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07

※ ※ ※ ※ ※ ※ ※


第二部 魂斷未央宮

掛斷電話,普賢正巧氣沖沖的走進太公望的研究室:
「太公望!你昨天到底在搞什麼啊?」
糟糕,忘記這裡有個火爆浪子正等著自己!太公望心想,一邊賠笑臉的對
普賢說: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已經連續失眠了好幾天,昨天早上還發高燒,叫
一個發高燒的病人出席拍賣會?你也太沒良心了吧?」
「少來!看你今天這麼生龍活虎的樣子,哪有可能發高燒?」
「是真的!你自己摸摸看!我的額頭有點熱,對吧?」
「又不是死人,額頭當然會是熱的!」
「說這什麼話!」
「不跟你扯了。昨天楊戩學長也有來拍賣會,真可惜你沒去。」
「楊戩學長?誰啊?」雖然昨天才剛講過電話,太公望已經完全遺忘「楊
戩」這個名字,
「不會吧?你不認識他?」普賢一臉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
「他跟我們是同一個高中、同一個大學、甚至是同一個研究所畢業的!」
「啊?這麼巧啊?」太公望一邊轉著手上的鋼筆,
「對了,他把那面『妖鏡』給買走了。」
「咦?你是說他把方格規矩四神鏡給買走了!?」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開什麼玩笑!我不是特別交代過:那面鏡子絕對不能賣嗎?」太公望心
急如焚,下意識的,太公望知道:這面鏡子跟自己好像有什麼牽絆存在,結果
普賢竟然把這面鏡子給賣了?
「不用那麼生氣吧?」
「我......」說不出為什麼,太公望一直覺得:那面鏡子跟自己一定有什
麼關係似的,竟然賣掉了......
看著太公望的表情,普賢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 ** ** ** ** ** **
微弱的陽光灑在庭院裡頭,早春的早晨還是相當寒冷,枝頭小鳥鳴叫著,
彷彿在為春天的到來而歡欣鼓舞,
「咳、咳、咳......」房內傳來連續不斷的輕咳聲,急促的腳步聲,太公
望輕輕推開虛掩的房門,一邊走向垂著帷幔的蒲團(古代的床鋪,當時床還沒
有普及,古代人都睡在蒲團上。),
「殿下,您又不舒服了嗎?」說著,太公望輕手輕腳的把帷幔揭開,坐在
裡頭的楊戩搖了搖頭,
「我沒事,只是喉嚨有點癢而已。」
話還沒說完,又是一連串的咳嗽聲,太公望下意識的上前替他輕拍著背,
一邊伸手到旁邊打算拿藥,
「殿下,您今天吃藥了嗎?」
「吃藥又有什麼用?不過是暫時可以舒坦點罷了。」慘白著一張臉,楊戩
這麼說著,青色的髮絲垂在頰邊,氣色怎麼看怎麼差;奇妙的是,在楊戩的左
頸部有一道鮮紅的胎記,細細長長、看來就像是刀疤一樣,
「您說這是什麼話?您可是當今的皇太子,要是不照顧好您的身體的話,
將來要如何有為於天下?」
楊戩沈默不語,太公望從炕上的暖壺裡盛了一些水,
「快點喝吧,喝完了我去替您煎藥。」
「煎藥......又要喝藥了嗎?」
「沒辦法,御醫交代過:您的身體本來就虛,最近早晚天氣又涼,不好好
休養是不行的。」
一邊說著,太公望伸手替楊戩把被子整理好,頓時把楊戩包成了一個雪人
一般,楊戩只能乖乖的躺下來休息,
「等一會兒少傅(官名,太子的老師)就要來了,您還是先躺著歇一會,
等會兒才有精神跟少傅說話。」
「不好了!不好了!」一邊這麼大叫著,天化闖了進來,
「什麼事情這麼慌慌張張的?」楊戩沈著聲問,雖然身體不好,楊戩到底
還是皇太子,這一點沈著的威儀還是有的,
「未央宮裡傳來消息,說皇上今天早上晏駕(過世)了!」天化上氣不接
下氣的說,
「什麼!?」楊戩跟太公望幾乎同時驚叫出聲,

西漢綏和二年三月十八日,漢孝成帝劉驁(音同熬)駕崩於未央宮,得年
四十六歲。成帝生性好色,後宮美女無數,駕崩據說就是因為服用春藥過度,
但是最重要的是:成帝生前放任王姓外戚干政,突然駕崩,不可避免的,一場
宮廷鬥爭就要開始,身為下任皇帝的楊戩自然是首當其衝。
對楊戩而言,雖然跟成帝在名義上是父子,事實上,成帝是楊戩的伯父,
由於成帝無子,只好將楊戩過繼給伯父、成為皇太子。說是父子,情分極薄,
這會兒傳來成帝晏駕的消息,楊戩只覺得不痛不癢;但是對王姓外戚,楊戩可
說是深惡痛絕,原本身為封國國君,楊戩自然知道:這些王姓外戚仗著自己姓
王、背後又有太后(成帝之母)撐腰,在地方上無惡不作、魚肉鄉民。而到了
長安,這群外戚更是不知節制,拿著雞毛當令箭,不用說對同殿為臣的其他官
員,就算對皇太子楊戩也多有微詞,甚至還對楊戩的自由多所限制。

光說楊戩的書僮普賢,兩人自楊戩為封國國君時就一起長大,名為主僕,
實際上比兄弟更親;但是王家的人偏偏說「外男不得入內宮」,結果楊戩只得
讓步、把普賢遣回封國。不過幸運的是:成帝知道楊戩的處境,也替楊戩找了
幾個年紀相近的男孩住進東宮服侍楊戩。
太公望,雲陽(今日的陝西淳化)人,比楊戩小四歲,聰明伶俐,父親玉
鼎是朝中小官,由於與王家不親近,屢受王家排擠。不過玉鼎的長子太公望卻
相當傑出,成帝聽說太公望細心勤快,又是御醫的閉門弟子,便指定讓太公望
到東宮服侍太子。反正太公望年紀尚小,就算沒有淨身也不至於會做出穢亂宮
廷的事情。既然成帝都這麼說了,王家當然不敢反對。
天化是太公望的胞弟,跟生性謹慎細心的太公望不同,天化為人就是大而
化之,爽朗的性格,加上年紀還比太公望小一歲,自然是東宮裡的開心果。在
這樣的環境下,楊戩在東宮過了僅僅一年,成帝就這樣以四十六歲的壯年突然
逝世,丟下雜亂如麻的國政以及一個已經瀕臨毀滅邊緣的國家,對天生身體虛
弱的楊戩而言,這個擔子是不是太重了點?

未央宮裡,人人亂成一團,成帝的皇后妲己一聽說成帝駕崩,便隨即趕到
白虎殿撫屍痛哭。當時人人都說:妲己不守婦道,身為皇后卻生不出兒子,為
了生子,妲己竟然跟許多官員私通,以求生下一子半女、鞏固自己的地位。而
且妲己還心狠手辣、只要碰到妃嬪懷孕,不是逼他們墮胎、就是母子同殺。
但是身為宮廷中人,楊戩當然知道:妲己「不守婦道」是太后那邊的惡意
詆毀,真實性如何?楊戩不太清楚。但是要說到「逼懷孕的妃嬪墮胎」,這可
真的是冤枉妲己了。因為妲己雖身為正宮皇后,但是這幾年來,後宮最得寵的
人不是妲己,而是妲己的妹妹胡喜媚,這些「墮胎」之類的事情,多半都是胡
喜媚下的命令。而胡喜媚在得知成帝暴斃之後,便立刻仰藥自殺。
看著楊戩,妲己更是眼淚汪汪:身為皇后而沒生兒子,這是自己的罪過,
但是自己又何嘗願意這麼做?說到底,妲己不過只是個女人,不必說殺人,連
打死隻蚊子都不敢。但是現在自己的丈夫成帝死了,而成帝的太后母親對自己
跟妹妹的印象又不好;再加上妹妹殉夫自殺,竟被太后醜化為「畏罪自殺」,
接下來,太后的復仇之手必然會伸向自己,唯一可以倚靠的只剩下自己一手栽
培的皇太子楊戩,想到這裡,妲己更是痛哭失聲,
「母后,人死不能復生,請您節哀,否則父皇一定也會不安於地下。」一
邊安慰妲己,楊戩想起妲己對自己的提拔:當年成帝在考慮後繼者的時候,曾
經考慮過楊戩還有自己的另一個弟弟慈航,但是慈航天資駑鈍,加上楊戩的祖
母傅太后從中斡旋,最後終於說動妲己喜媚姊妹支持楊戩,讓楊戩當上了東宮
太子。
雖說動機是為了保護她們自己,但是楊戩還是非常感激她們。而且在進位
東宮之後,對楊戩看不順眼的太后常常刻意找東宮的麻煩,要不是有妲己暗中
幫忙,恐怕楊戩早就自請搬出東宮也說不定。不論怎麼說,妲己姊妹是楊戩的
恩人,救不了妹妹胡喜媚,一定得要救姊姊妲己,看著眼前的妲己哭得鬢髮鬆
亂,楊戩也覺得鼻酸。

不一會兒,太后雲霄(......)也來了,看到兒子冰冷的遺體,雲霄更是
撫屍痛哭:
「我兒,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作者亂入:有妳這樣的娘,也難怪他
會早死......)
「皇上......」聽到周圍一片哭聲,出於對未來的恐懼、還有對丈夫的哀
悼,妲己再度痛哭失聲,
「太子,你現在有何打算?喪事要讓誰辦?」
太后的視線如同針一般的銳利,一點也不像是剛剛死了獨生子的女人,楊
戩也知道:太后的權力慾極重,加上對王家的偏心,該怎麼回答才得體呢?楊
戩慢慢開口:
「一切任憑太后處理。」
「好,那麼就讓大司馬(全國武裝部隊總司令,比現代的國防部長還要大
得多。)元始天尊來辦這次的喪事吧。哀家心亂如麻,一切就拜託你了。」
楊戩這才注意到:元始天尊從一開始就一直身處白虎殿,抬起頭來,那種
猥瑣的眼光讓楊戩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楊戩聽說過:元始天尊雖是外戚勢力,
但是為人謙遜、儉樸,不論受了多少賞賜,元始天尊通通都把這些賞賜分給家
族中人,自己則過著清貧的生活,當時的人都認為他非常的賢明。加上在王家
裡頭,元始天尊的確是數一數二的人才,因此他的官位也就一路高昇,一帆風
順的當上三公(政府三個最高行政長官,相當於現代的立法、行政、司法院院
長)之一。
但是楊戩知道:人不可能沒有慾望。將自己的金錢全部散發給別人、讓自
己一家過著清貧的生活,這個人不是個呆子、不懂得錢的價值,要不就是想藉
此求得更高的權位財富。以元始天尊的聰明,他絕對不是前者,而是後者:他
想用這些財富買到一個「清廉」、「禮賢下士」的名聲,想拿這種名聲作為加
官進爵的跳板。如果用財富、權位就可以籠絡得住,這樣的人是沒有什麼危險
性的;但是已經身為僅次於皇帝、宰相的大司馬,元始天尊仍不改這種「禮賢
下士」的習性,看樣子他所覬覦的恐怕不只是更高的權位,而是把整個天下據
為己有!
王家享盡榮華富貴,自元帝(成帝的父親,王太后是他的皇后)的時候就
已經開始嶄露頭角;到了成帝,王家一門五人封侯;到了自己,王家已經沒有
更高的位子可以安置,接下來王家想要什麼?聰明的楊戩當然不會不懂,但是
就算他懂,他也沒有那個能力跟整個時代抗衡......
** ** ** ** ** ** **
楊戩正在上網。
從妲己的話裡頭,楊戩知道了一個名叫「森成利」的人,這個人或許就是
出現在自己夢中的「阿蘭」,但是對不是主修日本史的楊戩而言,他對這個人
可說是一無所知,為了蒐集資料,可能只有上網一條路而已。
此時突然發生了怪異的事情:家裡頭的電腦連上線了?為了研究方便,楊
戩做過設定、讓研究室的電腦跟自家電腦可以藉由網路連線,這樣可以方便楊
戩把資料叫出來。但是自己不在家,是誰打開電腦?如果是小偷的話,這個小
偷也未免太大膽了吧?螢幕上突兀的出現了一行字:
「我有話想跟你說。」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楊戩冷靜的打下這幾個字,
「這不重要。但是你為什麼還在那邊蘑菇?時間快到了,為什麼還不去找
他?」
「他?他是誰?」
「你還沒想起來嗎?」
「想起什麼?」
「......他是杜琚B是董賢、是阿蘭......」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沒猜錯,你說的『阿蘭』是指森蘭丸吧?」
「既然都知道他是誰了,為什麼不去找他?」
「這三個人都已經死了好幾百年,你叫我去哪裡找?」
「誰說的?他還活得好好的!」
這時楊戩終於注意到一件事情:雖說出現了三個人名,對方卻一直用單數
的「他」來稱呼這三個人,
「那我要去哪裡找他?」
「去本能寺,一切答案都在本能寺。」
家裡頭的電腦斷線了。

本能寺......楊戩打開手邊的日本史大辭典,本能寺......天正十年(西
元1582年)6月2日清晨,身為一介部將的明智光秀起兵謀反,將自己下榻在本
能寺的主君織田信長團團包圍;在知道光秀謀反後,信長便在舞完一曲敦盛之
後切腹自殺,與本能寺一起化為灰燼。這件事件史稱本能寺之變,在本能寺為
信長殉死的人有森成利三兄弟以下的小姓......
森成利?不就是「蘭丸」嗎?這麼說,就像剛剛在電腦上跟自己對談的人
所說的:一切的解答都在本能寺?不期然的,楊戩想起一件事情:昨天參加拍
賣會的時候,普賢也說過「那面銅鏡是太公望從本能寺遺跡裡挖出來的」,本
能寺......的確是很巧,一邊想,楊戩拿起話筒,撥了通內線電話,
「聞仲研究室。」
「我是楊戩,是這樣的:我有點日本史上的問題,我記得你有學弟是研究
日本史的吧?」
「有是有,你要找哪一個?」
「我想想.......」想起昨天跟自己聊天的年輕人,
「你那邊有普賢的電話嗎?」
「有啊,你拿個紙筆抄一下。」
抄完電話,楊戩隨即打到母校去找普賢,但是楊戩沒有注意到:他按錯了
一個號碼......

「太公望。」
「咦?請問這裡不是普賢的研究室嗎?」
「你要找普賢?我請他過來接。」
但是楊戩隨即制止了對方,太公望......自己一直想認識的學者,直接問
他可能還比較快一點。
「不必了,我......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楊戩,現在在ZZ大學裡頭
教先秦諸子。」
「楊......原來是楊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聽到對方的聲
音,太公望一下子就想起:這個人就是昨天借論文給自己看的人,也是昨天把
銅鏡給買走的人,
楊戩考慮了一下,決定先問「蘭丸」的事情再說,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您也是研究日本安土桃山時代史的專家,是吧?」
「還稱不上專家,有點粗淺的認識而已。」
「那我可以請教一下:您手邊有沒有關於『森成利』這個人的資料?」
「森成利?當然有,不過您是想要......」
「關於他的生平、事蹟,越詳細越好的資料。」
「我手邊是有一篇論文,但是主題不是他,而是探討本能寺之變的大型論
文,這樣也沒有關係嗎?」太公望的聲音有點為難,
「沒有!沒有!」這可是我最求之不得的事情!楊戩心想,
「是嗎?那我立刻傳真過去,傳真到聞仲那裡也方便嗎?還是要傳真到您
那邊?」
「傳真到我這裡好了,」楊戩說,
「號碼是......」
「不用了,」太公望出聲制止他,
「昨天聞仲把您的論文傳真給我的時候,上面有您的傳真號碼。」
「......您是昨天那個人啊?還真巧。」楊戩這才想起太公望是誰,太公
望也乾笑了幾聲,
「話說回來,您昨天應該從拍賣場買了一面銅鏡吧?」
聽到太公望的問題,楊戩豎起耳朵,
「有什麼事情嗎?」
「實在有點難以啟齒,那面銅鏡是我重要的研究素材,昨天卻被我那個不
知情的同事給賣掉了,所以......」
「事實上我對這面銅鏡也很有興趣,也有很多問題想跟您請教,但是我現
在忙著要找其他資料,所以可能沒辦法跟您談太久。」聽出太公望好像有把銅
鏡買回去的打算,楊戩岔開話題,
「不必談太久,我只是......」太公望的眼睛轉到電腦螢幕上,瞬間,太
公望愣住了,
「喂?你還在嗎?喂?」
「......對不起,我臨時也有點事情,改天再談吧,我馬上把那篇論文傳
真過去。」說著,太公望匆匆忙忙的掛斷電話,眼睛盯著電腦螢幕看。

電腦......雖然剛剛是開著的,但是太公望很清楚:剛剛自己並沒有在打
什麼資料,而且太公望相信:自己用的鍵盤應該沒有「沒事做就會自己動」的
特殊功能,很明顯的,眼前有一個太公望看不見的人正在用電腦打字。不寒而
慄,太公望下意識的伸手打算開門逃出辦公室,但是螢幕上的字卻吸引了太公
望的注意力:
「一切都在本能寺,一切的解答都在本能寺。」
是怎麼一回事......太公望心想,鍵盤仍舊繼續的動著,螢幕上出現這樣
的字:
「你所做的夢、你的疑惑、你跟那面鏡子之間的關連,一切的答案都在本
能寺。」
騙人,我之前曾經跟著考古隊去過,就沒發生什麼事情啊?
「因為那時候『鑰匙』還沒有出現,所以當然不會發生任何事情。」
鑰匙?那面銅鏡嗎?
「是。」
那面鏡子到底是什麼東西?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我說過:一切的解答都在本能寺,到本能寺去才能解開這個答案。」
你是誰?
「這不重要。」
我憑什麼相信你?你到底是誰?
「......你見過我很多次了。」
我見過你?
「你一定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這樣嚇唬別人,你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我是一個只在夢裡跟你見過面的人。」
左儒?是不是?
「......你要叫我左儒、叫我劉欣、或是叫我信長都可以。」
「啪」的一聲,電腦螢幕自動關掉了,被嚇得半死的太公望無力的跌坐在
地,好不容易擺脫了那個惡夢,現在竟然變成「本人」......不,是「本鬼」
找上門了?
一手支著額頭勉強站起來,太公望準備拿論文傳真給楊戩。

「......你要叫我左儒、叫我劉欣、或是叫我信長都可以。」

想起這句話,太公望忍不住的多看了手中的卷宗夾一眼,信長......本能
寺之變的主角?還真巧,實在是有點太過於巧合了。之前自己在找的「杜琚v
事件,剛好是楊戩的研究範圍;而這次楊戩跟自己要的資料卻很巧的跟剛剛那
個......鬼所說的相符合......
左儒、信長,太公望當然知道這幾個人是誰,但是劉欣......是誰?太公
望知道:這下子,自己大概又要準備多失眠幾天了。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依照往例,我們還是把這部裡頭出現的人名列個對照表:
西漢孝哀帝劉欣=楊戩
董賢=太公望
董寬信=黃天化
董恭(董賢之父)=玉鼎
宋弘=普賢
朱詡=聞仲
孝成皇后趙飛燕=妲己(成帝皇后),後文統稱為「皇太后」。
孝哀皇后傅氏=龍吉(哀帝皇后)
太皇太后(後來被王莽追封為「新室文母」)王政君=維納斯。
王莽=元始天尊
王嘉=趙公明
劉興(成帝之弟,他的兒子劉箕子在哀帝死後登基,為漢孝平帝。)=
慈航(感謝慈航提供名字友情客串......^^;)

本段參考史料:
白話版與原文版資治通鑑
漢書
中國美術史
中國建築史
中國前漢風俗考(日文)
成語大辭典

這個故事就是史上出名的「斷袖」,甚至有人改編成漫畫,算是歷史知名
度相當高的故事。在下的同學形容這一段戀情是「中國史上最狂熱而曖昧的戀
愛」,而柏楊先生的評語更是直接:「劉欣不是唯一搞同性戀的君王,但他卻
是為了同性戀,而把政府體制全部摧毀的君王。」在大部分的史書裡頭,劉欣
被寫成一個不怎麼樣的皇帝、董賢更是被罵得狗血淋頭。
但是在下個人對這段故事非常有興趣,也希望用不同於往常的角度去詮釋
這段「中國史上最驚世駭俗的愛情」,讓這段歷史故事得到全新的生命,所以
這個故事多少就會摻雜部分個人偏見,請各位多多批評指教......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