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22

※ ※ ※ ※ ※ ※ ※


「少主,大事不好,太乙大人突然帶著手下精兵回長濱(秀吉當時的居
城)了!」
聽到赤精子的聲音,太公望只覺得眼前一片黑。太乙怎麼會做出這種有
欠思考的舉動?
經過長時間的軍事會議,重臣終於決定:要在越前集結重兵,然後到加
賀境內迎擊上杉軍。為了迎擊上杉軍,楊戩特別指派重臣柴田勝家作統帥、
然後把織田家所有可動員的部隊集中到越前。結果這種緊要關頭,卻發生了
太乙私自率兵返回居城的大事......
太公望知道:出身貧賤的太乙跟織田家世襲重臣勝家本來就處得不好,
從以前楊戩人還在岐阜的時候,兩人就常常明爭暗鬥。一個認為對方「不過
是隻會說人話的猴子、靠著諂媚主公才有現在的地位」,而另一個則認為對
方「只知道打仗,連謀略兩個字怎麼寫都不知道的武夫」。在楊戩面前,兩
個人再怎麼不和、好歹也還不敢在楊戩面前放肆;但是這次不一樣,楊戩雖
然派出大軍,人卻還留在安土,看準了這點,勝家故意把太乙帶去的精兵當
成輜重隊(運糧食的部隊)用,擺明了不讓太乙立功。火大的太乙也立刻反
擊,不客氣的帶著部隊回到自己的居城。
一聽到太乙任性的回到長濱,火冒三丈的楊戩立刻下令太乙自行「閉門
思過」,但是沒想到太乙不但沒有閉門思過,反而每天召開酒宴、甚至找來
雜耍團表演,讓外人看得替太乙捏了一把冷汗。這樣的消息很快的傳到太公
望耳裡,相信楊戩很快也會收到一樣的報告。

這下該怎麼辦呢?大敵當前,家裡頭竟然自己先內訌了起來,太公望比
誰都知道:楊戩不會容忍自己的屬下這麼任性,要是被楊戩知道了,太乙輕
則流放、重則人頭落地。一邊開始替太乙擔心,太公望走向會客室,很出人
意料之外的,楊戩竟然坐在裡頭。
「主公,您怎麼會在這裡?」
最近楊戩忙得要命,除了打仗,楊戩還得向朝廷進貢、為兒子玉鼎求得
官位。聽天化說:楊戩過兩天就要動身前往京都,怎麼這時候還一派悠閒的
坐在這裡?
「你以為我不必擔心太乙的事情嗎?」楊戩苦笑著說,
「主公,您打算對太乙大人......」太公望試探性的問著,
「再說吧。對了,最近彈正(松永久秀)的動靜怎麼樣?這隻老狐狸應
該不可能不打算謀叛吧?」
松永久秀勉強算是楊戩的盟友,為人狡詐而富有野心,之前已經有兩次
背叛楊戩的前科,而這次,眼看著上杉大軍就要上洛,一向酷好謀反的久秀
不可能沒有動靜。
「是,最近松永大人開始大量蒐購米與味噌,而且又拒絕提供佐久間大
人(指佐久間信盛,當時負責攻擊本願寺。)所需要的彈藥,的確有謀反的
可能性。」
太公望說,一面看著楊戩的表情,
「真是傷腦筋,那個彈正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認清現實?每次只要有人煽
動、彈正就急著跟對方一起起鬨,都幾歲了,還這麼不長進?」
楊戩苦澀的說,一邊搖了搖頭。明知道這個男人野心勃勃、卻又不得不
借重他的名氣宣撫畿內(京都附近),與其說彈正看不清現實狀況,還不如
說楊戩死不悔改來得對。
「太公望,幫我跑一趟長濱。」
楊戩突然這麼說,太公望一臉不解的看著楊戩,
「跑一趟長濱......主公不是已經下令要太乙大人閉門思過了嗎?」
「我是要你去傳達另一個消息:彈正很快就會謀反,只要一聽說彈正謀
反,我要他立刻出兵攻擊彈正;要是他打不贏,我就讓他再也沒有吵架的機
會。」
楊戩一臉認真的說,太公望也只能點頭。
「太公望,你會騎馬吧?」
忍者怎麼可能不會騎馬?
「當然會。」
「好,等一下你跟天化到馬廄去,我已經交代天化,他會把你的座騎牽
給你。」
「我的座騎......等一下,我的座騎不是在我家嗎?」
「我知道,但是那匹馬又老又瘦,如果騎那匹馬去,你一定不能在最短
時間趕到長濱。為了不至於延誤軍機,我決定送你一匹馬,反正以後這種類
似的場合多的是。」
「......知道了。」
「對了,」楊戩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口,
「回來之前順道去阪本(明智光秀的居城)一趟。」
「阪本城?是要告訴元始天尊大人什麼事情嗎?」
「告訴他:只要彈正一反,不論怎麼樣,我要他立刻丟下丹波(日本地
名,當時明智光秀正在奉命攻打丹波。)立刻到信貴山(松永久秀的居城)
去。」
太乙加上元始天尊,至少有一萬以上的軍力,用這麼誇張的軍力去攻打
松永久秀,可見楊戩真的對松永久秀恨之入骨。
「還有,傳達完之後你立刻回安土,替我坐陣安土,知道嗎?」
「這......」
再怎麼說,自己還不過只是一介小姓,論資格、論身份,都輪不到自己
替楊戩坐陣安土,但是既然楊戩這麼說,太公望也不能無視於楊戩的命令。
「既然這麼緊急的話,我馬上就過去。」
「嗯,那就辛苦你了。」
看著太公望離開,楊戩拍了兩下手,普賢立刻進入會客室,
「主公。」
「普賢啊?我要你去......」

看著天化牽出來的馬,太公望傻了眼,這不是......
「天化,這不是主公座騎『疾風』一年前才生的小馬嗎?」
「是啊。」
天化說,似乎是知道太公望就是自己未來的主人似的,馬兒輕輕踱著馬
步走向太公望,一邊親密的摩擦著太公望的臉頰,
「主公說:既然要讓你去傳達特別軍令,就不能隨便找一匹馬給你用,
找來找去,只有這匹適合你。」
這也太適合了吧?太公望心想,楊戩生平最大的嗜好就是飆馬,為了這
個緣故,楊戩的座騎都是萬中選一的寶馬,尤其是座騎紫驊騮(尾巴呈現深
紫色的寶馬)「疾風」,聽說就是連出名的「松風」(前田慶次的座騎)也
沒有疾風的快。
「不只是體力好,這匹馬的性格也特別溫和,應該很適合你。」
一邊這麼說,天化替太公望在馬背上安上鞍韉,太公望迅速的上馬,
「那我立刻到長濱去。」
「一路小心。」
「我知道了。」
目送著太公望離去,天化回到城裡,只見普賢也已經穿上騎馬時穿的獵
裝出現,
「普賢?你也要出去嗎?」
普賢點頭,
「主公派我去岐阜見玉鼎大人,要玉鼎大人『一聽到彈正謀反就立刻出
兵』,看樣子主公這次真的是認真的想要彈正的命。」
「連玉鼎大人也叫去?可是這樣的話,岐阜那裡的防禦不就開了一個大
洞?」
玉鼎鎮守的岐阜是織田家的中心地帶,萬一岐阜落入敵人之手,下場可
就不是一個「糟」字可以形容的了,
「過去就是因為每次都為這種無聊的事情擔心,才會失去一口氣殲滅彈
正的機會;不殲滅彈正,不知道彈正又會在什麼時候扯主公的後腿。既然彈
正已經造反了,乾脆就趁這次機會......」
普賢比出一個砍頭的姿勢,天化會意的點頭,
「所以主公特別派你去通知玉鼎大人?」
「是啊。」
「我知道了,那你小心一點,千萬別傳漏了話。」
「我知道,你也小心一點,我跟太公望都出城了,主公的身邊事還請你
多擔待。」
「廢話,這個不必你交代我也知道,你快過去吧。」
「那我走了。」
看著滾滾而去的煙塵,搖了搖頭,天化慢慢走回城裡頭。

雖說規模沒有安土的大,但是在太乙的治理下,長濱也已經是個極為繁
榮的大城,聽到太公望是楊戩派來的使者,門口的小廝自是不敢怠慢,
「主公現在還在休息,請您先坐一會兒......」
「謝謝。」
我現在是楊戩大人的使者,絕對不可以做出任何失禮的事情......太公
望這麼在心裡頭警告著自己,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個臉色蒼白的男子
出現在門後,
看見領路的小廝向男子行禮,太公望也猜得出來:這男子應該是太乙身
邊的重臣,男子沈默的坐到太公望的下首處,一面恭敬的向「楊戩代理人」
太公望行禮,
「遠道而來,真是辛苦您了。」男子說,
「為主公傳達命令,我怎麼敢說辛苦呢?不知道您是......」
「我是紂王。」
紂王!?雖然沒有見過面,不過太公望早就聽過天才軍師紂王的事蹟。
聽說紂王曾經以十六個人攻陷難攻不落的稻葉山城,(即岐阜,在信長佔領
稻葉山城之後,稻葉山才被改名為岐阜。)還聽說紂王一個人吸收了西美濃
的三武士、讓楊戩一舉奪下美濃,而且在金崎撤退戰的時候,因為紂王的智
謀,讓當時擔任殿軍的太乙得以全身而退......
雖說是太乙的軍師、在織田家也當得上重臣的地位,紂王卻沒有什麼野
心,算是相當破格的武將。而且在這種「男人不算人、女人更不算人」的時
代,紂王竟然從未納妾、一直守著家裡的妻子過活,這也算是紂王相當特立
獨行的一點。
簡而言之,紂王雖是太乙的軍師,卻是織田家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人物;就算是智謀比美惡魔的楊戩,也得對當今孔明紂王敬畏三分。不過聽
說紂王患有勞咳(肺結核),看到面前男子白中帶青的臉色、以及薄薄的胸
板,看樣子是真的......
「主公的命令是什麼呢?」紂王問,
「主公說:只要一聽說彈正謀反,立刻出兵攻擊彈正。」
出於善意,太公望隱瞞了後半段的話,紂王卻自顧自的笑了出聲,
「依主公的性子,不可能只說了這樣的話。」
好厲害,真不愧是當今孔明,太公望略微躊躇的開口:
「主公還說,要是打不贏的話,就要讓太乙大人......」
「要讓大人(這裡指太乙)怎麼樣?該不會是要流放大人吧?」
「讓太乙大人再也沒有吵架的機會......」
紂王突然笑了出來,
「紂王大人?」
「看樣子我是白擔心一場了,依主公的性子,根本不會殺了大人;更何
況有我在,我不會讓大人打輸的。」
用詞雖然客氣,卻從裡頭感覺到一種不容忽視的強烈意志與自信,太公
望再度審視著面前的紂王,
「接下來的事情已經跟主公的指示無關,而是我個人的疑惑。」
「請說?」
「為什麼太乙大人要引兵返回長濱呢?明知道主公一定會生氣......」
紂王笑了出來,略帶點鼻音的笑聲,
「其實這是我的主意。」
「為什麼?」
「在加賀決戰,再怎麼說也對我軍不利。畢竟越前的局勢一直不穩,只
要越前的一向宗一起事,我軍立刻會面臨被夾殺的窘境;況且全軍出動到加
賀作戰,這段時間,萬一毛利、本願寺還是武田入侵,我軍豈不是沒有回救
的能力?」
太公望看著紂王的臉,真厲害,說著謊話的時候還能面色不改,
「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吧?」
「表面上的?」
「其實太乙大人跟您是想:與其跟上杉打一場沒有勝算的戰爭,倒還不
如回城等待松永大人謀反,然後打一場必定會贏的仗;況且出兵越前,名義
上的統帥是柴田大人,就是打贏了,太乙大人也沒有什麼好處......」
紂王的目光突然變得銳利起來,一旁的紙門突然被拉開,太乙步履蹣跚
的走了進來,
「唉呀,年紀大了就是這樣,多喝了點酒就起不了床了......這不是太
公望嗎?怎麼,主公讓你來傳達什麼事情嗎?」
「太乙大人,」
太公望當然心知肚明:太乙不過是在裝傻而已,但是太公望可以瞭解太
乙的心情:楊戩為人嚴厲,部下立了功,楊戩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但是要
是部下犯了什麼錯,楊戩卻會不留情面的狠狠斥責、甚至當場殺了對方。服
侍像楊戩這樣的主公,加上出身微賤,太乙只得靠揣測上意跟裝瘋賣傻才能
順利的活下去。
「主公要我來傳達:最近彈正的行動相當可疑,要是彈正一叛,請太乙
大人立刻出兵。」
「主公是要我這隻猴子去對付彈正是吧?我知道了,請替我轉達主公,
說主公不但不責怪猴子,反而給猴子如此重要的任務,猴子一生不會忘記主
公的恩情。」
一邊說,太乙的眼角還閃爍著淚光,真是精湛的演技,太公望在心裡頭
暗暗咋舌,
「大人,既然主公已經下達這樣的命令,我們也該開始準備。」
紂王說,太乙點了點頭,
「既然是主公的命令,我這隻猴子怎麼會有不遵從的道理?就請你回去
時稟報主公,說猴子一定會提著彈正的人頭回來的!」
「那麼一切就拜託太乙大人了。」
說著,太公望向太乙深深的低下了頭行禮,一旁的紂王開口:
「既然太公望大人的公事已經辦完了,不如今晚留在長濱、由大人作東
招待太公望大人吧?」
「這......」
還有一個地方要去,況且一東一西,太公望根本不可能留下來,
「這可不行,」
太乙嚴肅的說,
「太公望是主公心頭上的一塊肉,我怎麼可以把主公的掌中之玉從主公
身邊奪走?」
說到哪兒去了啊?太公望心想,一邊客氣的推辭,
「紂王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主公還有交代其他工作要我去做,要
是不趕快完成工作的話,我就沒膽子回安土去了。」
紂王了然的點頭,太乙開口:
「那這樣的話,我也不方便強迫你留下來。不過下次有空的話,可千萬
記得到長濱來玩啊。」
「我會的。」太公望說。
一個時辰後,太公望離開長濱,開始往阪本而去,一邊看著太公望遠去
的身影,已經恢復一臉清醒像的太乙問著紂王:
「紂王,你覺得這孩子怎麼樣?」
「主公真是個幸運的人......」
話還沒說完,紂王突然咳了幾聲,太乙慌忙扶著紂王坐下,
「對不起,這段日子讓你擔心了。又要擔心越前的事情,又要在意主公
的想法......」
「我身為大人的家臣,這點事情是我該做的事。」
紂王勉強的微笑著,太乙再度開口:
「為什麼覺得主公很幸福?」
「那孩子一定會成大器,」
紂王說,
「不只是聰明,那孩子懂得怎麼給人順著他的話下台;不像主公雖然聰
明、卻從不給人一點餘地。」
「是嗎?我也這麼認為。」
太乙說,
「真不愧是主公的掌中之玉。」
「掌中之玉?這話怎麼說?」
「我問過主公,為什麼要把太公望留在身邊,難道是為了緬懷已經過世
很久的吉乃夫人嗎?主公告訴我說:要緬懷吉乃夫人,那直接叫玉鼎大人跟
自己一起住就行了;對主公而言,太公望是他心中的聖域,就是殺了幾千萬
人、讓多少人下地獄,主公也要保護太公望。」
「......那麼,吉乃夫人只是......」
「我不敢亂猜,不過我沒猜錯的話,主公只是把吉乃夫人當成一個替身
吧?」太乙嘆氣,
「但是太公望可是在吉乃夫人過世前一年才出生的,這怎麼說也說不通
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既然主公這麼說,我也只能這麼相信。」
太乙說,一邊關上擋雨窗。

以最快速度趕到阪本,雖說騎的是紫驊騮,但是太公望還是花了足足兩
天半才趕到阪本城。夕陽西下,看見一身塵土的太公望,出來迎接的趙公明
也一時沒了聲音,
「這麼急著趕來,主公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吩咐吧?你先去洗個澡、
吃點東西,我立刻通報大人(這裡指元始天尊)。」
「不,這件事情十萬火急,我要立刻見元始天尊大人。」
在趕來的路上,廣成子向太公望報告:約莫在兩個時辰之前,松永久秀
開始籠城謀反,這個消息很快就會傳到阪本,要是不趕快告訴元始天尊這個
消息,只怕會耽誤元始天尊集合軍士的速度。
雖說太公望算是趙公明的學生,但是由於太公望是楊戩的使者,趙公明
根本不敢怠慢,一邊把太公望請進會客室,元始天尊的侍童端來一杯熱茶,
「你先喝點水,我立刻請大人出來。」
說著,趙公明立刻離開,太公望這才喘了一口氣。滴滴答答的聲音,開
始下雨了,這時候楊戩應該在京裡頭吧?既然天化跟普賢都在楊戩身邊,應
該是不必擔心楊戩的安全問題;但是松永足智多謀,加上與伊賀(日本忍者
流派)的交情又深,不去警告楊戩一聲不行......想到這裡,元始天尊進來
了,
「太公望,主公有什麼吩咐嗎?」
「主公吩咐:最近彈正行跡可疑,要是彈正謀反,請大人立刻出兵攻擊
彈正。」
「可是我們現在還在攻打丹波,怎麼有多餘的兵力去攻擊彈正?」趙公
明插嘴,
「大人說:就算是放棄丹波,也一定要打倒彈正。」太公望說,
「這次主公是下定決心要殲滅彈正了吧?」元始天尊說,一邊有點惋惜
的搖頭。
由於兩人都是出身高貴的知識份子,元始天尊跟久秀的交情尚可,之前
久秀數次謀反,多半是藉由元始天尊的斡旋才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連這次算起來,彈正已經是第三次謀叛了。不徹底殲滅彈正,主公以
後要怎麼帶領織田家?」太公望說,
「救不了彈正嗎?」
「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主公已經下達動員令,彈正能活著離開信貴山
的機會很小。」
「我看主公是想要彈正手上的天下茶器『平蜘蛛茶釜』吧?」
楊戩熱愛茶道,尤其喜歡蒐集天下出名的茶器,之前久秀謀反失敗、為
了救自己的命,久秀將自己的珍寶,號稱天下無雙的茶器「九十九髮茄子」
獻給楊戩,而楊戩也很乾脆的放過久秀;但是在久秀身邊還有一個出名的茶
器「平蜘蛛茶釜」,為了平蜘蛛茶釜,楊戩幾次想向久秀買都買不著,這次
久秀再度謀反,楊戩動員這麼多人去圍剿他,除了打算不拖泥帶水的解決久
秀,或許也帶著點示威的意味、想讓久秀交出「平蜘蛛茶釜」吧?

「久秀其實也是挺可憐的,真不懂他為什麼要叛變;要是他不叛變,他
一樣可以留著心愛的茶器安享晚年,為什麼非得這麼想不開的謀反呢?」
趙公明發出單純至極的感嘆,元始天尊卻潑了他一盆冷水,
「我看久秀不是為了野心謀反,而是為了女人謀反吧?」
「女人?」太公望一臉疑惑。
久秀是個出名的好色男子,就算是大白天,久秀也常常沈溺於與侍妾間
的歡愛之中。就算是打仗,久秀也一定會帶著幾個侍妾同行,甚至有時還會
一邊和侍妾交歡、一邊旁若無人的向部下發號施令。
「我之前就聽說了:久秀不知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竟然向主公提出
迎娶小谷夫人為正室的要求,主公當然不可能答應他;結果久秀從那之後就
一直避居信貴山,說不定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久秀才會謀反。」
小谷夫人指的是楊戩的妹妹、素有戰國第一美女之稱的妲己。在丈夫被
自己的哥哥打敗自殺、兒子又被哥哥處死之後,妲己一直住在清洲城,由楊
戩的弟弟負責照料。由於自己害得妲己遇人不淑、(為了拉攏淺井家,信長
把妹妹阿市嫁給長政。)家破人亡,楊戩一直很盡心的照顧妲己,也不打算
再度將妲己當成自己的戰略工具嫁出去。
沒有見過面,但是太公望早就聽說過:丈夫跟兒子都死在楊戩手上,雖
說是兄妹,妲己跟楊戩的感情早已極度疏遠。但是在楊戩身邊服侍,太公望
知道:每個月,清洲城的妲己都會讓人捎來一封信,楊戩再怎麼忙也一定會
回信。再怎麼說,兩人都是同父同母的兄妹,(在戰國時代,同父異母或同
母異父的兄弟很多,同父同母的兄弟反而不多見。)再怎麼怨恨,那種血緣
關係仍是難以抹煞的吧?
看著太公望,元始天尊開口:
「你這兩天就先留在阪本休息,過幾天再回安土好了。」
下意識的,太公望立刻回絕:
「我還必須回去報告主公任務的情況,所以今晚就必須趕回去,老師的
好意,我心領了。」
「是嗎?那趙公明,你替我好好接待一下太公望。」
「我知道了。」

看著元始天尊退出去,趙公明吁出一口氣,一邊悄悄的對太公望開口:
「我剛剛還挺擔心,要是你真的答應留下來,這該怎麼辦才好。」
「難道我留下來有什麼不對嗎?」太公望問,
「......」趙公明突然神秘兮兮的靠近太公望,
「太公望,我是你的武術老師,你應該可以信得過我吧?」
「怎麼了嗎?」
「你老實告訴我,你跟主公之間......」
趙公明把嘴唇貼近太公望的耳朵,一邊輕聲說了幾個字,太公望頓時滿
臉通紅,
「老師,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會......」
「我就是怕啊,到底有沒有?」
「這......老師你想太多了啦!」
「那就是沒有囉?」趙公明的表情非常嚴肅,
「怎麼了?為什麼老師的表情突然變得這麼嚴肅?」
「你聽清楚:以後不論是碰到什麼狀況,絕對不要跟大人一起過夜,知
道了嗎?」
「大人?指元始天尊老師嗎?」
趙公明慎重的點了點頭,
「為什麼?難道老師他有什麼不對嗎?」
看著面前根本不解情事的太公望,趙公明不打算跟他說得太明白,
「總之聽我的話就沒錯,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
「好吧,你先吃個飯,等一下我送你出城。」
「好。」
看到太公望開始動起筷子,趙公明在心裡暗暗鬆了口氣。要怎麼說呢?
告訴太公望事實的話,對太公望是不是有點太殘酷了?
元始天尊是出名的知識份子,但是當時的武將,哪幾個沒有眾道(類似
今日所說的孌童)的癖好?尤其是太公望,長得比女孩子還要漂亮,更是一
堆色魔食指大動的對象,其中甚至包括了道貌岸然的元始天尊在內。
如果是楊戩對太公望出手,起碼代表太公望的下半輩子不會沒有工作,
因為楊戩雖然薄情寡義,但是最基本的,楊戩還會保障曾經被自己寵愛過的
人的生活;但是換成元始天尊,由於他致力於塑造自己「高級知識份子」的
形象,跟元始天尊有過深淺的人,不是被元始天尊殺了、就是被強迫一輩子
留在元始天尊身邊當奴隸,永遠沒有見光的機會。
太公望是個好孩子,讓他變成這樣,就太對不起以前提拔過自己的可成
大人了......(可成是蘭丸的父親。)

離開阪本,太公望選擇連夜直奔京都。要是沒有算錯的話,楊戩現在應
該是在京都的妙覺寺休息吧?趕了一夜的路,太公望總算趕到妙覺寺,淋了
一整個晚上的雨,太公望身上已經沒有一點乾的地方。看看天色,還有一個
多時辰天才會亮,要是現在貿然的闖進去,一定會給大家帶來麻煩......想
到這裡,太公望只得留在樹林裡頭,耐心的等著天亮。
終於,一邊的遮雨窗被打開,洩出一點燈光,應該是有人起來準備楊戩
的膳食了吧?太公望心想,一邊牽著馬靠近門口,
「誰?」是天化的聲音,
「我是太公望。」
「太公望?你怎麼會在......」
打開門,天化被淋得全身濕漉漉的太公望嚇了一大跳,後頭幾個小小姓
也驚愕的停下了切菜的手,
「怎麼了嗎?」
室內突然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主公!請您等一下,那個......」
不太熟悉的聲音,應該是自己不太熟的小姓吧?
「讓開,太公望來了,我怎麼可以不去見他?」
隨著紊亂的腳步聲,楊戩的身影出現在廊上,一身睡衣,長髮、衣物跟
腰帶都是一片凌亂,想必是在睡夢中聽到太公望的聲音、急急忙忙的起來,
所以根本來不及整理自己的儀容吧?看見楊戩的腰帶快要鬆開了,太公望顧
不得自己渾身濕淋淋的、立刻上前幫楊戩把腰帶繫緊,
「怎麼渾身都濕了?你來多久了?該不會是連夜冒雨過來的吧?」
「......」
眼見太公望不回答,楊戩立刻轉頭吩咐天化:
「還楞在那兒做什麼?快點去燒熱水,淋了一晚上的雨,萬一感冒就糟
了;還有,替太公望準備換洗的衣服。」
「可是我們的衣服都還沒乾......」天化說,由於小姓的衣物多半都放
在二條城,(位於京都,後來在本能寺之變焚燬,重建後的二條城曾經當過
三百年的皇宮。)一時要找,除非天化他們一人脫一件衣服,否則怎麼找得
到多餘的乾衣服?
「那拿我的來。」
楊戩接得很順,太公望卻被嚇得立刻搖頭,
「沒有關係,反正我也沒有......」
「天化!你到底去還是不去?」
「我、我馬上去!」
被楊戩這麼一喊,天化立刻像枝箭一般衝出去。

好彆扭......太公望心想,一邊延續著以前的習慣、穿著襯衣就要泡進
浴池,
「等等,我是讓你洗澡,不是讓你洗衣服;還有,你的襯衣都濕透了,
不脫下來,冷水加進浴盆裡頭,好不容易燒熱的水不就又冷掉了?」
楊戩在浴池裡頭開口,由於前一晚才睡了不到三個時辰,楊戩也只得靠
泡澡來提振精神,
「可是......」
不只是因為不好意思,太公望不願意在楊戩面前脫衣服的原因還有一個
私人原因,
「你再這樣拖拖拉拉下去,等一下感冒了怎麼辦?」
「我......」
放棄了似的,太公望認命的背向楊戩把襯衣解開,衣服還沒落地,楊戩
已經從背後抓住太公望的肩膀,
「!」
太公望被楊戩給硬生生的嚇了一大跳,
「你這一身的傷是怎麼弄出來的!?」
原來太公望從來不願意在楊戩面前寬衣的原因是這個!看見太公望身上
的一堆傷痕,楊戩覺得好心疼,
「練習武術跟忍術一定會受點傷,這不過是......」
「這叫一點傷?你騙我沒有練過武術嗎?」
簡直比當年董賢被打的傷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叫做一點傷?看著疤痕的
痊癒程度,至少已經是兩三年前的舊傷了吧?當時太公望不過十歲左右,這
麼嚴苛的訓練,太公望是怎麼熬過來的?
「這真的沒什麼啦,要不是我不小心,就不會......」
看著面前努力證明自己真的沒怎麼樣的太公望,楊戩突然覺得內疚:以
前沒有權力,結果害得太公望被打得半死;現在有了權力,卻還是讓太公望
滿身是傷,到底要怎麼做才好?
「主公?您怎麼了?」
「......沒事,你還是快點下來吧。」
說著,楊戩硬是把太公望給拖下浴池。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其實在正史上,明智光秀應該是沒有孌童的癖好。(之所以說應該,是
因為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但是為了鋪陳後面的劇情,在下也不得不栽
明智光秀一個不得不栽的贓......
還有,請千萬不要誤會竹中半兵衛跟秀吉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曖昧,兩人
之間很單純的就是「主人與軍師」的關係。不過被在下一寫,可能會被大家
誤解......-_-;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