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落櫻之魂 第二十三章

※ ※ ※ ※ ※ ※ ※



  其實難以想像的
  並不是黑暗,而是早晨
  曙光將怎樣延續下去
  或許會有彗星出現
  拖曳著廢墟中的瓦礫
  和失敗者的名字
  讓它們閃光、燃燒、化為灰燼。

                       《彗星》/作者不明
*  *  *  *  *

  「我就知道你會打過來。」低沉的聲音裡有幾分嘆息。

  「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本來就該通知的。」平素溫柔的嗓音蘊藏了幾分慍怒:「你在幾個月前也中過一次毒,而且兩次都是故意的……是嗎?」

  「是四不象說的嗎?戰鬥化的他果然不可小看啊。」輕描淡寫的語氣意圖要減緩已經緊繃的氣氛。

  「小望!」提高了嗓音,難得完全不客氣的語調:「我知道你這麼做……有你的考量,我大概也猜得到你做這種決定的原因……不過,請你考慮一下你的身體狀況好嗎?」

  「……對不起,不會有下一次了。」輕輕地嘆了口氣。「這次是超出了預料,是我疏忽了……不過我沒想到會……這麼快。」

  「他……知道了嗎?」

  「沒有……要感謝『她』……大概是設計得太好了吧?而且他也不是這一門的專科……」細聲訴說著,近乎自語的音調:「我很害怕……害怕他知道;但發現他不知道的時候,卻又無法開口……該怎麼說呢?說我的『出生』是個……不正常的……殘廢嗎?尤其我的身體裡,也許還有他師父的血的時候……」

  「小望……」

  「從來沒想過這種感情會發生在我身上……時限都快到了呀……拖累你們,我已經很愧疚了,尤其是小賢,要你接受這種噁心的事實……我已經努力避免和其他人有太多接觸,可是好像總是沒辦法的樣子……小賢,你知道『獨佔』這種感覺嗎?我就好想獨佔他,雖然明明知道不行,不可能……」

  只能聽著,然後接受……他能做什麼呢?在當初聽到小望對『楊戩』這個人的描述的時候,就有那樣的預感和直覺,倏燃如輕燭……而此時此刻的事實,卻像天上的辰星,即使逃離,也永恆存在,不會改變。

  小望的樂觀是建立在任何一面都想透的悲觀上,會變得這樣陌生而不穩定……只有感情啊。如果不是『出生』在那個『家庭』,依小望淡泊知足的性子,對於幸福是能輕易擷取的。

  所以,儘管小望一直表現出渾不在意的模樣,他還是堅持,找到那個女子……雖然這件事他並沒有預料到,但……如果任由它發生了,能讓小望多一點對『生』的眷戀……總比一直以來的聽天由命好,不是嗎?

  「這是好事啊……小望。」

  「…好事……?」傳送過來的聲音有幾分不清的朦朧。

  「你忘了嗎?太乙已經在研究解決的方法,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那個』東西啊……時效還有兩年……如果即時解決了,那就不會有問題……太乙說過只要找到的話,成功的機率就…很大,不是嗎?」

  「可是……」

  「小望,沒有人是能獨立生存的,否則你的身邊,又怎麼會有我、武吉,還有四不在呢?何況太乙也知道……大家都希望你最後會沒事,也都盡力在幫你……『喜歡』是不用資格的,難道小望你也懷疑我對你的喜歡嗎?」

  「我知道,可是……」聲音壓得更細了:「這樣真的……可以嗎?」

  「喜歡就是要接受他的好壞呀。^_^小望對『他』一定也是這樣,就像我對你的一樣;何況……感情在實際上,沒有所謂的天長地久,所以就把握這僅剩的,珍惜這既定的所有,不是比較好嗎?」

  沉默流動著,一時無語。好半天之後,太公望的聲音才又傳了過來,較之剛剛,已能在細微中分辨多了幾分明朗:

  「我知道了……小賢,謝謝你。」

  「那就好……以後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噢。不要再讓大家擔心了。還有,恭喜你愛上了一個人。^_^那,我得切掉了噢,再說下去就有危險了。」

  「……小賢,有你在真好。」

  「傻瓜。^_^」

  因為匆促,而編出粗製濫造的謊言。那麼精明的小望,卻這樣子就……

  相信了。

  再怎麼精密周全的考慮,都必有其潛意識的疏漏之處,再加上情感上的混亂……這些,他都知道,也所以,他的謊言奏效了。不在於邏輯或思慮上周密的考量,只是因為熟悉和了解。

  如果要說他的人生有什麼絕對性的目標,那就是為了小望……只有小望而已。為了保護他,他能犧牲自己……為了小望,其他人,他也能夠不加考慮。

  所以如果……命運不眷顧的話,楊戩的往後……恐怕堪憂,但他管不著,也不能管;倘若小望的生命無法延續,不能修補的話……起碼讓他在最後幾年,能夠快樂吧。

  這是他最薄弱、最底限的……願望,即使最後被小望怨恨,也不在乎。

  「小望…對不起……」

  輕聲道,普賢閉上眼,水藍色的眼瞳隱沒。就在這一瞬,幽暗的房間裡紅光一閃,隨即消失。

  那是第三聲波領域的,監視儀器。

*  *  *  *  *

  午後。

  樓林裡的秋天,燠熱難耐。人工的行道樹只在形式上妝點了綠意,實際上已經喪失了光合作用的能力,只是僵著,蒙著灰,像一座座沒有生機和魂魄的,三流雕像。

  已經有幾天不曾下雨,細細瞧著,便可發現空氣裡漫游著一點一點的塵,在陽光照射下無所遁形地飄飛。過往行人有的見了,下意識地躲過,好像只有那部分的空氣是髒的;連躲的力氣都沒有的,則各懷歧思,以相同的茫然表情,任由塵灰拂上塵灰,層層疊疊。

  此刻不是出門的宜時。有時間和能力的,早已在冷氣房裡享受;而無此能力者,就守著攤子店面,賣勞力,趕路……一樣的匆匆,一樣的黏汗,一同承受冷氣機排放出來的熱氣,名副其實的「煎熬」。少了夜與燈的點綴,白日午後的城,顯得骯髒騰燒,另一形式的光明燦爛。

  斜瞟看了一眼樓下,嘴角揚了揚。

  「咯……真有趣啊……沒想到我親愛的『哥哥』也和這些庸人一樣……」

  無意識地咬著指甲,王天君把眼光轉向剛剛才轉完的錄音機。寶藍色宛如水晶般的小型機身,瑩黃的光點一亮,『喀』的一聲,黯下。

  「哎呀∼∼討厭∼∼(心)現在第三聲類的漂浮隱藏式錄音機還這麼落後,每次還要多按一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出現聲控的∼∼(心)」

  嬌媚的嗓音響起,在涼得幾乎近冷的房間裡,與剛剛磨擦般的嗤語竟顯得意外融和。黑絲絨的低胸上衣,略顯粗糙的絲絨表面,微黯中偶而映出冷光,像細蟲在蠕動爬行;銀色的小短外套和短裙,像銀錢一般的銀色,穿在女子姣好勻稱的身段上,展現出極端的妖艷,和近乎挑釁的大膽。淡粉紅色的眸光在明亮的日光壁燈(牆壁本身就會發光,為了節省空間而作的設計)下,流露出成熟和纖稚融合擴散的複雜彩褶。

  用太多形容詞也無法表現其風情的女子。眼睛一離開就會忘記的美人……極多,但那是天生的存在感──或者說是『魅力』不足。而她……卻能在各種情況下應付裕如:不論是一眼就能忘記,抑或是……永遠記住。

  「聲控?」一絲笑意揚起:「不知母親將來對沒用的『手指』有何打算吶?喀喀……」

  「小王不會有興趣的……因為小王不喜歡吃人呀。(心)」若無其事地交換著語言,女子輕啟櫻唇,小巧的丁香輕舔了一口塗著銀色蔻丹的指尖,彷彿只是在討論晚餐的雞肉。「人類的手指很好吃喲∼∼(心)因為血液循環較少到達指尖,所以比較沒有那麼酸……(心)不過,等到手指廢掉的話,大概就會萎縮,否則就會變得肥腫……嗯∼∼(心)那樣就不美味了∼∼還是抓人來吃比較好……而且模擬人體又比真人的味道差些呢……(心)」

  「放心……隨時都會有的。人太多了,沒有母親幫忙吃一些,要處理還真的很麻煩哩……咯咯……」盯著已經跳到方才紀錄部分的圓匣,瑩黃色的光芒再度亮起,圓匣靜靜地轉著;從聲類轉化的喇叭裡,太公望的聲音模糊地傳了過來:

  『…要感謝『她』……大概是設計得太好了吧?而且他也不是這一門的專科……』

  『我很害怕……害怕他知道;但發現他不知道的時候,卻又無法開口……該怎麼說呢?說我的『出生』是個……不正常的……殘廢嗎?尤其我的身體裡,也許還有他師父的血的時候……』

  不可避免的嘶嘶雜音混在裡頭,但在此時此地卻顯得格外刺耳。好一會,女子咯咯地嬌笑起來:

  「呀……我們的『望少爺』竟然稱讚我了耶。(心)」

  「看樣子『哥哥』碰到了很有趣的事吶。」陰沉地道,王天君放下手指頭,有些渙散的眼珠向女子聚集了過來,宛如失去光澤的黑曜石:「妲己……妳能查到我未來『嫂嫂』是誰嗎?」

  「這個嘛……大概要裝視覺監控在可愛的小普賢身上喲(心),畢竟我現在還找不到桃源鄉的入口處,而且小普賢很機伶,對我們又很警戒,困難度很高哩……怎麼啦?小王對小望望的心上人有興趣嗎?(心)」

  「喀喀……好歹我和他是……『同血源』的兄弟呀……雖然容器和編號不一樣,不過會吸引他的……照理說應該也會吸引我……好久沒有嘗到高級的美食了……」

  可定義於期待的語言,表現出來的卻是一股森寒的……妒意。

  「哎呀∼∼小王好可怕喲∼∼(心)」妲己毫無懼意地甜笑道:「既然是心愛的小王要求,那做母親的自當從命。不過……太夫人有事要你注意喲∼∼不曉得哪個亂嚼舌根的傢伙,讓太夫人知道了1521號找到了……要你早點找出來喲。(心)」

  「吵死人的巫婆。」輕啐了一聲,王天君皺起了眉頭,順手把手中的『零食』拋出。不知是何金屬的碎粒『卡』,乾淨俐落的一聲,剎時擊碎了仍在轉動的錄音機。連碎裂的聲音都省略,寶藍色的碎片靜靜地飛落一地,在鴿灰色的地毯上晶亮。而銀色圓匣,則沒有一絲刮痕,毫髮無傷地,被碎片拱抬著。和碎落一地的藍色眼淚完全相異,銀匣的光度彷彿勝利者的嘲笑。

  「小王不要生氣嘛∼∼(心)」哄著,妲己把身體移到王天君旁邊,把王天君的頭枕在白皙滑膩的大腿上,纖細的手指心柔柔地撫摸著臉龐。王天君閉眼抿唇,卻沒有抗拒,隨著撫摸時間的延長,而逐漸露出了很舒服很放鬆的表情。好一會兒,妲己把右手優雅地抬起,用唇齒咬下中指的一枚銀質戒指,然後俯下頭,把戒指送入下意識啟唇的王天君口中。

*  *  *  *  *

  這幾天對楊戩而言,是極端的煎熬。

  從那個下午望來拜訪他,通知預料中當選的事,以及西林居民的情況後,他就坐立不安……在記憶深處,那彷彿不懷好意的、似有若無的警告,就一直在他的腦子裡迴盪:

  『想要討好人類是你的事情,咱們是管不著……不過,可別到時候倒栽我們一耙,忘了你自己是誰;先天的本能是不會改變的,你還是別想要違逆,對你可沒好處。』

  同屬於一個族系,就算是……『同伴』嗎?

  『邊緣』──一直被這樣稱呼的『半妖族系』。由妖怪和人類交媾生下來的後代,具有部分妖怪原形的特徵,卻大半失去屬於妖怪原始駕馭自然的本能。所以在自我意識強烈的人類中遭到排擠虐待、實驗;而在妖怪的世界裡又無力抵抗強弱分差、適者生存的法則,可以說是進化中的孤兒。

  而他是少數的例外。在接近九成八以上的弱化機率中,他碰到了零點零零零一二的極度優勢,兼得了人類與妖怪的能力與菁華;既能擁有人類的容貌和優秀的記憶和統整邏輯訓練學習的捷徑,也擁有妖怪變身、強大的破壞力、隱藏自己,和殘忍嗜殺的天性,以及能夠滿足這種天性的力量。

  所以,他一直被所謂同族系的『同伴』覬覦和注意,打從進了桃源鄉開始……不只半妖族系,自稱曾是親生父親所領導的妖怪們,也曾要求他回去代職;只是,因為和師父生活多年,早已習慣了人類的生活,雖然人類可說是他最沒好感的族群,但他仍然捨不得離開。

  會對人類社會產生這樣的依戀是不自然的……他知道。一向,妖怪都是獨立生存,除非有極為讓人信服的強者,才可能有弱者跟隨保護,成為團體……但能力高強的妖怪大多少好群體。而半妖,這方面約莫和妖怪較為相像,只是因為弱者較多,才在自護的必要下集結成群,在某一形式下互相保護。而人類,則天生是群體的動物,即使少數人心裡極為不願,在人群中臉上仍然會扮笑……也許就是這樣吸引了他吧。以前和師父在一起的時候,他常常微笑著,看著眼前的人演戲,然後配合著對方的呼吸起伏回應,絲毫不差……對他而言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遊戲。

  或許就和韋護說的,他是一個虛偽的人。其實他知道人類之間是有溫暖的,像師父,像以前住在隔壁,曾經教他種菜的獨居婆婆;像常常從對街跑來,叫他「楊戩哥哥」、缺了門牙的小妹妹;像韋護,像面冷心熱的邑姜;像雖然輕浮,但細心聰明的姬發;像望,像四不象,像單純的武吉,像一直在他身邊有四年的哮天……他都很喜歡。

  而實際上這種喜歡,對半妖而言,也是不正常的。

(待續)

後記
  …………

  這個世界基本上可以說是架空的吧,因為設定在未來世界……雖然只是未來的五十年後。

  這種幻想很有趣,不過不擬設好的話還真的很難進行;人類的世界、妖怪的生態、半妖的處境,和屬中立又是邊緣的桃源鄉。最重要是被卡在夾縫裡、努力想要逃出來的過程中相遇的兩個主角。

  在看『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的時候,給了我很多想法,也對村上春樹先生更加嘆服了……其實很想深入地寫一些關於生物、資訊戰爭、和正常與非正常的定義;但只偏愛軟性文學的我,就算硬寫,大概也只會寫成四不像吧……很早就覺得,寫小說這種興趣,是沒有資格選擇自己偏好的書籍的……除非已經想要自我設限。

  一點小小的感想。
                          by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