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五章 

※ ※ ※ ※ ※ ※ ※ ※ ※ ※


  在太公望到達時,他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

  在裁判長的辦公室裡,已經有幾個人在場:邑姜、姬發,以及那位至今不曾說過話的怪人楊戩;除此之外還有一位黑色短髮的少女,面貌秀緻,圓圓的眸子有幾分討喜,但一身縞素,臉色蒼白無神;此時蜷縮正在長椅裡,整個人籠罩在悲傷中;顯而易見家裡方辦過喪事。

  基於某種敏感,太公望多看了她一眼,隨即裝作訝異的樣子道:

  「呀,這是做什麼?會審還是判決?」說著就大剌剌地坐了下來,直接對著邑姜開口:「說吧,妳為什麼要找人跟蹤我?難道桃源鄉說的『一律平等』是謊言嗎?」

  「我們的『平等』,是以安全為優先。」邑姜率先開口說話,依舊淡淡的,絲毫不被激怒:「不過我派人跟蹤你,不是因為不信任你,而是想請你幫忙。」

  「幫忙?」四不疑惑地看著屋內的人,旋又看向主人,呆呆的表情顯示對這句話大感愕然。

  「是的。我們在幾天前查到,你在外面的職業……是一個偵探。」

  「連這都查到了啊。」太公望毫不驚訝地搔搔頭:「是啊,混口飯吃罷了。怎麼,要我幫忙什麼?」

  「你聽過數十年前,社交圈有名的大美人龍吉小姐嗎?」姬發看了妻子一眼,先開口問道。

  「聽過啊。她不是早就……死了?」這是她的幸運。太公望想著,在心裡道。

  「不,她是一個半月前才去世的。在這之前,她也是我們桃源鄉的居民。」邑姜道。

  「喔,是這樣∼∼∼」太公望敏銳地看向邑姜:「她的死因有什麼問題嗎?」

  所有人對看了一眼,皆不說話,只有邑姜嘆了口氣。「本來是沒有問題的,不過……」

*  *  *  *  * 

  龍吉小姐出生時,她的家族正是鼎盛時期,因此一度成為鎂光燈的焦點。在外界看來,她的一切都是令人稱羨的。除了清麗脫俗的的美貌外,她的氣質、穩重、婉約、善良、明慧……對女權高飆的二十一世紀而言,依舊是上流社會所尊祟的的美德。但由於先天的體質不佳,使她無法忍受都市骯髒的空氣,也因此少於在公眾場合露面,大多時候都住在住於郊外的別墅,卻也因此給予他人許多的想像空間;在她逐漸年長後,她更被當時的政、商界大老們,為其後代所盤算的、心中所理想的最佳媳婦。

  但是好景不常。龍吉在十五歲、弟弟燃燈十三歲時,她的父母因車禍過世。虎視眈眈的親戚們爭相搶奪兩姊弟的監護權,最後結果由舅舅崇侯虎收養,直至兩人都成年了為止。

  六年後,崇侯虎作主為她訂了親,對象是事業橫跨國際、掌控金融、資訊、政治、學術,乃至網路各界的巨頭──呂氏企業的獨生子,就待入秋時完婚。但就在那年夏天,龍吉小姐如以往到郊區去休養身體時,卻由於不明原因,一夜之間消失了蹤影。當時警方查不出原因,事情又被該企業壓了下去,真相也就更難大白。最後在法律上,只得認定已經死亡。

  這是外界所能知道的極限。而真正的事實是,龍吉小姐不知何故,意外進了桃源鄉,接著在這兒住了數十年。在這兒她依然受到尊重,只是終生不婚。她的身體原就不好,在死訊剛傳來時,沒有人覺得有異;但她身邊專事陪伴的碧雲,在喪事後的第七天,一句『小姐是被殺死的』而使眾人心慌;話說出口的隔日,碧雲在出外辦事時,被人謀殺;使得原先龍吉小姐的死,成了令人難解的謎。

  「所以,你們要我偵辦這件事情?」太公望道,露出不感興趣的表情。

  「是的。我們桃源鄉從古到今,從未發生過犯罪事件,碰到這樣的謀殺比較無力,且未曾培養過處理這類事情的專業人才,這是其一;此外,桃源鄉的居民感情都很好,即使有這樣的人材,也很可能會感情用事,使真相不能大白,這是其二。」邑姜仍淡淡地述說,但她的眼睛深深地蘊藏著一股哀傷:「你則讓我們這兩個顧慮都能解決。所以我們決定選擇起用你。」

  「喔,原來如此。」太公望皺起眉來,露出了不情願的神色:「但我原本就不打算要繼續辦案的,這種事我並不擅長……」

  「如果你願意偵辦這個案子,在這段期間,你就不用再作放羊的工作,村裡的人都願意全力配合;而且,桃源鄉裡的桃子也任你索取。」

  「咦……??」太公望聞言剎時眼神大亮,但立即轉變臉色,為難(←你真的很為難嗎?^^;;;)地看了四周的人一眼。「好吧。看在這位小姑娘這麼難過的分上,我就答應好了。哪,這事情的經過誰要來告訴我?」

  「赤雲和楊戩會告訴你。」邑姜的表情終於露出一絲安心:「此外,我們選擇楊戩做你的助手。他懂醫學,辦事能力強,也能保護你的安全……你同意嗎?」

  太公望聞言,順勢看了楊戩一眼,只見後者抿著唇,正直直地注視著他,眸光晶亮。那種倔強的表情顯示著他不打算接受一個『不』字。詭異地笑了笑,太公望答道:「好呀,我很歡迎。不過在這段期間,四不要跟著我。」

  「那麼,明天就開始吧。」楊戩突然開口,聲音略微低沉嘶啞,倒嚇了眾人一跳。他仍然看著太公望,眼神淡漠,既不親近也沒有敵對:「這件事……要快點解決才行。」

*  *  *  *  *

  「主人……這樣答應了好嗎?」漠漠水田飛白鷺,落霞輕染,孕出一片溫暖澄淨的氣息。三人走在路上,四不忍不住不安地問道。

  「哈哈哈∼∼∼咱們以前辦案不是一直很幸運嗎?這次一定也一樣的啦!放心吧!」太公望笑嘻嘻地安撫。

  「可是……那個楊戩不但是個美少年,我前幾天才聽人說過,他是一個有名的天才呢!主人要是和他搭擋做事,一定討不了好處的……尤其跟你比起來,他還比較像第一男主角!」

  「臭四不,你說什麼?」太公望聞言,不客氣地伸手捏住四不的臉:「這樣說自己的主人,對你有什麼好處?」

  「嗚嗚……這世界上哪有男主角是像你這樣的嘛!」四不哀怨地啜泣。

  「嘖……難道男主角還要有一種樣子啊,四不真囉嗦。」太公望嘀咕道:「放心啦,那少年才不過十五、六歲,還在能夠雕塑的年紀呢,我都不擔心了,你擔心些什麼?」

  「不過師父……如果他們因此發現你的身分,或者你在這裡的事情洩漏了出去……那要怎麼辦呢?」一向單純的武吉,此時也忍不住為太公望煩惱。

  「不入虎穴,當然是得不到虎子的嘛。既然我們要找出『她』,這難道不是一個好機會?」太公望道:「而且我們在這兒待得愈久,普賢,還有這裡的人就愈危險……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知道的吧?」

  四不和武吉默默地點點頭。

  「所以囉,在這兒我們只要見機行事。在這段期間,武吉,就要麻煩你照顧那些小羊了。」

  「我知道,師父。」武吉認真地應道。

  「好啦!今天總算結束了,我們快點回去吃飯吧!我快餓死了!」太公望伸伸懶腰,大聲地嚷著,快步地向前走去。

  「…………」四不和武吉對望了一眼。「主人老是把事情說得那麼簡單……其實我們都知道,他最討厭辦殺人案了……」四不無奈道。

  「師父一定有他的想法,我們想太多也沒有用吧。」武吉很有信心地說:「只要相信師父就沒有問題了!放心吧!」

  「嗯。」看著太公望在前頭手舞足蹈、被夕陽拉得長長的影子,四不像是贊同地應了一聲。兩人隨即追了上去。

  黑夜即將降臨,天邊的霞彩也逐漸轉成昏暗……

*  *  *  *  *

  「那麼,請你把整個案情就你所知道的部分,原原本本地告訴我。」太公望懶洋洋地賴在舒服的沙發椅裡,手裡拿杯熱騰騰的清茶,旁邊放著一包洋芋片,以一副閒散無聊的模樣道。

  「主人……」在一旁的四不緊張地拉住太公望的衣袖,努力想提醒主人注意對面的人是來幫助他辦案的。無奈太公望不痛不癢,只是微瞇著眼,快樂地享受茶香和點心,彷彿他是來訪客聊天而不是在偵察殺人案。

  這個房間是邑姜撥出來,特意給太公望使用的,必要時也可以在這裡過夜。窗明几淨,陳設簡單,但不虞匱乏,甚至有電腦和待客桌椅,頗有偵探事務所的味道。此時太公望正躺在待客用的沙發上。對面原本他該坐的椅子,正由楊戩佔據著;後者的表情很沉靜──如同第一次在水池碰到他時的模樣。不過,大概是已略微了解他的習性,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神情裡讀得出有幾分正在平息的慍怒。

  何必這麼認真呢!楊戩的表情看在太公望眼中只微覺好笑,但他沒有表現出來:此時若露出一點點想笑的痕跡,八成會傷了他的自尊心。

  「龍吉小姐是二月二十一日逝世的,當時死因是由於她的宿疾氣喘。」努力使自己平靜不在乎的楊戩,聲音略微低沉、穩定地訴說著:「她的專屬醫師靈寶先生早就在數個月之前,預算龍吉小姐體弱,活不過半年,所以她的死原本並不令人驚訝;但她在死後第七天的守靈夜,來幫忙葬禮的人一起吃飯的時候,龍吉小姐的看護兼陪伴──碧雲小姐突然冒出一句話,她說:『也許小姐是被殺死的。』,口氣很慎重,不像是開玩笑──那時候也不是能夠開玩笑的場合。話出口的時候,當時的氣氛立即變得很奇怪,顯得坐立不安。這時候赤雲小姐──也是龍吉小姐的看護,同時亦是碧雲小姐的姊姊──立即開口制止碧雲小姐不要再說下去,話題就被中斷了。第二天下午的時候,碧雲小姐被發現死在樹林裡,是用手槍命中太陽穴而死的。據赤雲小姐說,那天碧雲是為了去找人,應該是前去的途中,被人謀殺。」

  楊戩停頓了一下,而太公望只「嗯」的一聲,表示聽到。

  「碧雲小姐可能的死亡時間──大概是下午一點到三點,一點是碧雲小姐出門的時間,那時她的姐姐赤雲小姐和土行孫能夠證實;而三點是屍體被發現的時候,從屍斑和屍溫判斷,約死了一個多小時……這方面無法正確判定。而在一點到三點這段時間內,所有可能的嫌犯都沒有不在場證明。」

(待續)

後記

  連偵探小說都出來了……(^^bb)

  以前就很想用封神人物寫偵探小說,想到讓師叔當偵探就覺得興奮莫名……(笑)不過我看過的偵探小說很少,也沒有什麼邏輯概念,所以若在這個案子裡發現矛盾的地方,歡迎來指證,在此就先言謝了(^^)。不過,也許我該擔心的,是看這篇拙作的人會覺得太無聊吧……(bbbb)因為這部分對後面故事行進蠻重要的(對楊太的發展也很「重要」……^^;;),所以省不得,可是拖拖拉拉下去又會很可怕……(冷汗落)

  那,稍微來說一下偵探小說吧。(^^) 

  我對各種文類都涉獵不深,偵探小說也不例外。目前喜歡且印象較深的偵探,也就只有柯南•道爾爵士筆下的夏洛克•福爾摩斯和他的助手華生醫生,以及阿嘉莎•克莉絲蒂的赫邱里•白羅。至於師叔,樣本就採自於後者。白羅是有名的『安樂椅偵探』,一向只坐著聽案情並傳訊問話,且不認為『線索』就一定是微小的,比較符合師叔細心、卻不拘小節,貪懶的性子(笑)。如果師叔是偵探,那麼楊戩、四不無疑就是最好的助手(^^)。而若讓楊戩當偵探,經過訓練,他比較可能成為像福爾摩斯那樣的認真型。同行相忌,白羅就曾經嘲笑過福爾摩斯是「警犬型偵探」(^^;;)。雖然不雅,也不破壞我對他們兩位完全不同類型偵探的印象,不過坦白說,的確是很……正確……(如果是楊戩就會更加地符合……^^bbb)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