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45

※ ※ ※ ※ ※ ※ ※


非常快的,天正十年(西元1582年)的過年又到了。這一年,滯留在武
田家為人質的御坊終於回到楊戩身邊。當年岩村之戰,楊戩的姑母豔夫人在
彈盡援絕的狀況下投降,當時身為豔夫人養子的楊戩六子御坊也被俘虜、送
到甲斐去當人質,不過在名義上被當作是武田信玄的養子。在已近十年後的
現在,武田家早已衰弱、命運更有如風中殘燭一般,為了求楊戩看在兒子面
子上、不要立刻動兵侵略武田本土,勝賴不得不把父親這個名義上的養子送
回楊戩身邊。
過了十年的人質生活,御坊跟父親當然不怎麼親。但是令楊戩非常高興
的是:御坊的軍事才能絲毫不遜於玉鼎,跟信雄信孝兩個比起來更是天差地
別。為了表示對兒子的歡迎之意,加上楊戩本身也早有這方面的計畫,楊戩
決定:這年正月在京都舉行一場大型遊行,讓大家一起熱鬧一番,同時介紹
已經改名為勝長的御坊給大家認識。
但是舉行大型的遊行,最辛苦的應該就是太公望了。身為忍者首領,太
公望當然需要保護主公楊戩的安全,為了預防當天發生什麼突發狀況,太公
望忙到連續五六天都不見人影;整天見不著太公望,楊戩的心情很差,差得
已經連續好幾天罵哭身邊的小姓,
「力丸!你二哥人呢?」
「二哥正忙著在整理京都馬會的暗樁名單。」
「叫他過來見我!」
楊戩說,一邊有點煩躁的放下手中的書本,力丸怯怯的跑了出去,過了
大約一刻鐘,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主公,太公望來了。」
「進來。」
拉開紙門,太公望規規矩矩的在楊戩面前坐下,楊戩看了太公望半天,
冒出一句話:
「坊丸,你幹什麼打扮成這個樣子?」
被楊戩拆穿,坊丸有點洩氣,
「怎麼會被看出來呢?連普賢跟天化都被我瞞過了......」
說著,坊丸把頭上的假髮摘下,露出一頭漆黑的短髮。雖說長得像,但
是太公望跟坊丸最大的不同點就是頭髮:太公望的髮色是紅褐色的,而坊丸
的髮色則是一片烏黑。而且跟太公望差了一歲、之前又沒有留頭髮的習慣,
兩人的頭髮長度也有極為明顯的差異,
「你作什麼穿成這樣?」
「二哥說:在馬會當天,他必須要負責警衛,所以要我當他的影武者,
代替他去參加馬會。」
「所以你現在在練習變裝術?」
「本來我還以為二哥不難假扮,連天化跟普賢都被我騙過去了;沒想到
主公竟然一眼就看出破綻......」
坊丸一臉氣餒的說,楊戩搖了搖頭,
「誰叫你誰不好假扮、偏偏假扮太公望?」
要是你假扮成天化的話,說不定我還真的看不出來......楊戩心想,
「看起來真的差很多嗎?」坊丸一臉憂心忡忡的說,
「說不像倒也不至於。」
「那怎麼辦?我一定沒辦法代替二哥去參加京都馬會......」
「反正到時候是騎在馬上、距離又遠,一定看不出來的。」
「主公就別安慰我了,我還得回去告訴二哥我被識破了......」
「太公望現在人在哪裡?」
「在書房裡頭。」
「我跟你一起去見他。」
「不行,主公還是不要去的比較好。」
「為什麼?」
「......我實在難以啟齒......」

站在太公望的書房門口,拉開紙門,楊戩終於知道坊丸為什麼會「難以
啟齒」:信函、報告、地圖,堆積如山的東西,太公望整個人幾乎被埋沒在
文書堆裡頭,旁邊,道德跟赤精子正忙著幫太公望整理文書,廣成子則在一
旁努力的維持那座「書籍塔」不要倒下來,
「太公望,你在作什麼啊?」
「主公?不要過來!我立刻過去。」
太公望身手矯健的跳過桌子落地,
「為了布置暗樁,我已經傷了好幾天的腦筋。」
「這種事情,交給別人去做就好了。」
「問題是沒有半個『別人』可以幫忙啊。」
太公望苦笑,楊戩搖頭,
「你怎麼不讓普賢跟天化......」
話還沒說完,普賢從一旁的地圖堆裡頭「鑽」了出來,
「太公望!我終於找到了!京都的平面佈置圖!」
「普賢大人小心啊!」
眼看著書籍塔就要往普賢頭上砸下去,廣成子慌張的警告著;看到書就
要倒下來了,普賢慌張的抽身而逃,「碰」的一聲巨響,現場變得更紊亂幾
分,
「太公望!快點!我剛把這張配置圖畫好......哇!!!!!!」
手上拿著一張剛畫好的圖,天化慌張的走過來,卻踩到一本書滑了一大
跤,
「大家都忙成這樣,我也不能一個人在旁邊偷懶。」
太公望說,一面搖頭,
「對了,主公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是關於坊丸的事情,你幹嘛讓他扮成你的樣子在安土城到處走?」
「我要讓他先適應一下那副裝扮。」太公望說,
「馬會的時候,我必須負責周邊警戒,但是我不出席又有點不自然,所
以我要讓坊丸當我的影武者,讓他代替我出席。」
「那又為什麼要讓他預先適應?」
「他老嫌那頂假髮太重,我怕他戴著戴著就從馬背上摔下來。」
「......」
原來就是為了這個原因,太公望才要讓坊丸從現在就開始適應啊?
「那你不參加京都馬會了?」
「我還是會去,只是我不會在遊行的隊伍裡頭、而是在看熱鬧的人群裡
頭。」
「......打算穿成什麼樣子?」
「這.是.秘.密.唷!」

騎在馬背上,楊戩有點神經質的四處張望,緊張得連身旁的普賢跟天化
都察覺到了,
「主公,您在看什麼?」
「你們知道今天太公望會在哪裡?」
「暗樁的佈置是最高機密,除了太公望本人,沒有人知道。」
「真是......坊丸呢?狀況還好吧?」
「有點怯場,加上太公望的座騎不讓坊丸騎到牠的背上,只好臨時替坊
丸換了一匹馬。」
人家說「良馬認主」,既然認定太公望是自己的主人,那匹馬就不會那
麼輕易再讓別的人騎乘,楊戩回頭,只見有點緊張的坊丸坐在馬上,一旁,
力丸跟著哥哥一起策馬前行,
「玉鼎他們呢?都準備好了吧?」
玉鼎他們三個也有馬術表演的節目,為了這次遊行,三個人可說是挖空
心思、拼命想要出出風頭,連一向穩重的玉鼎也難得的跟著弟弟們起鬨,
「都準備好了,就等主公一聲令下。」
「好,那大家就出發吧!」
駿馬、名將、加上華麗的軍裝,整個京都馬會熱鬧非凡,騎在馬背上,
楊戩裝作不經意的環視著四周,怎麼都沒見到太公望的身影?一旁,普賢跟
天化也偷偷的在幫忙找,卻就是見不著太公望的身影,
「主公,您怎麼了?在找二哥嗎?」
趁著迴馬的時候,坊丸接近楊戩身邊,悄悄的問著,
「你二哥今天會打扮成什麼樣子出來?」
「我也不知道。」
坊丸也在人群中尋找著哥哥的身影,但是人山人海的,怎麼見得著太公
望的身影?
很快的到了玉鼎三兄弟的表演時間,三人要比賽一下:誰的馬術比較精
湛。手上持著一隻長槍,玉鼎的影子掠過目標,隨著規律的馬蹄聲,長槍刺
斷了柳枝、枝上的彩帶緩緩飄落在地上。玉鼎的視線隨著彩帶而去,注意到
一個頭戴市女笠(周圍遮有白色輕紗的斗笠,一般是有一定身份的女性才會
用。)的女子,蔥白色的手指輕輕揭開遮在面前的輕紗,玉鼎差點把手上的
長槍給掉在地上,
母親大人......
太公望......
穿著一身女裝,太公望只覺得極為彆扭。但是也沒法子,自己一頭這麼
顯眼的長髮,穿上男裝實在太好認了,唯一的法子就是穿著女裝、戴著市女
笠之後才能不引人注意。一旁,注意到玉鼎的失常,楊戩的目光也跟著投向
這附近,太公望微微轉頭,接收到了楊戩一臉詫異的目光,
太公望怎麼穿成這個樣子?雖然說太公望是長得夠清秀、也很有本錢把
自己打扮成這個樣子,但是看慣了太公望的男裝,對太公望穿女裝就是怎麼
看也不順眼。(作者亂入:完了,師叔被楊戩傳染了......)
幾乎就在同時,太公望注意到:背後有點不對,聽聽腳步聲,一、二、
三、四、五,總共有五個人,迅速的轉身,太公望消失在茫茫人海裡頭。

一旁的暗巷,太公望靜靜的摘下市女笠,那五個人還完全沒有發覺自己
已經被跟蹤了,反倒是一心一意的在那兒一個勁的動著,無聲之中,赤精子
跟廣成子都出現在太公望背後,確定了對方來意不善,太公望點了下頭,隨
即伸手將身上的外衣拉開,在華麗的萌黃色女性外衣底下,太公望穿著一身
黑色的夜行衣,
「你們是什麼人?」
太公望沈聲走到五人面前,赤精子跟廣成子也跟著走出去,五人稍微楞
了下,卻也隨即拔刀出鞘,
「毛利家外聞,(毛利家對忍者的稱呼)今日特奉輝元公將意,前來取
楊戩公首級!」
「那麼就讓我這個織田家忍者領教一下了!」
瞬間,太公望的暗器已經脫手擊發,好不容易避過,太公望的速度卻遠
在五人之上,刀光一閃,一個動作慢了點的外聞當場被太公望給一刀斬成兩
截,鮮血濺了一牆,旁邊的赤精子趁隙一刀直取另一個外聞的咽喉,廣成子
則投出手中的鍊子,瞬間絞斷了第三人的氣管。
剩下的兩人害怕的退了兩步,卻隨即重整旗鼓、握緊刀子朝太公望等人
砍來,「啪喳」的一聲,太公望手中的刀已經切進一個人的喉頭,鮮血沿著
刀身滴落;另一個人也不是不想支援同伴,但是在太公望的配刀切斷同伴的
喉頭之前,太公望的另一隻手已經持著短刀、分毫不差的捅進這人的頸動脈
處。
「少主,您的功夫沒有退步嘛。」
說著,赤精子一臉不屑的把仍留在屍首上的短刀拔起,或許是已經斷氣
了,黏稠的鮮血沿著傷口、無力的慢慢流出,廣成子把鍊子纏回腰際,一邊
替太公望把配刀拔起,
「派出這種三腳貓來行刺,毛利家真的是不行了。」
「別說別人是三腳貓,」
太公望略顯嚴厲的說,
「不論怎麼說,大家都一樣是忍者,不要這樣取笑敗者。今天他們不過
是實力不如人而已,要是讓我們三個獨力對付一兩百個忍者,現在躺在地上
的恐怕就是我們三個了。」
「是。」
廣成子低頭,一邊把太公望的配刀遞回給太公望,取出懷紙,太公望輕
輕的擦拭著配刀,
「少主,您的左手沒事吧?」
「沒事,這種場面,我還應付得來。」
過去練武時曾經發生意外,太公望的左手手腕一直有習慣性脫臼的老毛
病,只要過度用力、或是用力不當,太公望的左手就常常會隱隱作痛。剛剛
經過一場惡鬥,赤精子很擔心太公望的手又痛了,
「少主,您猜這五個人會是唯一想行刺的人嗎?」
「不論怎麼樣,我總共放了一百多個暗樁在這附近,那個呆子敢在這個
時候行刺、我就要讓他付出代價!」
「......少主,您真的是長大了......」
廣成子感慨的說,一旁的赤精子卻從屍體的懷裡摸出一張信紙,
「少主,請您看看這個。」
抖開信紙,太公望楞在當場,信紙上清楚的寫著這樣幾個字:
「太公望,織田家情報首領。十八歲,白皙瘦小,長髮,左腕有嚴重舊
傷。」

就在京都馬會舉行的同時,在元始天尊的居城阪本,通天跟元始天尊正
在泡茶,
「你不去參加真的沒關係嗎?」
「我本來就不是戰將,再說,讓趙公明去也夠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次做得也真是夠狠的了,竟然把太公望的弱點都
提供給對方,你不怕他們殺了太公望嗎?」
「那種小角色豈動得了太公望分毫?再怎麼說,太公望都是趙公明的得
意弟子,這麼幾個小角色,他還應付得來。」
「那你又是為什麼要這麼做?明知道太公望可以打倒這些人,為什麼偏
偏要派這麼多人去送死?這次這些外聞也是一樣、以前那些軒猿跟亂波、甚
至是白鶴還有天化都一樣。」
「......我本來是想嚇嚇太公望、讓太公望知難而退的回到兼山,但是
沒想到太公望的膽子這麼大,竟然留到現在還沒走;最失算的是,武田的亂
波頭子道德竟然也倒戈跟著太公望。」
「我實在很好奇:楊戩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這樣、三番四次的扯他後
腿?」
「因為我看不慣他跟太公望在一起的樣子。」
「......你該不會是對太公望有什麼遐想吧?雖說太公望長得很可愛,
不過他的脾氣可是比一般的男孩更烈,你承受得起他的怒氣嗎?」
「我自有妙計。」
「對了,經過這次,你認為太公望會怎麼做?」
「不論他怎麼做,我都希望能嚇走他、讓他逃回兼山去。」
「......元始天尊,你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惡魔。」
「彼此彼此,我們當初合作的時候就說過:各取所需。我取得我想要的
東西、你則取得特權,要說我是惡魔,你也是個半斤八兩的混球。」

這張紙條到底是誰寫的?太公望比誰都清楚:對忍者而言,不論如何都
得隱藏自己的弱點,要是弱點一被對手洞悉,大概就意味著死亡。在今天戰
死的外聞身上出現了這樣的紙條,很顯然的,毛利家的外聞應該都知道自己
左手有傷的事情,但是這到底會是誰洩漏出去的?
不必說楊戩,就連坊丸跟力丸都不知道自己的左手有傷。知道的人除了
聞仲、再來就是趙公明跟元始天尊了。再怎麼想,聞仲都不是那種出賣弟弟
跟主公的男人,唯一可能洩漏的對象就是元始天尊跟趙公明。到底是誰?太
公望真的不願意再想下去,因為太公望比誰都知道:只要繼續想下去,必然
會導出一個自己最不願意面對的事實......
面前,廣成子、赤精子跟道德坐在那兒,看著那張紙,四人的臉色都很
凝重。
「到底會是誰洩漏出去的?」
「我不知道,但是想必是少主身邊極為親近的人。」
「......」
道德一言不發,臉色顯得極為蒼白,
「道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一旁的廣成子問,
「我......」
「廣成子,不要為難道德了。他以前是武田的亂波,當然知道些我們所
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在忍者的世界裡頭,他不應該洩漏前任主人的秘密,所
以別再逼他了。」
突然,天井傳來一陣響聲,
「少主,我是楊森,您要我去調查的東西有眉目了,這就是報告。」
說著,楊森從天井上跳下、把報告放在太公望面前,太公望遲遲不肯翻
開,
「......楊森,你老實告訴我:以你的看法,你覺得我的懷疑是不是空
穴來風?」
「......雖然我很想說是,但是證據跟經驗告訴我:那絕對不是空穴來
風的事情。」
「......」
深吸一口氣,太公望翻開報告書,密密麻麻的文字,是一本帳簿,一旁
的楊森開始口述起比較重要的事項:(為了避免報告中途遭到攔截,有時候
忍者需要用口述的方式傳達情報。)
「根據我們三人的調查,元始天尊大人在今年之內已經蒐購了一千多挺
洋鎗,加上大量的火藥與子彈,但是到目前為止,元始天尊大人都還沒有接
到任何出陣的命令,要是說要事先囤積打仗用的東西,那也未免太早了一點
吧?」
依照慣例,洋鎗跟子彈是可以事先囤積,但是火藥這種東西最怕水,多
半是在戰鬥開始前半年才會開始大量蒐購。元始天尊到現在還沒有接到任何
打仗的通知,他為什麼要買這麼多火藥?
「另外,元始天尊大人還開始大肆修補城牆,雖然說阪本城的確是有進
行修繕的必要,但是元始天尊的城也未免修繕得太過頭了一點吧?不但是倒
塌的石牆都重建了;甚至還在城牆上裝置洋鎗,怎麼看都不對勁。」
一邊聽著楊森的報告,太公望開始翻閱著面前的帳簿:從去年開始,元
始天尊就開始大肆將城裡頭的兵糧賣出套現、然後開始炒作米市。在元始天
尊的炒作之下,現在的阪本城已經擁有足以支撐兩萬大軍三年糧食的兵糧、
還有黃金數萬兩,
「......高友乾那邊呢?得到的消息怎麼樣?」
「元始天尊大人跟朝廷間的往來的確很密切,而且元始天尊大人在京都
也有公館,由於身份特殊,我們不敢擅自潛入。」
楊森很委婉的說,但是太公望明白幾人的苦處。元始天尊手下有太公望
的劍術老師趙公明,加上身為織田家五大重臣之一,也難怪楊森他們不敢做
得太明目張膽,
「少主,接下來該怎麼辦?」
「......查出誰在幕後支持元始天尊老師了嗎?他的金主是誰?」
「不太清楚,不過根據我的判斷,元始天尊大人這段日子一直跟通天大
人有所來往,可能是藉由通天大人的關係、跟界的那個野心勃勃的富商搭上
線了吧?」
「......依你們蒐集到的情報,目前元始天尊那兒可動員的資源大概有
多少?」
「......依我們三人的估計,目前元始天尊大人隨時可動員兵數為一萬
五千,最大可動員兵數為兩萬左右,(由於當時織田家採取傭兵制度,要打
仗的時候會臨時招募新兵,所以會出現「隨時可動員兵數」跟「最大可動員
兵數」。)騎兵三千、洋鎗隊兩千左右。」
「兩萬......」
太公望抱住自己的頭,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少主?」
「辛苦你們了,做得很好,請你們繼續蒐集資料。」
「是,那我先告辭了。」
說著,楊森的身影融入濃濃的夜色之中。

「少主,看樣子您的擔憂是有道理的。」道德說,
「不管有沒有道理,這件事情還沒有直接證據,我們還不能輕舉妄動。
況且主公對老師恩重如山,老師又是那種知書達禮的人,我絕對不相信老師
會想叛變。」
「但是少主,人心難測。況且元始天尊大人原本就是野心勃勃,我覺得
這還是得告訴主公一聲......」
「......」
太公望的表情非常凝重。

在去年,太公望就已經趁著身邊無人的時候下令:讓楊森他們三人潛伏
在阪本城裡,嚴密的監視元始天尊,不論元始天尊跟誰有來往、做了什麼事
情、領地裡頭的內政大事,太公望通通都要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原因無
他,只因為太公望已經不信任自己的老師。
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元始天尊的?應該是從去年那場大火開始的吧?石
山本願寺大火,雖說兇手是教如,但是太公望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照理說,元始天尊也該派駐部隊進去看著城池、事先清理一下城池,看
裡頭是不是有刺客潛伏在那兒;以元始天尊做事的精細程度,太公望很難相
信元始天尊沒想到這一點。
但是這不可能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元始天尊沒有派兵進入石山本願寺,
結果造成石山本願寺燒毀。但是萬一教如引爆的時間不是在那晚、而是在翌
日早上、楊戩在城裡的時候,後果會是怎麼樣?
太公望一直努力的說服自己:元始天尊不過是一時疏忽而已。畢竟人非
聖賢,況且第二天,元始天尊會跟楊戩一起進城,要是教如在那時引爆彈藥
庫,不必說楊戩,連元始天尊都難逃一死,所以太公望一直拼命的想說服自
己:元始天尊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但是之前的軒猿事件呢?白鶴身為軒猿的頭子,元始天尊也曾經負責過
織田家的情報系統一段日子,照理說,元始天尊不該不知道白鶴的身份,但
是最後,元始天尊還是犯了這麼大的疏忽、讓白鶴進了安土城。
而且不只如此,白鶴雖是築城的小奉行,但是也幾乎沒有拿到安土城設
計圖的可能,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身為安土城設計者的元始天尊把設計圖
交給白鶴、讓白鶴交給忍者傳出去的吧?

荒木村重的事情也是一樣,當時自己就一直懷疑:荒木村重是不是在元
始天尊那兒受了什麼委屈、結果被逼得造反。但是從後來的事實來看,太公
望不得不開始懷疑:荒木之所以會選在那個節骨眼上造反,完全是因為跟元
始天尊有所密謀、打算來個裡應外合、一舉殲滅楊戩吧?

最後就是今天的事件了。在到安土城之後,太公望不是沒有打鬥過,但
是太公望並沒有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手有舊傷,包括自己的親弟弟跟楊戩在
內。結果今天,外聞身上竟然出現了寫著自己的弱點的紙條,再怎麼想,太
公望也想不出第二個會出賣自己的人物。

看到太公望一臉苦惱,身旁的廣成子跟赤精子悄悄的退出房間,只剩下
道德一個人留了下來,
「道德?你怎麼了?為什麼不去休息?」
「......我有點事情想告訴少主。」
「......說吧。」
「其實關於當年的事情......當年在鷹狩時狙擊少主的事情......」
太公望懂得道德的意思,在那次鷹狩,為了替楊戩擋下那顆子彈,太公
望受了重傷,
「那次鷹狩怎麼了嗎?」
「我不太清楚到底是誰把情報洩漏給我們的,但是我知道:當時我們拿
到了主公的預定行程、甚至還包括了暗樁的人數和名單,而我們接到的指令
則是『殺死太公望,活捉楊戩』。」
「當年連主公也是目標之一?」
「而且還特別三令五申過,絕對不能傷害主公,因為主公是一張王牌;
至於少主,則是任我們宰割。」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個?」
「少主,我只是一介忍者,並不是什麼縱橫天下的謀略家。但是我再笨
也看得出來:從您到安土城到現在,您身邊發生過許多意外,而那些意外幾
乎大部分都是針對著您而來的,請您一定要小心。」
「......道德,我一向不去過問你當亂波時候的事情,但是我只有一個
問題想問你:你認為想要我的命的人是誰?是不是外敵?」
「有變則有兆,但是解讀徵兆是一種很難的技術,我到現在也還是學不
會。不過我雖是個忍者,我還是看得出來:那個敵人就在您的身邊,不小心
的話,不必說您,連主公都會有性命之憂。」
「......」
「少主,既然對方是衝著您來的,不如先回兼山避一避吧?」
「不行,」太公望篤定的搖頭,
「你剛剛也才說過:不只是我,或許連主公都會有性命之憂;要是我回
兼山去,誰來保護主公?我是主公的貼身小姓,就是死,我也必須保護主公
到最後一刻。」
「......」
「我要去見主公一趟,你先下去吧。」

沈思半晌,太公望走向楊戩的房間,燈光還亮著,楊戩還沒休息,
「主公,我有點事情想稟報主公。」
「進來吧。」
拉開紙門,楊戩正在看書,合上書本,楊戩皺眉,
「怎麼了?為什麼表情這麼沈重?」
「......主公,家裡頭有一個地位非常高的內奸,您知道嗎?」
「......我知道。」
楊戩說,神色不變,一邊輕輕推開面前的几案、直接面對太公望,
「您知道?」
楊戩為什麼都不告訴自己?太公望大吃一驚,
「當年你抓到了天化、我抓到了白鶴,但是這兩個人並沒有接觸最高機
密的管道,那時候我就知道:家裡頭一定有人是內奸。」
「......主公認為是誰?」
楊戩把臉靠近太公望,輕輕在太公望的耳邊囁嚅著:
「那人是誰,你知、我知、天地知。」
「主公......」
楊戩絕頂聰明,既然他自己都這麼說了,想必楊戩一定心裡有譜,
「你不必為他求情,我不會原諒他的!我是這麼的信任他,他竟然這樣
三番四次的背叛我、今天還打算取你的性命,我絕不原諒他!」
「可是主公......」
「我之前不是要派他去九州嗎?我原本打算:九州離本土(指本州)這
麼遠,你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結果呢?他竟然現在就想取你的性命!」
「主公,我的性命算不上什麼,既然您可以原諒天化,為什麼不能原諒
他?」
「原諒天化跟原諒他是兩回事。」
說著,楊戩的手指撫上太公望的臉頰,
「天化是我的小姓,他謀反造成的傷害僅止於我一人、也是我可以包庇
的;更何況他謀反的原因都是為了保護你,所以我可以原諒他。」
「主公......」
「但是那個人是我的重臣,謀反就成了家裡頭的大事;更何況他已經三
番四次的想要你的命,我絕對不放過他。」
「主公的心意,我很感激;但是主公不能處事不公正,這樣的話,您以
後要怎麼帶領織田家?」
「你知道嗎?我曾經告訴太乙這樣一句話:我的心裡有一個人,對我而
言,那人是我心目中的聖域,是我拼上性命也要保護的對象。為了保護他,
就算是要殺幾千萬人、就是要下地獄,我也要保護他。」
殺了那麼多人、讓那麼多人誤會你,就是為了保護「董賢」嗎?雖然已
經告誡過自己好多次,太公望還是難以遏制自己想哭的衝動,看著面前楊戩
的側面,太公望勉強自己開口:
「......拜託主公不要這麼說......」
「我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但是為了保護我想保護的人,我願意承擔這
樣的污名,你懂了嗎?」
看著面前的太公望,楊戩再度驚詫的發覺:自己真的完全看不出太公望
的心思,是我老了?還是眼前的太公望已經不再是我原本所熟知的那個單純
少年了?
當年董賢為了讓劉欣快樂,甚至不惜背負「佞臣」之名;時至今日,楊
戩為了保護太公望,竟然背負了「殺人魔王」這種污名。太公望的心頭百感
交集,卻更像是打翻了許多調味醬似的,甜的、酸的、苦的、辣的,百味雜
陳。
「我不會放過光頭的,你就不必再浪費力氣了。」
「......」
一切都無可挽回了,太公望低下頭,卻隨即再度抬頭,
「主公,老師也跟著您這麼久了,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再給他一次表
現的機會,讓他有一次改過的機會,好不好?」
「......」
「主公,我一輩子沒有求過別人,但是我求求主公:再考慮一次、再給
他一次機會,求求你。」
「......為什麼要袒護光頭?他曾經三番兩次勾結外人來殺你,你為什
麼還要替他說話!」
「我知道,但是他是我的恩人,沒有他,我沒有知識、沒有教養,不過
是個長在美濃的小忍者而已;但是因為他,我有機會遇見主公、留在主公身
邊工作,對我而言,他是我生命中的恩人。」
「......既然你這麼說,我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我打算今年春末招待
竹千代到安土來,到時候,就讓他當招待者吧。」
「謝謝主公。」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本能寺之變中,知識份子明智光秀殺了自己的主人織田信長,一直到四
百年後的現在,本能寺之變的成因還是有一大堆不同的說法,但是在在下個
人的認知裡頭,本能寺之變不是某個原因單純可以造成的。換言之,光秀可
能對信長已經鬱積不少不滿,最後在某一個「契機」之下、讓光秀一口氣的
爆發出來。
鋪了這麼久的線,接下來就要進入本能寺之變了,(德川家康五月到安
土玩,本能寺之變爆發於六月二日,可以說:在招待家康之後,信長就這樣
死於非命。)不過要事先聲明的是:在下採用的學說不見得是通說,只是在
下個人獨斷與偏頗的見解,而且為了小說效果,在下採用了一個非常可怕的
學說,請各位不要被在下誤導......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