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風鳴∼上篇∼

※ ※ ※ ※ ※ ※ ※


要死便一起吧!?女媧所解放出的最後閃光將太公望也吞沒了———!! 

女媧所發放的巨大光芒,從遠處也可清楚看到。 


雷震子:「那..那是甚麼!?」 

「不是爆炸..好像是能量的結晶!」哪吒答道。

「相信這些光就是女媧的生命的最後光輝!!」燃燈也在一旁靜靜觀看著。

「最後...」楊戩內心有點不安:「難道她打算在最後和太公望師叔殉情!?」 

「......怎會的...」聽到楊戩的話,在身後的四不象不其然低聲叫道:
「主人...」

〔註:請參考《封神演義》香港中文版第202回。〕


*-*-*-*-*


「就算我不在,你們已沒問題了吧。」
「即使不對你們說永遠保重..你們也會是那個樣子吧...」

閉起眼,太公望平靜的迎接滅亡...

『但是...那樣做真的好嗎?』

忽然一雙纖手自紛飛的碎石中托起...
巨大化的妲己出現...如母親般將太公望護進懷中。

『小太公望...』


不久...
聽說女媧發放的最後的光芒消失,其後只剩下眾仙道們...


「師父...?」武吉問申公豹。

「黑點虎?」申公豹問,黑點虎搖頭:
「哪裡也不見那個人!全世界也沒有!」

「元始天尊大人...」白鶴也問...元始天尊無語以對。


「不會的...」四不象難過得開始流淚...
「主人——!!!」


這樣,歷史的道標•女媧被消滅了,他們的戰爭也就此終結。
那是這個星球的歷史根源,意味著神話時代完結。


*-*-*-*-*


飄浮在黑暗的空間之中,太公望緩緩地睜開雙眼...

『這裡..究竟是...?』

四周漆黑一片...
除了自己的身體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見...

『伏羲的意識裡頭。』熟悉的聲音,回答得乾淨俐落,像極了他的作風。

『是王天君嗎..?』聽到了回答他疑問的聲音,
太公望一下子就思索出聲音的主人是誰。

看著眼前出現一道一道的瑩幕,和王天君的身影,太公望繼續詢問,
仿若自言自語般...
『我們..死了嗎..?』

『笨蛋!還沒睡醒嗎?你看不見在你眼前的我嗎?』

的確,身為『最初之人』,本來可以擁有永生...
但要是死了,就什麼也不剩..連魂魄也不剩...

聽到王天君的話,思緒逐漸回到剛才閉上眼,等待著滅亡的那一刻...
在意識消失前,他的確清楚地聽到一句說話..是妲己的聲音...


──『但是...那樣做真的好嗎?小太公望...』


『是妲己救了我們..?』

『明知故問。』

『是嗎..?』稍為整理一下尚略嫌混亂的思緒,太公望續道:
『那以後,有什麼打算?』

『......』

看到王天君並沒有回答──似乎還沒有什麼打算...
還是在思考著如何說出自己的想法──太公望突然轉換個話題:
『哈哈..雖說是靈魂融合,但在意識裡頭,還不是各自有各自的思想?』


在靈魂分割的一剎那,一切也已經不一樣..不能再回到原本那樣了...

正如一面鏡子..被分割成一半之後,即使用什麼方法再合回來...
始終有一道無法彌補的裂痕...(除非把鏡子溶掉再作一面新的鏡子吧)
更何況是『二分一』跟『六分一』面鏡子..怎有可能合得來..!?

但主因還不是這個...
在分開以後,這兩個『二分之一』的靈魂,各自有了自己的軀體...
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只屬於自己的經歷...
是獨立的兩個個體...
不同就是不同..不能混為一談...

已經沒有分別前的記憶和思想了...
即使再一次擁有以前的記憶,在經歷了這麼多以後...
思想還會跟以前一樣嗎..?
不可能!

而現在,兩人之所以合作,完全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目的──打倒女媧!
但並不是因為他們是『伏羲』,不是因為他們擁有『伏羲的記憶』...
他們是為了各自的理念而行動,碰巧有著共同的最終目的,那就暫時合作吧。

『伏羲』在靈魂分割的一剎那,就已經不再存在了!
存在的就只有..『太公望』和『王天君』...
他們已經進化成兩個『不同的靈魂』,而不再是兩個『二分一』的靈魂...
即使將兩個不同的靈魂放在一個軀體內,也不可能再是當初的『伏羲』。


不知是否察覺到王天君的心意,太公望突然換了一個方便王天君開口的話題。

『合不來就是合不來。』王天君淡淡的道。

『你也這麼認為?』聞言,太公望只是微微一笑的回答:
『相信不管再過多久,我和你也會是現在這樣合不來的啦!
 雖然目的一樣,但動機和出發點根本不一樣!』

『分開吧。』

『啊?』

『別裝傻,你知我在說什麼。』

『也對。你也真是任性,當初說融合的是你,現在說分開的又是你。』
話雖如此,在輕嘆一聲後,太公望還是問道:
『那麼..你打算如何分開呢?』

軀體只有一個,但靈魂卻有兩個。要分開的話,其中一個魂魄就要消失。
但基於軀體始終是王天君的,決定權自然落在王天君手上。

『軀體給你吧。』

『??』

『這個軀體..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但對你來說,不是還有用處嗎?』

『是這樣沒錯...』這句話不禁令太公望猶豫了。


──王天君到底有什麼打算?為什麼願意把軀體給了自己?


『到底是要還是不要?#』看到太公望不斷盯著自己看,
不用想也知道太公望在想什麼──畢竟也相處了一段時間──王天君開始火大。

『當然好啦!但是..為什麼..?』

『當作我欠你的吧。』

正如剛才太公望所說,當初說融合的是王天君,現在說分開的又是王天君。
似乎太任性了吧?
太公望自然明白王天君的意思...但是,這哪裡是原因啊!?

『把身體給了我,你怎麼辦?』

『還能怎樣?不要老是問些蠢問題!』看來不說清楚太公望是不會罷休的,
王天君唯有說下去:
『我累了..就這樣而已。』

在融合之前,王天君的確也說過這樣的話。〔請參照第187回〕
莫非在融合之前,王天君就有了要消失的打算!?

『但為什麼..?我不記得你會在乎人間或是仙人界這種東西...
 既然一開始就有了打算,沒必要等到現在才...』

『我不是說過..我一直也在尋找另一個我嗎?』

言下之意,不就是指他在乎的..是太公望嗎!?〔註〕

(作者亂入:這個..看到漫畫中某些情節時是這樣覺得的啦...
因為是第三個王天君嘛∼雖然似乎有點曲解...^^b)


*-*-*


註:

(因為沒有漫畫在手...以下摘錄自連載翻譯,希望不會侵犯版權吧..^^|||| 
可以跳過..^^bb)


「你大概不知道吧。第一個的我是對楊戩...
第二個的我是憎恨著聞仲和元始天尊。」
「而第三個..現在的我是要向”那傢伙”復仇。
代替了我受到重視的”那傢伙”!」
《第171回》(作者亂入:這個似乎沒有什麼關聯...^^||||)


「我的目標就只有〝那傢伙〞而已。」
《第176回》


不會有錯...

我 
被太公望 
吸引著了... 

至今認為是為了向楊戩和元始天尊報仇而活, 總覺得似乎是錯了。 

「——為甚麼呢?因為被太公望糾纏的時候,充滿著與從前完全不同的投入感。」 
「不錯...那傢伙才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第183回》


*-*-*


因為想了解太公望的一切,同時也因為對作為王天君已經累了,才提出融合。
既然唯一的共識已經不存在,分開也是遲早的事。

但在與太公望融合在一起的時候,王天君似乎也察覺到一件有趣的事──
太公望的視線總會不自覺地落在某一人身上...

雖然已經是兩個不同的靈魂了..但還是被同一人吸引著...

現在..王天君唯一最感興趣的是..以後太公望會怎麼辦...
當太公望可以真真正正回復成以往的『太公望』時會怎樣..?
可以堂堂正正的回到『那人』的身邊了...但是..真的會這樣嗎..?

這個像風一般的人..他的思想根本是摸不著的──即使曾經是同一個人──
真想看看他會做怎樣的決定...

看著他的所作所為..也算是一種娛樂吧。


看到太公望似乎還有些不解的樣子,王天君再點明一點:
『你不是想見一見「那人」嗎?以「太公望」的身分...』

聞言,太公望的臉瞬間擦紅。


──就是這個樣子才有趣。
王天君在心底暗笑。


『那..那你自己呢∼?/////// 還不是掛念著妲己?別以為我不知道!』
太公望並沒有否認,但隨即將話題的中心轉移到王天君身上。

『要..要你管!』

(作者亂入:果然兩個都是有趣的孩子∼^^)

正因為現在兩個人同住在一個體內,兩人又是那種善於利用人心的人,
而且或多或少也能感覺到對方的情感,否認也沒什麼用處吧?
只會將時間浪費在沒意義的爭吵上。


在沈默了一會,王天君再度開口:
『你真的決定要留在人間?你應該知道有什麼後果吧?』


太公望知道王天君所指的是哪一件事...

當初使用太極圖和妲己決戰時,
還沒有將太極圖的威力完全發揮,就已經虛脫昏倒了...
那時他還是『太公望』...

和女媧一戰,唯有身為最初之人的『伏羲』才能發揮出太極圖的最大威力...
如果不是『伏羲』的話...
如果沒有跟『王天君』融合的話...
如果只是『太公望』的話...後果會怎樣...?
不用多說,還沒有發揮出太極圖的極限,相信『太公望』已經倒下了。

同樣地,在發揮出太極圖的最大威力之後的後遺症...
要不是因為與王天君融合了...
要不是現在還是以『伏羲』的身分存在...
現在太公望..還能這麼自在嗎?

現在距離跟女媧決戰之時,似乎只過了不久...
假如現在變回『太公望』的話..能撐的了嗎..?


『沒關係..我想..我還不至於弱到立即被封神吧...』
太公望現在只能苦笑一下..既然現在有了這個唯一的機會變回『太公望』,
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不惜什麼代價。


──只是想以『太公望』的身分遠遠看他一眼而已...


『正蠢才。』

『呵呵∼你該不會是擔心我吧∼?』太公望已經變成簡化版,
臉上還是他以往那張無賴臉。


──反正早就決定了,無論如何也不會改變,再多想也沒有什麼意思吧?


『我只是不想辜負妲己的好意。』王天君別個頭,懶得再跟這笨蛋耗下去。


妲己似乎早就知道太公望和王天君的心意...
一個已經厭倦了生存...
一個想繼續活下去...

妲己要救的只有..想活下去的那一個..也就是太公望...


『小王天果然是個孝順的好孩子哦∼〔心〕』太公望故意用妲己的語氣說話,
心中卻想著:

──捉弄這傢伙太有趣了!難得有這個機會,一定要好好利用!


『吵死了!再說我就收回前言,要你跟女媧同一下場!』王天君實在受不了。

──這樣的人,竟然是另一個『自己』...
  最該死的還是自己竟然對這樣的人感興趣!

『唉∼只是開玩笑而已嘛∼真沒趣∼!』太公望像老頭子那樣搖頭嘆氣,
還碎碎的唸了一句:
『果然是戀母情結,難怪當初會想過哪吒可能是自己的另一半魂魄!』

但太公望很快便換回認真的表情:
『好了,玩笑到此為止。該是分別的時候了。』

『......』
『答應我兩件事。』王天君突然提出條件。

『哦?說來聽聽。』

『第一, 要一直維持伏羲的樣貌。』


這個..對太公望來說應該不難...
反正『伏羲』跟『太公望』的樣貌也差不了多少。

他們現在的情況跟妲己的頗相像──
軀體只不過是一個容器...
只要靈魂不變,不管附在什麼軀體上,樣貌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

正如妲己在身為『妹喜』和『妲己』時...
身體雖然不同,樣貌卻沒有什麼大的轉變...

(作者亂入:至於附在女媧的身體那次..是exception啦∼^^|||| 
最後妲己在消失前,還不是變回原來的樣貌..?^^bbb)
〔天音:藉口!||||||〕

太公望和王天君同住在一個軀體內...
但基於『二分一』和『六分一』的靈魂的關係...
『伏羲』自然以靈魂佔了較大部分的太公望的樣子出現...
相較之下,王天君只佔了一小部分...

〔註:在最初融合時可以見到,伏羲根本就是太公望的樣子,
王天君只佔了右眼下角那一部分。〕

甚至可以說..『伏羲』根本就是太公望的樣子...
要說『現在的伏羲』和『太公望』的分別...(撇開軀體不說)
就是在意識裡頭多了個『王天君』的意識...
氣息中多了一份屬於『王天君』的邪氣...
記憶中多了一段屬於『伏羲』的記憶...
僅此而已。


『為什麼?算了,你也不會答我的吧?沒問題。那另一件事呢?』

『不要做出丟臉的事。』以伏羲的樣貌行事,丟的可不只是太公望一人的臉啊!

聞言,太公望差點跌倒在地:
『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答應還是不答應∼?』

『......』
『好吧。』


*-*-*-*-*


『在這裡嗎?』王天君運用空間移動的力量,來到了蓬萊島的一個草原上,
這裡似乎沒有什麼人經過,但卻距離『那人』的所在地不遠──
因為王天君知道太公望只想見一見『那人』,卻似乎不想被其他人發現。

『不愧是王天君,挺了解我的嘛∼』

『廢話少說!』
『要開始了,這是你自己決定的,不要後悔!支持不了可不干我的事!』

『當然!』太公望肯定的回道。

隨即身體便覺得好難受..將快要窒息那樣...


『總比你所想像的好吧。』看到太公望難受的樣子,王天君淡然的道。


──的確,現在總比自己預算的好一點..但還是好難受..為什麼...


看出了太公望的疑問,王天君續道:
『我把一小部分的力量留在你體內,把太多力量留下來,
 就無法除去我的氣息,這應該不是你所希望的吧?』


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虛軟無力..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走般...


『我能幫你的就只有這點而已,以後就要靠你自己。』
『把我殘留的力量變成你自己的力量──
 當你熟習了後,在你體內的少許「王天君」的氣息就會完全消失。』

『..謝謝...』太公望困難地擠出一句話。

『好好地活下去,別白費我的一番心機。』

這是在太公望的意識允許下..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漸漸地..太公望的意識越來越糢糊...最後昏迷不醒...


待續

─────────────────────────

後記:

終於下定決心寫了...^^
本來想著寫完一篇再寫下一篇..寫完某一篇長篇再來寫這篇的...
但是..那篇長篇是去年(2000年)暑假開始寫的...
一直因為學校太忙..到現在才寫了三回...(死)
等那篇寫完後..恐怕也忘了這篇了...||||||
這篇是封神完結後不久時構想的..到現在才來寫實在是...bbbb

但是...
嗚嗚∼∼實在寫得太爛了∼∼可是這已經是極限了∼∼><

從懂事開始至試著寫同人小說以前,中文作文最高紀錄──
七百字以內連標點符號..(死)←(英文作文少說也試過一千多字嘛∼T_T)

這篇也只是小凝第二篇同人作品而已..表達能力不足是小凝的致命傷...
完全沒有文筆可言..看不懂的話請多多包涵...T_T

這篇是為了達成自己的野望──楊太──而生出來的文文∼^^
鳴∼∼在看到封神的結局時...
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有種遺憾的感覺...
尤其是最後看到望望(伏羲)回眸一望那時...
一直想..那到底是太公望還是伏羲..?

基於支持楊太的心理..那種遺憾的感覺就更大了...
師叔雖然和王天君融合了,但在他自己那分意識中,心意一直沒有變啊...
當楊戩揮刀指向自己時,太公望的意識..不難過嗎..?
(小凝一直不認為太公望的意識跟王天君的意識有曾融合過,
不然也不會有兩人分離,王天君去找妲己那一幕吧?)
師叔的意識還存在啊!但卻不能對楊戩說:「我就是太公望」...
就這樣離開..連一聲再見也沒有說..一想到這裡就好難過...=_=

本來也想試著找出分別太公望和伏羲的界線在哪裡...
但因為太難找了..自己又懶..況且又很喜歡望望和伏羲...
所以就沒有再多想了...^^bb
現在剛好有機會想一想這個問題。

這篇文文有一小部分是自己的觀點..但一大部分是自己的希望∼∼^0^
楊太不滅∼∼楊太萬歲∼∼∼∼〔大心〕
因此..有一大部分是小凝掰出來的啦∼
有不合邏輯之處..敬請原諒...但歡迎指教∼∼^^

當初看到伏羲時,還在想:
「那不是王天君的身體嗎?為什麼是太公望的樣子?」
現在採用這種說法..希望還算說得通吧...^^bb
〔天音:妳總是喜歡往奇怪的方向想的...||||||bb〕

小王天真的難寫..完全不清楚他會用什麼語氣說話...

呃..後記似乎太長了..果然是個多話的人...^^||||
那就說到這裡好了...^^bb



_________________

<補充補充∼^^b by小凝>



重點:

這篇文文存在著許多個人觀點...
如果不能接受者,還是別看下去比較好...^^b

(以下是廢言...^^||||)

心情好矛盾啊..伏羲和太公望不能同時存在...
寫這篇東東,就是選擇了太公望而不是伏羲...=_=
否決了伏羲的存在...唉∼∼

在這裡貼文真的膽戰心驚呢...^^|||
一方面,各位作者大大的小說也很棒啊∼
相較之下..這篇文文就真的好失禮...^^b
而另一方面,不少讀者也認為伏羲取代了太公望存在吧..?
但小凝卻將結局想成這樣...
而且採用了極為異類的觀點...^^||||

但是..小凝覺得把結局想成這樣或許會比較好過點...
就當作是小凝想滿足自己在看封神結局時的遺憾吧...^^
封神的結局的確給了讀者很大的創作和想像空間呢∼
不需要認同本文的說法...
請把這篇文文當作是某讀者的看法來看看就好了...^^



_________________

<謝謝各位大大的意見和指教∼^^ by小凝>



謝謝各位大大的意見和指教∼^^〔鞠躬〕

小凝只能說..「世事古難全」吧...
世上沒有十全十美..既然是為了要寫到楊太..不得不放棄一些...
(所以小凝也自覺得很對不起伏羲和王天君..=_=)
但從另一角度看..王天君和伏羲能早日脫離小凝的魔掌不是很好嗎?^^
最不幸的,應該是楊戩和太公望吧?^^
(開玩笑的啦∼^^b)

對於小王..小凝也沒有太深入探討...
但就小凝看到和感覺到的大概是這樣...(真的讓小王迷見笑了..^^bb)
每個人的詮釋方式也不同∼小凝只是想將自己所想的表達出來而已...
但小凝覺得在「本文中」的王天君..應該不會痛苦吧..?
消失並不是該難過的事吧?如果那是自己的願望的話...(假設在本文中王天君是這樣想...)
能達成自己的心願、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能活出無悔無憾的一生(是雖痛苦,但無悔)不是很好嗎..?
如果是因為看到王天君有「想消失」這願望而覺得悲哀難過的話...
小凝也不知該說什麼了...^^b
(在宗教角度來說,人死後會到天堂哦∼再也不會有痛苦了∼當然,在這裡是不管用的...^^b)
而且..死亡不代表放棄生命吧..再者..那算是死亡嗎..?^^b 
只是和妲己一樣跟星球融合了而已..也就是與這個星球一同生存啊∼^^
而且,王天君的存在也很有意義哦∼!^^
對於同一件事情,用不同的角度去看,會看出不同的東西吧?
小凝還是喜歡從樂觀一點的角度去看∼^^

要寫什麼是作者的自由...
但要看什麼、要不要看、看完後要怎樣想是讀者的自由哦∼^^
本文只是某一封神讀者的「想法+創作」而已..不用太過介懷...
但假如看到有不能接受,甚至不能容忍的情節,小凝在此先說聲抱歉。^^

還是感謝各位看這篇文文..更歡迎指教哦∼∼^0^
(小凝也自認本文有不少漏洞..但實在想不到要怎樣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