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24

※ ※ ※ ※ ※ ※ ※


太公望在安土的第一個新年到了。

雖說跟上杉交戰時,楊戩剛苦吞下一場敗仗,但是安土城的本丸已經接
近完工,加上上杉在退回越後之後一直沒有進一步的動靜。為了表示慶祝之
意,楊戩特別下令:除了正在戰場上打仗的將領,織田家所有將領,包括楊
戩長年以來的盟友土行孫,都一起到安土慶祝過年。
為了討好主公,所有重臣在回安土的同時都帶著一堆禮物,其中最可怕
的應該是太乙,大多數將領送來的禮物不過是一些價值不高的土產,但是太
乙送來的竟然是成箱的絹布、永樂錢(當時通用的錢幣)跟一百挺洋槍,
「這猴子,做得還挺不錯的嘛!」
楊戩看著清單如此感嘆著。

對楊戩而言,擴展領地靠的就是最先進的武器--洋槍,如果沒有洋槍,
楊戩的「天下布武」大業勢必會延後好幾年,太乙當然知道這一點。因此太
乙在自己的領地長濱建立了洋槍生產村,大量生產昂貴又不容易買到手的洋
槍。對楊戩而言,只要保得住洋槍跟彈藥的生產線,就等於掌握了大半個天
下。
太乙當然洞悉了楊戩的想法,但是在獻上這麼多土產的同時,太乙也開
始向楊戩懇求:希望楊戩能讓太乙主導對毛利家(毛利是一個姓氏,當時日
本西方的第一大名,也是織田家的勁敵。)的攻勢。
對楊戩而言,領地大小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毛利是自己的一大勁敵,為了
壓制毛利,楊戩一直傷透了腦筋。早期楊戩的羽翼未豐,只能忍氣吞聲的暫
時和毛利合作、一邊厚植自己的勢力。到了數年後的現在,楊戩的勢力已經
牢不可破,加上之前圍攻本願寺的時候,毛利水軍竟然堂而皇之的突破織田
軍的封鎖線、將糧食運進本願寺的石山御坊(寺廟名,俗稱石山本願寺,後
來被秀吉改建為大阪城。)裡頭,織田跟毛利的衝突已經在所難免。
只要對付最強的敵人,當然可以獲得最大的利益,深具賭徒性格的太乙
非常瞭解這一點。像是現在織田家北國方面軍團首領柴田勝家,雖然面對著
上杉謙信這個強敵,但是楊戩給勝家的特權是「可任意宰割北國地方」;換
言之,只要勝家能打,打得下來的領地全部都是他的。
北國已經被柴田給占走了,而東南方又有一個土行孫卡在那兒,有點大
腦的人都知道:除了四國跟九州,現在織田家最大的一塊肥缺,當然就是對
毛利的西進軍團指揮官。
楊戩是一個非常精明的男人,他之所以把家中的部隊劃分成現代化的軍
團制度,為的就是想要讓各大軍團發揮各自支援、激勵的作用,不但可以維
持部隊的機動性,也可以讓數萬人的部隊不會為了一個小目標窮耗時間。但
是相對的,各軍團的軍團長就必須用自己的封地養活兵馬、進而負責侵略敵
國。
像是北國的柴田勝家,雖然楊戩給了他「可任意宰割北國」的許可,但
是在上杉家的阻擋下,勝家一直無法越過越中、向越後進攻。為了養兵,柴
田根本不能打沒有把握的仗,只能整天窩在自己的領地發展內政。
但是相較之下,毛利家的前代家督、一手築起毛利在西國霸權的毛利元
就剛剛過世,繼承家督的輝元年少可欺、加上毛利家的領地又有礦山、又有
海運、商業之利;比起貧瘠寒冷、還有個超級強敵橫在面前的北國,這個對
手可是好對付得多了。
如果搶不著這個位置,以後在織田家可能就沒有地位了......這樣的心
情鞭策著貪功的眾人。由於看看情勢,楊戩今年應該就會下令西侵,家中還
有希望的將領們莫不是卯足了全力、希望能夠贏得主公的青睞、進而搶得進
入西日本的好位置。

在情感上,太公望當然希望自己的老師能夠贏得這個寶座,但是從現實
面來看,太公望不得不承認:太乙比元始天尊適合當西國總司令官。
元始天尊目前正忙著平定丹波丹後,而太乙則是機動部隊,楊戩要他去
哪裡、他就可以去哪裡;加上太乙早已經開始著手拉攏播磨(日本國名,當
時位於毛利與織田家的交界處。)豪族,要是比較起戰略利益,當然是派太
乙比較有利。
最重要的是,元始天尊雖然非常聰明、非常有教養,但是元始天尊手下
缺乏幹才,目前協助元始天尊的人只有一個明智左馬介(後來成為光秀的女
婿,改名為秀滿)跟齋藤利三稍成氣候;至於自己的老師趙公明,除了上陣
殺敵、指揮大軍作戰之外,在內政跟外交方面實在派不上用場。
但是反觀太乙,不用說太乙手下的名軍師紂王,就是太乙身邊的小姓也
是個個學有專精,加上太乙那個精於人事管理的弟弟,不用說打仗,就是後
續的領地治理也不會讓人操心。
真是傷腦筋......太公望心想,一邊看著手中的禮物清單。相較於太乙
的大手筆,元始天尊的禮物清單上只記載著三個字:馬一匹。
太公望當然也知道:元始天尊正忙打仗、領國的財政相當困難;在這種
情況下,根本不能指望元始天尊送什麼奢侈的禮物到安土。但是再怎麼說,
這是一年一度的進貢,元始天尊還身為數十萬石(大約相當於台北加上桃竹
苗)領地的領主,一匹馬......這種禮物,也真虧他送得出手。
楊戩不是一個見錢眼開的人,但是部屬的禮物多寡的確會影響楊戩對他
們的評價。能夠送出大量的禮物,代表這個部屬開發、存錢的功夫一流,也
會毫不吝惜的灑下大量金錢去進行諜報或是破壞工作。對楊戩而言,錢只要
靠商業賺就會回來,但是時間卻是再怎麼賺也賺不回來的。與其省錢,省時
間還比較實際。

賀年會在新落成的大會客廳舉行,室內仍漂浮著上等杉木的芳香,坐在
上座的楊戩正一如往常的和諸將大聲談笑,但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在上座
的除了楊戩跟他的幾個兒子之外,還包括了一張白皙的生面孔。坐在楊戩的
家人之中,太公望非常的不自在;加上坐在底下的將領們多半一臉好奇的看
著太公望,更讓太公望覺得全身不自在,
「猴子!你覺得安土城怎麼樣?」
突然的,臉色微紅的楊戩開口,坐在底下的太乙笑了笑,
「真是一片金光閃閃。」
「那你覺得這間房間裡的繪畫怎麼樣?這可是我讓光頭(明智光秀)請
人特地來畫的。」
「啊?我的眼睛只認得那堆金色跟彩色,其他的一概不知。」
「哈哈哈,猴子,你現在可是一城之主,怎麼還跟以前一樣?」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其實太乙只是故意裝傻,這間房間裡的壁畫可是當
代最有名的畫家畫的,光是請他畫畫的價錢,大概就可以抵得過一個小城的
一年收入。再怎麼笨、再怎麼沒修養,太乙也不可能不知情。但是對楊戩而
言,他寵信太乙的原因就是因為太乙「出身貧賤,個性率直」,要是裝出一
副假道學的面孔,搞不好會讓楊戩當眾翻臉也說不定。
但是坐在另一邊的元始天尊卻緊咬住自己的下唇,對他而言,這間會客
室可是他的心血結晶。不只是建築上的設計圖,連室內壁畫的圖樣也參照過
他的意見,如今卻被太乙說成這樣,這叫元始天尊怎麼忍得下這口氣?
太公望把視線轉向更遠的下方,只見一個比上席眾人年輕的男子坐在尾
席,如同感應到太公望的視線似的,男子抬頭,一張酷似自己的臉孔,
「那是......」
像是察覺到太公望的視線似的,坐在一旁的玉鼎輕聲的說:
「你沒見過他吧?那是伏羲大人,現在跟著勝家大人鎮守在北方。」
好美......太公望感嘆著。雖說臉色有點不太健康,但是那種成熟而充
實的男性陽剛美是太公望遠遠不及的,好想像他一樣......太公望心想,在
桌面下的手卻被卻被一隻不屬於自己的手給握住,抬頭一看,表情不變的楊
戩仍舊跟別人高聲談笑著,或許是察覺太公望一臉迷惘吧?楊戩偷偷的向太
公望報以微笑。

父親大人......察覺到楊戩的舉動,玉鼎幾乎難以遏制自己上前痛毆父
親的衝動。眼看著自己的舊情人就坐在底下,父親大人竟然還當著他的面跟
新歡調情......當著兒子的面,竟然就這麼不加掩飾的......
伏羲跟楊戩從小一塊長大,由於那張臉,免不了的,伏羲也是眾多「替
身」中的一個。雖然從自己有記憶開始,伏羲跟父親之間的關係早已斷了,
但是玉鼎聽說過:過去伏羲是楊戩最寵愛的小姓之一,不但同進同出、同飲
同食,楊戩寵他甚至寵到「為了伏羲痛斥妻子」過。結果隨著伏羲漸漸的長
大,楊戩對伏羲越來越冷淡,最後終於把伏羲當成一個單純的屬下。
伏羲表面上是一臉無謂、甚至還曾經充任過玉鼎的槍術老師,可是在私
下,玉鼎知道:伏羲還是被父親這種始亂終棄的行為刺傷了。面對著昔日愛
人的兒子,玉鼎也實在非常佩服伏羲的忍耐力;要是換成自己,搞不好早就
離開織田家、徹底遺忘那個混帳男人也說不定......
對玉鼎而言,伏羲是他的武術啟蒙老師,更是他的忘年之交。縱使被父
親這麼無情的捨棄,伏羲對父親仍是一句怨言也沒有,面對著對父親諸多不
滿的玉鼎,伏羲已經不只一次的勸過玉鼎:
再怎麼說,主公都是少主的親生父親;不論再怎麼排斥,這層血緣關係
是少主永遠不能抹煞的事實......
但是不論伏羲好說歹說,玉鼎對父親的恨意早已經根深蒂固。加上當年
為了監視勝家,楊戩竟然完全不考慮伏羲本人的意願、硬是要伏羲到北國去
監視勝家,結果被勝家擺到最前線去防衛上杉。上次手取川會戰,伏羲還被
排在先鋒名單裡頭,要不是因為楊戩的撤退命令及時到達,只怕伏羲早就成
了戰死者的一員。
這種父親,有還不如沒有的好......

結束了早上的歡宴,下午是楊戩自家人的宴會,很難得的,一向不准太
公望離開自己身邊的楊戩竟然要太公望回去休息,是想把握一下跟家人相聚
的難得時間嗎?太公望聽話的離開了,在走廊的轉角,太公望遇見了玉鼎,
「玉鼎大人,您怎麼還在這裡?主公已經到梅間(會客室的名字)去了
喔。」
「是嗎?我馬上過去。」
說著,玉鼎再度盯著太公望的臉看,太公望被看得渾身不自在了起來,
「怎麼了嗎?」
「......父親大人他......抱過你了嗎?」
「為什麼突然問這種問題?」
太公望的臉都紅了,玉鼎的神情更顯嚴肅,
「回答我有還是沒有就好了。」
「......還沒有。」
「是嗎?」
玉鼎一臉如釋重負的神情,
「那你覺得父親大人這個人怎麼樣?」
「啊?」
太公望楞了一下,隨即笑開了,
「主公是個好人,我很喜歡主公。」
「什麼?你喜歡父親大人?」
玉鼎抓住太公望的肩膀,力氣大得讓太公望連痛都喊不出來,
「有什麼不對嗎?」
「真是造孽啊!你竟然喜歡那樣的男人......」
「玉鼎大人?」
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什麼玉鼎會用「那樣的男人」來稱呼自己的父親楊
戩?
「你竟然會喜歡那種罪孽深重的男人,真是造孽啊!」
「為什麼?主公明明那麼溫柔,玉鼎大人為什麼會說主公是個罪孽深重
的男人?」
「他哪裡溫柔?他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愛!他只懂得糟蹋人心、以折磨別
人為樂事!這樣的男人有什麼值得誇讚的?」
「玉鼎大人,主公不是那樣的人!」
「你會比我這個作兒子的瞭解他嗎?對他而言,每個人都只是一個單純
的玩偶,他高興就去找你、不高興就棄你如敝屣,等到他厭煩了,就連看你
一眼都煩!」
「玉鼎大人......」
玉鼎深吸了幾口氣,勉強想穩住自己的情緒,
「趁現在事情還可以挽回,我會向父親大人建言:讓你回兼山(城名,
蘭丸的故鄉,當時是蘭丸二哥長可的領地。)去,一輩子再也不要過問『楊
戩』這個人的事情。」
「為、為什麼?」
不等太公望問出問題,玉鼎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由於安土城一直處於建築中的狀態,因此楊戩的正室夫人龍吉也一直滯
留在岐阜城,一直到今天才第一次進安土城。跟楊戩並肩坐在上座,下座圍
坐著幾位側室夫人,其中當然也包括普賢的生母高蘭英。
「聽說你在安土藏了個小的,是不是真的啊?」
龍吉說,一面替楊戩倒酒,
「妳聽那個人說的?別相信這種空穴來風的事情。」
「大過年的,夫人就放過主公吧。」
高蘭英說,一面忙著協調下座側室們的位置,一時房間裡充斥著女人們
的談笑聲,一直到玉鼎衝進來為止。
用力拉開紙門,玉鼎怒氣沖沖的走進房間,連紙門也忘記帶上,
「玉鼎,你來啦?快點坐下。」龍吉說,玉鼎卻脹紅了臉瞪著面前的父
親,
「你怎麼了?」楊戩問,
「......問問你自己吧!你剛剛在重臣面前是什麼樣子?」
看著玉鼎酡紅的雙頰,龍吉直覺:玉鼎該不會是喝醉了吧?玉鼎跟楊戩
父子倆的酒量都不太好,酒品更是出了名的差,萬一玉鼎真的喝醉酒,等會
兒大概會跟楊戩大吵一架吧?
「玉鼎!現在大過年的,你怎麼就跟主公吵了起來?快點跟主公道歉,
我們一家人好久沒有......」
「你到底把伏羲老師當成什麼?把太公望又當成什麼了?」
玉鼎可是清醒得很,雖然剛剛多少喝了點酒,那點酒還灌不倒玉鼎,頂
多只有「藉酒壯膽」的程度而已。
「你想說什麼?」
一點酒味都沒有,身為父親的楊戩心知肚明:玉鼎根本沒醉,
「把太公望交給我,我會把他送回兼山。」
「不行。」
「為什麼不行?留在你身邊,太公望只會變得跟伏羲老師他們一樣悲慘
而已!」
「難道你這是想教訓我嗎!?」
楊戩也真的動氣了,
「玉鼎!你現在到底在說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在跟你的父親說話!?」
看到父子倆劍拔弩張的氣氛,龍吉直覺的斥責玉鼎,
「我沒錯!錯的是這個混帳男人!」
「玉鼎大人!」
聽到玉鼎沒大沒小的稱呼,連坐在下座的高蘭英也開口開始勸著玉鼎,
「您一定是喝醉酒了,我讓我身邊的侍女送你回去......」
「我沒有醉!我現在清醒得很!」
沈默的,楊戩舉手用力拍了拍,普賢跟天化立刻拉開紙門進來,
「送玉鼎回去休息。」
「不必!我自己有腳會走!」
「好好的一個過年,你非要把氣氛弄得這麼僵不可嗎?」一旁的龍吉一
臉擔憂的說,
玉鼎沒有回答,只是直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楊戩的衣襟;真的被惹
火的楊戩也當場毫不客氣的一腳掃向玉鼎的脛骨,失去平衡的玉鼎差點跌倒
在榻榻米上,
「主公!玉鼎!你們兩個都住手!大過年的打什麼架?」
「母親大人不要插手!」
「龍吉妳給我閉嘴!」
不約而同的,父子兩人同時喝住打算勸架的龍吉,看到面前這種失控的
場面,天化跟普賢面面相覷,普賢立刻轉身出去。

「太公望!太公望!不好了!玉鼎大人跟主公打起來了!」
跑到太公望的房間門口,普賢大聲嚷嚷著,紙門被「啪」的一聲拉開,
只見太公望一臉詫異的站在那裡,
「打起來了?怎麼回事?」
下意識的,太公望知道:父子倆大打出手的原因一定跟剛剛玉鼎的反常
表現有關係,房間裡,原本正在和太公望聊天的太乙等人也跟著探出頭來,
一聽到玉鼎跟楊戩打起來了,眾人更是面面相覷,
「主公跟玉鼎大人打架?不會吧?」
太乙說,雖說玉鼎跟楊戩這對父子的感情是出名的疏遠,但是應該不至
於嚴重到打起來的地步吧?
「反正快點去勸架啦!我怕主公跟玉鼎大人吵到最後、拿起真刀真槍動
武就不好了!」
普賢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一片沈默,紂王總算想出一個辦法:
「太公望,你先跟著普賢大人過去,我立刻請幾位重臣過去勸架。」
「......好吧。」
另一邊,天化、龍吉跟高蘭英正試著想拉開打得不可開交的父子倆,
「主公!玉鼎也不過才幾歲?您就當玉鼎小孩子不懂事、隨便說說的就
好了......」
「誰說我是小孩子的?」
「玉鼎大人,您一定是太累了,就拜託您先不要說話......」
「不要勸他!生下這種不肖子,我乾脆在這裡親手殺了他算了!」
「主公!難道您瘋了?玉鼎大人是您的正統繼承人啊!」
抓住楊戩手腕的天化拼命的勸阻著楊戩,
「天化你給我放手!」
用力一甩,天化當場被楊戩給摔了出去;「刷」的一聲,楊戩抽出腰間
配刀,慌張的龍吉只能立刻抱住楊戩的大腿阻止楊戩前進,
「玉鼎,你快點向主公道歉!否則主公一定會把你......」
龍吉的話還沒說完,這次換成玉鼎抽出腰間配刀,
「誰怕誰?要打就真刀真槍的打一場!」(作者亂入:好可怕的父子檔
啊......)
「你......」
楊戩氣憤的想揮下手中的刀,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天化卻立刻從背
後一把抓住楊戩的手,
「主公!您要三思啊!玉鼎大人是您的親生兒子!虎毒不食子啊!」
「放手!我叫你放手,你聽到了沒有?」

一團混亂中,下座突然傳出淒厲的女人尖叫聲,
「怎麼了?是誰?」
高蘭英有點狼狽的回頭,只見龍吉的貼身侍女臉色發青、手指不停的發
抖:
「有、有鬼!」
「鬼?妳在胡說什......」
龍吉不滿的回頭,卻硬生生的吞下未說完的話,
「......太公望......」
看見太公望,玉鼎的表情也緩和了下來,再怎麼說,在「母親」的面前
跟父親真刀真槍的對砍,相信母親一定會哭的吧?
「你們兩個到底在作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拔刀相向?你們兩個是父子,
難道就不能好好的說話、非得這樣動刀動槍的嗎?」
一臉不解的太公望問著,後面跟著正想找個地方藏身的普賢,
「普賢,誰叫你這麼多事的?」
楊戩生氣的說,一邊把手上的配刀收入刀鞘,
「因為我不想看到主公跟玉鼎大人大打出手......」
「你這麼多事作什麼!?」
玉鼎更生氣的開口,一邊直接再度抓住楊戩的衣襟,幾乎同時,太乙跟
一堆家臣從背後一擁而上,
「主公(玉鼎大人)!不要衝動啊!」
一時之間,只見太乙、伏羲跟丹羽長秀硬是架住了玉鼎,而勝家、元始
天尊跟土行孫則是用盡全力的拉住楊戩,一旁的聞仲迅速擋在兩個人中間、
一副生怕兩人真的砍起來的樣子,
「主公,我想玉鼎大人一定是喝醉了,我先陪玉鼎大人回房間休息。」
說著,伏羲硬是架著玉鼎走出會客室,礙於太公望就在面前,楊戩也不
敢造次,
「......算了,我也回房休息。太公望,你跟我過來!」
「......是。」
看到楊戩的身影消失在紙門後頭,太公望只能反射性的追了上去,行走
間揚起的清風輕輕拂動了龍吉的一頭長髮,甜美的柑橘香在四周擴散開來,
「夫、夫人,那個人......」
「我知道。」
龍吉簡短的說著,一面閉上眼睛強忍著淚水。為什麼?為什麼妳又出現
在他身邊?當年妳奪走了本來只屬於我一人的丈夫,妳死了,也把他的心一
起帶走了......十三年,我花了十三年去弭平他心裡的傷口;結果到頭來,
他還是忘不了妳、還是無法遺忘妳的一切......
生駒吉乃......

龍吉是楊戩的正室,從楊戩十五歲開始,龍吉就一直陪在楊戩身邊、與
楊戩休戚與共,但是龍吉的身體虛弱,一直無法生育;就這樣,為了生下繼
承人,楊戩選擇納妾。
為了戰略目的,楊戩先後納了兩三個妾,在生下身體虛弱的長子之後就
一直一無所出。就在楊戩自己都開始懷疑「楊戩的身體狀況是不是出了什麼
問題」時,楊戩在外出飆馬時認識了吉乃。吉乃的哥哥是楊戩的家臣,之前
曾經謀叛未遂過一次,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他特別邀請楊戩到家裡用點茶
點。就在那裡,楊戩邂逅了新寡的吉乃。
吉乃的前夫是個什麼樣的人?龍吉不怎麼清楚,只是曾經聽說過:吉乃
的前夫叫做土田彌平治,是楊戩母親那邊的表哥。大約是在聽說楊戩「在城
下金屋藏嬌」之後一年左右的事情吧?一邊吃著晚飯,楊戩若無其事的對龍
吉開口:
「我要把她接進城裡頭。」
「她?是哪家的小姐?」
龍吉何等聰明,她當然知道楊戩「要接進城裡頭」的是什麼人,要接進
城裡頭......想必是楊戩相當喜歡的女孩子吧?好強的龍吉比誰都清楚:為
了生兒子,楊戩非得納妾不可。所以在楊戩面前,龍吉永遠不會哭;但是在
楊戩不在的時候,誰又知道:龍吉為楊戩流了多少眼淚?
「妳應該也聽過,生駒家的吉乃。」
「吉乃?她不是個寡婦嗎?我反對。」
再怎麼說,吉乃已經嫁過一次人了,堂堂織田家家督楊戩為什麼要娶這
種女人?要出身沒出身、要清白沒清白的,再加上吉乃的前夫可是楊戩的親
表哥,龍吉說什麼都不能答應。
「我知道妳會反對,」
楊戩若無其事的動著筷子,
「可是不接進城裡來也不行,孩子都已經生下來兩個月了,再不把她們
母子接進來,她們會被人笑話的。」
兩個月了?這麼說來,楊戩已經瞞著自己跟吉乃來往這麼久了?以前就
是納妾、楊戩也是正大光明的告訴龍吉,甚至還會跟龍吉商量這女孩如何,
結果這次楊戩竟然破例了?龍吉只覺得眼前一片黑,
「再說,我也不能讓我的兒子流落在外。」
龍吉努力想抑制自己眼眶裡的淚水,連孩子都有了,你還問我做什麼?
可是除了這裡,最疼愛自己的父親已經被哥哥給殺了,母親也為了保護父親
而死,自己也沒有娘家可以回去了,我該去哪裡?
「這個孩子,我打算讓他當我的繼承人,我會讓這孩子認妳做名義上的
母親。」
無視於龍吉的沈默,楊戩逕自放下筷子,
「我出去一下。」
說著,楊戩離開了龍吉的房間。看著丈夫逐漸遠去的身影,龍吉終於趴
倒在木盤(盛飯菜的高腳盤子)哭了出聲,再也不會回來了、他的心再也不
會回到我身邊了......那晚,龍吉一個人默默的流了一晚的眼淚。
過去不論是跟哪個妾共枕,楊戩一定會回龍吉這裡過夜,但是就是那天
晚上,破天荒的,楊戩整晚都不在清洲城裡頭。一定是在吉乃那兒吧?龍吉
心想,一邊擦著怎麼流也流不完的淚水。

第二天,楊戩帶著吉乃來了,很靈巧慧黠的女子,怪不得楊戩會這麼喜
歡她。然後,除了在外頭出生的玉鼎,吉乃又為楊戩生下了三子信雄、長女
雲霄,一個接著一個的,龍吉只覺得心酸不已。
一樣都是女人,為什麼我不能生育?為什麼這幾個孩子不讓我生?為什
麼?我也好想為主公生個一兒半女、也想為主公生下幾個好孩子,為什麼我
就是做不到......
吉乃是個溫順的女人,當然也知道自己搶了龍吉的丈夫。非到必要,吉
乃絕對不會跟龍吉搶楊戩,而且對自己的孩子,吉乃還特別交代他們:雖說
不是龍吉生的,但是一定要像尊敬自己一樣的尊敬龍吉,因為龍吉是正室,
再怎麼得寵,側室還是得有側室的規矩......
最後,在生下雲霄之後,吉乃病倒了;一年一個孩子,也真苦了原本就
身體虛弱的吉乃。知道自己來日無多,吉乃找伏羲當面託孤,還留下了一封
信給龍吉:
「我是個非常幸運、卻又非常狡猾的女人,能得到主公如此的寵愛,對
我而言,這十幾年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但是我知道:我所得到的幸福
都是從夫人那裡偷來的,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夫人。
人說『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就要死了,但
是看著我的兒女,我真的好擔心,請夫人就是不念在我的份上、也請念在他
們都是主公的兒女份上,請夫人好好的照顧他們、當他們的母親......」
龍吉沒有對吉乃許下任何承諾,但是兩天後、楊戩去探過吉乃之後,吉
乃陷入昏迷,沒幾天就這樣溘然長逝了。身為母親,吉乃一直到死都不放心
自己的幾個孩子,這種為人母的心情是值得哀憐的。為了楊戩、龍吉一手養
大了玉鼎、信雄跟雲霄三兄妹。
但是在吉乃死後,楊戩更是變本加厲的向外發展,側室一個接著一個的
換、連身邊小姓也一樣,龍吉知道:雖然嘴上不說,但是楊戩真的很寂寞;
而且就是再怎麼不知收斂,最後楊戩倦了、厭了,一定會回到龍吉的身邊。
所以龍吉一直默默的守在楊戩身後,在楊戩最孤單、最寂寞的日子陪在他身
邊。自己懂得楊戩,年輕的玉鼎卻不見得懂。看著父親換妻如換衣的行徑,
玉鼎對父親的厭惡越來越明顯,終於明顯到連龍吉也克制不了。
最近,龍吉聽太乙說:時隔十三年,他終於看見主公變得快樂了些,是
有什麼因由嗎?龍吉打聽的結果,原來是楊戩身邊來了一個新的小姓。聽說
這個小姓人很聰明伶俐、替楊戩分擔了很多工作、也很懂得察言觀色......
只要楊戩快樂,龍吉也非常的感謝未曾謀面的「太公望」。
可是一見之下,龍吉這才知道:吉乃......主公還是忘不了吉乃。在玩
世不恭的外表下,主公是一個非常寂寞的人,為了尋找吉乃的影子,他找來
了跟吉乃長得一模一樣的太公望作替身。明知道太公望很可憐,龍吉還是忍
不住的流下淚水:
為什麼......花了十三年,我還是沒辦法彌補、吉乃死去之後留下的空
位......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這話的玉鼎跟楊戩父子簡直比美暴走族,動不動就持刀相向,真是辛苦
龍吉了......(爆)
事實上,在史書中,信長跟信忠這對父子的感情的確是頗為疏離,疏離
到「信忠會寫信給蘭丸、要蘭丸轉達信長有空到岐阜來玩」;而在本能寺之
變爆發時,根據「信長公記」的記載,信長的第一句話是「無關是非」,但
是在「三河物語」中,信長所說的第一句話赫然是「城介(指信忠)造反了
嗎?」可見這對父子的感情並不怎麼深厚。
父子疏離的原因除了當時的風俗(當時大名的孩子都不會親自教育,往
往都是直接丟給老師教育。)之外,在下一直很想找出真正的原因......畢
竟雖是交給外人教育,但是信長與信忠間的感情簡直疏遠得離譜:大部分的
大名跟兒子雖然疏遠,還不至於嚴重到「要叫父親身邊的小姓轉告父親過來
自家玩」,這種疏離法,實在也是滿破天荒的。
順帶一提的是:蘭丸的老家是美濃的「兼山城」,但是有部分史書寫成
「金山城」(兼跟金兩字在日文中同音,當時的史書常常會犯這種同音錯別
字的毛病。),一般通說是採用兼山城比較正確。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