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02

※ ※ ※ ※ ※ ※ ※


☆      ☆      ☆

「望………」楊戩開始覺得意識不清了,眼神也迷離了起來:
「我……今天……還要…上課…」
「……說這個已經來不及了…」望輕輕地跨坐在楊戩的身上:「對你,我不會放
手的……」
「……嗚……」楊戩嘴裡含糊不清地呻吟著。

看著楊戩幾乎快要受不了了,太公望嘆了口氣,低下頭,用他的嘴輕輕地跟楊戩
的唇交纏著。
「…呼……呼……哈…………」

許久,太公望輕輕抵住了楊戩的額頭,發現已經有一層薄汗滲出,帶著一絲絲憐
惜,他輕輕地朝楊戩的耳邊吹氣:
「…你很難受吧?」

「………望…」又來一個強烈的刺激,楊戩的意識又馬上恢復了一些,偏著頭想
要避開太公望近乎折磨的憐惜,但說出的話都是支離破碎的:
「你……不…要………鬧了……」
「……咦?這樣你不是很舒服嗎?」太公望用手將楊戩的頭固定住,繼續他對楊
戩耳邊的侵略:「你不喜歡這樣嗎?」

「啊…啊……」避也避不開,楊戩受不了地喊叫出聲,臉上潮紅又更添了一分。
「……還不夠喔…」太公望像是完全不滿足於楊戩臉上痛苦的表情,邪笑了一下
,將另一隻手空出來,開始一點一點地來回撫摸楊戩赤裸的皮膚:
「好小聲喔!看來我依舊對你太溫和了……」

冷不防,太公望又握住了楊戩最脆弱的地方,輕輕摩擦著:
「不要壓抑了,叫出來…叫大聲一點!!」
「啊啊啊啊啊啊………」楊戩根本擋不住自嘴裡流洩而出的喊聲:
「望……我不……」

「…想不想抱我?」太公望輕輕地舔舐著楊戩透著薄汗的肌膚:
「看你好可憐啊……」
「……望…………」楊戩的手腕早就被手銬弄得全是淤青,半睜著模糊的眼,抬
頭看向眼前的人。

在眼神交纏中,太公望似乎放棄了什麼一樣,他微微一笑:
「好吧!我把你放開吧!」

拿出了鎖匙,太公望打開了手銬,幾乎是同時的,楊戩立刻一個欺身把太公望壓
在身下。

「你好像還滿有精神的嘛!」太公望也不緊張,定定地看著楊戩潮紅的臉頰。
「……呼呼…」楊戩兀自地喘息著。
「你還壓制得住啊?那是不是我功力不夠……」太公望伸出手輕輕一圈,楊戩的
臉就被他壓下了,太公望輕輕地將唇送上:
「我這樣的撩撥……你還撐的住嗎?」

楊戩原本漸消的紅潮又立刻湧上,強烈的慾望燒掉了原本的理智。
結果,當然是撐不住………

「別想我會乖乖聽話喔……」太公望語末的話被吞沒在楊戩渴望的嘴裡。
兩人的身影馬上就在床上交纏了起來。

☆      ☆      ☆

已成了習慣性……
張開眼時,最思念的你都不在身邊……

「啊……已經中午十二點四十二分……」

楊戩長長的眼睫毛瞬了瞬,紫色的眼睛微微一張,電子鍾的紅色數字就在床頭對
他微笑。

「……好累……」
這是恢復意識之後,第一個飄進腦海的念頭。
楊戩輕輕地撫摸著手腕上那些紫色的淤青。

「該死……好痛……」第二個念頭。

低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草莓』外加『貓爪』處處的肌膚。
望今天早上的確像是發了瘋了一樣,根本就是跟他拼上命了嘛……
雖然望看起來很瘦弱,但是……力量卻出奇地大……

不像一般時候那樣地柔順,反倒是一隻在玩弄獵物的貓一樣。
看來他果然很生氣……
但……的確是自己的不對,所以只好……

讓他發洩吧!
這就是當初答應同居的條件之一……

「不過,真是……」楊戩哭笑不得:「明明是比我大一歲的人……」

肚子好餓……但全身上下卻疲憊地連動都不想動……
果然…是縱欲過度的下場吧?
「呼…………」

哈……上午的Statics早就結束了吧?
啊…那個變態教授一定會問韋護他為什麼又沒去了……

不過既然那麼累,上課時一定會睡著,所以乾脆連下午的課也翹掉算了…

翻過身,楊戩一裹棉被就準備繼續睡。

「……你果然還在睡…」一個熟悉不過的聲音突然響起:
「上午就看你沒來上課,怎麼了?生病了嗎?」

來了……這個罪魁禍首……
楊戩突然起了一個念頭。

「……是你呀……韋護……」慵懶至極的聲音。
「…喂……趙教授今天還問我你這個天才怎麼了說……」韋護走到床頭:
「昨天晚上搞到幾點啊?就算是同居一週年也不可以那麼過火吧?」
「不是搞到昨天晚上……是今天早上五點多……」楊戩訂正了韋護的話。

「今天早上五點多……!?」韋護搖著頭盯著床頭那灘乾涸的血跡,冷汗直流,
頓時把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
「啊?你們又玩了什麼變態的東西啦?」
「不是我,是他…拿手銬銬住我……」

「……喂喂喂!!少爺…」韋護皺著眉頭:「你沒受傷吧?」
「就算是受傷……也是你害的…」楊戩突然翻過身來,恨恨地瞪著韋護:
「你啊!!明知道我昨天是那麼重要的日子……還給我最緊急工作!!」
「結果是…我累得半死回到家,他不分由說地把我銬起來ox……」
「這…………全是你的錯!!!」

韋護看到楊戩責難的冷酷眼神時,全身上下仿佛被凍成冰塊,一動也不動。

「……啊…對不起…少爺…」
既然他這樣說,還能說什麼……

「如果你覺得抱歉的話,去幫我買吃的東西…」
楊戩轉過頭去,故意不看韋護驚訝的眼神:
「…對了,順便copy一份今天上課的notes給我……」

「啊?」
「我要在二十分鐘之內吃到東西…不然……」
「不然……」韋護的腦袋一時轉不過來,呆呆地重複楊戩的話。

「你就沒命!!!」
楊戩的口氣突然變得很凶
:「快滾吧!!!!!」
「啊!是是是是是是………」韋護聽了連忙一溜煙地跑掉了。

盯著韋護慌忙的背影,楊戩吐吐舌頭:
「……沒想到………」
「……偶爾學望這樣做…效果好像也不錯………」

『你是我養的大狗……』
望的笑容又浮現在眼前,一臉比任何人都還要得意的樣子:
『不許背叛我喔……不然我就殺了你把你烹來吃……』

那是他跟他提出同居的要求時,所說的話。

「唉…好累……」楊戩又閉上雙眼,沉沉地睡去:
「……那個特意去買的戒指…以後有機會的話……再給他吧………」

疲累的楊戩卻沒注意到,一個修長的身影從窗外慢慢地爬了進來。

☆      ☆      ☆

「怪盜Z……」

沒錯,就是他……
從中古時代就以怪盜為名的費蘭格家族正統繼承者。
白天的時候,身為一個普通大學生的他,就跟一般學生一樣…
高興時就去上課,不爽時就翹課…
考試前一天跟韋護借筆記來念,卻每次都意外地比他高分。

『真是汙辱我的智商……』韋護每次都看著成績表,然後哀聲嘆氣:
『少爺你明明都不去上課,卻每次都考得比我高…』

『因為我是天才啊∼!』自信滿滿的笑容,倒不如說是遺傳到家族原本就非常優
秀的血液。

在夜晚的另一個身分……
是跟現代脫節的人……號稱史上最優雅的怪盜。

偷東西也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情,體內果然流著從母親那裡得到的怪盜家族之血。
追求著刺激跟新奇……玩弄著…每次都為了抓他而疲於奔命的警察大人。

反正,偷了隔天就還回去,還附上一封叫警察發飆腦溢血的感謝函…

『謝謝∼!
今晚我玩的很愉快,希望下次再見面時……你們可以變得比較機靈點…
怪盜Z』

但這樣的日子,在變成交換學生之際,從英國來到美國時……
他怪盜的名譽當然不能被抹煞……
拖著他的隨從…韋護˙西菲丹爾到處嘗試新的防盜系統。
繼續著他遊戲人間的態度,玩耍著美國的笨笨警察。
直到……

有一天晚上,剛偷到一顆名叫『墮落天使的眼淚』的鑽石,他偽裝老頭子步伐闌
珊地想要穿過警察的檢查線。

「你給我過來……」
有著一頭艷麗暗紅色短髮的警察,出乎意料地捉住他的手,二話不說地把他拖到
一旁的小巷子裡。

「別裝了……怪盜Z,老頭子不合你的格調……」
淡淡的語氣,卻讓楊戩驚異不已:
「…很厲害嘛…你是怎樣看出來的……」
「你的眼神太精明了……一個六十七十的老頭子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眼神…」
「如果說,是個老當益壯的老頭呢?」既然被認出來了,楊戩蠻不在乎地將偽裝
的面具摘下,露出原本年輕的容貌。
警察仿佛像是驚艷於楊戩的容貌,微微一笑:
「不,你的眼神裡有一股年輕人才會有的傲氣,那是老年人絕對不會有的。」
「……那你要怎麼做呢?逮捕我嗎?警察大人……」楊戩歪著頭看著眼前這位有
一股特別氣質的警察:「我想你不會,要是你要逮捕我的話……你剛剛就會喊出
來了,不是嗎?」

「別看我年輕,我已經是堂堂一等警官,太公望˙羅蒂斯。」太公望滿意地看著
楊戩的眼裡多出一分驚訝:「……你不是也可以逃嗎?以你的身手,那種檢查線
根本就可以置之不理,還是…你故意諷刺警察的辦案能力?」
「……嗯…你對了一半。」楊戩激賞地盯著太公望年輕的臉孔,想來年紀跟他差
不多:「不過,大部分的動機是要尋求一份刺激吧?」

「…既然被你認出來,那就麻煩你將『墮落天使的眼淚』跟『感謝函』轉交給警
察署長,謝謝你……」楊戩將一封信封輕輕地塞進太公望上衣的口袋:「我今晚
玩的很愉快。」

說完,楊戩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我說要放你走嗎?」太公望豪不猶豫地抓住楊戩的手。
「太公望警官,你不是不逮補我,那你要做什麼呢?」楊戩微微一笑。
「……不逮捕你,並不表示我要放你走啊……」太公望淺笑,楊戩有點傻住了:
「我們……同居如何?」

「…啊?!」楊戩的眼睛瞪大,但職業的反應馬上讓他藏起了情緒的起伏:「你
是我從小到大第一千零一個提出這個要求的人,前一千人都被我拒絕了呢…」
「那你的答案呢?」太公望精明地看著楊戩:
「如果你的答案不合我胃口,我可是會大叫的……」
「這是威脅嗎?」楊戩不置可否地看向太公望眼裡深處。

「…………你說呢?」

「那我……的答案是……」

待續
===================================
後記:
這……前一段是應某人要求添上的……
並被某強大勢力所干擾,只好由楊太楊變回楊太……
自認一點都不激烈………也許該再加一點料……
嗯……後面可能會有很多……很多……很多……那種場面吧?
只要秋水的腦袋細胞沒有被這些話燒壞的話……就會繼續加油的!!
附帶一提,在這個故事當中,他們的last name都是秋水偽造的……
所以千萬別問秋水那是什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