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Sublunary Lover 03
                        月下情人


※ ※ ※ ※ ※ ※ ※ ※ ※ ※ ※


☆       ☆       ☆

「噁∼∼∼!」

臉色蒼白地抬起頭來,看著馬桶上的按鍵……
一陣反嘔的感覺又從胃部底湧上。

「噁……」
乾噁到最後的結果是中午所吃的東西通通的吐了出來。

太公望抱著自己的喉嚨,果然還是不行…
自從母親死了以後,什麼苦的東西都嚥不下去…尤其是苦瓜。

『小望…把嘴巴張開喔!』
依悉記得母親總是微笑著……對著挑食的自己。
痛…痛到死了……

不知道是心,還是嘴巴……

「……你還好吧?」

這個罪魁禍首!!
太公望狠狠地往後一瞪,在意料之中看到了張愧疚的臉。

「…哼!」倔強地轉過頭去,太公望故意不去看楊戩。
「……抱歉,我不知道…你會這樣……」楊戩頓時有點手足無措:
「…討厭苦瓜……」
「苦的東西我當然討厭!」太公望突然沒來由的煩躁,沒禮貌地打斷了楊戩的話:
「在你這個乖寶寶眼裡,大概看不慣挑食的人吧?可是,很抱歉…我就是這樣的人
,怎樣改都改不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楊戩為難地皺起眉頭:「我只是想幫你……」

「多謝雞婆!」太公望皮笑肉不笑地回頭直直地盯著楊戩:「看吧!這就是我的下
場!」
「……真的很對不起!」紫色的眼眸裡是不捨,還有很深的歉意:
「我不該強迫你喝的…」
「算了!是我自己事先沒跟你講…讓我一次吐個夠……」

事實上是人在『別人』家的屋簷下,不能不低頭……
太公望暗暗地想著。

「…你臉色很不好……」楊戩輕輕地拍著太公望的背。
「你不能先離開嗎?」太公望一臉不高興,卻沒有避開楊戩的接觸。
「你看起來很糟糕,我不能放你一個人。而且……」楊戩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太公望轉轉眼珠,一臉受不了的樣子。

「…你是不是想哭啊?」楊戩尷尬地把話說完。

直覺上,就是這樣子表達著,眼前這個人想好好地大哭一場……
理智上很明白地告訴自己,就算是再怎樣討厭苦瓜,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就哭了吧?
又不是小孩子…
但為什麼現在的他讓自己感覺像是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讓人覺得心臟像
是被人狠狠一抽般,很難受,快要窒息般的感覺。

「……為什麼你會知道?你在我心裡裝了竊聽器嗎?」
太公望間接地承認了,的確是很荒謬。

他竟然為了幾塊苦瓜而哭。
在心中滿溢著的卻是最真實的悲傷,赤裸裸地將傷口揭開。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知道…但,我可以問你為什麼嗎?」
楊戩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太公望的一舉一動。
「為什麼想要知道?只不過是嚥不下那幾塊殺千刀的苦瓜……該死的…」
太公望說到最後,已經有點泣不成聲。
「你或許會覺得我奇怪吧?……我想要知道你一點事,如果你不高興說的話沒關係
…我不會勉強…」楊戩用自己的袖子,輕柔地按著太公望的額頭,拭去那層汗水。

「我從小就討厭苦的東西,這是天生的…」太公望閉上眼睛,慢慢地動著嘴唇:
「我的天敵就是所有有苦味的食物。」
「但是咖啡沒有…」楊戩回想起早上的事,那時並沒有像苦瓜這次那樣嚴重。

「苦瓜的情況比較特別……」太公望讓自己稍微向前傾:「那是我死去的母親為了
糾正我挑食的毛病,而天天煮給我吃的東西,尤其是苦瓜盅湯…」
「啊?」楊戩驚愕了。
「母親在的時候,那是我每天都得喝的東西。就連她住院時,我去看她…她總是先
問我,湯喝完了沒有?苦瓜有沒有全部吃掉?」

母親是一個固執的人,不愧是勇敢把五個小孩生下來的女人…
不寵,也不偏袒任何一個孩子,卻讓人不由得尊敬…

「……但,她卻走得不安穩…」

連她最愛的人,都不得見最後一面。
幼小的自己,只能無助地…被護士拉出加護病房,被區隔在層層白幕之外……

「…我……好恨……」

「哭吧!」楊戩一把把太公望抱住:
「不要忍了……」
「……嗚…」太公望把頭靠在在楊戩肩上。

要是,我繼續讓你擔心的話,你會不會再度睜開眼?
請看著我,用你的聲音再告訴我一遍,我是你最驕傲的孩子。

「你很愛她吧?」
從遠方傳來柔和的音調,是楊戩的,感覺好遙遠。

『我做乖孩子,我喝就是了……不要閉上眼睛…』

「……嗚嗚嗚…」
身體相觸的溫度融化了深藏眼中的寒冰,眼淚頓時無法收拾地滴落滴落滴落,
在白色的襯衫上留下深色的水漬…

『不要丟下我…我不要一個人……』陳舊記憶中,小孩嗚咽的泣聲,迴盪著…
跟現實的自己重疊了。

但,又有點不同……

……被懷抱的感覺,好溫暖…

許久,許久……

楊戩悶悶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我會陪著你,直到你可以把苦瓜吃下去為止……這樣賠罪,好嗎?」
「…啊啊?」太公望頂著兩隻哭紅的眼,瞪著楊戩微紅的臉頰。
「我不會讓你孤獨地面對這種事…」
楊戩低下頭,有點不好意思:「我不太會說話…但……」
「不用說了,我知道…」
深吸一口氣後,太公望扯扯嘴角:「你好像我母親呢……」
「啊?我是男的,而且還比你小咧!」楊戩挑眉:「難道要我認你當乾兒子?」
「少來!我怎麼可能去認你當乾爹!」太公望捏了楊戩的大腿一下,看著他因
痛哇哇大叫。
「啊啊!痛啦!!」

「廢話!要是不痛的話,我幹嘛捏啊?」當太公望看到楊戩的拳頭已經握緊時,
趕忙話鋒一轉:「不過,不管怎樣說,你都好溫柔喔!」
聞言,楊戩的臉又老實地紅了起來,嘴巴上卻不放鬆:
「哼!被一個男人稱讚溫柔,這樣我該高興嗎?」
「……呵呵呵呵∼∼!」太公望乾笑了幾聲,楊戩的反應其實還很可愛呢!
「你剛剛吃下的東西全都吐出來了吧?」楊戩發覺到太公望狹促的表情,立刻轉
移話題:「你要不要再吃點東西……」
「罷了!」太公望揮揮手:「我現在吃什麼吐什麼……」

「那你現在要做什麼?」楊戩指著馬桶:「你要當劉x華,跟它相親相愛嗎?」
「才不,我現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地休息!」
說完,太公望只覺得身下一空,才驚覺楊戩已經把他一把抱起:
「啊?你…你幹嘛?!」

「…你現在身體不舒服,我把你送回客房的床上。」楊戩抱得非常自然。
「……啊哈哈…」可是被抱著的太公望卻覺得這個姿勢曖昧得要死。

這根本是新郎抱新娘的標準姿勢……
太公望的腦海裡直接就出現一對幸福的新婚夫婦…
老公抱著老婆,快樂走入洞房的畫面。

哎……想到哪裡去了?

羞得太公望想立刻找塊牆去撞,趕忙搖搖頭,把這樣的想法揮到腦後。
「怎麼了?又不舒服了嗎?」
楊戩察覺到太公望異樣的神色,擔心地問。
「沒有沒有……」太公望馬上矢口否認。

說出來可是會死人的…
這誰會說?
『我們只是朋友,只是朋友,不要想太多……』
像是催眠自己一樣,太公望在心底不停地重覆這句話。

「你要好好休息喔!」
楊戩在放下他之後,還真像一位母親,幫孩子蓋上棉被後,才滿意地離開。

爾後,太公望呆滯地望著天花板……

剛剛那個莫名出現的情緒是什麼?
深思著,卻找不到答案?
很危險吧?
這是對感情自律慎重的自己不允許的情況。

但…如果是你的話……

那個笑容…
我可以放心吧?

楊戩…
如果你知道我是那個『在商場上吃人不吐骨頭的太公望』,你會怎樣看我呢?
……你會不會還微笑著對我說,我們還是朋友?

久而久之…眼皮也越來越重…直到昏昏沉沉地讓四周一片,陷入一片黑暗。

☆       ☆        ☆

幾點了?

躺在床上的人兒,半睜著眼,映入眼簾的是被夕陽染成一片橘色的牆壁。

「呵啊啊∼∼∼!」像隻大貓睡醒時伸一個大懶腰,太公望的頭依舊有點昏沉。

慢條斯理地爬下床,發現一房子的安靜。
哮天不在,楊戩八成帶牠出去運動了…

太公望把自己往沙發上一甩,抬頭環視著四周。
像是有著清水的魚缸,裡面只剩一隻金魚…
雖然擁有了全部的水草,卻又無法排解那股揮之不去的無趣感。
臉上不自覺地露出落寞的表情。

孤單,其實並不可怕,因為只要習慣就好。
寂寞,是個潛伏在內心的陰暗,只要一不小心,整顆心便會陷入它的控制,
無法自拔…無法掙脫…

「……你滾到哪裡去了嘛…」
埋怨地呢喃著,連自己也不了解為什麼要用這樣撒嬌的語氣。

時鐘上,顯示著五點四十三分…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叫了。
太公望趴在椅背上,顯得一種要死不活的頹廢。

「…好餓好餓好餓……」太公望半垂著眼,玩弄著沙發白布邊的蝴蝶結:
「想喝有桃子香味的蜜茶喔!吃飯喔……」

「……嗚∼∼!等一下,他們該不會一人一狗跑去吃好吃的,然後把我一個人
丟在這裡,自己卻在享福!!??這樣就太∼∼不可原諒!!」

「……哎哎!我怎麼又在胡思亂想了…」
敲敲自己的頭,太公望想要試圖讓自己清醒點:
「他不敢這樣做的,我是他(擅自跑來白吃白喝)的客人耶!」

電話,安安靜靜地坐落在客廳的一角。
不過,不打個電話回去探查一下情況好像對自己說不太過去吧?
只是,不能直接打回家…
老頭會循線找到他,把他抓回去…搞不好還會對楊戩不利……

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允許!!

太公望沉吟了一會兒,拿起話筒,快速地鍵下了一連串他一直覺得熟悉的數字。
電話響了一聲後,便如願地聽到一聲迷糊的聲響:『喂?』

「是乙哥嗎?」小聲但清楚地問。
『小望,是你啊?你現在在哪裡啊?』驚訝的語氣裡有著因血緣而來的擔心。
太公望只有笑著說:「我現在在一位朋友家。」
『咦?可是,這樣爸爸不會對你朋友不利嗎?』
「他不知道我有這位朋友,放心,暫時不會出事。」

只有像太乙哥哥這般神經粗大、內心純潔的人,才會在發生過那麼多事情之後…仍
然肯叫他一聲爸爸。

太公望只有苦笑了一下。

『我好擔心你……』太乙無法藏匿自己的情緒,在音調裡完全顯露:
『剛剛爸爸還大發雷霆呢…小德已經被命令要在72小時之內找到你呢!』
「這樣嗎?是道德哥哥……嗯…」聽到了這樣的情況,太公望不由得皺起眉頭。

二哥不好對付哪!尤其他還不像大哥可以用感情感動…
他是有點麻煩的近乎冷血、腦袋硬邦邦動物!

『小望,我有什麼可以幫得到你的地方嗎?』
「幫我找可以聯絡到這次合約的簽約人並且能單獨約他出來的電話…」
太公望的眼神出現了一股難以抹滅的殺氣。

這次就算再怎樣狼狽,都一定要把普賢的事情圓滿解決,才能走…
不然,他不會再度原諒自己!

『這個容易,我馬上就可以找到…』太乙輕笑了一聲:
『還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儘管說吧!』
「依照慣例,不要讓老頭知道我打過電話給你…可以嗎?」
雖然明白太乙應該沒有傻到這個地步,太公望還是千叮嚀萬囑咐。

『啊!這更容易…由網路竄改電信資料我更拿手!』太乙自負地笑出聲音。
「那…萬事拜託了!」太公望閉上眼,呼了一口氣。
『是兄弟還客氣什麼?電話是零九一零八九七四轉二八九再轉一號分機。』
「……謝謝!」抄下電話後,太公望小心翼翼地把紙放入口袋中。
『喔!要小心照顧自己喔!啊!小德來了…掰掰!』
太乙幾乎是匆忙地掛上電話,太公望甚至連再會都來不及說。

「……呼!」掛上聽筒後,太公望嘆了一聲息。
「為什麼嘆那麼大一口氣?」楊戩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背後。
「嗚哇!!你是鬼啊?走路都沒有聲響?!」被狠狠地嚇一跳,太公望青著臉孔。
「我剛剛就在了……」楊戩瞪著太公望,面無表情:「你打電話給你的家人?」
「是啊……」太公望聳聳肩,乾脆地承認:「你聽到多少?」

「從你說老頭那句話開始,原來你離家的原因是跟你父親吵架啊!」
楊戩轉身向書房走去:「抱歉!我不是有意探人隱私。」
「不!我們家的情況是有點複雜…」太公望看著楊戩的背影,有點五味陳雜:
「我肚子餓了,你有買東西回來嗎?」
「有,在餐桌上。」楊戩回頭朝太公望回眸一笑:「放心,這次沒有苦瓜!」
「諒你也不敢!」太公望毫不客氣地回瞪過去。
「哈哈哈哈!我要處理一下事情,你先吃吧!」楊戩的身影慢慢地隱沒在有點陰暗的
書房:「對了!小哮今天也有加菜呢!拜託你幫我處理一下囉…」
「沒問題!」

太公望在餐桌上發現了兩個便當,跟一袋牛皮骨頭像是戰利品般地聳立在桌邊…

原來,你跟他跑去跟韋護串門子了嗎?
還帶東西回來啊?

「呵呵∼∼!」
微笑著注視著在腳旁便轉來轉去的那坨圓滾滾小白球,又朝他新換的褲腳打主意,太
公望頓時覺得很輕鬆。

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
他緊握著口袋裡的紙條,這樣相信著。

☆       ☆       ☆

「楊戩……你怎麼還不出來吃啊?飯菜都冷掉了…」
太公望朝書房裡探頭,發現一室黑暗:「楊戩?」

太公望馬上把燈打開,馬上啊的一聲。
楊戩緊縮著身子,躲在角落裡一動也不動,遍地散著被撕碎的白色紙片。

「我不餓……」楊戩緩緩地說著。

太公望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好像在隱忍著什麼一樣,漫步走到傳真機旁,還有幾張上
面還印滿英文的東西,便問:「這是剛剛傳來的?」
「嗯……對…」應了一聲,楊戩便又垂下頭,不發一語。

問題果然出現在這些紙上……太公望一挑眉。
不過,對英文有看沒有懂的他,看著這樣的楊戩,又怎麼問得出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照片是你母親嗎?好漂亮喔……」太公望把話題轉到旁邊擺放的照片上,一個
端莊的女子,牽著像是小孩子的他:
「這是一眼就看的出來,是賢妻良母型,我想你父母應該很幸福吧?」

才會有個這樣優秀的孩子…

「錯了……」楊戩的神情是苦澀的:
「我的父親從未愛過我的母親。」

「什麼?」突然地聽到這樣的話,太公望震驚了一下,他又碰到地雷了。

「我並不是期待中的孩子……」
楊戩的語尾散在空氣中,空虛的眼神沒有焦點:
「所以,他總是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用著那樣悲傷、內疚的眼神…」
「楊戩…夠了……」太公望抓著楊戩的肩膀,急忙地大吼:
「別再說了!!」

「…這是,實話啊!」楊戩困擾地皺著眉頭:
「可是,即使有了我們,他還是沒有辦法忘記那個人…」
「楊戩……」太公望用力摟住楊戩的頭,呢喃著他的名字:「夠了…」

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他…
這樣無助的他…

「什麼人都無法替代的禁忌跟想望…他說過……他還是愛著那個他永遠都不
能愛的人…」

深陷泥沼的父親…

「那…既然不愛我的母親,為什麼又把我生下來呢?」

心中悲苦卻故作堅強的母親,永遠得不到他的愛情…

「既然…看到我會讓你痛苦,那…我又為什麼存在?」

兩人的小孩,便無辜地成了犧牲品。

「楊戩……」太公望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只有讓楊戩靠著自己的懷中。

從來沒有抱過我…的父親。
只是奢望著…你懷中的一點溫暖,這樣不行嗎?
只是希望,你能稍微注意我一下,這樣不行嗎?

年少的自己,獨自一個人住在宿舍裡,被當作菁英般教育著……
什麼事都得自己來…卻漫無目的的遊蕩。
其實怎樣的痛苦跟煎熬,他都可以咬著牙根度過。
但是,每一年的聖誕前夕,心中總是希望能夠看到或是接電話時聽到:
『回家吧…』

卻,一次又一次的落空……過著…只有一個人的聖誕節。

慢慢地…黑暗……便將自己吞沒!

「………」忍著恐懼,而不讓淚水滑落。
唯一的方法是將臉部凍結…無表情地瞪視著眼前那雙青藍的眼眸之中,映出的自己。
「楊戩…」太公望輕聲呼喚著:
「你幫了我…而我也想要幫你……」

「…你不是不被需要的,因為我需要你……」

被冰封的紫瞳,出現了一絲動搖…

☆        ☆        ☆

糟了!哭得太過分了……
眼睛腫得不像話…

「……」無言地瞪著鏡子裡的倒影,楊戩不發一語。

可是真是丟臉啊……哭得像嬰兒一樣,還在別人的懷裡。
真是蠢…蠢到極點。

「……楊戩,你醒了啊…」太公望不懷好意的臉出現在背後:
「對了,我想到以後叫你小戩好了,你剛剛跟小孩子一模一樣…好可愛!」
「閉嘴!」聞言,楊戩不自覺地把語調上揚:「我不要!!」

可惡!
這個趁虛而入的傢伙。
楊戩已經咬牙切齒……手指的關節已經被自己弄得嘎嘎作響。

「哎呀!反正我比你大,所以你也不吃虧嘛!」
太公望火上加油地開始在楊戩背後像隻滑溜的魚般跳來跳去:
「小戩!小戩∼!眼睛腫腫的小戩∼!!愛哭鬼小戩∼∼!爆˙可˙愛的喔!(心)」
「我說不准這樣叫我!」見到這般挑釁,楊戩不由得青筋暴起。

「呀呀呀∼∼!來抓我啊!抓到後我就不這樣叫你…」太公望馬上轉身往後跑。
「可惡!有種你就不要跑!!」楊戩不甘示弱地追去。

一陣嘻鬧聲就這樣在夜色中顯得深藍的屋子裡迴盪著。
那是如同幸福來臨般的鐘聲…

會響多久,沒有人知道……
但是,至少……還是曾經有過,不是嗎?

待續


後記:
為了報答娘提前把五貼出來,所以我連夜趕出了這篇有點難為情的第三回....
因為我想某一個第二回,娘大概一看可能會憂鬱症併發.....會砍了我!

下一回不知道還在哪裡呢.....

為什麼老是要自己找自己麻煩呢?學校快忙死了.....
真懷念以前十一年級時,那個每天都幾乎沒有功課的日子....
天天打小說.....
我好想哭唷~~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