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美人與野獸(beast & beauty)  BY波波羊

※ ※ ※ ※ ※ ※ ※ ※ ※ ※ ※


從前從前,很久以前。

有一個叫做太乙的商人,擁有一個幸褔美滿的家,還有三個小孩,不過個性都不太一樣,老大叫做哪吒,一天到晚只會打架。老二叫做天化,稍微有點大腦,不過也是個一言不合就會跟人幹架的傢伙。唯一抱和平主義的只有老三,個性非常之悲天憫人,其理想是創造一個沒有仙道的人間界...啊!錯了,是沒有暴力的社會,所以他的名字叫做太公望。

雖然三個小孩都是自已生的,但其實做父母的還是會偏心,就以哪吒來說好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是太乙的〝第一個〞小孩,所以太乙沒有辦法就是最寵這個老大,不管他闖了多少禍,捅了多少摟子,太乙就是心甘情願幫他擦屁股。
不過有一次哪吒實在做的太過份了,居然失手打死地頭龍的兒子。這下子可不是用錢就可以解決的事哦,對方堅持要一命抵一命。而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之時,哪吒很乾脆地自裁了。
傷心欲絕的太乙,並沒有就這樣放棄了希望。幾乎散盡家財,到處打聽起死回生的方法。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竟然真的給他找到一間蓮花DNA中心。只要有一個細胞就可以製造出複製人,於是哪吒便又重生了。
因為救哪吒使得家中財務陷入了困境,太乙只好馬不停蹄地出去做生意賺錢。到底是為人父母的,忙的心甘情願。不過由於每出去一次都要很久才回來,太乙爸爸總會在出門前詢問三個小孩有沒有需要什麼,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武器!」
哪吒還是一樣的酷

「爸會經過免稅商店吧,那幫我帶十條萬寶路好了」
天化說

花了一點時間把兩個兒子的要求寫在記事本後,
「那你想要什麼呢﹖太公望」太乙問老三:

「一朵玫瑰花,爸爸」
其實本來想要桃子,不過為了劇情需要沒辦法。

「..........」

於是太乙就又出門賺錢了。

※ ※ ※ ※ ※ ※ ※ ※ ※ ※ ※

沒想到車子居然會拋錨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山區雖然想要打電話求救,不過.....

「哇咧!什麼爛xx電訊居然收不到訊號!」
沒辦法了,只好回頭走路出去求救,順便看看有沒有便車可搭。
太乙的想法是沒錯,可惜他忘了自已是個方向痴
就這樣,太乙闖進更深的山區.....不知道走了多久,太乙又餓又累.......

「可惡,那個傢伙安排的路線!到底還有多遠!﹖」
就在想扁人的時候,眼前終於出現一座豪華的宅阺!

「有....有人在嗎﹖」
老實說門跟本就沒關,透過半掩的門縫看進去,最裡面的餐桌上似乎擺了不少食物
「看這個樣子,屋主應該很快就會回來才對!」
於是太乙假裝趴在門口附近,(這樣子屋主一回來就會看到我,然後就會救我進去了!)可是趴了很久都沒有人來,太乙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太乙發現自已「果然」已經躺在沙發上,旁邊的桌子上也放了很多食物,於是就不客氣地吃了起來。不過奇怪的是沒有半個人影出現,吃飽喝足的太乙本想醒著向主人道謝,但在左等右等不到人的情況下.........

他又睡著了。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太乙的臉上,吵死人的鳥叫聲讓人沒辦法繼續賴床。再度醒來的太乙發現自已是躺在床上的。舒服地伸了個懶腰,昨天的疲勞像是假的一樣,太乙精神飽滿地起床刷牙洗臉,小茶几上甚至已經擺好早餐。

「這....這真是太奇怪了!」
都己經快中午了居然還是沒有人出現!!老是坐著也很無聊,太乙便到處逛了起來,屋內的擺設看起來都很高級。以太乙專業的眼光看來,嗯,都是些很貴的東西。房子的主人居然放心讓陌生的太乙一個人在家.....

「嗯,屋主果然有識人的眼光,知我是個正人君子....喔喔∼!!!那不是.....傳說中【夢幻的@#$%】嗎﹖!」
太乙衝向前去抱住【夢幻的@#$%】!(......就這樣藏在袖子裡的話,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一陣天人交戰,太乙還是戀戀不捨地將東西放下,《開什麼玩笑,拿了故事就接不下去了!》失望的太乙(﹖)默默地走向門口,想要出去透透氣。(......再待下去可能就無法控制自己了.....)太乙哀怨地想。


之前累慘了沒有仔細看,不過這座宅子還真不是普通的漂亮!庭院裡有假山流水、瀑布清泉、游泳池、健身房、網球場及十八洞的高爾夫球場!

「.....太誇張了吧.....」IIIIIII

再過去一點的牆上好像貼了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張海報:「玫瑰祭!各地風情玫瑰大展!」想起太公望的要求,太乙決定過去看看。

※ ※ ※ ※ ※ ※ ※ ※ ※ ※ ※


果然像進了花海一樣,放眼望去全是各式各樣的玫瑰花。被花香薰得有點受不了的太乙,隨便摘了一朵想要趕快離開。

「咦﹖怎麼突然天黑了﹖」

四周開始刮風,還放起了乾冰......隨著白色的霧氣,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太乙背後......

『忘恩負義的傢伙,我招待你吃住、給你地方休息,而你居然用偷東西來報答我﹖!』

回頭一看,眼前是個披散著白髮、圍著黑色披風、頭上戴了一個像鹿的頭骨的面具、臉上化著慘白的濃妝、枯樹般的手裡拿著一枝鐵叉子的.....

「啊∼∼∼∼∼∼妖怪啊!!」太乙慘叫出聲:「不要殺我啊∼我不是故意的∼我還有三個小孩要養∼嗚嗚∼」

『哼哼,每個人都說他有八十老母,妻子兒女要養...我才不信咧!你這個小偷!』

「啊∼∼∼∼∼∼是真的啊∼就是因為我最小的孩子想要玫瑰花,所以我才會這麼做的啊∼請不要殺我啊∼嗚嗚∼」

『閉嘴,不要再哭了!』像是在考慮些什麼,楊戩開口了:『好吧,我不殺你,不過你必需給我一個小孩!』

「啊∼∼∼∼∼∼不行啊∼三個孩子都是我的寶貝∼」

『那你就死吧!』楊戩目露兇光

「等.....等一下,那......一個小孩給你好了.......」

『很好,不過我討厭那種精力過剩型的的肌肉男,記得挑可愛一點的哦!』IIIIIII

「嗚∼∼∼∼∼∼你不會吃掉我的孩子吧﹖」

楊戩一腳踹向太乙
『那得看我高不高興!少囉嗦,決定了就快點滾回去!』

※ ※ ※ ※ ※ ※ ※ ※ ※ ※ ※

聽完了太乙的遭遇,太公望別無選擇(﹖)地代替父親來到了城堡.....城堡內外拉起了不少歡迎光臨的紅布條,這稍微讓太公望放心了一點

(如果妖怪要把我吃掉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大費周章吧。)

四處都看不到人.........不過,一進門倒是看到了一堆小山也似的桃子

「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也不能怎麼樣了,還是先填肚子再說吧

【就這樣,太公望一個人幹掉半座桃子山】

「喔喔喔∼真是太滿足了!」
都快流下感動的淚水了吃飽了的太公望開始在城堡裡到處逛,每一個房間都給他打開看比起家裡的簡陋,這裡可真是豪華啊∼不但房間多到數不清,每一間布置的風格還都不一樣。逛啊逛到累了,也沒有半隻妖怪出現!太公望決定找一間看起來最順眼的房間睡覺,完全沒發現樓梯轉角的一抹黑影。第二天起床,桌上已經擺好了餐點。吃完早餐沒事做,只好繼續探險.....還好這裡幾乎什麼都有,一時之間也不會太無聊啦∼

※ ※ ※ ※ ※ ※ ※ ※ ※ ※ ※

楊戩一直躲在暗處偷看太公望的一舉一動。從太公望一進門,他就好喜歡這個小男生。他實在不想看到,對方看到自己真面目後屁滾尿流的樣子。《請參考太乙》.......

還是別一下子就冒然出現好了......

※ ※ ※ ※ ※ ※ ※ ※ ※ ※ ※

第三天起太公望就發現有一個人影總是遠遠地在看著他,雖然想要過去打招呼,對方卻老是先他一步離開完全不讓靠近。於是,太公望明明知道有人,可就是遇不到。試過很多方法想接觸,對方卻老是溜走。最後太公望決定放棄,如果對方想見面自然會出現,可是.....

【∼過了一個星期∼】

忍無可忍的太公望看到楊戩又躲在暗處,終於忍不住大叫:「拜託你不要一身黑衣那樣飄來飄去的好不好﹖又不是在演恐怖電影!」

『呃.....我只是想讓你先適應一下,才不會一下子就被我嚇到了嘛.....』
楊戩走到太公望身邊坐下,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對方的臉。

「你好,我的名字叫做太公望!」太公望笑笑說

『......我叫做楊戩。』
看著太公望一點也不驚訝的臉,楊戩倒是很驚訝。

『你不怕我嗎﹖』楊戩問:

「為什麼我要怕你呢﹖」太公望反問:

『可是......我可是妖怪啊!!』

太公望轉頭不看楊戩的臉「......你想聽實話嗎﹖」看見楊戩很用力的點頭,太公望嘆了一口氣:「......老實說你的妝真的太濃了......下次可以考慮黑色以外的口紅嗎﹖」

『......IIIIIII 』

.......就這樣,兩人開始有了交談,白天太公望就自己去玩那些遊樂設施。而晚上楊戩會來與太公望共進晚餐,再各自回房休息。《幹嘛這麼君子﹖》

每次,道晚安後楊戩總會問太公望同樣的問題:『你覺得我可怕嗎﹖』

「.....有進步,這次的粉底沒那麼慘白了」太公望總是會這麼安慰他。

太公望慢慢發現,這隻妖怪其實只會虛張聲勢而已,雖然他總是裝得很酷的樣子,服裝的品味又有點奇怪,大熱天還圍披風但,除此之外跟一般人根本沒有什麼不同......

「......為什麼非要那麼在意自己可不可怕呢﹖」太公望有點好奇「你到底是希望人家怕你還是不怕你呢﹖」


『......雖然我是妖怪,但卻是被人類養大的......』
『跟人類相處的很好的我,幾乎都快忘記自己是妖怪了。』
『有一次,我不小心現出了原形,卻嚇到了同伴們。』
『原本是好朋友的大家,都怕得哭叫逃走了......』
『回到妖怪群裡,他們又覺得我太親近人類而排斥我......』
『於是我只好自己一個人生活,不要人類也不要妖怪......不需要同伴這種東西!』
『我用法力變化了這座城堡,開始一個人生活,不出去,也不讓人進來.....』
『可是我不開心又無聊,只好開始讓一些在山上迷路的人進入城堡。』『
招待他們,給他們食物,讓他們休息......』
『讓城堡不是永遠只有我一個人,這樣子,稍微能讓我感覺不那麼孤單....』
講到這裡楊戩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一轉頭卻被太公望嚇到『嗯,就是這樣了.....嚇!!!』

「嗚嗚嗚∼∼∼楊戩好可憐哦∼」只見太公望早已滿臉的眼淚鼻涕【∼對悲哀的故事一向沒有免疫力的太公望∼】

「從今天起我當你的同伴!」

『咦!』

「你不再是孤單一人了!楊戩!!」

※ ※ ※ ※ ※ ※ ※ ※ ※ ※ ※

自從說出要做當楊戩的同伴之後,太公望便不許楊戩白天再躲起來。已經很久沒跟人親近的楊戩剛開始雖然有些不適應,不過慢慢地也習慣有人陪的日子!

這一天,兩人也如往常一樣,太公望一邊啃著桃子一邊跟楊戩閒聊
「喂楊戩,你是不是說過這座城堡是你變出來的呀﹖」

『是啊,都是我變的…除了變出東西之外,我還會其他變化哦!』
被問到自己的拿手好戲,楊戩興奮地淘淘不絕

「哦!那變幾個來看看吧!」聽到指示楊戩馬上聽話地連續變化了幾種動物

「好厲害哦,鼓掌鼓掌!」
看到太公望開心楊戩也非常高興,於是繼續不停地幻化成各種不同的人形…

「真是太強了…咦,等等,剛才那個變化定格一下,不是,再前面…就是這個!」太公望看著眼前的楊戩「…這個變化是誰﹖」

眼前一頭藍色長髮的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莫名地讓太公望有種熟悉的感覺,在看到的瞬間心好像被敲了一下似的。

「哦,這個不是變化,是我人形的樣子」
聽到這個回答太公望猛然地看著楊戩的臉
「…為什麼你之前從來沒有這樣子出現過﹖」

為什麼呢﹖楊戩自己也認真想了一下
『可能是當太久妖怪了吧,其實我以前比較習慣人形哦!』
講著講著注意到太公望的表情不太對
『怎麼了﹖你為什麼在生氣﹖』

「那有﹖」

『明明就有!』

太公望直直看著楊戩
「…你沒把我當一回事嘛…」
這樣的回答讓楊戩一頭霧水,而太公望也不再理會楊戩只是自顧自地沈思

『我做了麼事惹你生氣了嗎﹖』

「沒有!」太公望突然站起來「有的話也是我自己的問題。」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 ※ ※ ※ ※ ※ ※ ※ ※ ※ ※

到了晚餐時候楊戩沒有出現…正確的說是連晚餐也沒有準備!

「這傢伙…跟我鬧彆扭嗎﹖」
一腳踹開楊戩的房門
「吃飯了!」

暗暗的房間沒有開燈,床上的身影像是沒聽到似地動也不動,走到床邊一看,楊戩維持著人形的模樣在睡覺,不過樣子看起來似乎怪怪的

「楊戩﹖」注意到戩戩一身的汗太公望才發現事情嚴重「楊戩﹖你生病了嗎!﹖」

耳邊模糊地聽到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張開眼看到的是紅髮碧眼少年焦急的臉。楊戩伸出一隻手搭著少年
『…我想到你為什麼生氣了…因為我沒有把真實的樣貌全給你看是嗎﹖』

「現在你還有空管這個…怎麼會突然病了呢﹖怎麼辦,到那裡有醫生﹖」

只見藍髮微微搖頭
『不用醫生,到明天早上就會好了…你還沒回答我呢…』

奇怪於楊戩的篤定,太公望沈聲說道
「什麼明天就會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解釋清楚的話什麼回答我不會說。」

沈默了一回兒,楊戩小聲地回答
『…不是生病…只是耗力太多…所以休息一下就好了…』

太公望看著楊戩的眼睛「你做了什麼事耗力太多﹖…難道是下午那些變身術嗎﹖!」
看楊戩一副默認的樣子
「你明知道會這樣幹嘛還一直變個不停﹖」

『可是你看得很高興嘛…』
聽到這種話太公望整個人都激動起來了
「你這個人!…」嘆了口氣太公望看著楊戩「只對了一半,其實我氣的是自己。」

『啊﹖』

「…你討厭以貌取人的人嗎﹖…呃,忘了你本人身受其害。」
太公望抓抓頭髮「我會喜歡一個人是因為他的本性,這向來是我引以為傲的地方。」看著楊戩「你了解我所說的嗎﹖」

『…大概了解吧。』然後楊戩想到什麼不好意思地笑笑
『不過當初我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歡,這樣好像也是以貌取人哦﹖』

聽到這話太公望意味深長地看著楊戩
「有些話不是可以輕易說出口的哦∼楊戩!…再來說說我生自己氣的理由吧!剛才說到引以為傲對吧﹖沒想到居然被自己打破了-這就是生氣的原因,接著體認到自己不過也是這樣的人啊於是心情低落!」
看著滿臉問號的楊戩太公望笑的很燦爛
「不過現在我發現那全都是庸人自擾…幹嘛非得在意什麼喜歡的理由呢﹖」

聽到這裡楊戩終於有機會開口『你的意思…你也喜歡我嗎﹖』

像是讚許,太公望輕輕地親了楊戩的額頭一下「是喜歡,只不過程度可能有差…所以不是說有些話不該輕易說的嗎﹖謝謝你讓我知道了你的心意!楊戩…」

「對了,你剛剛說你會無力到早上是嗎﹖」
於是就這樣,野獸把美人給吃了!(喔喔喔∼)

從此兩人過著幸褔快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