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完美無暇的蛋殼裡
保護著殼內汙穢不潔的靈魂

『啊啊…真美啊...』

扣人心懸
彷彿要窒息了…

靜靜地凝視

想…

打破蛋殼


擁有這抹靈魂啊


『喀喀…』



總會等到的



你屬於我的那一天



我們,終究是互相吸引的


『對吧?……』


※ ※ ※ ※ ※ ※ ※ ※ ※

魂夢淚痕------始  By Chihiro

※ ※ ※ ※ ※ ※ ※ ※ ※


「楊戩先生,怎麼了嗎?」四不像看著突然愣住的楊戩問道。

「四不像,你剛剛有聽到有人在叫我的聲音嗎?」楊戩皺著眉。近日來,經常會聽見一些莫名的聲音在叫他。但一回頭又沒見個人影,真是怪了。

「沒有啊。楊戩先生。」四不像老實回答著。這陣子楊戩先生總是怪怪的,常常問別人有沒有叫他,一到晚上又不見人影,難怪主人會想要好好關心一下了。

「那大概是我聽錯了吧。」楊戩聳了聳肩。算了,八成是幻聽,改天再去找雲中子檢查檢查。
「快帶我去找師叔吧,不然公文會堆滿他整個房間的。」楊戩一想到公文臉色就更沈重了。
要是太公望再不打算好好的批公文的話,今晚太公望的床也會堆滿公文的,看他到時睡哪裡。


楊戩隨著四不像走到城外的一片竹林前,四不像突然停了下來。

「四不像,怎麼了嗎?」楊戩不知道四不像為什麼走到一半突然停下來。

「呃…楊戩先生,接下來的路我也不知道了。主人說你知道怎麼走的。」四不像看著楊戩充滿問號的表情不禁一臉愧疚,早知道就不該相信主人,說什麼楊戩先生很聰明知道怎麼走,看楊戩先生這個樣子分明是第一次來這裡嘛!

「…是嗎…」想玩捉迷藏也不是這樣玩法吧。這片竹林就像是個天然迷宮,一旦走進去可就很難再走出來了。太公望是耍他耍上癮了嗎?

看著楊戩越來越沉重的臉,四不像忍不住為楊戩感到可憐。
主人也真是的,什麼地方不選偏偏選這片竹林。

「四不像你先回去吧。」楊戩邊說邊踱步走進竹林。

「咦?楊戩先生。」四不像還沒說完,楊戩就不見蹤影了。但四不像又不敢擅自進入竹林,只得飛上空幫忙找找看太公望在哪。豈料,竹林的上空被秘密的竹葉給包圍住,就像一座天然的屏障,只有些微的陽光能夠照的進去。
四不像只好著急的趕回去找人求助,要是主人跟楊戩先生在裡面迷了路,一輩子都出不來就慘了!

※※※



『喀喀…』

透明水晶球內顯現出楊戩的身影。
此刻楊戩正從容不迫的慢慢走著,仿若世上沒有任何事務可以阻止他的步伐。
柔順的藍髮隨著輕盈的步伐晃盪著,畫出既完美又無暇的弧度。

『楊…戩…啊…我實在沒耐心再等下去了啊…』

鎮日透過玻璃看著你,卻無法擁有你。
那是多麼痛苦的事啊…
你知道嗎?

我多想…把隔閡給打破啊…

想看你痛苦的表情,無力的掙扎。

你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我的…



把你那既純潔又骯髒的翅膀扯下…



折翼的鳥兒…能飛的多遠呢?



在第一次見面時,你就終將受我的束縛。

這是…不容否定的----審判結果


楊…戩…啊…


※※※

「咦?」楊戩驚愕的抬起頭,一雙艷美的紫眸恐懼的看向天空。

什麼都沒有啊。
又是,幻聽。
到底…重複了多少次啊…
無邊無際的,恐懼,肆無忌憚的蔓延至心底深處。
是誰?是誰一直在呼喚我?
是誰?


『楊戩,快…過來我身邊…楊戩…楊戩…』


「我快瘋了…」楊戩脆弱的蹲下身,將臉埋在膝蓋和手之間。

那聲音不停地吶喊著,呼喊著。
不分晝夜,隨時隨刻。
縱使想要忘,也忘不掉。
就像是烙印在心上,永遠也無法抹滅。
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地…折磨我...

好痛苦…好痛苦…無法呼吸…
靈魂猶如捲入了黑色的漩渦中,無法抵抗。
像一腳踩進了沼澤,一旦陷落了,就再也回不來…

救救我…
拜託…
誰來,拉我一把吧…




神啊……請把我的靈魂也毀了吧…...


※※※

「楊戩!楊戩!你沒事吧?」太公望差點嚇死了,一看到楊戩就發現他倒在地上,昏睡不醒。

「嗯…」楊戩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太公望的臉部大特寫,嚇了一大跳。

「你對好心扶你起來的人都是這種態度的啊?」太公望對楊戩的態度顯得相當不高興。

「抱歉,師叔。還有…可以把你的手放開了嗎?」楊戩看向太公望被緊緊抱住的腰部。

「啊!」太公望終於注意到自己正緊緊地抱住楊戩,連忙鬆手。

「師叔,你可以回去了嗎?公文還有一堆等著你呢。」

「這個待會再說,我想先跟你說說另一件事。」

「什麼事?」

「你…最近晚上都在做什麼?」太公望提出長久以來一直壓抑在心理的疑問。每當半夜去偷桃子的時候,楊戩總是沒有在房間裡乖乖睡覺不知跑哪去。

「我?睡覺啊。」楊戩對太公望的問題感到奇怪,晚上不睡覺要幹嘛啊?

「可是我並沒有看到你在房裡。」

「怎麼可能。」楊戩強壓住心中的吶悶,渾然不覺自己的身軀正微微地顫抖著。

「楊戩,你在發抖。」太公望注意到了楊戩的異樣。「有什麼事值得你這麼害怕?」
「而且,我聽四不和武吉說,你經常聽到有人在叫你。」

「…」楊戩仍不停地顫抖著,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麼害怕,但他就是覺得害怕,恐懼占滿了他的心智。

「楊戩,我不想用話套出事實。我希望你能告訴我,不要欺騙我。楊戩。」太公望嚴肅的凝視著楊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楊戩突地抱著頭痛苦的喃喃自語。這無常的舉動嚇到了太公望。

「楊戩,你怎麼了?楊戩!」太公望迅速的接住楊戩落下的身軀。

楊戩已昏了過去。


是誰…不停地呼喚著我…..?


※※※

「雲中子,楊戩的檢查結果怎樣?」太公望擔憂的看著楊戩憔悴的面容。

「是抑鬱過度及睡眠不足再加上巨大的衝擊刺激到他的腦部所引發的『間歇性全身失調腦部機能部分受損併發症』。」

「講重點,雲中子!」太公望不耐煩地問,他可沒有多餘的時間聽雲中子自創的奇怪病稱。「他要怎樣才會好?」

「這我就不知道了。這是心病,無藥可醫。幸運的話則馬上醒來,否則就永遠昏睡。」雲中子說著:「上次有某個道士也得到這種病。」

「那那個道士醒了嗎?」太公望充滿希望的問著,希望能聽到滿意的答案。

「沒有。」雲中子的話簡直是給太公望澆了一盆冷水。「現在還在我的醫療室裡躺著。等待我的解剖觀察。」

「除了等他醒來就沒有其他辦法?」太公望仍不死心地問。

「沒有。不過…經過我的解剖之後會醒來也說不定。」

「那算了。」太公望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可以請你先出去一下嗎?」

雲中子聞言便乖乖出去。


「楊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太公望將額頭靠在雙手交叉的手背上,困惑占滿著他的腦海。
楊戩的異常行為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不但常聽見有人在叫喚他,而且一到晚上又經常不見人影。不管是楊戩經常去的湖邊,還是仙界,都沒有楊戩的蹤影。
那麼楊戩到底是去了哪裡?而且看剛剛楊戩的態度,居然連本人都不知道。
難道只是單純的夢遊?
不,
似乎不太可能。
如果是夢遊玉鼎應該會告訴他。
那晚上到底……
算了,先不管這個,楊戩經常聽到的聲音又是誰的聲音?


正當太公望思慮的同時,又有人破門而入。

「太公望!楊戩是怎麼了?」姬發朝著太公望的背部吼問著。「他可是我們重要的戰力,不能有一絲損傷的!」

「如果你只是擔心戰力的問題,那就不必擔心,我會代替楊戩!」太公望的臉色顯得鐵青。「請你出去,不要打擾病人休息。」

「……」姬發從未看過太公望這個樣子,平常的他都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才對啊。楊戩的病居然會讓太公望有這樣的轉變。

「小望。」一聲溫柔的呼喚聲從姬發後方傳來。

「你…你是…??」姬發的印象中從沒看過這人。

「請你出去,姬發。」太公望當然知道叫他的是誰,在這世上唯一會這樣叫他的也只有那個人而已了。

在太公望強硬的態度下,姬發只好跟雲中子一樣,乖乖的離開房間。

「楊戩怎麼了?」普賢看著昏迷的楊戩,皺了皺眉。

「是間歇性全身失調腦部機能部分受損併發症,現在唯一的方法只能等他醒來。」太公望痛苦的看著楊戩,他該不會就這樣不醒了吧…

「這樣啊…」普賢緊鎖的眉幾乎快揪在一起了。「是什麼原因?」

「都是我…」太公望趴在床上。「如果我不逼問他,他也不會昏過去。」

「小望,可以告訴我整個事情的經過嗎?」普賢實在不忍看太公望這般痛苦難受。

「嗯…」太公望便把事情的大概經過全告訴普賢,他現在也只有靠普賢這位摯友了。

「小望,這真是很離奇的事件,連我也毫無頭緒。」普賢頓了頓。「現在只好等晚上了。說不定楊戩也會如往常一樣…」

「不睡覺不知跑哪去?」太公望接下普賢所要說的話。

「嗯。但楊戩現在處在昏迷狀態,我並不能完全確定。」普賢在一旁坐了下來。「你有聽過召喚術嗎?」

「是那種念著咒語,並不斷在內心想著所要召喚的動物的名字嗎?」太公望不禁覺得奇怪,這個楊戩有什麼關係嗎?

「沒錯,這是擁有特殊體質的人才會有的。」

「但是這種『術』不是在幾百年前就失傳了?」

「說不定現在還有人會用啊。楊戩說不定是被召喚了。」

「這怎麼可能。」如果是這樣,那楊戩早就從他們面前消失了。

「先假設是這樣,楊戩被某個不知名的人物給召喚而不自知,而那個召喚的人很可能是藏身在某個無法到達的地方,所以他無法讓楊戩到達那個地方,只得日以計夜的不停召喚。」

「那那個地方又是哪裡呢?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地方是仙人去不了的。」

「不,不是我們去不了,而是楊戩去不了。」

「難道…」是楊戩打心底排斥的地方!

「很有可能。」普賢臉色凝重的說著。「不如我們去問問玉鼎師兄,他跟楊戩在一起最久,應該知道楊戩排斥厭惡的地方。」

「可是…」留楊戩一個人他實在不放心。

「那我去好了。」普賢站起身。「你好好照顧楊戩吧。可能對方會趁楊戩昏迷的時候將他帶走。」

「謝謝,那就聽你的了。」太公望露出好不容易鬆懈下來的微笑,感謝好友的貼心。

「謝什麼,我們是朋友啊!」普賢柔和的笑著。


※※※


丟 毀 痛 墮 絕 瘋 
棄 滅 苦 落 望 狂 



憎 褻 狂 汙 愛 忌
惡 瀆 氣 辱 慾 妒 




這是我的世界

完全的闇

多…美啊……


獨自一人在黑暗中跳舞 不停地跳舞 直至精疲力竭

曼妙的舞姿 輕盈的步伐 滑旋的群擺

吸引著人的視線

不由自主的追隨 

終於 倒下


『你也來為我跳一首吧。』

舞著黑暗 讚頌失落

瘋狂了 一切都瘋狂了




『我等你。』



待續

啊...哈哈哈...一篇又莫名其妙的出來了...
『The way•••』[懶得打英文字了]這篇都還沒打完咧...
一篇又蹦出來,我想八成要又要寫很久吧。

來說說這篇令我又愛又恨的『魂夢淚痕』吧。
老實說真的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可以盡情的寫些怪怪的話,
恨的是怎麼寫都寫不完......嗚啊啊啊~~~真是最大的致命傷啊...
我非常非常非常希望能夠在四篇完結,標題寫的很清楚了---始余續終。
但很有可能是某一篇十幾頁也說不定...[原本預定一篇九頁]
馬上就要大考了,我居然還趁父母不在時不怕死的打字...祈禱不要被發現...

但是為什麼取這個標題連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因為只是在某片CD上看到,覺得滿喜歡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