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真心為你─04─屍天使候補生

※ ※ ※ ※ ※ ※ ※ ※ ※ ※

☆       ☆       ☆

「大姐姐,『妳』是女神嗎?」
「不,我只是隸屬四天使之一…」
「啊!我知道現在四天使當中,最漂亮的就是智天使長,『妳』就是她嗎?」
「耶?為什麼這麼說?你認為我是…那個水天使?」
「因為『妳』很漂亮啊…長長的頭髮好像絲緞,臉白白的好漂亮…」

「啊啊…你搞錯了,我雖然看起來像女的…」
嘴角微微上揚著,逆光中看不真切的臉孔:
「但我是男的,我不是像智天使龍吉那般高級的天使,我祇是待在屍天使旁的士官候補
生而已……」

☆       ☆        ☆

又是夢境。
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如此地……
竟然連一夜無夢的奢望都達不到……悲慘。

牆角那盞微弱的燈光。
反射在鐘面上,透出暗暗的青光…原來還不及清晨。

「……嗯…」

輕嘆一聲,沉重的眼皮也隨之闔上。

那是奇怪的夢。
夢裡的自己,有時化身為背後有光色翅膀的有翼族群。
待在一位頭髮很長的男人身邊,聆聽他的教誨。
大家,都稱他為屍天使……總是對著他溫柔地笑著。

那位天使,長得好像……玉鼎老師。但他知道,那是…好久之前的夢,都發黃了,有著陳
舊的味道。令人懷念的溫暖,像是置身在暖爐旁的安穩…

可是,只要那個人一出現在夢裡,他的感覺馬上就不對了。
『天使階位最高的光之天使』…

那是心痛啊!
為什麼不能愛人呢?
可嘆的啊!難道自己必須被污穢徹底污染,才有資格愛你嗎?

交錯於不同時空之中,化身為,戰爭裡…
某位軍師的直屬……
幾乎一切都是為他,染血、奮戰、殺戮、喪失、悲傷…
但是仍然冷眼看著他跟別人在一起…沉醉!狂歡!
卻無怨無悔、痴傻地佇立在他身後,不願離開。
思念的酸痛苦澀,幾乎要將他已經微弱的呼吸奪去。

到最後,才發現自己被深愛的他所背叛…
告訴自己,他根本從來都沒愛過自己…心卻已經交了出去,覆水難收。
他心中所想的,所想望的,絕對不是自己。
所以,他才這般傷害…

只是……只是…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人會如此相像?
像是不停地重複著…一樣的人,不同的夢境。

望……還有那個轉學生…
那個光之天使,還有那個軍師……

猛然地感覺到一陣令人不寒而慄的視線…
睜開眼睛,發現了一張幾乎跟黑夜染成一體的臉頰,似笑非笑地睇著自己。

「你怎麼……」眉頭深結著,這樣子算是不速之客吧?
「你既然在這裡,那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呢?」說完便迅速地跨上床舖上的身軀,不給絲毫
反抗的機會,便緊緊地壓住想要把他推開的雙手。

「……你想怎麼樣?」深色的紫眸閃出警告的怒意。
「…別緊張,可愛的人兒啊……」俯下身,在額上輕印一吻:「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的眼神可不是這樣說的…」
發現那股制住自己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只有乾脆放棄掙扎,破口大罵:
「馬上把我放開!!否則我就要叫了…」

「我自然有讓你叫不出來的方法…」
感覺手指所碰觸之處的柔軟,闇色的瞳露出強烈的邪氣:「想試試嗎?」
「別碰我……呸!」幾乎是立即地,吐出的唾液很準確噴上了那張跟望幾乎一樣的臉…
心中滿溢的只有無以倫比的厭惡感覺,對這個人幾乎是霸道蠻橫的氣質。
如果望是微風的話,眼前這個人就是龍捲風…

「哎呀!」看來根本是不在乎被吐口水,輕輕一挑眉,再度讓兩張臉的距離靠近,惡意的話
語輕撲著有點慘白的臉孔:「我不介意沾上你的口水,不過,我比較喜歡用吻的方式…」
「登徒子!!」

「……如果我是那個你說過的望,你就願意主動吻我吧?」
笑裡,有著一絲無法察覺的苦澀。
「你永遠也不會是他…永遠………」
別過頭去,對自己的處境無力抗拒,深深的厭惡。

「沒錯,我永遠也不會是你那善良的初戀情人。」瘋狂,那真的是瘋狂的人才會有這樣不擇
手段的想法,連毀壞一切的話都可以輕易地說出口:
「更何況,我是不會甘心於替代品的地位…只要我有想要得到的東西,我不管耍弄多麼下流
、卑鄙、齷齪的手段,都無所謂。」
「啊……」血色盡失,被那不顧一切的神情所攝。

「哼哼……還是身體比較老實。」
訕笑著,用手指輕輕地逗弄著身下那微微顫抖的軀體:
「你無力抗拒我的……楊戩…」

深深的無力感…抓住了身體的每一條肌肉,每一條神經。

「嗚唔……」
「因為,你……太寂寞了…太思念那個人了…」

「……」無言反駁,淚水緩緩地滑下。
「哭吧…就算如此,我也不會住手的……」

語末,唇瓣被狠狠地擄獲,紫瞳在同時也遽然放大。

『反正,生來就注定為你所傷。』

腦海裡…迴盪著……是誰說過的話?
是誰曾經偷偷哭泣著……

『為你所傷…』
『為了你…』

為了你一時興起的…
遊戲。

最初之人……

記憶的封鎖被猛然地撬開了。
收煞不住,腦海裡有著什麼…
什麼…

令人心碎的…記憶。

望……

☆       ☆       ☆

「小戩……你在這裡嗎?」

「師匠!!」少年一轉頭,奔向那個大大的人影。

令人安心的手臂張開了,迎接了少年。

「嘿咻!!」
少年被人很自然地架到頭上,師匠的聲音低沉地傳來:
「小戩長大了,好像越來越難把你背起來了!」
「師匠這樣說的話,好像是一點也不高興我長大…」
少年玩弄著師匠長長的頭髮,一邊抱怨著:
「真是的,我那麼努力修練、成長,都是為了要替師匠分憂解勞啊!」
「……小戩,處刑人不是個令人愉快的工作…」

「我知道,性情柔和的師匠只喜歡泡茶下棋,不適合這個工作,所以身為你的首徒,當然要
幫忙分擔著做。啊啊!…智天使長!你來玩嗎?」
看到熟人的身影,少年便靈巧地從師匠的背輕跳了下來,迅速地向前跑去。
卻錯失了師匠那一瞬間的黯然……

「你…也絕對不適合這樣殘忍的工作啊……小戩………」

「哎哎!小戩越來越漂亮了喔!」
智天使長˙龍吉身著一身水藍,伸出手就想要摟住向她衝來的那個身影。
「呀呀!別這樣…」迅速地在龍吉的手勾到自己之前成功地煞車,少年一側身,就像一隻滑
溜的魚般溜走。
「小戩,別跑啊……我有禮物要送給你喔!」龍吉看著漫步走來的屍天使長˙玉鼎一臉狼狽
,便開玩笑地說:「你真不該教他武功,這樣要摟他都還要得到他的允許……我已經好久都
沒抱到可愛的小戩了…」
「…龍吉……」玉鼎有點哭笑不得。

「什麼禮物?」躲到玉鼎的身後,少年微微地探出頭。
「……你快要成年了,吶!這是水天使們給小戩的禮物喔!」
伸出手,便是一隻小小的白狗,在少年的眼前晃著:「可愛吧?」
「喔喔!!」一接觸到小動物,少年的紫色雙眸發出晶亮的光芒:「真的是給我的嗎?」
「……哪!」放在少年的手上,龍吉不禁抱怨著:「真是的,小戩都願意跟水的精靈天使們
玩,卻什麼都不跟我玩……我還得幫她們送禮物給你……」

「CHU!」少年往頰上的一親止住了龍吉的抱怨:「謝謝!」
「呀呀!小戩……」龍吉有點意外這樣熱情的表現。
「師匠!我帶小狗去桃林那裡玩喔……」帶著小狗,少年已經跑開了。
「夕陽下山前要回來喔!」玉鼎不改擔心的語氣,看著少年的背影,喊了一句。

聞言,少年回頭一笑,便頭也不回地跑了。

「玉鼎…他可是越長越漂亮呢…」龍吉輕嘆了一聲,手摀著臉上被親吻的地方,有點微紅:
「被美少年吻……天啊!我這輩子死而無憾了(有點誇張)…」
「嗯……」關於這個,玉鼎只有低頭輕嘆:「我到寧願他長的普通…」
「你在擔心嗎?那個小戩出生時,預言師的預言……」
龍吉低喃著,有點惱怒:「像他這般純淨的人,是不可能如那個預言師的胡說八道,成為『
滅天』的關鍵的。玉鼎…不要告訴我你相信那個成天只會睡的死豬頭!」
「龍吉……你罵太上老君是成天只會睡的死豬頭?」
「本來就是嘛……小戩怎麼看都不可能『滅天』的,那隻死豬頭睡昏頭了啦!」

讓人無法移開視線……那一身的純淨。

「……龍吉…」玉鼎只有苦笑著。
「我說比起那個亂七八糟的預言,你比較需要擔心的是,小戩在外面玩…會不會被壞人給欺
負去了呢…」龍吉回過頭去,瞪著比他高好幾個頭的玉鼎,氣勢絲毫沒減:
「對了,力天使長要我跟你說…你很久沒去他那裡了,說你是不是忘了他,無情的傢伙…」
「你說……小乙嗎…我改天就去。」
只要不要又捲入他實驗時搞出來的爆炸,他會很樂意常常去看太乙的,玉鼎頭上冒出冷汗:
「不過,你別擔心了,小戩是不會被欺負的…」
「咦?你怎麼那麼確定?」龍吉皺著眉頭。
「小戩…他不會去接近『惡意』的。」玉鼎輕聲地說著。

他有那個能力辨別的……
那是上天給命運多難的他,唯一的禮物。

『滅天…的關鍵……啊…』太上老君的話語,融在風中。

一陣微風吹過,少年愣了一下,紫色的瞳子裡沒有一絲黑暗,徹底的乾淨。

待續
☆        ☆       ☆
後記:
啊啊……這回打了好多東西。
基本上天使的位階都是以天使禁獵區為基本版本,不過為了省事,出來的大概不會很多人…
(這樣才有可能三回結束這一世)
別說我偷懶喔!因為我很想趕快結束這個故事。
好想打傲慢與偏見喔……(哭泣)
嗚嗚嗚!(軟趴趴中)

我一定要趕快結束這篇……討厭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