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夜晚。在一片寂靜中,只有明亮的月光照耀著大地,
過分亮眼的月光…亮得刺眼,也亮得不祥………

舞台,在中世紀的歐洲。
一個戰爭不斷,充斥著黑暗恐怖的年代,
各種傳說皆起於其中。

使用魔術的魔女、專吸年輕少女鮮血的吸血伯爵、
毒藥的盛行、可怖的宗教審判、殘暴的領主……

諸如此類的傳說,到現在依然被人們口耳相傳著,
並為其恐怖黑暗感到懼怕…………


好了,廢話不多說,先進入主題吧。
現在我要說的,就是一個發生於中世紀歐洲的故事,
在眾多黑暗恐怖的傳說裡唯一一個明亮的故事,
就如同黑夜中的月光一般……

但………過份亮眼的月光,同時也意味著………



※ ※ ※ ※ ※ ※ ※ ※ ※ ※ ※ ※ ※ ※ ※ ※ ※


moonlight castle 月光城   BY  amethyst


※ ※ ※ ※ ※ ※ ※ ※ ※ ※ ※ ※ ※ ※ ※ ※ ※


又是一個美麗的夜晚,星月同時在夜空中閃爍。
街道上,一個紅髮少年正快速走著,對於眾人投注的驚豔目光渾然不覺;依然快步走向他的目的地。

如同眾星中的明月一般顯眼……


*       *       *


淺紫的眼瞳,在看到眼前的瘦小身影時流露出
驚訝的神色。

「望?」快步向前急欲證明自己的猜測,少年猛然回頭:

「戩?」看清楚背後的人影之後,纖細的身驅立刻投進來人的懷中。

沉默………過了一陣子之後,藍髮少年有點挫敗的開口:

「望……還是被你跟來了……我明明就掩飾的很好啊……」

抬頭看著藍髮少年俊秀的臉孔,太公望的眼裡顯出得意的神色: 
「呵呵,你太小看我了,親愛的戩……我可是天下第一聰明的人喲。說!你瞞著我鬼鬼祟祟的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來做什麼……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了。」
像是被打敗似的,楊戩垂下頭看著太公望,紫眸中充斥著無奈。
「我知道你是來找失蹤很久的太乙和玉鼎,但是你也不必瞞著我偷偷跑出來啊。」

反手抓住楊戩的衣領,太公望逼近楊戩,翡翠般的綠眸中隱隱透出怒氣。
看到太公望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楊戩的心裡開始拉起警報。
「呃……在這裡不方便說,還是先找個地方說話吧!你看,街上的人都在看我們………」

「哼……好吧!就到我住的地方好了。」太公望放開楊戩,瞪了他一眼。
「……你住在哪個旅館?」
看著眼前餘怒未消的紅髮少年,楊戩只能自嘆倒楣了,同時心裡開始盤
算要如何消除他的怒氣。

「轉角那裡的旅館,邑姜也一起來了。」
「邑姜?她跟著來做什麼?」
「不知道,反正她只是正好和我順路而已。她是陪一個老頭來的。」
「…………」

*       *       *


「好了,現在你該說明清楚了吧?」
向邑姜打過招呼之後,太公望立刻拉他到房裡要他說清楚。

「好吧!因為我不希望你受傷害。」楊戩拍拍床舖,在床沿坐下。
「這什麼鬼理由!」太公望發飆了,抓起楊戩的衣領用力搖晃著:
「你根本就是在敷衍我!」

「別搖……我是說真的!」反手扣住太公望的手腕,楊戩認真的直視眼前氣鼓鼓的少年。

「那你說啊!來找個人會受什麼傷?」太公望試著要抽回自己的手,卻怎麼也動不了,只能狠狠的瞪著眼前一派悠閒樣的傢伙。

「在他們失蹤的前一天,有人看到他們進入南方的森林。」表情緩和下來,楊戩輕輕的將太公望帶進懷裡,
「然後呢?」
將額頭抵在楊戩胸前,太公望賭氣似的不肯抬頭看他。

「那個森林聽說有魔物出沒,只要一進去就無法出來。」
「咦?」
太公望抬起頭來,不可置信的看著楊戩:
「你剛才說…………」
「所以我才瞞著你跑出來啊。」
楊戩凝視著太公望,環在他纖腰上的臂膀不自覺的收緊。

「鬼扯!!」
太公望生氣的跳起來,一把將楊戩推倒在床上指著他的鼻頭大吼:

「既然那麼危險,你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我出事你會心痛,你出事我就不會哭嗎!?白痴!!!!!!!」
罵完,太公望便開始四處找東西,
「望……你在找什麼?」
楊戩坐起來好奇的問著,太公望一把又將他推回去:
「別吵!給我乖乖躺著不要動!」

「難道…………」楊戩突然有很不好的預感。
「嘖!找不到……算了!」太公望轉身,瞇起綠眼看著楊戩,模樣活像一隻看到獵物的貓似的。
「呃……………………」楊戩察覺不妙,起身想往外溜。卻被太公望給用力壓回床上。

「呵…我本來想找根繩子把你給捆起來的,不過這裡沒有繩子………既然如此,我就自己動手!」

語畢,太公望狠狠吻上楊戩。


*       *       *


清冷的月光下,一個黑色身影正急急的趕路。

「真是的!走進來這麼久,也沒遇到什麼魔物嘛!傳說畢竟只是傳說…」
一邊抱怨著,黑影停下腳步將頭上的帽子拿下。

甩甩一頭豔麗的紅髮,太公望開始漫步向前。
「唉…楊戩那小子還真難搞定,費了我好大一番功夫……」

一邊自語著,太公望抬頭凝視夜空中的月亮:
「話又說回來,這月亮也太亮了些吧…完全沒有看不到路的困擾,有點詭異……………咦?」

在太公望自語的同時,從森林深處傳來一陣細微的琴音。太公望凝神聽了一會兒,舉步向森林深處走去。

*       *       *


「妳是………………」

步出森林,眼前赫然出現一座城堡。城堡的庭園中,一個紅髮綠眸的年輕少女坐在噴水池邊,
正彈著一把月琴;看到陌生人站在面前,紅髮少女有點驚訝的停止了琴音。

「你是誰?」
面對紅髮少女的疑問,太公望連忙回答:
「我不是壞人,是被妳的琴音給吸引過來的。」
少女聞言,對太公望親切的笑笑:
「沒關係,現在這麼晚了,我想你一定是迷路的旅客吧?不妨在我這兒住一晚再走吧?」

太公望聞言鬆了口氣,
(看來她不是妖魔鬼怪之類的……住一晚應該沒關係…)
「謝謝妳,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叫太公望,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這裡是月光城。」

太公望和紅髮少女走在城堡的走廊上,一路上少女一直不停的問東問西,模樣像極了一隻活潑的小鳥一般。

「喂!太公望,你幾歲啊?這麼年輕就自己出來旅行,真了不起耶。」
「我已經18歲,算是個大人了。」太公望指指自己略顯稚氣的娃娃臉。
「18?騙人!比我大兩歲?你看起來只有14、5歲啊!」少女不可置信的叫起來。
「14、5歲?天啊!我看起來真的那麼小嗎!?」
發出了哀號聲,太公望的臉在聽到少女的話之後變成了誇張的簡化版,紅髮少女看了之後開心的大笑起來:
「嘻嘻嘻…你的臉好好笑喔,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臉變成這樣耶。」


在談笑之間,兩人走進了大廳。少女將暖爐點燃之後便坐在暖爐前的搖椅上。
太公望也跟著在她身旁坐下來。不知為何,他對這個初識的女孩有著熟悉的感覺,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喂!太公望,你不覺得我們長得有點像嗎?」少女笑咪咪的看著太公望,太公望摸摸自己的臉頰:
「會嗎?」
少女伸手摸摸太公望的一頭紅髮,
「你看,我們頭髮的顏色一樣對不對?」
下意識的伸手扯扯自己的紅色短髮,太公望睜大綠眸看著笑吟吟的少女。
「連眼睛的顏色也一模一樣哪!好神奇喔!」少女盯著太公望看了一會兒,然後格格嬌笑起來。


*       *       *


「唔………好刺眼……」
被明亮的月光給照醒,楊戩猛然起身看著空無一人的四周。

「糟了!望他………!」楊戩連忙跳下床想穿衣,卻遍尋不著自己的衣物。
「可惡!沒想到他會來這招!這下糟了…………」

「叩!叩!」
「什…什麼人?」聽到敲門聲,楊戩連忙拉起被單包住赤裸的全身。
「我是邑姜…我把你的衣服放在門口,請你穿好衣服之後出來一下。」
楊戩鬆了口氣,在確定邑姜離開之後立刻穿好衣服走向外廳。

「邑姜,我………」楊戩一走進外廳,便立刻想去追太公望。
「等一下,楊戩。」邑姜站起來阻止他,「放心吧…太公望他不會有事的。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拜託我?妳怎麼知道……」
「跟我來就是了。」


「他是……………」跟著邑姜走到城外的一間小屋前。楊戩看著坐在小屋裡的老人,他看起來少說也有一百多歲了。
「這就是我要拜託你的事,請扶著他跟我來。」邑姜移開堆在牆腳的雜物用力一踹,牆上赫然出現一扇門。

「這到底是…………」瞪著眼前的暗門,楊戩開始覺得腦袋一片混亂。
「你就是楊戩先生?不好意思,還要麻煩你扶我走。」老人顫巍巍的扶著桌子站來,楊戩連忙過去扶住老人。
「小心一點。」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不過邑姜好像知道什麼……跟著她走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       *       *


「…………我老公到好遠的地方去辦事了,我一個人在這等他回來…………太公望?」
少女伸出白皙的手臂在太公望面前晃晃。
「……………啊?什麼事?」
「你是不是想睡了?我帶你到寢室去。」
紅髮少女跳下搖椅,拉起太公望的手往房間走去,太公望也不掙脫只是任由少女拖著他走,因為他確實是累壞了。

「你就睡在我隔壁吧,晚安……啊!對了!你絕對不能進地下室喔,其他的地方你可以隨便逛沒關係。」
話一說完,少女便將太公望推進寢室。

「………………搞什麼?」
太公望坐在床邊脫掉靴子準備好好睡他一覺。躺下來後,少女的警告卻一再的在耳邊響起:

     (城堡的其他地方都可以去,只有地下室不行!…………………)


「………………」太公望猛然起身,「嘿嘿!叫我別去?我就一定要去!不知道她到底藏了什麼在裡面…………」


*       *       *


「在太公望帶著你回來之前,我和爺爺到了酒店坐了一下,結果卻聽到一個大消息。」
邑姜一邊提著油燈在兩人前面照路,一邊開始對楊戩說明。
「大消息?」

「聽說…南方的森林裡,有吃人魔女存在。」邑姜回頭看著楊戩,在油燈微弱的亮光照耀下,她的表情顯得異常嚴肅。

「這我是聽說過…」
「咳!咳!」老人想要開口,卻突然一陣咳嗽。

「爺爺,你不用開口,我來說就行了。」老人聞言默默的點頭,一行人繼續往前走。

「我聽見過魔女的人說,魔女她不會老。而且,她好像在等待她的丈夫。」

邑姜話一出口,楊戩便感覺老人一陣顫抖,於是開口問他:
「你怎麼了?老爺爺?是累了嗎?」
「大概是累了…先休息一下好嗎?」老人疲倦的回答。

於是三人便就地坐下來休息,老人喘一會氣,有點沮喪的開口:
「我真是老了……以前不管走多少路都不感覺累的……」
「爺爺以前好像是個騎士嘛?」邑姜取出水壺遞給老人,
「對啊……」

「接下來要說的故事就和太公望有關了,耐心一點吧。」邑姜轉向正在另一邊踱步的楊戩。

「啊………喔…………」楊戩停下腳步直視著邑姜,邑姜摸出一幅小畫像拋給楊戩。

「她是…………」注視著畫像中紅髮綠眸的清秀女子,楊戩心中的疑惑逐漸擴大。

「從前…有一對恩愛的夫妻,雖然他們成親時只有15、6歲,但是他們卻非常恩愛。」
扶起老人,邑姜推動正盯著畫像發呆的楊戩繼續向前走。

「這對恩愛的夫妻過著十分幸福的日子,但就在婚後的半年丈夫接到了通知,和族人一起上戰場去了。
 然而出外作戰的軍隊全軍覆沒,只有他僥倖存活下來。好不容易逃回故鄉之後,沒想到敵軍早就
 攻陷這個地方。存活下來的人們都一口咬定:他的妻子早在敵軍攻來之前就自盡了。」

「傷心的騎士於是離開了他的故鄉到各地流浪……最後,在他生命將盡之時,他決定回到他的故鄉……」
邑姜轉頭看著楊戩,向他聳聳肩:
「故事說完了,有沒有什麼感想?」


*       *       *


「這是……………………………」太公望揉揉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光景:

推開通往地下室的門之後,從樓梯一直到地下室的最深處,到處都散置著人骨!

「碰!!!!」

正當太公望被嚇得動彈不得時,背後突然吃了一計悶棍,在他倒下後,身後手持棍子的紅髮少女道歉似的低語著:
「對不起了……太公望………如果你沒發現的話,我本來是打算不對你下手的…………」

少女丟開棍子,抓起太公望的雙腳往外拖。
「唔……看起來那麼瘦,沒想到拖起來還挺費力的…………」


*       *       *


「等等!妳是說…………森林的魔女就是這個老爺爺的…妻子?」
楊戩驚訝的看著邑姜。
邑姜朝他點點頭,然後取回楊戩手上的畫像還給老人。
「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對吧?」
「確實很不可思議……」
「那算不了什麼,更讓人驚訝的事還在後頭呢,你等著看吧!」

正當楊戩想追問邑姜時,邑姜指著密道的出口:「到了,這裡就是月光城。」


*       *       *


「唔……………」太公望慢慢醒來,然後看看四周。
「這是……!」沒幾秒太公望就立刻發現自己兩手都被緊緊銬在牆上,脖子上也多出了一道傷口。
而元兇——紅髮少女正倚在牆邊看著他,手上還拿著一杯飲料。

不等太公望開口,紅髮少女笑了起來。
「放心吧,我只是取了你一點血而已,死不了人的………呵呵…我很美吧?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會變老呢。」
語畢,紅髮少女喝一口杯中的液體,這時太公望才看清楚:她喝的東西竟然是人血!是自己的血!

「這樣子……不管我老公什麼時候回來都能一眼認出我了。」紅髮少女得意的笑著,鮮血從豔紅的嘴角流下,看起來既妖豔…又詭異…

「妳……妳這個吃人魔女!妳到底想做什麼?」太公望又驚又怒,他把心一橫,對著少女大罵起來。
「吃人魔女?是!我是吃人魔女沒錯!但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老公啊!」
少女激動起來,手上的杯子也跟著掉落,殷紅的鮮血潑散在地上,宛若朵朵盛開的紅花一般刺眼。




———那怕你是要遠征到月亮,我都會等你回來的,老公……我會平安的等你回來………………





紅髮少女跌坐在地上,眼淚撲簌簌的掉下來。太公望看了有點於心不忍,便開口安撫她:

「別哭了,那妳為什麼會變成………變成現在這樣呢?」

「你想知道?那就說給你聽也沒關係…………」紅髮少女擦擦眼淚,對太公望笑笑。




「當年……我為了逃避敵軍的追殺躲進了這座月光城;當時我已經有了身孕,在逃進月光城不久之後就生下
一個女嬰。」




———妳是我和老公的愛情結晶,可惜我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給妳………這個老公給的定情物就給妳吧!希望妳能平安的長大…………




「可是,城堡中的存糧畢竟有限……於是我便殺了隨從吃他的肉……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的孩子啊!要是我沒有
 乳汁,她會餓死的。………………但是我的侍女卻嚇的立刻抱了孩子逃出森林,我拼命的追趕卻怎麼也追不上………
 當時我真想死了算了,可是……要是我的老公回來,發現我已經死了的話,他一定會非常傷心…………從此我就成了
 殺人不眨眼的魔女,將迷路的旅客殺了當成食物…………就這樣…從那之後,過了幾個月?幾年?幾十年?我只是
 一心一意的等待我老公回來…雙手染滿血腥…………」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紅髮少女抬起頭來看著太公望,碧綠的眼眸中帶著晶瑩的淚光:

「你說,我是不是不該癡癡的等他回來?我…………」

太公望一言不發的凝視著紅髮少女,然後緩緩開口:
「我……從一開始就覺得妳不像個魔女……雖然妳是靠吃人而活,但妳依然沒有失去妳那天真無邪的心。」
「太公望……你果然是個好人………但我還是非殺你不可,對不起了………」

紅髮少女握緊手中的刀子,朝著太公望的胸口狠狠劃下去。太公望驚慌的想掙脫手銬,全身卻因為失血過多而使不上力,
他閉上雙眼,腦海裡浮現出一雙溫柔的紫眸。



——對不起…………戩………



「噹!」
太公望閉上眼睛等著少女將他殺死,但少女一刀砍下之後卻沒再繼續,他疑惑的睜開雙眼,然後看到少女正緊盯著
他的胸口看。太公望奇怪的看著自己的胸口:只有衣服被劃破而已,沒傷到皮膚。

「妳……」
太公望的疑問還沒出口,紅髮少女便撲過去抓住他掛在衣服裡的項鍊大叫:
「這條項鍊你是去哪偷來的!!」
「我才沒偷!它是………」辯解的話尚未出口便被打斷。
「它是我的!!」紅髮少女狠狠瞪著太公望,太公望嘆口氣:

「很久以前……有一位商人在雪地裡發現一位凍死的婦人,她懷中抱著一個奄奄一息的女嬰,
 膝下無子的商人收養了那個女嬰。當時,她的頸上就掛著這條項鍊。」

「………然後呢?」紅髮少女抓著太公望的肩膀逼問著。

「(妳還不相信?)………然後?那個女嬰長大成人,生了一個男孩,男孩長大結婚後生了我父親,
 而這條項鍊也成了我家的傳家之寶。了解了嗎?」


「………那條項鍊………是我親手將它戴在我女兒身上的啊………太好了,沒想到她沒死,而且過的很幸福,真是太好了!」

紅髮少女高興的丟下刀子跳起來,但隨即又抓住自己的咽喉開始乾嘔。太公望驚懼的看著她的反應,腦子一時之間
轉不過來。

「妳剛才說…………」

「這麼說……我……我竟然喝了自己的曾孫的血,我………呃!」
紅髮少女嘔了一陣子,然後喘著氣走向太公望。
「原諒我……我立刻把你放開………」

少女掏出鑰匙打開太公望雙手的手銬,太公望立刻跌坐在地上喘氣,紅髮少女擔心的抓著他的肩膀問:
「你怎麼了?」
「不要緊……只是失血過多,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望!!!!!!」
楊戩正好在此時闖進來,當他看到滿地的鮮血及正跌坐在地上喘氣的太公望時,立刻抽出佩刀向紅髮少女砍去。

「妳這個魔女!妳對望做了什麼!?」

紅髮少女躲避不及,左肩被砍傷,鮮血不斷的沿著肩膀滴下。她跌跌撞的站起身來逃到房間的另一邊。
憤怒的楊戩追過去想一刀砍死她時,卻被太公望給攔腰抱住。

「不要阻止我!她把你傷成這樣,你還要護著她!?」
「不要這樣!楊戩!她是我的曾祖母啊!!」
太公望死命的抓著楊戩的手臂大叫著,楊戩愣了一下。

「等一下!你說……………就算這樣,她可是個吃人魔女啊!」

就在楊戩和太公望僵持不下時,紅髮少女抬起頭來向楊戩扮個鬼臉:
「沒辦法,誰叫我和我老公約好了……我絕對不能死!」

「妳………………」楊戩不自覺的放下了刀子,太公望鬆了一口氣。


「碰!」突然從門口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響,三人同時向門口看去。只見邑姜扶著一位神情激動的老人站在門口,
方才那聲巨響便是老人的手杖落地的聲音。

「邑……邑姜?妳怎麼找到這裡的?」驚訝的話語未落,紅髮少女猛的從太公望身旁竄出奔向站在門口的兩人。
「啊…喂!妳想做什麼?」


「老公!」伴隨著紅髮少女的喜悅呼喚,老人瞬間像是變年輕了一般衝向前去和少女緊緊相擁。

「蟬玉!我的蟬玉!」
「天化!你終於回來了!」


看著緊緊相擁的兩人,太公望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喂……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而且那個老頭怎麼忽然變年輕了?是施了什麼魔法嗎?」
「………大概是愛情的魔力吧……」
望著相擁而泣的兩人,楊戩壓低聲音說著。

「咦?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次啦。」太公望像蛇似的纏上楊戩的手臂要他再說一遍,楊戩哭笑不得的看著纏在自己身上的太公望,
「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新的招術啊……」
「嘿嘿,這是為了要把你綁住用的^^你剛才到底說什麼啊?說給我聽嘛!」


「呀啊!!!」

「咦?什麼?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邑姜?」

太公望和楊戩抬頭往前看去,卻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只見蟬玉和天化兩個人跪坐在地上緊緊抱在一起,兩人的身驅都已經冰冷。


「這…………」太公望走近兩人,看到兩人的臉上都還帶著微笑。
「楊戩。」

太公望緩緩的轉身看著楊戩,臉上帶著恍惚的微笑
「我們把他們埋在一起吧…就埋在這個月光城…」
「嗯。」看到太公望的樣子,楊戩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點頭。




*       *       *


草草的埋葬了兩人之後,三人便沿著密道離開了月光城。


「太公望,這個給你。」邑姜把一樣東西塞給太公望,然後便先回旅館了。

「? 這什麼東西?」太公望定睛一看:是一個精緻的小畫框。
「這是……」打開畫框,畫中的少女正睜大一雙盈盈碧眸對著他笑。

收起畫框,太公望轉身面對楊戩:
「我們也回去吧。」
「……望……」在一旁沉思的楊戩抬起頭來,淺紫的美眸定定的凝視著面前的紅髮少年。

「如果有一天…你離開我去遠方,我也會一直等著你。」


「呵呵…你放心,不管我到那裡,都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
帶著淡淡笑意的綠瞳慢慢的靠近藍髮紫眸的少年,


「因為,我最愛的就是你呀…戩………」
「望……」


東方的天空慢慢亮了起來。清晨的淺藍天空中,淡淡的淺白月亮依然還掛在天上,微笑的看著身影重合的兩人。



沒有人注意到,畫框的背後雋刻著幾行小字:

黃天化為夫
鄧蟬玉為妻

兩人生死與共 永不分離






(完)


*       *       *


作者廢話:

本來是寫太楊的……現在回頭再看一遍,好像感覺天蟬的部份比較多的樣子……
看來我果然沒有寫東西的天份………

這篇"月光城"是改寫自木原敏江老師的"惡魔夢碑"(原名"夢ソ碑")之中的一個短篇故事。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故事,所以才突發奇想想把它改寫成太楊………不過寫的實在太差了……T—T



by amethy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