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後記:
第一次這樣嘗試著寫不同過程的小說,感覺很新奇。
不過,唯一控制住的只有A還有B,C是完全已經脫出秋水的控制(臉紅)。
相較起來,C也比較嚴肅……複雜了許多,好像還有內情呀!
大概是被功課練成這樣,腦袋也脹脹的,有點無力。
A跟B算是任性之下的搞笑吧?不過,那兩個不是我在功課地獄裡寫的東西。
總覺得現在的自己,有點迷惘,最想做的事情是睡死…

關於開頭,那是聽CD時冒出的想法…
要是楊戩當青春玉女派的歌星,他八成會用三尖刀把大家做成生魚片。
但是我又真的很想看這樣的楊戩,只好委屈他因為債務才拉下臉去做這樣的事。
說到債主,又必須是能夠壓得住楊戩,而且吃人不吐骨頭的那種,嗯∼∼臉也很
重要。那,伏羲不做第二人想。
A跟B的東西完全都是瞎掰的,鱷魚卵的想法是跟鴨仔蛋是一樣的,但能不能吃
我不知道。(不負責任的說法)
蜘蛛則是超級討厭的東西,那張簡化版伏羲則是…有史以來,我覺得最噁心的惡
搞。因為我最討厭那種八隻腳的生物了!!

至於C,老實說…楊戩……被吃得有點糊裡糊塗…(死)
我看∼∼我還是去休息吧?(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