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For Real…     BY Kalm

※ ※ ※ ※ ※ ※ ※ 


「我喜歡你。」

下午的會議完了後,只餘下一片沉默的會議室堙A軍師太公望對他的輔佐官楊戩說的一句話。
這句話的意思,還是在楊戩頭腦空白的反射定點三秒前得出其重要性。
石化--似乎是唯一可以形容此時楊戩的詞語。太公望不禁苦笑。

要這樣驚訝嗎?

「不要這樣吧,我很難堪呢。」
好半晌,紫瞳堛熊J點才重新凝聚起來,可還是睜得大大的。
「……剛……剛剛你…說什麼…?」
有如羊脂般白的肌膚浮現出淡淡的潮紅。

天才道士也迷惘起來呢。

「…討厭我嗎?」
「嗯…我…」
經過思考後楊戩還是答出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我不知道…」
「喔。那麼我要有長期戰的覺悟啊。」
太公望嘴角彎起詭異的弧度說著。
苦笑中混著一絲不易覺察的陰謀氣息。
楊戩的臉也稀有地紅起來。
「可…可是…對象竟然是我…?」
「呵。走著瞧吧。由現在開始看著吧,
你 會 被 我 攻 陷 下 來 。
因為你是喜歡我的。」
爆出挑戰宣言的太公望瀟灑地走了,留下手抱繁多竹簡的楊戩悄立。
到現在,臉頰的溫度還是燒紅的。
〝你、怎麼知道的?〞

* * *

「師叔他…不像說笑的樣子啊…」
楊戩捧著一大堆書簡在書房中喃喃地說著,
視線專注在他的工作上。
隨著門戶的敞開,一大縷藍輕柔地在空中飛舞--
「喔。打擾你了嗎?」
聲音的主人是太公望,一個有著焰紅髮絲的青年。
狡黠的眼瞳堸{動著跳脫靈動的生氣。
但是,有著狡猾的計謀也有著賢者的智慧。

太公望是喜歡自己的。楊戩又想到這一點。就在這時候,太公望開口了:
「和我在同一地方很令你討厭嗎?」
「啊?……什麼意思?」
大概的質問意思。把問題丟回給太公望了。
太公望似乎不感意外:
「你覺得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戀愛很古怪嗎?」
「嗯…也不算吧…同性戀……我只覺得是不可以開玩笑的事罷了。」 
「哦∼」
太公望的臉上又浮現了他獨有的奸狡笑容。
楊戩有點無可奈何。
他放下手上的竹簡,頭轉過去問太公望:
「那麼,你喜歡我的什麼?」
太公望一挑眉毛:「你真的想知道嗎?」
「我只是好奇你的答案而已。」
楊戩拍拍身上的塵埃答道。
「全部,」太公望微微笑著:「任何一部分的你,我都喜歡。」
是最有說服力也是最沒說服力。
楊戩又再拾起數卷竹簡再投入工作。
「任何部分?」
「你要聽剩下的一句?」
「隨便你吧。」
楊戩的眼簾半垂,手上的毛筆繼續書寫。

--我現在的樣貌並不是真實的姿態。

就算我也喜歡你,那又如何?
無可否認,我對你有好感。
層幾何時我是這樣想的。
只要保持一定的距離,默默地守護著你、就夠了……
沒有人,會喜歡一個妖怪吧……

「我喜歡你的全部--當然也包括妖怪的你。」
太公望看著楊戩。
「不管外貌,你就是你。不是嗎?楊戩。」
紫色的眼瞳,滿載著震撼……

--從不在別人前表露的情感,可以在你面前傾曳而出嗎……

「沒有必要隱藏的。」
就是這一個人……
把我攻陷下來的…
雖然是不想承認,
你的確贏了。

--可以的,你可以信任的……

「現在,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
空氣堣]是叫人心醉。
在夕陽映照下、兩個拉長了的影子……
幸福地、許下最令人深陷的誓言--

相觸的雙唇。

全文完
-----------------------------------
Kalm的寫後感
唉唉…幸福的太楊我總是寫不出來…(自卑中)
淡淡的感覺(看不出來?那、那就是我…的文筆問題了…) ,
我個人較喜歡的feeling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