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37

※ ※ ※ ※ ※ ※ ※


很快的,太公望在安土城的第三個新年到了。由於忙著進攻三木城,太
乙沒辦法回到安土城來過年,但是為了討好楊戩,太乙特別送了一大堆土產
給楊戩。而在楊戩的一聲令下,不必說原本閒著的將領,就連已經包圍了石
山本願寺數年的佐久間信盛、還有一向留守在尾張的林通勝都被楊戩請到安
土城來過年。
由於荒木村重的叛變已經被壓制,加上元始天尊平定了丹波、而三木城
跟石山本願寺也已經出現無法支撐的狀況,楊戩的心情大好,連很少到安土
城來的通天都被楊戩請來開茶會。
在茶會上,楊戩特別請林通勝跟佐久間信盛分居首、次席,雖說這幾年
兩人並沒有什麼建樹,但是跟著楊戩東征西討了二十多年,兩人在織田家都
是名正言順的首席家老。尤其是佐久間信盛,更是率領一個軍團活躍一方的
大將。
一臉專注的楊戩把注意力放在忙著泡茶的通天身上。很突然的,太公望
感覺到一股冰冷的視線,是在看我嗎?太公望環視著四周,沒有人看著太公
望,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太公望的眼神移到末席,只見伏羲仍是沈默的坐
在那邊,察覺到太公望的視線,伏羲第一次抬起頭與太公望四目相對,眼神
中充滿堅強的意志與沈默。
剛剛的視線是伏羲嗎?不,伏羲不是那種人,太公望心想,一邊繼續環
視著四周,突然,一個茶碗出現在面前,抬頭一看,通天正面無表情的看著
自己,
「......」
無可奈何的,太公望端起茶碗,規規矩矩的向通天行禮,幾乎同時,太
公望清楚的感覺到:那針般的眼神又再度刺在自己的背上,到底是誰?太公
望並不認為這是自己太過緊張,看看四周,所有人都沈默的按照禮節、做著
自己該做的事情,到底是誰?

茶會結束,太公望帶著一臉不舒服的表情離開會客室,怎麼想怎麼怪,
剛剛到底是誰在瞪自己?站在長廊上,寒風刺骨,太公望縮了下頸子,旁邊
卻傳來熟悉的叫喚聲:
「太公望,你怎麼一個人站在這兒?」
「老師?」
看到趙公明,太公望是驚訝大於高興,
「我們很久沒見,該好好聊聊吧?」
「好啊,要不要請元始天尊老師一起來?」
「我想,不要請他過來會好一點。」
「為什麼?」
趙公明沒有開口,太公望也不便多問。回到太公望的起居室,趙公明坐
了下來,一邊細細的打量起太公望:太公望今年該是十六了吧?隨著年齡的
成長,太公望的身量並沒有拉高,加上那張稚氣未脫的臉,看起來就是一副
讓色狼食指大動的對象。
「太公望,你在安土城過得怎麼樣?」
「我過得很好。」
「有沒有人欺負你?」
「沒有。」
「那就好。」
「老師,我一直想問您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元始天尊老師他......還在為那件事情生主公的氣嗎?」
兩人都知道太公望的意思:去年夏天,楊戩見死不救、硬是處死波多野
兄弟,結果害得元始天尊名譽信用掃地,
「我想應該沒有,不過話也很難說。畢竟大人心裡在想什麼,我們外人
也很難推測。」
趙公明說,聲音變得更加的苦澀。雖然身為元始天尊身邊的重臣,但是
趙公明並沒有參與政事的權力,知人善任的元始天尊當然知道:趙公明根本
不是管理內政的料子,怎麼可能會讓趙公明參與內政?
現在在元始天尊的家臣團裡頭,內政方面就由元始天尊的女婿明智秀滿
與家臣齋藤利三負責,但是相對於被譽為秀才、被元始天尊當成左右手的秀
滿,粗枝大葉、只懂得打仗的趙公明自然不得元始天尊重用。只要不打仗,
趙公明的存在就跟廢物沒什麼兩樣。
「老師會不會怪主公?其實主公也很難做的,要是不......」
「我們不應該開口,知道了嗎?這是身為家臣的大人跟主公間的事情,
我們做人家臣的自然不能開口。」
看得出趙公明不想多談這件事情,太公望的腦海突然掠過紂王臨死前的
交代:
『要小心元始天尊,他這個人心術不正,不小心他,總有一日,主公會
死在他手裡頭的......』
看著趙公明,太公望審慎的開口:
「老師,您覺得元始天尊老師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著太公望,趙公明緩緩的開口:
「你覺得他是什麼樣的人、他就是什麼樣的人......」
「老師他......您覺得老師他很現實嗎?」
「......生在戰國亂世,不現實怎麼活得下去?」
趙公明說,卻掩不住語氣中的苦澀,
「是嗎?但是我一直很擔心,擔心老師會不會因為主公見死不救、就打
算......」
「太公望!」
趙公明像被燙到似的開了口:
「現在這裡只有你我二人,我不會告訴別人;但是這種事情是不能亂講
的!」
「我知道,但是我......」
「......要是沒有大人的提拔,我現在不過只是一介小兵;對我而言,
大人對我恩重如山,就如同我的再生父母一般,所以我絕對不會說大人的壞
話,知道了嗎?」
「......」
太公望沒有答腔。

在楊戩正室龍吉專用的茶室裡頭,元始天尊正面對著龍吉,
「好久不見了,大表哥。」(據說歸蝶與光秀有親戚關係。)
聽到龍吉的招呼聲,元始天尊苦笑,
「怎麼突然這麼稱呼我?」
「現在還是過年期間,這段時間沒有必要用階級來壓你。」
龍吉說,一旁的赤雲端上一盤點心,
「怎麼?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情?」龍吉問,
「我是想拜託你跟主公說說:我想進攻但馬。」
「但馬?但是但馬不是在中國地方嗎?」
「沒錯。」
「中國地方的主帥是太乙大人,我想我也無能為力。」
聽著龍吉的話,元始天尊只覺得一陣莫以名狀的焦躁。雖然說太乙這一
年內一直忙著攻擊三木城,甚至讓自己的軍師紂王都病死在戰場上,但是另
一方面,太乙可也沒有閒著只打三木城。在前一年(天正七年)的八月,太
乙說動了宇喜多家前來歸附織田家。
宇喜多家是原本歸附於毛利家的大名,屬下領有五十萬石領地與一萬士
兵,在織田家與毛利家的戰爭中,宇喜多家可說是一個關鍵性的第三勢力,
誰能拉攏宇喜多家、誰就可以掌握中國地方的霸權。結果在太乙的遊說下,
宇喜多家決定倒戈。
對元始天尊而言,平定丹波之後,要是無法進入中國地方,就難以保住
在織田家的地位;但是沒有楊戩的許可,元始天尊再怎麼大膽、也不能自行
進兵位在自己領地隔壁、通往中國地方心臟地帶的但馬。
「難道沒有什麼法子嗎?」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
龍吉沈吟半晌,
「我想,要是想進兵但馬的話,不如表哥直接向太乙大人表明:自己想
去幫忙他,你覺得如何?」
「我......」
太乙不是個笨蛋,怎麼可能把到手的好處送給元始天尊?但是面對著對
這種明爭暗鬥一無所知的龍吉,元始天尊也不能多說什麼,
「表哥?」
「......算了,先不談這個,妳的肚子還是沒有動靜嗎?」
龍吉笑了,非常非常淒涼的苦笑,
「我嫁給主公三十二年,能生早就生了,哪還會等到現在?」
「......」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但是我都這個年紀了,對於孩子,我早就不抱希
望。」
「那怎麼辦?妳打算支持玉鼎當織田家的繼承人嗎?」
「畢竟玉鼎是我一手養大的,我怎麼可能不支持他?」
「但是玉鼎是吉乃的兒子!妳難道忘記吉乃害妳孤單、寂寞、痛苦了那
麼久的事情嗎?」
「就算玉鼎是吉乃的兒子,他也是主公的兒子!」
「妳人實在太好了,怪不得主公在外頭一個養過一個。」
「就是不好能如何?我也不想讓主公在外拈花惹草;但是在這種時代,
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就跟廢物沒什麼兩樣,主公肯讓我繼續留在他的身邊,我
已經非常非常的滿足了。」
「真不知道主公上輩子是修了什麼福、竟然能娶到像妳這樣、這麼溫柔
的妻子。」
「要是主公上輩子修了什麼福,那也該說是讓主公能有這麼多好孩子,
跟娶到我沒有關連。」
面對著一如往常退縮的龍吉,元始天尊只能搖頭。

很久不見了,玉鼎跟伏羲對坐淺酌,
「都一年多不見了,少主還好吧?」
「還好。」
「真的嗎?那跟主公之間呢?有沒有好一點?」
玉鼎默默的搖頭,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您跟主公是父子,怎麼可以這樣形同陌路?
主公會難過的。」
「我想了很久,」
玉鼎慢慢的開口,
「我這麼討厭父親大人,大概就只因為:父親大人從未盡到作父親的責
任吧?」
在玉鼎的記憶裡頭,每天忙著打仗跟經營領地,看到楊戩的機會屈指可
數,就是到吉乃過世之後,楊戩也不過把玉鼎往龍吉那兒一丟,然後就開始
忙得昏天暗地的。等到有點空閒了,楊戩卻又是忙著跟側室生孩子、忙著關
心家臣遺孤的教育,忙得連一點時間都沒法子分給玉鼎。
一直到今天,楊戩還搞不太清楚:玉鼎到底是什麼時候生的、今年到底
幾歲了。不過比起相見不相識的其他小孩,玉鼎的狀況已經算是非常幸運的
了。有一次,楊戩看到一個孩子在高蘭英那兒遊蕩,楊戩劈頭就問「那是哪
家的孩子」,但是楊戩壓根忘記了:那孩子可是他自己跟高蘭英生的兒子!
這種只負責生、不負責養的父親,這叫玉鼎要怎麼尊敬他?
「少主,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身為大名,主公很難抽得出身去關心孩子
的事情,這也......」
「但是他就是有那個心力去關心太公望的事情!」
玉鼎恨恨的說,早聽說過楊戩親自出馬、到兼山城把太公望帶回安土的
消息;乍聽到這個消息,玉鼎真的非常的生氣、非常的嫉妒。氣的是為什麼
被楊戩得逞、成功的把太公望勸回安土城;嫉妒的是太公望到底何德何能、
能讓父親放下公事、就為他一個人跑了趟兼山?
「少主,你不能把自己拿來跟太公望比。再怎麼說,太公望他是......
他是吉乃夫人的替身,主公怎會不在乎他?」
要是說出實情、告訴玉鼎「吉乃不過是主公用來填補太公望出現前的空
缺」,這樣對玉鼎實在太殘酷了。為了保護玉鼎,伏羲不得不選擇說謊,
「但是......」
「相信我,主公還是非常疼愛少主的,只是因為主公生性高傲,很難把
這種事情掛在嘴邊,所以說才會讓少主以為主公不關心您。」
「可是我......」
「少主,您也已經娶妻,說不定過不久就要當父親了;等到您自己也當
上父親,您就可以懂得主公的苦處了。」
「......」
看到面前頑固的玉鼎,伏羲不得不搖了搖頭。真不愧是父子,怎麼說都
說不動他。
「少主,其實您跟主公非常的像,像得讓人無法去懷疑你們兩人間的父
子關係。」
「我......跟父親大人很像?」
伏羲點了點頭,
「雖然您是龍吉夫人跟吉乃夫人一手養大的,但是您的性格跟主公非常
的相似,你們兩人都是一樣的有潔癖、一樣的固執和倔強。」
「我跟父親大人......」
「父子畢竟是父子,不論少主再怎麼否認,明眼人依然可以一看就看得
出來。」
「......」
玉鼎沒有說話,面對著玉鼎,伏羲只是靜靜的起身離開。

走到走廊上,伏羲看見一個身影朝著自己而來,
「伏羲大人,您怎麼會在這裡?」
太公望一臉詫異,這裡是玉鼎專用的房間,怎麼伏羲會在這裡?
「太公望?你事情辦完了嗎?」
過年的時候,小姓要忙著招呼客人、點數禮物跟還禮,自己也曾經做過
類似的工作,伏羲很清楚:這時候,太公望應該沒有時間到處閒晃的才是,
「嗯,差不多都......」
太公望的回答不太明確,伏羲看著太公望,
「對了,您的老師他......元始天尊大人他沒事吧?」
聽說了去年夏天發生的事情,伏羲也知道:元始天尊一定很難嚥得下這
口氣,剛剛在茶會上,元始天尊表面上是沒說什麼,但是伏羲比誰都還要清
楚:元始天尊不是那種任人欺負的人,
「這......應該是沒事了吧?」
剛剛趙公明避而不談的態度,太公望比誰都還要清楚:元始天尊必定還
在生氣。
「您現在有時間嗎?」
伏羲問,太公望傻傻的點了兩下頭,
「有是有,伏羲大人有什麼事情嗎?」
「我有點事情想跟您私下談談。」
「......在這裡說話不方便,伏羲大人現在要回去了嗎?」
伏羲默默的點頭,太公望拍了一下手,
「廣成子,要是主公找我的話,就說我有點事情出城去辦,很快就會回
來。」
「我知道了。」
一直到廣成子出聲為止,伏羲都沒有發覺:自己頭上的天井裡頭竟然躲
著一個人,
「......你還真是辛苦。」
為了保護楊戩的安全,整個安土城裡頭至少有十幾個忍者,加上天化、
普賢跟太公望這些貼身侍衛,楊戩幾乎沒有半點隱私可言。對生性討厭別人
干涉自己的楊戩而言,找忍者麻煩成了家常便飯;能留在楊戩身邊這麼久,
也真是難為這些人了。
「我哪裡辛苦?要說辛苦的話,主公比較辛苦吧?」
說著,太公望示意伏羲往外走,兩人迅速的離開安土城本丸。

坐在伏羲家裡頭的起居室,太公望有點不自在。聽說太公望來了,伏羲
的正室夫人阿松親自前來奉茶上點心,等到阿松退了出去,室內又是一片尷
尬的沈默,
「我想......」
不約而同的,兩人一起開口,真是尷尬,太公望開口:
「伏羲大人先說吧。」
「不,您先說吧。」伏羲說,太公望沈默的搖頭,
「我想問的不過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伏羲大人一定是想問什麼重
要的事情,才會這麼急著開口。」
「......你知道少主跟主公之間的事情嗎?」
伏羲問,太公望沈默的點頭,
「自從前年打了一架之後,玉鼎大人跟主公的感情就一直不好。」
「你人在主公身邊,一定多少知道主公對少主是怎麼想的吧?」
「主公還是很關心玉鼎大人的,只是父子兩個都好面子、兩個都嘴硬,
彼此都不肯承認自己關心對方,所以才會演變成這麼嚴重的誤會。」
「你有沒有跟主公提過、要主公多關心玉鼎大人一點?」
「我也提過,但是這種事情,我們做小姓的怎麼能夠多嘴?而且別人的
家務事,不是當事人、怎麼有那個立場開口?」
「我知道這是有點強人所難,但是這個樣子下去,少主跟主公遲早有一
天會撕破臉。」
「不會的,」
太公望篤定的搖頭,
「除非玉鼎大人主動跟主公攤牌,不然主公不會做這種事情。畢竟再怎
麼說,兩個人都是親父子,作父親的怎麼可能跟兒子計較?要是計較的話,
主公當年就不會把岐阜送給玉鼎大人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少主他對主公的誤解已經很深,如果沒有一個
人居中協調,只怕會......」
「不論是誰協調,那人都絕對不是我。我人微言輕,說地位,我不過是
個小姓;說身份,我不過是個外人;說人生歷練,我更是遠遠比不上主公跟
玉鼎大人,我怎麼可能擔得起此等重任?」
「但是你......」
「長了一張跟吉乃夫人一模一樣的臉,是嗎?」
「......」
「不論長得再怎麼像,我是我、吉乃夫人是吉乃夫人,長得一模一樣,
不代表我就可以完全代替吉乃夫人的位置。我想開口,也要看玉鼎大人願不
願意讓我插嘴。」
話是沒錯,但是看著這對彆扭的父子檔,連伏羲都替他們急了起來,
「那就這樣放他們兩個這樣疏遠下去?」
「不會的,」
太公望笑了下,
「現在不過是因為主公對玉鼎大人很放心,所以才會跟玉鼎大人鬥氣;
要是真的碰到了什麼緊急情況,難道您還怕主公會為了跟兒子嘔氣、結果把
兒子給害死嗎?」
伏羲勉強的點了點頭,
「那您想問我什麼?」
「......您跟元始天尊老師認識......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有點出乎意料之外的問題,伏羲思索了下,
「你應該聽過墨俁城(又寫為「墨股城」,兩者皆正確。)吧?」
「太乙大人所築的那座『一夜城』嗎?」
當年太乙曾經在一夜之間,在敵方前線築起一座小城,因為這件事情,
奠定了日後太乙飛黃騰達的基礎,
「沒錯,我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元始天尊大人的。」
「當時老師該是為了將軍上洛的事情而來的吧?」
伏羲點頭,
「當時他奉了將軍密令,要到尾張來尋求支援,我跟你的老師就是那時
候認識的。」
「那麼您覺得老師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什麼樣的人?是家裡頭難得一見的秀才型人物,然後當年第一次見面
的時候,元始天尊大人還曾經把主公當成女的......」
「我不是問這個,我想知道的是:大家對老師的評價如何。」
太公望說,目光炯炯的看著面前的伏羲,伏羲會意的點了點頭,
「我可以告訴您我個人的看法,但是我不希望您認為我是出於嫉妒心才
這麼說的。」
伏羲是北國地方總司令柴田勝家的部將,跟近畿地方總司令元始天尊當
然有點利益衝突的問題。畢竟總司令級的人物越少,自己的主子可能分到的
利益就越多,連帶的,自己的利益也會跟著水漲船高。所以在織田家裡頭,
重臣們彼此之間可能沒什麼交集,但是手下的人卻常常為了彼此的利益而交
互傾軋,
「我知道,我不會的。」
太公望簡短的承諾,伏羲點了點頭,
「元始天尊大人是個非常懂得處世之道的男人。」
「明哲保身,是嗎?」
「沒錯。其實在這種戰亂之事,背叛主人、或者是換主人的狀況屢見不
鮮,但是元始天尊的情形不一樣。他並不是以『志趣合不合』或者是『性格
合不合』作為考量標準,而是以『有沒有未來性』作為考量標準,就是在這
種戰國亂世,我實在也不能苟同他的作法。」
「為什麼?」
「買賣不成仁義在,就是離開了原先的主家,也很少有人會獻策、要自
己現在的主人去攻擊以前的主家吧?就算是紂王,他也是很被動的被要求去
攻擊以前的主家;但是不一樣的,元始天尊卻是主動提議要去攻擊自己的舊
主,甚至一手擬定了戰略。」
「......這不也是一種忠誠嗎?對主公的......」
「不一樣。在我看來,他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才會做出如此的
選擇;換句話說,他對任何人都沒有忠誠心,只在乎自己一個人的利益,您
可以懂我的意思嗎?」
「我懂,可是......」
「對身為學生的人批評他的老師,我也知道這是件很殘酷的事情,但是
我不得不說:元始天尊不是個可以全盤相信的人。」
「......」
「或許你會覺得:這是因為我跟元始天尊不熟、或者是因為我想為柴田
大人謀求更多的利益,才會這麼詆毀元始天尊。但是說實話,我覺得這個男
人是個絕對不能相信的人。就像條兩頭蛇一樣,驅使他去咬人,卻很有可能
被他給反咬一口!」

回到安土城,太公望看見一臉憤怒跟無力的普賢坐在會客室裡頭,
「普賢?你來多久了?對不起,我有點事情出去......」
「我有事情要跟你跟天化說。」
普賢的臉色有點青,看得出來,普賢在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怒氣,紙門
被拉開,天化走了進來,
「普賢,什麼事情這麼十萬火急的把我叫來?」
「太公望!」
「什麼事?」
「你跟主公......有了什麼吧?」
普賢問,天化的臉色變了,太公望不答反笑,
「你就是為了問我這個才在這兒等我?」
「當然不是!」
普賢生氣的搖頭,
「母親大人剛剛告訴我:我又要再添一個弟弟或是妹妹了!」
高蘭英是楊戩的側室,既然高蘭英懷孕了,想也知道那孩子是誰的。天
化當場氣得拍桌子站了起來,
「主公這是什麼意思!?我去找主公理論!」
「黃天化!你給我站住!」
看到火爆的天化已經開始拍桌子,太公望立刻出聲喝止,
「你憑什麼叫我站住?」
太公望第一次這麼連名帶姓的叫天化,
「憑我是織田家所有忍者的首領!」
太公望也站了起來,強行按住天化的肩膀往下壓,
「身為首領的我叫你坐下,你竟然還敢站在這兒?你是聾了?還是想造
反?」
太公望的手勁不小,雖然骨架小,但是太公望曾經跟趙公明學過空手搏
擊、甚至還是擒拿術的高手,被太公望按住肩關節,天化只覺得手像是要被
拆下來一樣的疼痛;無可奈何的,一臉忿忿不平的天化坐了下來,普賢卻也
開口聲援天化:
「太公望,現在主公擺明了在玩弄你,你還能這麼冷靜?」
「主公做事必然有他自己的理由,我們這些忍者沒有資格開口。」
「太公望!你太姑息主公了!你難道不生氣嗎?」
「到了這種節骨眼上,我生氣又有什麼用處?」
「主公在外頭拈花惹草,你完全不會生氣嗎?你跟主公是、你跟主公可
是......」
「是什麼?普賢,我一向以為你很冷靜,但是沒想到你竟然會跟天化一
起起鬨!」
「太公望!你這是什麼意思?」
「主公又要添一個孩子了,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的職責是保護主
公,不是去探究主公的八卦!」
「話是這樣沒錯,但是......」
「但是什麼?」
太公望冷著聲音開口,普賢跟天化都覺得不寒而慄。在同一瞬間,普賢
想起了太公望當年親手斬掉三名軒猿的往事:那天晚上,太公望的聲音也像
現在一樣,冷冷的、一點溫度都沒有,
「但是什麼?你們兩個說啊!」
「......」
「聽好了:當忍者,我們要做的就是蒐集情報、彙整情報、以及保護主
公的安全。除此之外,什麼事情都不要管,我不希望今天我們的談話內容被
第四者知道,聽懂了沒?」
忍者最重要的就是「守口如瓶」,如果做不到,這個忍者也實在沒有資
格被稱為忍者,聽到太公望的話,兩人當然懂得太公望的話中含意:要是我
們的談話內容外洩,我一定第一個找你們兩個開刀,
「......可是......」
「我說你們兩個聽懂了沒!?」
雖然只有十六歲,但是太公望的威嚴仍舊叫人不容反抗,兩人平伏在地,
「是!」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接下來這幾話是所有登場人物的心理大描寫,在下希望能讓所有登場人
物的性格在彼此的襯托下突顯出來。
事實上,翻開信長的家譜就會發覺:信長的所有兒子之中,到了第十個
兒子(母親為阿鍋)之後,剩下的兩個兒子都沒有記載年齡。而女兒就更悲
慘了,有一半的女兒都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年生的、只知道是哪一年死的;甚
至有三個女兒連是什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所以在下只能揣測一下長兵衛尉
(長次)跟邑姜(實際上是以信長的女兒源光院做為藍本,此人在正史中只
有「慶長五年十月八日沒,法名源光院芳林壽繼」這樣的資料而已......)
理論上應有的年齡......
阿鍋是信長比較有名的側室之一,為信長生下兩個兒子(信高、信吉)
跟一個女兒,但是這位母親卻讓在下印象深刻:明知道信長有眾道的嗜好,
阿鍋竟然還是把自己跟前夫(小倉右京亮實澄)所生的兒子(小倉松壽)交
給信長,在下很難理解:一般而言,作母親的多半不會願意讓兒子去做這種
事情,但是為什麼阿鍋會這麼做?是因為「肥水不落外人田」(爆)、還是
因為有其他的因素?這是在下接下來想探討的地方......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