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真心為你03─Ophelia

※ ※ ※ ※ ※ ※ ※ ※ ※ ※

☆      ☆       ☆

美麗的Ophelia…
高貴的Ophelia…
純潔的Ophelia…

女神!你在禱告時,請你也為我的罪惡懺悔。

☆      ☆       ☆


「學長……你的臉色很難看喔!」

等到那股溫溫的聲音終於不耐地發出了不受重視的怒氣,楊戩才把飄遠的
眼神帶了回來,回到了眼前這位乖巧弱小卻不失堅強的女孩身上。

但是,果然是不同世界的人,他活著的樣子太過於虛無飄渺…
而她卻又太過於真實、認真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邑姜…有什麼事嗎?」
習慣性地,楊戩將一貫的面具再度戴上,虛假地笑著。
「…你在想什麼?」大眼一眨,邑姜輕輕地拿起湯匙攪拌著杯裡的早已冰
冷的咖啡:
「每次跟我約會,你都…像是在神遊一般……」

這樣…算是一對正在交往中的男女,應有的態度嗎?

「……抱歉,可能是最近太累了…」隨便搪塞一個理由,楊戩不禁在內心
中苦笑著。

何時,自己也變得如此骯髒了?難道全為了已經沒有理由再保持乾淨?
還是,沒有了『他』,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

答案,已經揭曉,只是不願面對罷了……
鴕鳥的作風,呆呆地將頭埋入土中,便什麼也看不見、聽不到。
失去了以後,才選擇最輕鬆的日子過活…

「……要是真的是這樣就好了…」邑姜小聲地低喃著。

她不是傻瓜。
一切的開頭全是錯誤吧?

即使兩個人站在一起多麼地相配,讓外人多麼地羨慕,最悲哀的卻是兩顆心的距
離,太過遙遠,無法契合。
曾經也努力過要了解眼前這個男人,但總是像在霧裡看花一般,越看越複雜…
每一回,看著他虛偽的微笑,總是會很難過。埋怨著自己幹嘛要那麼敏感?
要不是那麼聰明的女孩,她也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陪他走下去。
但問題就是…她不是這樣畏縮的女人,也鄙視逃避的女人。

「……邑姜,怎麼了?」楊戩一挑眉,心中有強烈的罪惡感襲上。

一直發了狂地去尋找,那個已經失落的身影,就算是一個眼神也好,想再度感
受他的存在。
多麼可笑,他當初只在乎她身上有那個人的影子跟氣味。
所以,這段感情是一個錯誤吧?
他真正想付出感情的,全為了她跟那個人的相似點…
那…這樣……多麼卑鄙的人啊!

「聽說,那個轉學生……」邑姜的語氣是擔心的。
「別提他的事情了!」粗魯地打斷了話頭,楊戩感覺有點狼狽。

「……抱歉,我不應該管你『私人』的事情…」
見狀,邑姜低下頭,道了歉,便賭氣不再說話。
「邑姜……我…」楊戩知道邑姜生氣了,連忙想要解釋。

「阿姜!阿戩!你們在這裡約會啊!」
兩張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突然地出現在兩人身後,把兩人同時嚇了一大跳:
「姬發!?天化?!」

「……咦?你們是在吵架嗎?」
察覺到兩人之間的僵持,直性子的天化毫不拐彎地直接就問了出來。
「我要回去了……」聞言,邑姜眉頭一皺,推開了椅子,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嗯…」楊戩只是淡淡地低下頭,連出口挽留的話語都沒有。
「啊啊!我送妳回去…」
姬發見到楊戩絲毫沒有一點動作,一跺腳,便連忙追著邑姜的身影而去:
「女孩子一個人回家太危險了……」

見到兩人的背影融入夕陽後,楊戩才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
只是,天化的眉頭深鎖著,這樣的學長…好反常……

「楊戩學長…你在搞什麼?你自己的女朋友耶!!」
天化也對楊戩這樣的行為感到反感,扯住了楊戩的領口,口氣不佳地問:
「你難道還要別人代為照顧…你這樣太過分了!你這樣還算男人嗎?」

「……已經不重要了…」
楊戩只是任由天化抓著自己,眼睛半垂著…紫色的眼瞳是無神的…
那雙眼……雖不冰冷,卻讓看的人心寒到極點……

「學長……你到底…」
天化不自覺地鬆開了楊戩的領口,因為沒來由地一陣惡寒,也因為眼前的這個人
,完全沒有生氣的樣子:
「……不要做傻事啊…」
「…我沒事。」楊戩又將眼神帶到遠方……

「只是,我想我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歡她吧?」

「……沒有愛,哪裡來的戀愛?」

「…學長……」天化喊了一聲,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楊戩只是兀自喃喃自語著:「我只是累了,不想繼續作戲罷了……」

不要傷害她…
那就只有斷了……

免得傷的更重、更深…

「是因為那個轉學生的關係嗎?」回想起那個讓人不寒而慄的黑色身影,天化
不禁摟住了楊戩頹喪的肩膀:
「學長,請振作起來…好嗎?」

「……」楊戩沒有掙扎,只是再怎樣依靠別人,體溫依舊冰冷。

只是…
思念的心防已破,化為飛煙散去……
徒留一場殘墟,迷惘…

果然,是生來專為你所傷…
能不能…
能不能,不要再這樣輪迴下去?

能不能…
能不能,不要再回首?

淚水,早已乾枯…
當初一時興起,開玩笑卻又是認真的結髮,早已成灰…

糾纏,到分離…
不過是時間的分野。

在這一刻,請讓我走…

☆       ☆       ☆

潔白的天使…
完美的天使…

為了天地的平衡…
你的禁忌,你絕對絕對不能作的事…

動情。

情好似毒藥,只會讓至高的天界更加污穢,所以絕對禁止。

明白嗎?

……小戩…

☆       ☆       ☆

臉頰上還帶著微紅,顯示著下手者的力道十分地不留情。

「呵…」低笑一聲,那是傷啊…

只有『我』有資格,撩撥你原本平靜的心湖…

「戩……更何況,你的心是在我身上啊…」

「不過…請原諒我已經滿手的血腥。」

在暗處裡,一雙冷然的金色眼瞳毫不掩飾自己的強烈感受,將眼前的麗人
一舉手、一投足都收入眼底。

嘴角慢慢地上揚著,邪惡的角度。
卻是淒涼的感受,那是從那一段開始,三千多年來為一世的短暫的幸福而
賭上自己的命運,卻輸了一切。

連最愛都無法保住的…噩夢!

「我美麗的『Ophelia』…」

「在這場復仇記中……為了我的原罪而禱告…」

「……一直,深深地,為你而苦…」

待續

☆       ☆       ☆
後記:
本來想要打SL第四集的,但是目前沒有打下去的動力(?),所以只好先
動這一篇的腦筋。
開頭算是一個未來的暗示吧…
來源是秋水唸的要死的某本書,有興趣可以去找找看…
(我還沒有用原文喔!所以應該很好找吧?)
其作者是英文文學史上最有名的一位!

吶…還猜不出來的話,再見!!(揮揮手)
我已經很多提示了…

支持發姜的大家,看了這篇不要氣瘋了…
啦啦啦!!反正還沒到結局,不要太心急喔!

只是,會有結局嗎?(苦笑)

下一回應該是第一世的敘述吧?應該不會……
超過三集吧?老天保佑……(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