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天籟

※ ※ ※ ※ ※ ※ ※
〔秋水:雖然名字很嚴肅,但…這是『搞笑短篇』。〕

☆      ☆      ☆

「……NONONONO∼!楊戩Baby…這樣的聲音不行…」
錄音室裡,名音樂製作人趙公明很不給臉地大喊CUT:
「妳的聲音要再多OPEN一些…你這樣唱法,聲音卡在喉嚨裡,沒有感情的發
洩,不合我這首『華麗的告別』的精神啊!」

〔秋曰:這…這是什麼爛歌名啊?〕

「……」聞言,清麗的紫眸透著強烈的不滿。
「Pretty Lady,眼神不要那麼猛…這樣不合妳青春玉女的形象喔∼
!!」趙公明揮揮手,絲毫沒有發現到自己已經在無意中碰到楊戩的禁忌。

怒氣,殺意,在此刻從小小的錄音間裡迅速燃燒。
錄音師及混音師平白無故遭到飛來橫禍,已經口吐白沫。
明顯地感覺到氣氛在瞬間一僵,身為楊戩的宣傳-韋護趕忙向製作人請求休息:
「已經錄了兩個小時了,讓楊戩休息吧!」
「好吧!讓這樣的美少女操勞真是過意不去,休息十分鐘吧!」無視於楊戩那惡
毒到可以隔空殺人的表情,趙公明『無神經』地往錄音室外走去。
眾人也像是躲避惡獸如驚鳥般散去。

「還好吧?」韋護趕忙擠入小小的錄音間。
「……一點也不好。」楊戩狠狠地瞪向韋護:「為什麼我非得做這種事?」
「楊戩……」看到楊戩的手握得死緊,還滲出血水,染紅了原本潔白的衣袖,韋
護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楊戩。
「……該死!早知道就不要跟那隻死豬頭王八蛋打賭……」
「…楊戩,把手包紮一下吧!」韋護從背包裡取出繃帶:
「還有,提醒你一下,現在錄音間裡沒人,我可以讓你盡情地罵髒話,但…」
「閉嘴!!」楊戩一把扯過繃帶,開始胡亂地往手上包:
「大家全都瞎了眼了!!」
「………」面對如此的狀態,韋護……身為這件事自始自終的旁觀者,只有搖頭
嘆氣:
『楊戩…其實,這全部都是你自找的……〔一句不敢說的真心話。〕』

「我明明是男生!搞屁啊!」擦著亮橘色的薄唇此刻被潔白的齒咬得死緊:
「什麼青春玉女紅星,我呸!韋護,我看起來像人妖吧?」
「你覺得你看起來像什麼,你就是什麼……」韋護笑笑地說著違心之論。

『唉……全世界上也大概只有你,打扮成這樣……絕對不會被當作是人妖的。』

光是看那張男人不可能有的臉,那雙紫色眼睛,既明亮又水汪汪…高挺的鼻子,
一雙薄唇…身材又那麼高挑,腰又不會太粗…標準的衣架子…真的很漂亮…
〔對韋護來說,又是一句不敢說的真心話,因為說了會被揍。〕

「對嘛!大家全部都是笨蛋!」看著韋護畏懼的樣子,楊戩似乎氣消了一半:
「我這個不男不女的樣子,還會有人迷上我,真是奇蹟。」

『奇蹟已經發生了,你忘了你背後還有一隻甩也甩不掉的家庭害蟲嗎?』
〔韋護曰:第三句不敢說的真心話,老天爺啊∼∼!!救救我!〕
韋護的頭上掛著一滴冷汗:「等一下就可以好好地唱了吧?」

「阿護,我不想唱…」楊戩咬著自己的指甲,狠恨地瞪著眼前的麥克風,像是看
著噁心醜陋的怪物一般:「我好想回家。」
「可是……這樣…」韋護遞給楊戩一杯茶:「那個姓趙的傢伙不好處理,你要害
我嗎?」

「我好累…」紫色的眼睛裡盛滿著疲憊:「什麼聲音放不開…我明明已經很努力
地吼了…」
「……楊戩…」看著楊戩那樣地消沉,韋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惡混帳王八蛋!!」
楊戩突然發洩般地往麥克風打去,韋護見狀嚇了一跳。

「楊戩?!」韋護不確定地問。
楊戩低著頭看著已經半毀的麥克風,陰暗地笑了起來,讓韋護不由得毛骨悚然了
起來:「呼呼呼∼∼∼我想到一個好注意了…」

「楊戩……楊…啊∼!你幹什麼?」
韋護不由得尖叫,因為楊戩拿起麥克風,開始往四處亂揮亂砸。

乓啷一聲,雙層的隔音玻璃出現了龜裂的痕跡。

「只要把這裡毀了我就不用唱了!」楊戩大吼著,韋護連拉都拉不住。
「慢著!慢著!!!你冷靜一點啊!!」韋護還得躲著被楊戩打破的隔音板碎片
,眼看楊戩拿起椅子,又要往玻璃那裡丟去:
「你又想增加你的債務了嗎?」

聞言,楊戩的動作稍停了一下,韋護鬆了一口氣。

乓啷∼∼!!
一聲玻璃碎掉的響聲,同時也讓韋護的精神線啪一聲斷掉。

「楊……楊戩……」
「哼…反正那麼大一筆錢我是合計怎樣都還不了了…」楊戩慘慘地一笑:
「又怎會去在乎這樣的零頭數……」
「楊…楊戩……」韋護一股不好的預感竄起。

『不好,不好…狗急跳牆了嗎?』

「韋護,你先到外面去一下,我要徹底地破壞這裡…」楊戩曲著手指,嘎啦嘎啦
的聲音好響。
「楊…楊戩…不好吧……」韋護還試著挽回什麼,手忙腳亂。
「我不想把你扯下水,看在朋友一場下,你快點走。」楊戩拿起破爛的椅子一角
,毫不留情地往正在轉動的機械下打去。

啪嚓一聲,機械仿佛哀嚎了幾聲,便魂歸西方。

「……呃啊…」韋護終於決定現在的楊戩是怎樣都無法勸說,只得打開門就準備
離開,可是卻見到門後的來人時楞住了:
「啊……你來了啊…」

「……小美人怎麼這樣發飆了呢?」
一聲熟悉不過的調侃,讓楊戩準備朝控制板打下去的動作一僵。

「就可惜了我特地為你找的錄音室…」
「伏羲……」
回頭的楊戩狠狠一瞪,看著那張總是一派悠閒的臉,突然覺得十分礙眼:
「你來幹嘛?」

「……韋護,這裡沒有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沒有正面地回答楊戩的問題,伏羲只是搖搖手,韋護頓時如釋重負般地逃難去了

「……」
發覺伏羲的眼神一直注視著自己,楊戩臉上一紅並不自覺地用手臂擦擦自己的臉
,看來自己可是非常狼狽啊!

「我來看你的情況啊!」
伏羲露出了迷人的笑臉,可是楊戩完全不領情地回譏:
「哼!我還希望你早死早超生了…」
「這間錄音室,少說也要上百萬呢!」
伏羲環視了一下四周狼籍,恐怕是全毀了吧?個性實在是太烈了。
看來以後『他們』家裡的家具都要用不袗做吧?

「少拿這一套來壓人,反正我是絕對還不完這筆錢…」楊戩恨恨地說:
「要不是你,我也用不著還這筆債……」
「我聽趙公明說…你的嗓音放不開呢!怎麼回事呢?你不是說自己是天才?什麼
事情都難不倒你嗎?」伏羲垂下眼,淡淡一笑,仿佛對楊戩排山倒海的怒氣視若
無睹。

「……我去你媽的。」沒由來的煩躁,楊戩不禁破口大罵,真的是氣到沒理智了。
聽到這句粗話,伏羲也只是淡淡地嘆了口氣:
「唉…看來玉女歌星的形象是絕對不行了。」
「……就算你把槍指在我頭上,我也不唱。」楊戩賭氣般地甩過頭髮:「反正,
錄音室也砸成這樣了…我可以回家了吧?」

「你毀了這裡,還有一間…」伏羲慢慢地接近了楊戩,在耳邊輕聲地呢喃:
「備用錄音室…」
「什麼備用錄音室?」楊戩聞言,一驚。
「就在樓下。」伏羲一臉無辜地指著地板。
「什麼?!」楊戩再度確定,眼前這傢伙絕對絕對是狐狸的祖師爺,奸詐狡猾。

「哎呀!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你的聲音開了…」伏羲笑了笑,抬頭直視著麗人的臉
頰:「就可以繼續工作了…」
「我說我不想工作。」楊戩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十億美金,相當於台幣三十多億…」伏羲挑著眉,一派悠然:「你不還嗎?」
「少鬧了,這麼一大筆錢,我就算這輩子作牛作馬也還不完…」
楊戩生氣了:「你乾脆宰了我比較快…」
「宰了你就沒有搖錢樹了…」伏羲一把抓住楊戩的手腕:「我不做殺雞取卵的事
,你大可以放心。」

「別抓著我啦!!」感覺伏羲的氣息吹在面前,楊戩不自覺地臉紅。
「不抓著你會逃走…」伏羲露出經驗老到的樣子:「有前例可循,怎麼叫人不得
不小心啊!」

「可是我的聲音……」被伏羲的聲勢壓住,楊戩聲如細蚊:「沒辦法唱啊…」
「這就是我來這裡的目的啊!」一抹邪笑在伏羲的唇邊漾開,一邊推著楊戩朝室
內唯一一張完好的椅子走去:「坐下來吧…乖寶寶…」
「啊?」
楊戩一呆,整個視線被伏羲佔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