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25

※ ※ ※ ※ ※ ※ ※


《作者事前聲明》
由於這一話有用到日文的地方,如果沒有裝BIG5碼日文字的人,將看不
到在下所打的日文假名、只會看到空格,請各位注意。
** ** ** ** ** ** **
拉著玉鼎進房間,伏羲立刻拉上紙門,玉鼎則是一臉氣鼓鼓的坐在榻榻
米上,
「少主,您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跟主公吵起來?再怎麼說,
主公也是您的父......」
「我沒有這種不知羞恥的父親!」
玉鼎憤怒的說,伏羲回過頭去,揚起手,狠狠的刮了玉鼎一巴掌,(作
者亂入:真不愧是伏羲大人!果然很有威嚴!)
「少主!您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可以說主公不知羞恥?」
「......你剛剛應該看到了吧?」
伏羲一臉不解,
「看到什麼?」
「他跟太公望......」
伏羲閉上眼睛,剛剛他的確是看到了。
「你就為了這種原因跟主公大打一架?」
「......老師,你一點也不在意嗎?」
從小教玉鼎武術,在兩人獨處的時候,玉鼎很少會對伏羲擺出織田家繼
承人的派頭,而伏羲也很少對玉鼎有什麼隱瞞,
「要在意什麼呢?當年我跟主公有緣、所以我能夠蒙受主公的寵愛;等
到緣盡了,情也就了了。」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老師曾經那麼樣的愛過父親大人......」
「那又怎麼樣?我跟主公不過是兩個男人,怎麼會有好結果?不過是在
兩個人都很寂寞的時候、勉強湊成一對、陪著對方走過一段而已,等到兩個
人都找到真愛的時候就分開了,這會有什麼遺憾?」
「老師......」
「我知道對你說這些也沒用,可是請你試著去體諒主公,好嗎?」
「他怎麼會需要我的體諒?」
「嘴上不說,主公還是很關心你的。畢竟你是他名義上的嫡長子、又是
他最寄以厚望的繼承人,看你這樣一直跟他唱反調,他一定會很難過。」
「......他只要身邊有那堆側室跟小姓就好了,何必在乎我?」
「你說這話就不對了,哪裡有人會不管兒子、只顧身邊的側室跟小姓?
側室跟小姓不過是外人,兒子身上可是流著自己的血。」
「......」
「不吵你了,我先出去,想通了的話記得去跟主公道歉,知道嗎?」
「......嗯。」
伏羲退出玉鼎的臥室。

說真的,伏羲剛剛一直在對玉鼎撒謊。看到楊戩這樣呵護著太公望,伏
羲哪裡可能不在乎?可是伏羲心知肚明:楊戩會這麼寵他也是正常的,因為
這個人......太公望才是楊戩真正一直在等的人,就是曾經被楊戩如此寵愛
過的吉乃、或者是高蘭英、還是其他幾個小姓,其實都不過只是太公望的替
身而已。
很難說得清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應該是玉鼎出生之後沒多久吧?那時,
楊戩偶爾還會在伏羲那裡過夜,有一天晚上,伏羲半夜醒來,正巧聽見楊戩
在說夢話:

「董賢他這次叫做『太公望』是嗎......我會去找他......」

或許楊戩本人對這句夢話毫無記憶,但是伏羲卻一直記得這件事情,因
為這是他最後一次跟楊戩一起過夜。
在那天之後,楊戩突然開始疏遠伏羲,一開始,伏羲還只以為楊戩只是
想休息一段日子,晚一點還是會回到自己這兒來;但是伏羲錯了,看到楊戩
對自己一天比一天冷淡,伏羲比誰都清楚:楊戩已經到了一個自己永遠捉摸
不到的地方了......
從那天開始,伏羲成了楊戩手下的得意部將,整天忙著替楊戩打仗,但
是在骨子裡頭,家裡的人都很清楚:伏羲已經被楊戩捨棄了。就為了這個緣
故,家裡一些勢利眼的人根本不願再與伏羲往來,畢竟失去了主公的眷顧,
一個不過二十啷噹的年輕武將能有幾兩重?
後來的生活,伏羲不願再多想。每天忙著打仗、殺戮,整天過著刀口舔
血的日子,在失去楊戩的寵愛之後,伏羲憑藉著自己的武術與果敢闖出一片
天,以實力當上了一城之主;可是做了這麼多,楊戩卻連看伏羲一眼都覺得
懶。
知道玉鼎為母親怨恨著楊戩,可是相較之下,玉鼎的母親吉乃真的很幸
福,起碼一直到死,吉乃還是一直留在楊戩的身邊;但是反觀自己,或許就
是自己死在楊戩面前,楊戩也還是會冷著一張臉、就這樣踩著自己的屍體走
過去吧?
跟楊戩一起長大,伏羲很清楚:楊戩並不是不疼愛這個兒子,只是因為
楊戩的整個心力都放在太公望身上了,他再也無暇分出一點時間關懷玉鼎,
更何況跟太公望比起來,玉鼎有龍吉、有伏羲、有身邊一大堆侍女,加上有
父親這個靠山,就是少關心玉鼎一點,玉鼎也不會受到一丁點委屈;相較之
下,沒有父親的太公望比玉鼎更需要楊戩。
或許玉鼎之所以這麼討厭楊戩,為的只不過是希望:能讓父親多注意自
己一些吧?

回到楊戩的寢室,太公望只是膽戰心驚的盯著楊戩看,
「怎麼?怕我翻臉殺了你嗎?」
「不是,我只是擔心:主公是不是還在生玉鼎大人的氣?」
「你很關心玉鼎?」
楊戩挑起一邊的眉毛問著,
「還好,畢竟玉鼎大人也很照顧我、我當然會關心玉鼎大人......」
「你是我的小姓,你的工作範圍就是照顧我,其他的事情,你可以不必
多管。」
冷淡的口氣,太公望開始為玉鼎擔心了起來,
「但是主公......」
無視於太公望的疑問,楊戩逕自拉下一邊的袖子,太公望這才看見:楊
戩的肩頭一片瘀血,大概是被玉鼎撞出來的吧?
「我立刻去......」
「不用,這麼點皮肉傷,揉散瘀血就沒事了。」
「可是傷在這種關節的地方......」
太公望比誰都清楚:要是受傷不好好處理、變成舊傷的話會有多麻煩,
一手按住楊戩受傷的地方,太公望從懷裡掏出藥酒,
「會有點痛,不過請主公忍耐一下。」
說著,太公望將一點藥酒倒在手上,隨即開始用力的替楊戩推開瘀血,
看著太公望的動作,楊戩無限感慨。
記得以前自己還是「劉欣」的時候,太公望也常常這個樣子照顧自己,
沒想到都已經轉世一次了,自己還這麼不中用。
「太公望。」
說著,楊戩把手蓋上太公望的手背,很慌張的,太公望立刻把自己的手
抽了回來,
「主、主公,有什麼事情嗎?」
「你為什麼要躲我?」
發覺太公望開始躲避自己,楊戩問著,
「因為玉鼎大人就是因為我的緣故,才會跟主公打架......」
聽到太公望的答案,楊戩啞然失笑,
「不是你的錯,我說過:我是個失職的父親,玉鼎跟我打架就是因為我
太不盡責了,如此而已。」
「才不會!主公那麼關心玉鼎大人,怎麼會是個不盡責的父親......」
「不,我真的是個很差勁的父親。」
說著,楊戩自嘲的搖搖頭,一邊注視著太公望的臉。屈指數數,太公望
已經到安土城來半年了吧?在楊戩的羽翼保護下,今年十四歲的太公望正散
發著一種青春的氣息,開始慢慢的從男孩蛻變成少年。

在那個時代,十四歲已經不能再被稱為「小孩」了。由於環境的過於惡
劣,就如同動物一出生就會站立一般,所有那個時代的人都知道:不早一點
成熟就無法在這個時代生存。楊戩十四歲就打了生平第一場仗、十五歲迎娶
龍吉為妻、十九歲繼承織田家家督、二十一歲當爸爸、二十四歲就為了爭權
而殺死自己的親弟弟。在現代而言,二十四歲也不過是個青年而已,但是過
於苛烈的時代逼得所有人不得不早熟。
相較之下,十四歲的太公望也比同年齡的孩子來得早熟,儘管楊戩刻意
不讓太公望上戰場,但是身為忍者頭子,太公望自然比誰都知道這個時代的
殘酷性,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太公望不得不變強。楊戩看得出來:除了天
生的才能,太公望似乎具備了成為自己左右手的條件,敏銳的戰略眼光、冷
靜的態度、加上超群的武術造詣,如果讓太公望上戰場,一定可以很快成為
織田家的中流砥柱。
但是楊戩說什麼也不願意讓太公望上戰場。戰場上沒有貴賤尊卑之分,
就是楊戩本人,一上戰場,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在戰場上,不消說是主
將還是小兵,只要一支流箭、或是一發洋鎗子彈穿胸而過,不論是誰、有多
大的權勢,也會立刻化為一片血泡。讓太公望上戰場,沒有那個必要、也不
能讓他冒那個危險,太公望已經為自己死了兩次,不能再讓他死第三次。

「太公望,你今年十四了?」
「嗯。」太公望並不懂得楊戩問這句話的用意,
算一算,自己也已經四十五了,人生五十年,如果以這個平均值來說,
楊戩只剩下大概五年的壽命,五年後,太公望正值十九歲的青春年華,自己
卻必須靜靜的等待死亡......
「你會什麼樂器嗎?」楊戩突然問出這句話,
「會打一點小鼓跟吹一點笛子......」有點躊躇的,太公望這麼回答,
「那你應該知道幸若舞吧?」
「會一點......」
聽說過楊戩特別喜歡幸若舞,加上太公望本身也喜歡音樂,太公望當然
知道怎麼伴奏,
「那好,你替我伴奏。」
說著,楊戩將外衣的一邊袖子拉了下來,華麗的青色肩衣(男子和服外
衣)裡頭,縹色(近似黑色的深藍色)的底衣露了出來,風雅的顏色、配上
楊戩端麗的外表,不知情的人一定會以為是哪家公卿公子大發逸致、開始跳
起舞來了。
手執白紙扇,楊戩開始挪動起腳步,這是楊戩一直非常喜歡的謠曲「敦
盛」中的一節:
「人生五十年,如夢亦似幻;有生亦有死,豈有不滅者......」
(原文:人間五十年,化天ソ內メゑヘヅホタ,夢幻ソィシゑスベ。一
度生メ受ん,滅オセ者ソ,有ペトわろ。歷來有很多出名的翻譯版本,這個
是在下自己翻的,就請各位姑且看之......)
隨著太公望的小鼓聲,楊戩翩然起舞。

回到大廳,太乙、紂王跟聞仲正著急的等著伏羲,
「怎麼樣?玉鼎大人他......」
「他沒事,不過是今天一時情緒失控,才會跟主公這樣真刀真槍的打起
來。」
聞言,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要是被人知道楊戩跟玉鼎父子不和,不用
說外頭的人,就是玉鼎自己的幾個弟弟也可能隨時引發內亂。
楊戩年輕的時候一直被人譏為「大傻瓜」,就因為這個緣故,當楊戩繼
承了織田家之後,許多對楊戩不服氣的家臣一一起兵叛亂,其中一個人是楊
戩同父同母的親兄弟:織田信行。
謀反了好幾次,楊戩也看在母親的面子上、原諒了弟弟好幾次;但是不
死心的信行還是屢次謀反。到最後,楊戩也知道:雖然是同胞兄弟,但是自
己跟信行已經不可能並存在這個世界上。就這樣,楊戩佯稱生病,要信行過
來探病。打算趁機殺死哥哥的信行立刻前往楊戩的病榻邊,卻沒料到:楊戩
再也沒給信行活著走出那間房間的機會。
而龍吉的家就更悲慘了。為了奪取父親的地位,龍吉的哥哥起兵叛亂、
不但殺死了龍吉的親生母親、連龍吉的父親都被兒子給逼得逃出居城。不得
不戰,最後龍吉的父親在留下「將美濃一國讓給愛女之夫楊戩」的遺言之後
出兵,轟轟烈烈的戰死。
不論怎麼說,血親鬩牆是織田家重臣們所不想見到的,更何況楊戩一手
築起織田家的基業,再怎麼說,所有人都認為年輕的玉鼎該尊重父親楊戩。
「伏羲大人,今天玉鼎大人為什麼會這麼失控,您可知道箇中因由?」
紂王問著,眼露精光,
「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只是個小小的府中城(越前城名)城代,(代理
城主)怎麼有機會知道這種事情?」
「伏羲大人,您在說謊。」
紂王毫不客氣的說,旁邊的太乙只是默默的為伏羲倒了杯茶,
「是為了太公望的事情吧?」
「太公望他怎麼了嗎?」
一聽到弟弟的名字,聞仲有點緊張了起來,
「你不知道啊......」
太乙欲言又止,看著這樣的太乙,伏羲慢慢開口說:
「聞仲,你要有心理準備。或許有一天,太公望會哭著回兼山城找你也
說不一定。」
「哭著回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跟太公望鮮少見面,但是聞仲還是非常疼愛這個小了自己七歲的弟
弟。記憶中,在父親過世之後,自己就未曾見過太公望掉淚,就連當年練習
武術失誤、造成太公望的左手受重傷的時候,明明那麼痛,在自己、在元始
天尊、在趙公明的面前,太公望還是倔強到連一滴眼淚都沒掉。
生在戰國是無須流淚的,太公望比誰都知道這一點。為了繼承父親,聞
仲放棄了成為忍者的修行,專心的當一個武將;而太公望則頂替了父親的位
置、成為一個優秀的忍者。身為忍者,不但不能見光,還必須隨時有喪命的
心理準備,這樣的太公望會哭著回兼山?為什麼?
「......」
一旁的紂王沒有說話,雖說紂王身為太乙的家臣,但是由於跟太乙情同
兄弟,紂王知道的並不比太乙來得少,
「......伏羲,老實告訴我:主公這次是認真的嗎?」
太乙問,伏羲默默點頭,
「如果不是認真的,主公就不會放任他在自己身邊半年還不出手。」
只有真的喜歡這個人才會顧慮到:我不能無視對方的感受。過去,楊戩
總是霸氣十足、想寵愛誰就寵愛誰,但是唯獨對太公望不一樣,伏羲跟在楊
戩身邊這麼多年了,當然看得出楊戩的心思,
「可是太公望知道嗎?」
太乙擔憂的問,只要見過吉乃、見過伏羲,任誰都會覺得:楊戩只是把
太公望當成一個替身,就是楊戩說破嘴,也不會有人相信楊戩是認真的。
「怎麼能讓他知道?讓他知道了,他怎麼可能會留在安土城?」
「等等,我搞糊塗了,你們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主公只是把太公望當
成某個人的替身?」
「不是啦!」
太乙氣急敗壞的說,
「如果是的話,今天主公跟玉鼎大人就打不起來了!」
「那你說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太公望有一天會哭著回兼山?」
「因為人與人之間一定會有『誤會』存在。」
伏羲平靜的開口,
「縱使再怎麼相愛的夫婦、再怎麼和樂融融的父子,兩個人畢竟是兩個
人,絕對不會有人能完全瞭解另一個人的想法。」
「主公再怎麼寵太公望大人,兩人始終是兩個人,不可能完全瞭解對方
在想什麼;總有一天,太公望大人可能會誤解主公,到那個時候,你這個作
哥哥的就該好好開導一下太公望大人。」紂王說,
「我......」
「對了,你是玉鼎大人的部下,理當去看看玉鼎大人現在怎麼樣了。」
太乙說,一邊開始努力的想把聞仲趕走,
「可是玉鼎大人肯見我嗎?」
要是玉鼎真的是為了太公望打架,看見我不是只會讓玉鼎更生氣?聞仲
心想,
「他一定會見你的,你就快點去吧。」伏羲說,一面把聞仲推出大廳。
一旁的紂王也起身告退,眼見兩人的身影遠去,伏羲起身帶上紙門。

一轉頭,太乙的表情已經變得一臉嚴肅,
「也真是辛苦你了,伏羲。」
「有什麼辛苦的?玉鼎大人比較可憐而已。」
伏羲的語氣淡淡的,根本聽不出伏羲有什麼想法,
「話說回來,讓你去開導玉鼎大人、要玉鼎大人不要妨礙你的舊情人跟
新歡談情說愛,這恐怕只有你一個人做得出來。」
「......我是主公的家臣,當然必須為主公工作。」
「不要在我面前裝得這麼堅強,我們都認識多久了?」
太乙永遠記得:當初伏羲曾經和一個正得楊戩寵愛的小姓爭吵,最後氣
不過的伏羲竟然拔刀斬掉那個小姓。為了這件事情,楊戩大發雷霆,甚至差
點親手把伏羲給殺了,要不是太乙跟龍吉聯合為伏羲求情,伏羲老早就死在
楊戩手上。
雖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當天,楊戩便把伏羲自家臣名單中除名,把
伏羲給趕出了織田家。那天晚上,伏羲徹夜淋雨、站在清洲城前面,為的就
是希望能讓楊戩回心轉意,結果楊戩連理都不肯理他。
兩天後,伏羲半夜跑去敲太乙家的門。一開門,太乙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人。昔日英姿煥發的年輕武士竟然變得憔悴至此?那一晚,伏羲跟太乙喝了
一整晚的酒,伏羲向太乙哭盡了被楊戩拋棄的悲哀、哭盡一切、自己的初戀
就這樣結束的痛苦。伏羲在乎的不是被趕出織田家,而是「楊戩竟然不顧昔
日情分想殺自己」這個事實。
之後,在桶狹間奇襲的時候,伏羲立下大功、順利的回到織田家任職,
但是他跟楊戩之間的裂痕卻已經無法彌補。對伏羲而言,楊戩是自己的初戀
情人;但是對楊戩而言,伏羲不過是眾多替身之中的一個而已。看透了楊戩
的態度,伏羲不只一次的到太乙家去喝酒,在酒後向太乙哭訴著楊戩的無情
與冷酷。對伏羲而言,清醒的時候,他總是會忌諱著很多無謂的事情、會為
楊戩著想、不願意傷害楊戩;只有喝醉酒的時候,伏羲才可以暢所欲言的、
把自己心中的痛苦傾訴給太乙聽。
看過伏羲痛苦掙扎的模樣,太乙根本不敢對楊戩有任何的幻想。對織田
家的年輕武士而言,大多數的人都把楊戩當成他們的夢中情人,唯獨太乙一
個不敢。太乙知道:楊戩是個非常溫柔的情人,但是一旦楊戩倦了,他也可
以立刻翻臉無情,伏羲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對楊戩而言,除了太公望一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是人。就是天下人全部
死在楊戩面前,楊戩大概連眉頭也不會皺一下吧?明知道楊戩就是這樣的男
人,但是這種冷酷給了楊戩破壞與建設的動力,讓楊戩成為天下霸主、讓楊
戩身邊的情人從來沒斷過。當然一半肇因於楊戩的無限權力,但是另一個原
因,恐怕是出在楊戩的強悍吧?
每個人都會下意識的尋找最強悍的人作為依靠,就是這份不惜改變時勢
的氣勢,讓楊戩可以稱霸戰國、讓楊戩可以在各種逆境下生存過來,或許楊
戩真的很殘酷,但是生在戰國,婦人之仁根本沒有任何用途。所謂的戰國名
將,其實個個都是邪惡、殘忍的化身。誰殺的人多、誰打得下來的領地大、
誰就是一代英雄!
「伏羲,你怎麼能看得開?主公他對你如此的薄情寡義,你竟然可以為
他工作這麼久,難道你不怨主公嗎?」
「怨又有什麼用呢?況且要說怨,我怎麼排得上前幾名?」
伏羲說,太乙點點頭,的確,被楊戩傷害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不必說
一些連名字都不記得的侍妾或是小姓,就是楊戩「一生中的摯愛」吉乃,一
直到死,吉乃都不知道:楊戩從未喜歡過自己,吉乃不過是因為長了那麼一
張臉、才被楊戩如此寵愛罷了。太乙這麼想著,卻完全沒有注意到伏羲若有
所思的臉,
「玉鼎大人也是為了這個緣故、才如此的怨恨主公吧?」
「就是這樣,我們作屬下的也只能盡力的去排解,你說是吧?」
「我是不要緊,不過就苦了你了,夾在主公跟玉鼎大人中間,裡外不是
人的......」
「......」
伏羲沈默的看著窗外,皚皚白雪紛飛,
「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為什麼主公就是可以讓這麼多人無法抗拒他的魅力?」
「......」
太乙無言以對,兩個人只能沈默的對坐著。
** ** ** ** ** ** **
黑暗的空間中,蘭丸與太公望對峙似的面對面站著,
你的記憶裡頭出現了好多人。
「當然,我說過了:我的記憶是三個人裡頭最清楚的一個,當然會出現
最多人了。」
照你的說法,緣起不滅,但是我對其中很多人根本沒有任何印象。
「因為你們沒有糾纏在一起的理由啊。」
糾纏在一起的理由?
「比如說前田利家好了,負了他的人是信長,和你又有何干?更何況利
家跟信長之間並沒有強烈的掛念著彼此,沒有那份掛念,自然無法構成一種
牽絆。」
所以這些人這輩子就不會再跟我牽扯在一起囉?
「當然。」
......我終於明白了。
「明白?」
你說過:我要去赴那個本能寺之約,對不對?
「我是這麼說過。」
那麼你是不想再跟信長......不,左儒這麼糾纏下去嗎?
「......當然不是。」
所以說,你一定瞞著我什麼事情,對吧?
「我瞞著你什麼事情?」
履行了約定,我跟信長之間就已經沒有遺憾,到了下次轉世,我也不見
得會再跟信長再續前緣;但是這跟你一貫的主張不一樣,對吧?
「......過去種種,彷彿昨日死;以後種種,宛若今日生。我的確是想
藉著你去赴約以了斷這段悲劇性的輪迴,但是我......」
總之,你一定瞞著我什麼重要的事情,對吧?
「......」
算了,既然你不說,我也不好勉強你。現在我已經到本能寺這裡來了,
接下來該怎麼辦?離六月二日只剩下四天,茫茫人海,我要怎麼找到信長?
「......我不是說過了嗎?你已經認識他了。」
真的是楊戩吧?信長的轉世應該就是他吧?
「......」
為什麼不回答我?
「主公告訴過我:前三世一直是我找著他、以身保護他,這一次要換他
來找我、以身保護我,所以我什麼都不能說。」
......你就這麼忠實的執行你跟信長間的約定嗎?
「什麼意思?」
你......在你活著的時候,你就已經記起身為杜琚B跟身為董賢的記憶
了嗎?
「嗯。」
那是你幾歲時候的事情?
「十四歲的時候。當主公與信忠少主大打出手的那天晚上,我就什麼都
想起來了。」
信長也記得嗎?他以前是左儒、是劉欣......
「主公一開始就已經想起一切了。」
......你真可憐。
「什麼意思?」
信長愛的只是杜琚B只是董賢,而不是你森蘭丸這個人,你懂嗎?
蘭丸默不作聲。

睜開眼睛,剛剛坐在床邊的信長已經不見蹤影,床邊的時鐘指著下午五
點半,窗外彩霞滿天,天就快要黑了,普賢該在飯店裡吧?想到這裡,太公
望決定先洗個澡、好好放鬆一下再說。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連伏羲都出來摻一腳......
基本上,前田利家是目前唯一「有明顯證據可以證明」跟信長有一腿的
人物,但是利家對信長可說是不怎麼感念,(跟秀吉相比)到底是為什麼?
在下也一樣在尋找一個比較合理的解答中......^^;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