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01

※ ※ ※ ※ ※ ※ ※


☆     ☆     ☆

西元2002年,某一個炎熱的夏夜當中,十點。

……在這個已完全現代化的社會當中…還有一種人過的跟別人完全不同的生活。

「所有的人都已經睡著了……」

舊金山市的一棟高級公寓的頂樓。

「…乖乖地把東西交出來吧!!」美麗的女子露出一個艷麗無比的笑容。

「妳是……?」老頭子的眼睛不禁瞪得大大的。
「我按照預告來了……」女子的紫色眼瞳發出叫人膽寒的冷光。

「……怪盜Z?」
「沒錯…」女子一撥秀麗的長髮,一把飛刀也在此時射出。

噹……
刀子射入一老頭腦袋上方的牆壁,老頭子立刻口吐白沫地昏死了過去。

「……簡單解決。」女子手腳熟練地開始脫老頭的衣服。
「……找到了,這次的目標…『女王的懷錶』。」
一個閃閃發亮的懷錶掛在老頭的胸前,女人小心翼翼地解下。

「下次記得……不要隨便佔有別人的傳家之寶…」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揚:
「否則……」

穿著高跟皮靴的腳『輕輕』地踏住了老頭子光溜溜的禿頭。

「就不是那樣簡單了。」

☆     ☆     ☆

半夜十一點,奧克蘭市的街道上……

來來往往的人群有一股小小的騷動,而騷動的主要角色,就在一個穿著風衣的男
人身上。及腰的藍色長髮,深色的墨鏡下有一個高挑的鼻樑,紅潤的唇帶著性感
的線條,再配上白色細緻的肌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好……好帥的人……」穿光鮮亮麗時髦的女孩子們紛紛交頭接耳著。

只見那個男人手提著一個郵件,慢條斯理地走向再街角二十四小時營運的快遞局

「我要……寄到…這個地址。」低沉的嗓音感覺不出任何的感情。
「嗯……寄到費利蒙市的韋先生…即時快遞嗎?」在窗口辦事的男孩,熟練地稱
著重量:「一磅……這樣是……十塊錢……」

「……你怎麼還在工作?」男人掏出十塊美金:「未成年超過十點就不能工作了
吧?違法的喔……小弟弟…」
「啊?先生……」男孩靦腆地傻笑:「沒辦法,因為我還想上大學…請保密…」
「…哈…放心,我是不會怎麼樣的啦!只不過…還好你沒碰見他……」男人將眼
鏡拿下,一雙紫色的眼睛就露了出來:「如果我是他的話,你現在就在警察局作
筆錄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武吉……」男孩感激地看一著男人:「你能體諒最好了…」
「…我想…這家快遞公司不會不知道你未成年吧?」
「我…只是…代班罷了!本來的那個人會分我三分之一的工錢…這是收據…」
「是這樣嗎?……那再見了……」

男人收下收據後,就漫步離開了。

「………哎呀呀…十一點了嗎?」男人掏出懷錶,上面的秒針慢慢地運作著。

「…真是糟糕,他一定會很生氣……」
「倒楣……」男人再轉過一個街角:「怎麼打烊啦……」

一家已經不再閃亮的招牌上,寫著乙和珠寶……

「傷腦筋……如果不帶一點東西回去的話……肯定是不能睡覺…」
「那只有……」

☆     ☆     ☆

已經是半夜一點整…
一個位在聖荷西市旁的公寓中。

「………哼哼…」一個紅髮的青年,生氣地窩在床上:
「王八蛋楊戩……我要你死的很難看……」

今天明明是很重要的日子……兩人同居一年的紀念日…
啊…已經不是今天了……是昨天的事了……

竟敢放他一個人在家裡孤孤單單地……

「……太過分了…我不等你了。」青年伸出手,把床頭燈扭熄。

「看我到時怎樣…對付你……」

「……對了…」青年又把燈扭亮,從床上爬起,然後從自己的衣櫃拿出自己的配
槍,將子彈一顆顆上膛:「你完蛋了……」

☆     ☆     ☆

躡手躡腳地靠近床上的那團鼓鼓的棉被,藍髮的男人不禁鬆了口氣。

「好險…看來是睡著了……」

習慣性地,脫下了風衣,坐上床沿。

「累死了……」
頭一沾上枕頭,男人立刻閉上了眼睛。

康啷……

還來沒得及反應,男人的手就被銬上了床頭的欄杆。

「我以現行竊盜犯的罪名逮捕你,你有權利保持沉默,不過你所說的一切將會成
為呈堂證供。」
紅髮青年冷然的冰藍色眼睛被從窗外流洩的月光照耀著。

「太公望…原來你還醒著……」男人無奈地張開眼睛,看了一眼手腕上閃著銀光
的手銬:「……你又濫用配給品了嗎?」
「……你少貧嘴了…怪盜Z…我終於親手…抓到你了……」
「是是……全警署最年輕的警官…你『老婆』既然是怪盜的話,身為『老公』的
你也是同罪喔!!」

一聽到老婆跟老公……
紅髮青年的眉頭馬上扭成一團,一個冰冷的槍管就抵上男人的額頭:
「…你這混蛋…『昨天』是什麼日子你應該知道吧?」
「我知道啊…同居一週年紀念日……」
「那你又混到哪裡去了?」
「怕老公嘛…所以…溜回娘家躲起來……」

喀嚓!
板機扣下的聲音…

「望……我可不可以不要說實話…?」委屈至極的聲音。
「不行。」斬釘截鐵的語調。

「那……我…去找朋友了…可以吧?」
「…五……」楊戩的腦袋被太公望用手槍狠狠地敲了一下。
「……呃…是韋護啦……我跟他出去了…」楊戩直喊痛…
「…四…」
「…老實說是到舊金山去了……回來時,101號公路塞車嘛…」
「三…」
「……望……別這樣啦…」
「二…」
「……好啦好啦……我去找女人了!!這答案你滿意了吧?」
「一………」

砰!!!

旁邊的枕頭立刻變成一團紛飛的羽毛。

「下一個就真的是你的腦袋…」
「唉……我是去『工作』…可以了吧?」
「為什麼是昨天?」太公望將配槍收回自己的封套。
「要抱怨去找韋護抱怨……」楊戩皺著眉頭看著自己被手銬銬住行動不便的雙手
:「是他安排的……望…打開這個啦……」
「…不要!!」望露出一個甜美至極的笑容:「雖說不是你的錯,但你昨天放我
一個人在家裡,讓我心情很不好…小戩……」

但這個笑容,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不論何時他露出這個神情,在他面前的那個人就死定了……
心情好時,那個人也許還會有全屍,不過,是被凌辱得體無完膚的那一種。
但心情一旦不好的時候……慘烈的狀態可說是吃人不吐骨頭。

聽到那一聲極為嗲聲的「小戩」時,楊戩不禁開始全身發毛。
在心中不停地祈禱著……但好像沒用……
不禁開始埋怨韋護……
怎麼好死不死給他安排昨天的工作……

還是大學生的他今天早上還要上課啊!!

「……等一下啦…我有禮物給你……」楊戩陪笑著。
「…不要!!現在我只想……你現在就委屈一點讓我發洩一下吧!!」
太公望說著,就將手輕輕地撫摸著楊戩的臉頰:
「更何況如果不是現在的話,等我壓抑到今天晚上時,你就知道了……」

「…晚上…不會又要玩蠟燭吧?」楊戩聽了在心中強烈地哀嚎著。
「……所以說…現在跟晚上…你要選擇哪一個…?」太公望的絕美笑容在此時的
楊戩眼裡,好像惡魔。
「……現在…我不想玩蠟燭…」楊戩妥協地閉上眼睛。
「聽好……如果下次你的工作在重於我的話…鞭子就上場了……」

「是………」
聽到這句話,楊戩只有心不甘情不願地認命了……
誰叫他昨天那樣重要的日子,竟然沒陪到他……
活該被處罰……

「唔…………」
楊戩不注意的當頭,太公望的舌就強制性地抵開他的唇,一股有奇怪香味的液體
就莫名其妙地灌入楊戩的嘴裡。

「……那是什麼?」楊戩的嘴角洩下一絲晶亮。
「…呵……」太公望輕笑一聲,開始動手把楊戩的襯杉鈕扣打開:
「你還有時間管那麼多嗎?」

楊戩不禁瑟縮一下,太公望溫暖的氣息在他項頸中游移著,挑逗著他的自制力的
極限。
「……住手…好癢…」
太公望像貓一樣,細細地……在楊戩的胸膛上輕輕地舔舐著:
「……我偏不住手…」

康啷……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熱度從小腹升起,修長的手指不禁緊緊拉扯著手銬,
然而,細緻的皮膚根本就經不起這樣的摩擦,抹出一痕一痕的青紫。
「痛……」楊戩輕喊出聲。
「……啊…」太公望發現到楊戩手腕上的痕跡,紫紅色的淤青陪襯著潔白的肌膚
:「好可憐……不過,我不會因此放過你的……」

一隻手撫摸著楊戩手腕上的痕,另一隻手卻也在同時輕輕地伸進楊戩的褲子裡,撥弄著楊戩最脆弱的地方。
楊戩不禁隨之倒抽一口冷氣。

「我可愛的小戩,你後悔了吧?」太公望裝作無辜樣,口氣卻壞壞地問。
「……嗯…」楊戩只覺得欲哭無淚:「非常後悔……」
「吻我………」

「哈………哈……」
太公望將唇跟楊戩的重合,兩人的舌在互相纏綿著…幾乎快透不過氣。
望也順手自己衣服解開,露出兩人不相上下的白皙膚質……

「還不夠喔……我的氣還沒消呢……」太公望的聲音在黑夜中顯著特別媚惑:
「你就好好地表現吧……嗯?」
「………啊…」聽到這句話,楊戩突然覺得一陣腦袋空白。

對某些人來說,這是一個清爽無比的清晨……
但對楊戩來說,無止境的漫長黑夜才剛剛來臨…〔苦笑〕

                      〔待續〕
☆      ☆      ☆

後記:〔秋水邪惡地狂笑中〕
會不會有人看不習慣啊?

這篇是有強烈逆王道的風味是也……師叔簡直是愛吃醋的惡魔。
但是……這篇有關輕微的h部分,秋水邊打邊笑……
楊戩不算是受啦……但也不能算是攻……
〔天音:那到底是什麼?〕
〔秋:哈哈哈哈哈……喜歡王道者,仍可視楊戩作攻…想有新口味者,楊戩在這
篇就是受……此後,師叔會越來越會吃醋……倒楣的是楊戩。〕
〔天音:……喂喂喂!!〕

個人認為,楊戩在這篇裡面也算是粉幸福的說……〔強詞奪理〕

再後記
再看過一遍後
覺得自己當時真的腦袋壞掉了
算了
就當作垃圾丟上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