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The way to paradise    by CHIHIRO

※ ※ ※ ※ ※ ※ ※ ※ ※ ※


「店小二!快點把店裡好吃的都給我叫上來!」天化整個人都快癱在桌上了。
也難怪,走了幾十里路,誰能不累?
「好的!客倌還有其他需要嗎?」店小二再把菜端上的同時,順口問著。
「我還要一間房!不要太破的!」天化活像是幾個月沒吃到飯了,有如餓死鬼般的狼吞虎嚥。
「唉呀…真不好意思,最後剩下的兩間房恰好一起被訂走了!」店小二臉上滿是歉意。
「被訂走了?!」不會吧!!這可是方圓十公里內唯一的一間客棧耶!
「是呀。就是坐在那兒的一對旅人。」

順著店小二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個紅髮的小子和一個遮頭遮臉的女人嘛!
看來還滿好欺負的…說不定能向他們要到一間房。

天化無聲無息的靠近那兩人,接著假裝和善地說著:「想必你們也是跟我一樣,四處為家的旅人吧?可以一起聊聊嗎?」

「看來又是一個找不到睡覺地方的可憐傢伙來像我們借房間了,你說該怎麼辦呢?戩?」紅髮少年不客氣地說著。
「反正今晚我絕不跟你睡!」被喚作戩的人穿著一身白衣,還戴了連衣的白帽,只露出漂亮的臉蛋來。「我要先回房了。」
「說走就走,真無情欸。」

「請問你…到底可不可以借一間房間給我啊?」天化頭一次被人忽視,這滋味真不好受!
「……」少年仔細端詳了天化的臉一會: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你得先說服小戩,讓他願意跟我同房才行。」
「小翦?是剛剛那個女人嗎?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親耶……」
天化在剛剛的時候,就已仔細觀察過那個女人,雙眸似水、眉若黛雁、唇瓣櫻紅、美的無法比擬!雖然聲音有點低沉,不過…天啊~~他第一次看見比老媽還美的女人!

少年聞言不禁爆笑出聲:「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早已習慣有人把楊戩當作女人,不過眼前這個男人的樣子實在好笑!
「無所謂好不好的。對了!你是出來幹嘛的?不會是是遊山玩水吧?」少年問道。
「我是出來磨練自己的!我叫黃天化!你呢?」
「原名呂望。不過大家都叫我太公望!而在房裡的那個人叫楊戩。我和他是獵人。」
「獵人?」原以為這只是虛幻故事裡的職業,沒想到現實生活中真的有。
「是啊!我們打算找到寶物後歸隱山林。」太公望毫不避諱地說著。
「哦?是怎樣的寶物?能讓我參一腳嗎?」天化顯得相當有興趣。
「世上的五大秘寶!我們現在正在找土星輪!」
「土星輪啊…好像在哪聽過…」天化思考了一會,在小時候好像曾經聽過這個名詞…好像是一個圓圓的…戒指?!
「你知道?」太公望沒想到原來這傢伙還滿有用的。
「啊!!我知道!是太乙叔叔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嘛!」天化一個拍桌,差點將桌上的飯菜給震到桌下去。
「你認識太乙真人!那就好辦了。」太公望隨即以楚楚可憐如被丟棄小狗般的姿態,拉住天化的手。「請你跟我們一起去旅行吧!」
「什…什麼啊...??」天化頭一次看到變臉這麼快的傢伙。
「對了,乾脆今晚你就跟我同房吧!就這麼決定了。」太公望連問天化的意願都沒有,就將天化的包袱拿到房間去。
「……啊…?」天化啞口無言,根本不知該說什麼。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天化不禁笑了出來。

※ ※ ※

「喂!不要賴在我的床上!」楊戩才剛在附近繞完一圈回房,就看見一個無賴躺在床上。
「小戩好無情喔…幾天前我們不是才睡在一起的嗎?」太公望朝楊戩笑了笑。
「幾天前是幾天前,現在是現在。」楊戩坐在床上,氣還沒消的樣子。
太公望冷不防地從背後抱住楊戩。
「剛剛那個人呢?」楊戩想把太公望的手拉開,沒料到太公望就像八爪章魚似的,怎麼拉都拉不開。
「怎麼?你很在意他?」雖是嘲諷的口氣,卻包不住裡面的濃濃醋意。
「我在意誰不關你的事。」拉不開太公望的手,楊戩只得宣告放棄。
「怎麼不關我的事,你明明知道我……」太公望突然禁聲,沒有再繼續講下去。
「知道你什麼?」楊戩雖然不知太公望要說些什麼,卻覺得太公望好像這一說會很不好意思…
基於壞心眼的使然,楊戩不死心的問下去:「說啊,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

不是不了解楊戩心理在想什麼,太公望卻仍說不出口,只好硬掰個理由。
說服楊戩---------也說服自己
「我是你的監護人,當然有權利管你。」太公望理所當然的說出口,卻在不知不覺中刺痛了自己。
已經對自己說過多少次了,絕對不能對楊戩有朋友以外的想法。
他很清楚楊戩只當他作朋友,而不是…他所希望的那層關係。
楊戩肯留在他身邊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要是被楊戩發現了…逃離他了……
那他找寶物又有什麼意義呢……?

「少扯了,你什麼時候成了我的監護人?我可不承認。」楊戩只想趕快掙脫太公望這個八爪章魚,天氣已經夠熱了還黏在他身上。
「被我抱著不好嗎?」太公望質疑的問出口。
「也不是啦…」其實感覺還挺好的…
「那不就成了!」聞著楊戩的髮香,太公望突然拉著楊戩倒向床。
「哇啊~~」

砰的一聲,是太公望和楊戩躺在床上的聲音,同時也是天化開門的聲音。

「你…你們…」本來只是來問問有沒有多餘的棉被可蓋,沒想到卻看見了出乎意料的景象…
不大了解男女知識的天化,看見太公望不但緊抱著楊戩還跨坐在楊戩身上,臉紅的像隻煮熟的蝦子。

「啊…黃…黃天化…」太公望沒料到天化會開門進來。

「對…對不起打擾你們了!!!!><////////」天化幾近大吼的道歉,隨即又砰的一聲關上門。

「啊…?」太公望呆楞著看向門,隨後爆笑出聲…
「啊哈哈哈哈哈…沒想到這小子這麼純啊…哈哈哈~~~」

「望…你到底要壓我到什麼時候?」雖然太公望的體重並不很重,但被壓著的滋味實在不好受。
「啊…」太公望將視線從門邊收回,看向楊戩,臉上掛著賊賊的笑意。
「既然天化好心成全…不如…我們就來做吧…」太公望的臉越來越靠近楊戩,手也開始在楊戩身上亂摸。
「太公望!你在想什麼啊?啊..好癢!不要這樣…望…」
楊戩沒想到太公望居然搔他癢。
「嘻嘻!」
「啊哈哈…望…別這樣…」楊戩受不了的在床上翻來翻去。

至於在隔壁禁不住好奇心偷聽的天化,只聽見了隔壁床上撞來撞去的聲音,和隱約的談話聲。

這下子…天化更加的肯定,太公望和楊戩的關係了…….

※ ※ ※

「天化你還沒睡啊?」太公望一進房間就看見天化坐在地板上發呆。
「啊!是啊…」天化這才回過神來,直盯著太公望看。
太公望注意到天化的視線,隨即坐在床上。
「幹嘛一直看著我?該不會…你愛上我了吧?」
「怎麼可能。我才不敢跟楊翦小姐搶、而且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天化急忙澄清。
「算了!睡覺!」像是天化講了什麼不該講的話,太公望拉起棉被倒頭就睡。
看著太公望反覆無常的表情和舉動,天化只好當倒了楣,惹到不該惹的……真衰…

太公望躺在床上,正想閉上眼睡覺時,天化所說的話…卻在腦海裡久久盤旋不去..

『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我也不會那麼變態去愛上一個男人!』

「啊!!煩死啦!!」太公望大吼一聲,用力地將棉被蒙住頭。殊不知這種舉動已經嚇壞了天化……

(我的天呀…太公望到底是怎樣的人啊……)天化邊滴著斗大的汗珠邊想著……

而躲在被窩裡的太公望,大腦完全不管太公望正處在痛苦邊緣,仍不由自主的想著天化所說的話…

『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你是變態!你愛上男人!你愛上男人!你是變態!你是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

「呀啊啊啊啊啊啊~~~~~~~~!!!!!!」太公望突然掀開棉被一個大叫,不但驚醒了剛睡的天化,連隔壁房的人都給吵醒了。

霎時,門以『非常自然』的方式被踹開,進來的是十來個人高馬大的壯漢。
「他奶奶的!半夜睡覺不睡吵個屁啊!俺今天修理你一頓,看你明天如何囂張!!」為首的壯漢拿著一把大刀不客氣的揮舞著。其他人也紛紛各自拿出傢伙武器,準備來修理修理這不識相的小子!

「啊…?」完全是被連累的天化,眼睛睜的大大的,在大刀面前,連辯解的話都無法說出口。
「什~~麼~~啊~~?」太公望也正好處於心情不佳的狀態中,來場大亂鬥抒發抒發情緒也好。

「請問,各位大哥圍在這做什麼呢?」一聲極為悅耳的女聲從後方傳來:「在這鬧事不太好吧?」
十幾個大漢正想回頭看看是哪個更不識相的女人敢阻撓他們,誰想到才一回頭,就見一位艷麗的女郎站在後邊笑著。
「不好意思,他是我弟弟,在精神方面有一點異常。希望各位不要見怪才好。」一個媚惑人心的微笑,令在場的每個人看的入迷,捨不得收回視線。
「呃…請問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為首的大漢終於最先清醒過來,連忙道歉之後帶領著其他兄弟各自回房。

「你是白癡嗎?沒事半夜叫這麼大聲作什麼?」女郎頗不高興的說著。
「你幹嘛讓他們出去?他們既然想扁人就讓他們扁啊。難不成…你會擔心我?」太公望一副就算被扁也無所謂的模樣,讓人看了就想衝上去扁一頓……
「我是擔心那些大個子的,誰擔心你了?」
「唉…這麼無情啊…枉費我對你這麼好…」
「少來!精神異常的白痴!」
「那你又怎麼忍心罵一個精神異常的人啊?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對!我就是冷血無情才會來幫你解圍!」


「欸…那個…請問這位小姐,你認識他?」靜默已久的天化忍不住發問。不過,這女人還真妖艷啊…可惜他不喜歡這一型的。

「想必你就是天化吧。」女郎轉個身,恢復成原來的面貌。

「啊!妳是楊翦小姐!」天化沒想到居然能在有生之年觀看到極奇特的變身術,眼光不自覺的流露出欽佩與羨慕。

「小姐?」楊戩隨即極為不悅的往太公望的方向看去:「是你?」誤導他的混蛋。他最恨別人說他是女人了!!

太公望直搖頭:「是他自己要誤會的,我可什麼都沒說啊。」
「就是因為你什麼都沒說,害得我好幾次都被誤認為女人你知不知道?!」
「這…」太公望的眼神不自覺的飄向一旁。
「看來你是真的討打啊?」楊戩緊握著拳頭,散發出來的殺氣連在牆壁上爬的壁虎都感覺的到。
「楊戩,不要激動,冷靜下來啊。」太公望是著撫平楊戩的情緒,但顯然是行不通。
「呵呵,你放心,我現在是再冷靜不過了。」楊戩面帶微笑的向太公望逼近。


這叫冷靜?騙鬼啊……



太公望不停地冒著冷汗,看來…火山即將要爆發了……



[待續]

亂七八糟的一篇...因為事先完全沒有構想過,只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而這篇故事內最可憐的,大概就是天化吧...
至於[獵人]這個名詞,是指接受別人的委託,收錢並達成委託人所要委託的任務,或有時也會自己尋找稀有的寶物再高價售出。
但是,太公望和楊戩並不算是真正的獵人就是了,簡單地說就是天化被騙了...[可憐的天化]
這故事會寫的怪怪的,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