二日本能寺之變中自殺,得年四
十九歲。
太公望,於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中戰死,得年十八歲,同日同地兩個弟
弟也都為楊戩戰死。
普賢,於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中戰死,得年不詳。
黃天化,於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中戰死,得年不詳。
玉鼎,於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之後發生的二條城之戰中自殺,得年二十
六歲。
織田勝長,於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之後發生的二條城之戰中戰死,得年
不詳,據傳為十八歲。
以上這些人的遺體幾乎都被熊熊大火所吞蝕,沒有人知道:這些人的遺
骸究竟在哪裡。

龍吉在本能寺之變之後,由女婿燃燈奉養,一直活到慶長十七年(西元
1612年)過世,享年七十八歲。
高蘭英在本能寺之變之後行蹤不明,與龍吉同一年過世,享年不詳。
妲己在哥哥自殺後,被姪子信孝強迫改嫁給柴田勝家,翌年後夫柴田勝
家兵敗,妲己與柴田勝家一起自殺,得年約三十七歲。
聞仲在三個弟弟死後回到兼山,在兩年後的小牧長久手之戰中戰死,得
年二十七歲。
雲霄在離婚後行蹤不明,死於寬永十三年(西元1636年)正月十日,享
年七十八歲。
長兵衛尉在父親死後侍奉太乙,在慶長五年(西元1600年)九月十五日
爆發的關原大戰中戰死,得年不詳。
邑姜生平不詳,死於慶長五年十月八日,得年不詳。
關於廣成子、赤精子、道德等忍者,由於當時的史書並未對忍者有任何
記載,因此在正史上,這些人不曾存在過。

根據史家推定,六月五日,太乙即已接獲本能寺之變爆發的消息,隨即
與毛利和談、由中國撤軍,此即出名的「中國大撤退」。同時仍在界市遊覽
的土行孫也冒險穿越伊賀回到領地。
六月十三日,山崎會戰爆發,太乙大敗元始天尊,元始天尊於當日晚上
被襲擊落單武士的農民殺死,根據通說,得年五十五歲。
山崎會戰翌日,安土城大火全毀。
在山崎會戰中,藤田行政身負重傷,自殺身亡,得年不詳。
明智光忠在二條城之戰時負傷,在山崎會戰之後得知元始天尊被殺的消
息,自殺身亡,得年四十三歲。
齋藤利三於山崎會戰失利後潛伏於民間,後來被太乙找出殺死,得年不
詳。
明智秀滿在本能寺之變後佔領安土城,但在聞知山崎會戰友軍戰敗後,
立刻回到阪本城守備。在被大軍重重包圍之下,明智秀滿將阪本城內的寶物
移交給敵將、刺死元始天尊的妻兒與自己的妻子後自殺,得年不詳。
趙公明在山崎會戰後投降,最後成為燃燈的家臣,生卒年不詳。
也有部分人認為元始天尊未死,後來化名為天海僧正、服侍土行孫,但
也有一些人認為:天海僧正不是元始天尊而是秀滿,但是這一切終究都是民
間的傳說。

太乙成為下一代的天下霸主。但為了成為天下霸主,在楊戩死後一年,
太乙逼死柴田勝家(享年不詳,據推定超越六十歲。)與楊戩四子信孝(得
年二十六歲),之後成為關白。
通天在楊戩死後侍奉下一代的天下霸主太乙,但是由於觸怒太乙,在天
正十九年(西元1591年)被太乙下令切腹自殺,享年七十歲。
太乙死於慶長三年(西元1598年)八月十八日,享年六十二歲。
伏羲在太乙自立、打倒柴田勝家之後,就成為太乙手下的第一重臣,在
太乙死時擔任託孤大臣的角色,但在太乙死後一年,伏羲也撒手西歸,享年
六十二歲。
在太乙與伏羲相繼過世後,土行孫成為翌代天下霸主,並在慶長五年發
動關原之戰、在慶長十九年(西元1614年)與慶長二十年(西元1615年)接
連發動大阪冬之陣與夏之陣,一舉殲滅太乙家,太乙絕嗣。
最後,楊戩的遺志被土行孫所承繼,開創了三百年的德川幕府時代。
** ** ** ** ** ** **
六月二日當天,太公望一大清早就忙著要去開會,開到中午竟然還沒有
一個結果,一聽說下午還要開會,太公望的臉色都青了,
「普賢,我跟你說過了,我真的有事情要辦,下午的會議我真的沒辦法
參加。」
「不行!你連會議都敢翹,我絕對不讓你走!」
「拜託啦!只有今天就好,我以後絕對不敢翹啦!」
「你以前跟我講過幾百次這種話了?我才不相信你!」
「拜託啦......對了,聞仲他們要參加會議嗎?」
要是楊戩也參加了會議的話,本能寺之約不就可以在這間飯店實踐?普
賢搖頭,
「你不知道嗎?因為我們到現在還沒討論出一個結果,聞仲他們要搭今
天晚上的車去奈良觀光,中午要先出去逛逛京都。」
「去奈良?」
那楊戩一定也會跟著一起去囉?毀了,這樣叫他怎麼赴約?
「今天幾點的車?」
「我算算......聽說是今天晚上十點。」
「是嗎?我有重要的事情,真的很重要,我先走了!」
「太公望!」
用力抓住太公望的手,但是得到蘭丸的真傳,太公望輕易的掙脫普賢的
手,
「對不起!我要去赴個約定!找到他我就回來了!」
既然是本能寺,楊戩一定是在現在的本能寺那兒等我吧?太公望心想,
一邊迅速的跑出飯店大門。

等了三四個鐘頭,為什麼還不見人影?楊戩有點焦躁,都下午三點了,
再不過來,我就得去搭車了,怎麼這麼慢啊?難道太公望跑到重建過後的那
個本能寺去了?前世明明是說「四百年前的本能寺」見啊!(本能寺在本能
寺之變焚燬後,重建的地點離原地點相當的遠,走路要花個三四十分鐘。)

奇怪,楊戩是不是跑到新本能寺那裡去等自己了?在那裡等了三四個鐘
頭、又到遺跡這裡來等了三個鐘頭,怎麼就是見不到人?太公望焦躁的邊看
著手錶邊想。(作者說明:換句話說,他們兩個一直錯肩而過......)

糟糕,再不出發的話,就搭不上車了!楊戩心想,一邊提起簡單的行李
走向車站,洶湧的人潮,楊戩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人潮裡頭。

都快八點了,該回去了吧?太公望垂頭喪氣的想,一面走向車站,洶湧
的人潮裡頭,太公望看到一抹青色的影子一閃而過。是楊戩嗎?太公望想,
一邊迅速的追了上去,六月初,京都的遊客並沒有那麼多,這個車站又是出
了名的人少,買了張車票,太公望慌張的衝向月台,開始一列一列的尋找著
那熟悉的身影。
一邊找,太公望一面在心裡頭罵自己笨,都已經四百年了,怎麼能奢求
人家來赴約?或許前三世的兩人是戀人,那又如何?物換星移幾度秋,現在
兩人不過是相見不相識的人罷了,憑什麼要他來赴這個約會?太公望自嘲似
的想著,鈴聲響了,電車緩緩滑出月台。
算了,該走了吧?太公望心想,一邊打算上樓到另一層月台去搭車,微
弱的腳步聲,「叮噹」一聲,誰的銅板掉了?
「太公望?」
誰在叫我?習慣性的回頭,一張已經在夢裡看過無數次的臉龐出現在另
一邊的月台上。

雖然手上有車票,但是楊戩對這個車站不熟,一個不小心,楊戩差點坐
上往大阪方向的車。發覺自己搞錯了,慌慌張張的,楊戩下車、衝下樓梯,
但是往奈良方向的車就從楊戩面前開了過去。我真是笨,不但等不到人、連
坐車都會坐錯......有點埋怨著自己的,楊戩信步走下樓梯,準備認命的等
待半個鐘頭後的下一班列車。但是突然的,面前出現一個人影。
是穿著一身白衣、腰上繫著水色腰帶的信長!被突然出現的信長給嚇了
一大跳,楊戩手上的銅板掉落在地上,
為什麼又突然跑出來嚇我?我不是跟你說過別這麼神出鬼沒的嗎?
信長沒有回答,彎下腰,楊戩看到:隔壁月台有一雙腳正打算離開,抬
起頭,那一頭豐盈的短髮映入眼簾。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在夢中,楊戩已
經數次體驗過那頭褐髮的觸感。(作者亂入: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
什麼會寫出這麼噁心的台詞......)

「太公望?」

隔著月台,兩人笑了。時隔兩千八百年,那笑容仍一點都沒有改變。

《一年後 太公望的家》

大半夜的,電話響了兩三聲,隨即轉到了電話答錄機:
「太公望,我是普賢。我知道你要去度假,但是你也別這樣沒事幹就蹺
班好吧?每次都這樣、把爛攤子丟給我收,我現在鄭重的警告你:明天再不
來上班的話,我就不管你了!」
一旁,穿著白色和服的信長站在電話旁苦笑,每次普賢的台詞都沒有改
變,但是說歸說,只要太公望去上班、讓他罵一罵,普賢還是沒法子硬下心
腸丟下太公望不管,
「主公!」
突然,從背後倏然出現的蘭丸用力拍了信長的肩膀一下,信長苦笑,
「該怎麼稱呼你?阿蘭?董賢?還是杜琚H」
花了一年,蘭丸終於能夠脫離太公望的身體、單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隨主公喜歡吧。」
「丟下太公望一人,不要緊吧?你現在離開他的話,他萬一碰上什麼危
險,你不見得能及時保護他。」
「沒關係,他是屬於這個時代的人,本來就該有屬於他的生活;我是個
已經死去好幾百年的人,當然也有屬於我自己的生活。」
「......你真的確定嗎?」
「我確定,以後我就永遠留在鏡子裡頭服侍主公。」蘭丸笑了,
「況且......該保護他的人,已經不是我這個前世了。」
「那我們走吧。」信長說,一面輕輕攬住蘭丸的肩膀,兩個人影倏然消
失在幽暗的房間裡頭。

臥室裡頭,地上堆著兩三個行李箱,床上的兩個人正酣睡著。穿著同樣
花色的睡衣,楊戩跟太公望睡得正熟,絲毫沒有察覺到旁人的存在。
** ** ** ** ** ** **
如何?這個故事非常的令人匪夷所思吧?人的執念真的是種......非常
可怕的東西,穿越了兩千八百年的時空,這兩個人竟然再度相遇。
什麼?你問我接下來的故事嗎?接下來、這個故事的第四部,就請你提
筆、寫下一個只屬於你自己的故事吧......
《全文完》

《連載完成作者無責任發言》
經過離譜的膨脹倍數,這部小說終於完成了!
原本打算二十回結束,結果一寫就寫得欲罷不能、硬是寫了五十回才寫
完。而且在寫這部小說的兩個月裡頭,在下歷經了心律不整發作、換筆名等
大事,所以嚴格說來,在寫這部作品的時候,在下的心境歷經了相當大的轉
折。
雖然只寫了兩個多月,但是如果連準備資料的時間也算進去的話,這部
小說總共耗時兩年多,花了兩年的時間準備,在下很希望能讓夢連環成為在
下的代表作品。
總之說了這麼多,還是希望各位能喜歡夢連環的結局,以後也請多多指
教。
紫陽 頓首
2001.4.5 於自家電腦前

《已經變成慣例的惡搞》
在連載結束後,紫陽依照慣例跑去訪問幾位主要演員的感想:

楊戩:能在一部作品中同時演四個角色的,除了我這個天才之外,還有
誰呢?(紫陽:這次可有很多人同時演四個角色,不要太高興了......)說
真話,我不介意挑戰自我極限,但是希望下一次可以增加一點我跟師叔間的
service 鏡頭,(紫陽:別想。)然後不要再把我隨便跟別人配成一對。上
次夜訪跟趙公明已經夠噁心的了,這次竟然跟元始天尊?有沒有搞錯?

太公望:同時演了七個角色,(紫陽:的確,加上前田利家、坊丸跟吉
乃就有七個......)我現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覺......-_-;(紫陽:辛苦了,
請好好休息吧......楊戩、天化、普賢!你們三個幹什麼?不要擠上去!布
景會垮掉啊!)

普賢:我是沒什麼意見啦,不過我終於擺脫了「楊太中的必備惡角」這
種慣例,希望以後大家能多寫一點這種角色,當然,我更歡迎普太......^_^
(紫陽:恭喜,不過可以請你不要拿著太極符印說這些話嗎?^^bb)

天化:雖然還是常常演出熱血青年,但是起碼我還演了一個心理醫師,
這可以證明我的演技是全方位的!下一次我想演個文藝青年的角色,最好要
像徐志摩那樣的氣質文藝青年......(紫陽:雖然你拿著莫邪寶劍抵在我的
脖子上,我還是得說:假如你思慮過我的思慮,你就會發覺到:這種事情是
不可能發生在你身上的,別作無謂的期待了吧......)

聞仲:雖然我是殷太師、不是張老師,但是偶爾演出這種戲碼也還挺不
錯的;不過為什麼我都沒有談情說愛的場面?像第一世,也沒有我跟朱氏談
戀愛的場面,然後到後面兩世,我索性變成絕緣體,這......(紫陽:由於
接下來聞仲發了一個鐘頭的牢騷,以下內容省略......)

玉鼎:我是第一次一個人演這麼多個角色啦,但是為什麼要讓我演楊戩
的兒子呢?我是那麼樣的高大、威武、英挺、神勇......(紫陽:由於玉鼎
師匠自誇了三十分鐘,中央部分內容省略。)演楊戩的兒子怎能襯托出我這
份完美?(紫陽:原來楊戩的自戀狂是這樣被教育出來的......^^bb)

趙公明:哈哈哈哈......(紫陽:由於趙公明狂笑了三十分鐘,中央的
笑聲省略。)能夠演出周公旦型的角色,證明我的演技是無限寬廣的!以後
以我為主角的戲碼一定會以倍數增加啦!哈哈哈哈......(紫陽:由於趙公
明又狂笑了三十分鐘,後面的內容自動省略......)

妲己:中國四大美女之一的趙飛燕、(愛心)加上日本戰國第一美女織
田市、(愛心)我的美貌果真是無人能敵,喔呵呵呵呵......(一堆愛心)
(紫陽:那是因為找不到人來演啊......封神裡的女性角色太少了......)

太乙:第一次嘗試演好媽媽的角色,希望大家會喜歡。(紫陽:喂!拜
託你不要搶鏡頭!麥克風在這裡啊!)

龍吉:雖然曾經犧牲形象演過元始天尊的妃子,(紫陽:指第一世的女
宛嗎?)但是後面的兩個角色都很有挑戰性,我演得非常的過癮。
燃燈亂入:為什麼我要演楊戩的女婿?那欺負我姊姊的死負心漢!(紫
陽:糟,他的戀姐情結果然嚴重......)

維納斯:為什麼沒有我跟太公望大人的對手戲?看著我的未婚夫被楊戩
玷污,我好痛心......(紫陽:可是看到太公望被你蹂躪,我跟螢幕前的讀
者會更吐血......)

土行孫:我喜歡德川家康這個角色,但是我的後宮呢?在哪裡?為什麼
一個人都沒看見?(紫陽:你省省吧,封神裡面沒有那麼多女性可以用,你
真的要的話,我叫女媧來充當你的後宮......)

鄧嬋玉:為什麼我要被親愛的殺掉?我那麼愛親愛的,妳一定是眼紅、
才會安排這種情節的!(紫陽:唉唷,好說、好說,土行孫您留著自個兒用
就成了,我絕對不會跟你搶。要不是劇情需要,我不會把妳殺掉、然後讓土
行孫出去危害女性......)

道行:演出這種角色,真是有虧我崑崙十二仙的名聲......(紫陽:別
說了,連你們教主都被我寫成這個德行,你該偷笑了......)

元始天尊:唉......我暗戀楊戩十年?不行啊,再接這種角色下去,我
崑崙教主的一世英名會全毀啊......(紫陽:你何時有過「英名」?我怎麼
都沒聽說過?)
白鶴亂入:我連臉都沒出來過,就突然被楊戩給作掉了,紫陽偏心啊!
(紫陽:我不是愛護動物協會的成員,有排你的戲份就得偷笑了......)

通天:這個誤會很嚴重,想我通天當年是多麼的「壯士斷腕」、把兒子
送到崑崙山去,就是為了保護兒子?怎麼這次讓我出賣我兒子?(紫陽:沒
辦法,以您的尊容,能演的就只剩下這個角色而已......)

道德、赤精子、廣成子三人組:這種角色實在是太棒了!下次有這類型
的角色記得叫我們來。(紫陽:這種耗體力的角色,大概也只有你們三個演
得起來......)

四聖:(異口同聲)聞仲大人,為什麼您不是演森蘭丸呢?我們原本都
想為您服務的......(紫陽:不要啊!滿身肌肉、還拿根鞭子的森蘭丸,信
長會先被嚇死......-_-;)

紂王:演什麼我不太在意啦,我比較在意的是:有沒有養眼的美女可以
看......(紫陽:紂王你給我回來!訪問還沒做完,你不要跑去找妲己!)

邑姜:我只客串了幾集,不要問我感想了;我要趕快回去監督阿發有沒
有乖乖處理公事,先走一步,以後有戲再聯絡我喔!(紫陽:真是個大忙人
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