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Sublunary Lover 02
       月下情人


※ ※ ※ ※ ※ ※ ※ ※ ※ ※ ※

☆       ☆       ☆

一陣濃烈的苦意,從喉間湧上。
好嗆……
太公望不得不把剛剛喝下去那個黑色的液體吐出來。

「好苦好苦好苦……」

楊戩不荒不忙地遞了一杯水過來,太公望馬上一把搶過,灌進嘴裡。

「……」
不發一語,楊戩優雅地把手上跟太公望相同的一杯黑色液體喝下。
見狀,太公望馬上投以『你簡直是怪物』的眼神。

喉嚨裡那股濃得要死的咖啡味,完全沒有辦法隨水沖淡。
喝這樣苦得要死的飲料,還一根眉毛都沒動。

「……小傢伙,怎麼了?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感受到太公望異樣的眼神,楊戩聳肩。
「你早餐都喝這種東西嗎?還不加糖跟奶精…噁……」
盯著那個白色的杯子,太公望的眉頭都幾乎都皺在一起,成了酸梅的樣子。

「沒錯。」好整以暇地看著太公望,楊戩嘴邊帶著一絲溫和的微笑:
「我三分鐘前才說過,糖跟奶精只會破壞濃縮咖啡的香味。」
「變態,這麼苦的東西也喝得下去…」
光是太公望那張面顯屎色的臉孔,看來根本就是無法忍受任何苦味。
「看來你似乎無法理解黑咖啡的美味。」楊戩看起來並不介意被指為變態,輕
柔地把太公望糟蹋的咖啡杯收起,並且把吐出來的咖啡用紙巾擦拭:
「那…我作調理咖啡給你,你等一下。」

「可是你不是說,你這裡沒有奶精嗎?」
太公望問,因為他在三分鐘前跟眼前這位仁兄要奶精跟糖,被那句聽起來非常理
所當然的話給堵了回去。

「冰箱裡有鮮奶油,需要打發一下。」
「啥?你耍我啊?」

太公望的眼光透出惡毒的光,可是還是收到沒有效果。
楊戩還是一臉不在乎,熟練地將鮮奶油倒入眼前的機器。

真是的…
為了喝咖啡,這傢伙還砸錢下去買那麼貴的機器呀?

太公望環視著四周,真是簡單的廚房啊…
但是,一看見那個櫃子裡面的東西,太公望就笑不出來了。
全是一袋又一袋的咖啡豆……
還有研磨機跟各式各樣的咖啡蒸餾器…

「真的那麼愛喝嗎?……喝這麼多,不會咖啡中毒嗎?」
太公望一邊納悶,一邊抱起在一旁還在熟睡的小狗『哮天』。
撫著那白色柔軟的下顎毛,不自覺地露出了苦笑:
「……跟大哥很像…只不過他是『茶』中毒,而這傢伙是『咖啡』中毒…」

「……你在碎碎念什麼?」
「沒有。」

茫然地抬起頭,將視線投向那人的背影…
明明才見面沒幾次,為什麼會有熟悉的感覺?
是因為像『他』一樣嗎?
一樣有著溫柔的眼神,沉靜的氣質…讓人不自覺地信任他,即使理智上百般不允
許?
可是,這樣的錯誤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想著想著,太公望突然覺得自己快失神了。

突然,一杯跟剛剛的小杯子不同…
大大的馬克杯出現在眼前,太公望疑問地看著楊戩:「這是?」
「咖啡,先把哮天放下來…」

太公望乖乖地讓哮天從手上下來,搖搖晃晃地回到毛巾上睡覺。

一大球鮮奶油球浮在咖啡上。
同時,濃郁的咖啡香味也撲鼻而來。

「……這次不會苦吧?」太公望小心翼翼地問著。
「你那麼怕苦嗎?」楊戩又將嘴角上揚至嘲諷的角度,太公望一看便十分不爽:
「昨天晚上你莫名其妙地跑來說要住我這裡時,不是信誓旦旦地說自己『很好養
』、『什麼食物都吃』嗎?」
「喔,修訂條文,『苦的東西除外』。」
「哈哈…」

仍是懷疑地盯著馬克杯的上緣,意外地發現那先奶油球正以緩慢的速率,慢慢地
在咖啡中『地層下陷』著。

旁若無人般專注於那樣的新奇發現,太公望臉上出現了許久未見的稚氣。
所以錯失了那道向太公望投來,略俱興味的一瞥。
沉靜,在兩人之間蔓延著……

「哎…沒了……」
直到奶油球已經完全消失了,太公望才露出有點失望的表情。
「再不喝,冷掉就不好喝了。」
低沉的嗓音打斷了所有的思緒,猛然發現,那漂亮的紫眸正似笑非笑地睇著太公望。

「你保證,這東東絕對不會苦?」太公望露出痛苦的神情,裝出可憐像:
「我真的受不了苦的東西…」
「隨便你。」
楊戩一邊露出『信不信由你』的樣子,一邊拿起報紙就自顧自地讀了起來:
「我先預告一下,今天的午餐有苦瓜盅湯。」

「啥?!」太公望馬上大吼。

苦瓜盅湯?那是他感到最反感、最討厭的湯。
雖然他很喜歡苦瓜裡面的肉丸,卻對湯的味道不敢苟同。
在喝下去的那一瞬間,一股淡淡但是揮之不去的青澀苦味,便從喉嚨間竄起。
那種感覺,比世界上任何一種苦味都還要可怕,甚至比中藥湯還要……

「噗∼哈哈哈!!」
楊戩看到太公望苦惱的樣子,終於忍俊不住,大笑了出來。 
「你……又耍我?」太公望狠狠地瞪了楊戩一眼,氣得別過頭去。

「……不喝我特地幫你做的咖啡嗎?」楊戩陪笑般地揮揮手,要太公望冷靜下來。
「…你先保證,不會苦。」太公望輕哼了一聲。
「好好好!如果你的味蕾感覺到一絲苦味,我脫光衣服到房子外面裸奔三圈。」
楊戩信誓旦旦地說著。
「很好…」太公望奸笑了一下:
「到時候,你因為公然猥褻罪而被警察抓了我可不管。」
「快喝吧!」楊戩催促了一聲,眼睛裡有種非常自信的光亮:
「我保證你一定會喜歡。」

「很好!」得到了保證,太公望很乾脆地把杯子拿起來:「這是你說的喔!」

當舌頭碰到那半深色的液體時,感覺立刻被一股濃濃的咖啡味包圍。
不討厭,因為完全沒有苦味……
反倒是一種濃郁的甜跟奶油的香味,隨著咖啡的味道衝進了喉嚨。

一嘗便不知道怎樣收口,太公望杯子沒有離開嘴巴,咕嚕咕嚕地直到整杯咖啡
見底。

「哎!這個喝法真像小孩子…」楊戩見狀,只有搖搖頭:
「一點也不懂細嚼慢嚥的藝術。」
「呼!!好喝……」太公望滿足地吐了口氣,好奇心也起來了:
「這杯比剛剛那杯好喝太多了,這叫什麼?」

「『摩卡』,把濃咖啡跟巧克力醬混在一起,在上面放打發的鮮奶油跟少許的肉
桂粉,完全不用加糖。」楊戩慢條斯理地解釋著:「怎樣?我不需要脫光衣服到
屋子外面裸奔了吧?」
「不用了啦!」太公望吐吐舌頭:
「……原來這個就是摩卡啊?可是為什麼味道跟外面賣的不一樣?」
「你把我做的咖啡跟外面攙水的稀釋咖啡比較?!」楊戩聽了差點沒昏過去。
「……呃…我沒有這個意思啦!」太公望搔搔自己的臉頰:「好甜……」
「因為你愛吃甜的程度媲美小孩子,所以我特地加了兩倍的巧克力醬。」
楊戩比出兩根指頭:「不過,你早餐吃完後最好再去刷一次牙,免得蛀光光!」
「這個你不用擔心……」太公望朝楊戩露出一口白牙:
「我的牙齒健康得很,一顆都沒少。」

「……很好!」楊戩起身開始收拾餐具:
「我等一下要出門了,中午之前我會回來。」
「喔!」再度把小小的哮天抓了起來,太公望含糊地應了一聲。

「記得要餵小哮喔!」楊戩邊綁頭髮邊吩咐:
「還有你答應要做的家事,『管家』!」
「沒問題!」
太公望一挑眉,一派輕鬆的模樣,完全不知道在這之後的一個小時,整個屋子因
為他而陷入了可怕的災難之中,只是瞪著楊戩離去的背影,兀自想著自己的事…

真的快受不了了!
那個自私自利的小人,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顧的冷血惡魔……

『老頭子!我說不行就是不行!!』狠狠地捶打著桌子,太公望第一次失去
自持:『你怎麼能夠拿普賢哥去換簽約的機會……』
『這已經是定局!』元始的臉上沒有一點感情牽動,只是動著嘴巴,讓沒有
語調的字,一串一串地吐出:『反正那個污穢的人再繼續留著,也只是讓家
人蒙羞。』

到底是誰蒙羞了?!
當年,明明知道普賢哥被人蛇集團綁架,還不去救人……
只是冷酷地回絕了勒索,一腳把普賢哥踢入地獄的人是你呀!

『我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太公望大吼:『更何況,不用這樣我也有九
成把握拿到合約的!』
『太公望,在商場上混那麼久,難道不知道九成的把握依舊嫌少。』
元始冷冷一笑:『更何況,難道你不覺得,拖著那樣的身體,普賢他還有什
麼利用價值?』

混蛋!!
一個人的未來,竟然被如此看輕?
更何況,普賢他……是你身上流著你的血,你的親兒子啊!!

當初,普賢被國際刑警送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像是他了…
蒼白的臉,一雙原本清澈的大眼被折磨得而顯得無神,身上的傷痕更是不計
其數…

一想起,就無法歇止自己的怒氣。

『你……也是在利用我吧?死老頭!我不會讓你如願以償的!』

幾乎是一怒之下,太公望的身影便奔出辦公室。
把一切喧鬧聲拋在身後,他逃出了如怪物般聳立的辦公大樓,那個用別人的
屍體堆積而成,外表光鮮亮麗的冰冷墓碑……
在那裡再多待一秒,他絕對會因為血腥味,無法呼吸,窒息而死。

炫目的太陽無情地燃燒著街上的一切,無力感,像是要溶化自己一般。

原本……是那麼溫暖的一家七口……全部都被打碎了!

太公望身體一軟,扶著幾乎快要光禿的行道樹,無助地大哭了起來。

『……賢…小賢……媽…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你們……』
淚珠一滴一滴地落地,和著都市已經難得一見得泥土:
『沒有…沒有辦法保護……你們……』

失神地晃蕩著……
在這個讓人迷失的水泥叢林中,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多遠,只是不想停下腳步
。仿佛如果停下腳步,整個人都會死去一般。

回過神之後,微黃的路燈照射下,一棟有著淡藍色圍牆的房子,出現在眼前。

『咦?』太公望不確定地伸出手,感覺那瓷磚的冰冷,才知道不是幻覺:
『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這裡是那個男人的房子…
只是……

太公望抬頭一瞧,整個屋子暗暗的,八成不在家吧?

掩不住失落,太公望低垂著臉。
山上冷冷的空氣圍繞著,不禁摟住自己的身子,不自覺地打顫:
『……好冷…』

要是被商場上的敵人看到這樣落魄的『太公望』,八成個個會嚇得眼睛凸出來吧?
像一隻被丟棄在一旁的小動物一般,太公望蹲在鐵門旁邊,覺得又餓又累。

他去哪裡了?
為什麼不在家?
不是說好,什麼時候他都可以來看哮天的嗎?

『望?』低沉的嗓音從面前傳來:『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裡?』
太公望聞聲抬頭望去,只見一個大大的手出現在眼前,想都沒有想便握住了那隻手
,順勢被拉了起來。

『咳…楊戩……你好啊!』突然地起身,太公望覺得有點暈眩。
『你發生什麼事了?臉色很蒼白喔!』楊戩摟著太公望的身子,免得他突然倒下。
『我還以為你在家呢……』太公望虛弱地笑著。

『傻瓜,等不到我,怎麼不先回家呢?天氣那麼冷…』
楊戩從遠遠的地方就隱約地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窩在大門旁邊,不由得加快腳步。
果然如他猜想般,是這個小傢伙。

『我不回去,我不想……回去那個地方…』太公望閉上眼睛,把全身的力量都放
在楊戩身上:『楊戩,我們是朋友吧?』
『當然!』楊戩皺著眉頭,因為太公望的狀況看起來似乎不太好:
『這種問題還需要問我嗎?』
『那…你可以暫時收留我嗎?』

不想回去……那個冷冰冰的地方,讓人寂寞的房間…
這裡,有哮天…有楊戩……

是個如同春天般溫暖的地方。

『進去再說吧!』

☆         ☆          ☆

「…到最後他還是沒有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太公望喃喃自語著:「普通人都應該會問的啊…他真是奇怪的人…」

「呼吼……」哮天腳步不穩地爬到太公望的腳邊,輕輕地咬著他的褲腳。
「哮天?幹什麼啊?」太公望趕忙蹲下去阻止哮天:
「不要亂咬,這不是我的褲子啊!!」

「……汪!」哮天仍然不放棄,被揮開了之後,跳回來繼續咬。
「咬壞了我要賠的……」
太公望沒法子,只得用雙手死命壓住哮天圓滾滾的身軀:「壞狗狗!笨狗狗!」
「汪汪!!」身體被制住,哮天開始掙扎並開始吼叫。

「啊啊!!安靜啦!!」
小狗的叫聲特別地尖銳,太公望覺得自己快受不了:「啊啊啊!!!」

嗶!
洗衣機結束運轉的聲音打斷了一切。

「哮天,你給我乖乖地待著!」
太公望在放開哮天的一瞬間,立刻溜到紗門之內,並用力的把門關起來,讓哮天在外
面滾來滾去,不甘願地望向屋內。

哮天不知道在搞什麼鬼?看到他就想咬他的衣服……
低頭望向褲腳,已經沾滿口水,太公望不禁露出愁苦的樣子。

「這樣我要怎麼跟褲子的主人交代啊……」
太公望一邊搖頭嘆氣,一邊翻開洗衣機的蓋子:
「嗚哇啊∼∼∼∼∼!!!!!」

待在洗衣槽的是一堆泡泡,而不是乾淨的衣服…

腳上一涼,太公望低頭一看:「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水…從洗衣機底部淹了上來。

太公望趕忙拿起旁邊的拖把要拖乾水,卻發現水已經滿溢到旁邊的烘乾機,並且有向
外擴張的趨勢。
「天…天啊!!!」

努力地冷靜下來觀察,發現髒水竟然是從排水口浮上來的,他趕忙拿手去堵。

噗嚕嚕嚕∼∼∼!

「啊啊啊∼∼∼∼∼!」聞聲,太公望很自然地抬頭往上瞧,不禁目瞪口呆。

洗衣機很不給面子地吐出大量的泡泡,並且向自己迎面砸來。
手忙腳亂也不能夠描述他現在狼狽的情況。

「不要啊!!!」

太公望發出痛苦的慘叫。

☆        ☆       ☆

「……望,你在這裡啊…」當抱著哮天的楊戩看到在洗衣房裡已經被水淹沒的人兒時,
臉色發青:「倒底是怎麼一回事?諾亞方舟時的大水災好像也沒有那麼嚴重吧?」
「別問我……」太公望哭喪著臉,手還是不敢從排水口離開,即使整個頭上都是洗衣機
的泡泡。

「……望,這裡我來處理就好…你先去把整理自己乾淨吧!」
楊戩放下哮天,開始拉自己的褲管,準備涉水過去。
「可是,我手放開的話,水會一直進來…」太公望趕忙搖搖頭:
「這是我惹出來的……我要負責!」
「是嗎?不要越搞越糟才是…」楊戩瞪著依舊在冒泡泡的洗衣機問:
「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放了幾匙洗衣粉?」
「呃………」太公望乾笑了一聲:「不多啦!十大匙……」
「……喔!」聽到這個回答,楊戩苦笑了:
「我賭你從來沒有洗過衣服。」

是沒有……因為他都把衣服穿得很髒,丟給那老頭因為關心他而雇來的女傭。
算是一種洩恨吧?他以後會盡量控制自己吧……
因為洗衣服真的不是人幹的……

太公望在心裡想著。

「上面…不是說一件衣服一匙嗎?是英文嘛…所以我猜…呃……」
太公望看見楊戩準備過來了,趕忙出口阻止:「沒關係,我自己一個人可以處理…啊啊
!!別過來啊!!」
「然後放你一個人在這裡當人工塞子一整天?別開玩笑了!」楊戩用力地把太公望拎起
來,迅速地走回乾燥區域。
「對不起……」太公望突然覺得自己從出生以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地愧疚。
「不用在意,是我事先沒有問。」楊戩扯扯嘴角,像是安慰太公望一般地露出微笑。

要是知道讓他洗衣服會變成這樣,打死他都不會讓這傢伙靠近這裡一分一毫。

「吼!」
當太公望被楊戩放開時,哮天立刻地跳上去咬太公望的褲管,不管它是不是還滴著水。

太公望連忙往後大跳一步:「別咬啦!我不是……」
「啊!我知道了…哮天在長新牙齒,所以會很想咬東西…」楊戩適時地扺住哮天的頭:
「乖喔!哮天,我等一下馬上幫你從韋護那裡A幾個牛皮骨頭來讓你啃喔!」

一聽到楊戩的話,哮天立刻乖乖地退開牠那小小的身軀,安靜地坐在一旁。
太公望見狀不禁目瞪口呆:「等…等一下,牠哪時候跟你那麼好了?我也算是牠一半的
飼主啊!!不公平∼∼∼!」

「呵呵∼∼!!那當然是因為我比較帥!」楊戩抓抓太公望的頭:
「你快去整理一下吧!」
「別抓我的頭!」太公望揮開楊戩的手:「你要知道,我年紀比你大!」
「可是如果我們一起上街,如果被指為兄弟的話,你想哪一個會是弟弟呢?」
楊戩輕輕一笑:「別彆扭了!午餐已經買好了…整理乾淨後你就可以去吃了!」
「真的?」

果然,用食物,太公望馬上上鉤了。

發現太公望離開時的輕快腳步,楊戩面露著有趣的臉色:「真是孩子氣,希望……」

等他打開今天中午飯包所附贈的湯時,不要抓狂了!
趕快整理完,就可以去觀賞他的表情了……楊戩暗暗地想著,因為實在太有趣了。

「啊…對了……」太公望突然停下腳步,轉過頭來…
「什麼事?」楊戩沒料到太公望會突然轉回來,那奸笑的表情趕忙一收。

「你都沒問我為什麼會在深夜出現在你家門口……」太公望的表情嚴肅:
「你那麼相信我嗎?」
「你在苦惱這件事?」楊戩搔搔自己的臉頰,沒想到太公望竟然還有這樣纖細的一面: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為什麼,我就聽…不過,你不願意的話也無所謂……反正,肯在颱
風夜裡抱一隻小狗到處去找醫生的人,我不認為是壞人…」

聞言,太公望的臉不知道為什麼紅了:「是這樣啊……謝謝你!」
「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楊戩只是揮揮手,轉過身開始清理淹水中的洗衣房。

「真的……還是很謝謝你…」
注視著楊戩專住於收拾他的爛攤子,那頭深藍的髮絲正隨著楊戩的動作而晃動著,太公望低喃著:
「……不過,剛剛是我太敏感了嗎?」

的確…在轉頭的一瞬間,他的確看到楊戩的臉上有一抹詭異的……笑容……

太公望頓時有不好的預感……

應該…不會吧?

十分鐘後,太公望那該死的預感成真了……

☆          ☆          ☆

現在,公司八成亂成一團吧?

太公望冷淡地瞪著報紙。

算了,那老頭是罪有應得……
待在這裡,也許很快就被找到了……但是,等到被發現了以後再說!

「呼!還是吃飯皇帝大!」太公望打開飯包,開始大嚼了起來。

「咦?還有湯啊……」
好奇心一起,太公望便掀開了蓋子……

「這……」

不…不會吧?

太公望開始四向望去,呃…既然楊戩還沒來……那……

「…絕對…打死都……不吃的東西……」

捧著杯湯,太公望小心翼翼地往水槽移動。

打開水龍頭跟食物絞碎機。

閉上眼睛,開始倒數。

三………
二……
一…

苦瓜,你就安息吧!

「不可以暴殄天物!」楊戩的聲音適時出現在太公望的背後:
「我特地帶回來的,你要喝完。」
「楊戩∼∼∼!!」太公望睜開眼睛,發現杯湯已經跑到楊戩的手上:
「我……我……不要喝…」
「既然跟我住在一起,我就絕對要改正你挑食的毛病…」楊戩的笑容可掬。

而後,太公望的慘叫聲再度響徹整棟房子。

待續


後記:
這篇打得很愉快……
因為有很多都是秋水的親身經歷,不過洗衣機那段不是我的,是我哥的……
(趕忙澄清喔!)
哎呀!不過洗衣房沒被我哥弄到淹水就是了……
只是放了過多的洗衣粉,衣服多洗了三次才把泡沫沖掉……(汗)

那時我才知道,原來還有人不知道一X靈的用法。(笑)

咖啡……某S店開頭的熱摩卡很好喝…但是,一喝完大概晚餐也不用吃了…
因為巧克力也是熱量極高喔……(冷汗)

苦瓜,秋水是不挑食的人…
凡舉青椒、花椰菜、紅蘿蔔、洋蔥、茄子、波菜我都愛…
但惟獨苦瓜,我……我看了會往後跑……

嗚嗚∼∼∼!可是老媽好愛吃涼拌苦瓜,不過,苦瓜盅裡的肉很好吃!(笑)
要吃之前,先解決那一圈苦瓜讓秋水困擾好久…
吃一口,台幣十塊。
老爹為了鼓勵我們吃苦瓜,所想到的計策,但是,小時候的我們沒有物慾……
所以計畫失敗了……(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