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Sweet Melody

※ ※ ※ ※ ※ ※ ※ ※ ※

☆      ☆       ☆

曾經…
在這樣的夜裡…

當冰冷的淚水畫過你的臉頰…

我…
用吻封藏,以淚眼相對的你。
看似堅強,其實卻是無比柔弱的你。

每每吻著你,注視著你,呼吸著你的氣息…
總是有一種無法說出口的情感牽絆著我…心痛到幾乎無法呼吸。

讓我想要逃離。

看著你離去的背影,腳步卻不由自主地跟上…

我知道我的心很痛,但還是想待在你身邊。

每一日,每一時,每一刻,每一秒…
在指縫之間流逝著的是一種叫做時間的東西。
在眼神交會間所發生的距離感是一種叫做空間的東西。

我清楚的瞭解,這兩樣…將會是最大的阻礙。
完成我最初也是最後願望的阻礙。

「讓我待在你身邊,直到最後一刻的到來…」

輕輕地對著你說著,也是對自己的誓約。
我不後悔,但…

為什麼…會這樣的心痛?
為什麼在這樣強烈的痛覺之餘,卻又覺得…滿足…?

低下頭,不再將視線留戀在你瘦小的身影上…
不願去捕捉,當你聽到這句話之後的表情。

因為我是心甘情願,所以…沒有必要去知道你的反應。

「……」一陣酸澀在心頭擴散著。

沒有人可以回答吧?
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這樣的感情說都說不出口。

也許,就讓它在心底的深處沉澱吧…

☆      ☆     ☆

有人說:太過於深愛,所以…才說不出口。

真的是這樣嗎?

☆      ☆     ☆

夜晚的空氣總是比較寒冷…
但,其實我的體溫比一般的人類還要低,所以根本就不會感覺到冷。

「師叔……你在發抖?」
感覺到懷裡的人在顫抖著。

「你不覺得冷嗎?現在是冬天耶!」意外的口氣:
「……你是冷血動物嗎?竟然不怕冷…」

「…冷血動物?」一挑眉,淡然一笑:
「如果我是冷血動物的話,現在恐怕是要冬眠的時刻吧?你要我現在馬上睡給你
看嗎?師叔…」

「……把火盆拿近一點啦!!」急切的…不想要繼續這個話題的你。

雖然無法看到你的臉,但是我大概可以想像…
你現在很生氣吧?因為我的話暗示著你沒有常識。

「……那你得先稍微先移開一點啊…」
你像是無尾熊般扒在我身上,我怎樣都勾不到火盆的邊緣。
「…嗯……」
虛應了一聲,你卻沒有移動的趨向。

「……師叔,你是在跟我作對嗎?」手撫著細柔的髮稍,我沒有任何動作。
「…你不是天才嗎?」
抓在領子上的小手,似乎更加地緊了。

「請你移動你那尊貴又號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超級懶惰』的肢體,跟我是一
個『天下第一完美無暇』的天才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故意加油添醋地說,我仿佛聽到你輕哼了一聲。

不以為然的那一種。
我卻沒有生氣,因為我正期待著…你給我一個很好的理由,讓我甘願為你將火盆
拿近。

「……當然有關係…」

感覺到脖子上的呼吸,發現自己的毛孔通通豎起了。
奇怪我為什麼會……

故意的吧?老是用這種方法…想要打擾我的思緒。
很遺憾的,現在的我還沒有辦法去阻止這項該死方法的效果。

「…如果是天才的話,就懂得要怎樣處理現在的處境。」

處境?
被一隻大號懶惰蟲拖住身體,無法動彈,而這隻蟲竟然還要我把遠在伸手可及之
外的火盆拿近?
而我,卻無法撥開這隻蟲……因為『他』會咬人。
雖然痛不死人,但卻會酸癢到讓你不得不向他低頭。

「……你這樣是在考驗我嗎?」問,雖然答案已經底定。
「你自己心裡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話語中有濃濃的笑意。

「…呃……還真傷腦筋呢…」誠實,是現在我唯一的出路…
「……問你啊…火盆是拿來做什麼的?」

提示嗎?
眼眸中閃過一絲光芒,我知道我正竊笑著…

我大概知道你要幹什麼了?
但,我還是裝傻…讓你認為是你把我耍著玩也好。

「……取暖用的啊…」裝出無辜的樣子:
「師叔…你是在跟我打謎語嗎?」

「如果火盆你拿不過來,你不會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來達到同樣的目的嗎?」

大概是因為真的冷得受不了了,現在的你似乎是缺乏耐性的。
這樣對策士來說是一大弱點……
還是因為我體溫所造成的優勢,你故意忽視了呢?

這樣明顯的暗示…唉……

「……例如呢?」還是繼續裝傻。
「…楊戩,你不是天才嗎?不要叫我做這種浪費腦力的事情啦…」埋怨,復而沉
靜…

「……」我不語。

難題是你出的,我沒有答題的意願,你也不公佈答案。
兩人都不說破,但…這樣也好。
我樂得如此,偶而故意不跳你已經設下的陷阱。

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的思考,突然語氣一轉:
「好冷喔……」

聞聲,我的身體不禁一僵。
楚楚可憐的聲調……我很清楚的知道…
你又來了…裝可憐。

更該死的是,我竟然…竟然無法…拒絕。
不不不…
再等一下,我不能太莽撞。
努力把感情上的放肆,用快要磨滅的理智給拉回來。

「……師叔…」喚了一聲,順手把你的臉抬起,擔心地問:
「…你怎樣了?」

我知道我的擔心到最後一定白費,這是理智上的直覺。

「…真的是天殺的冷呢…」從兩人稍稍分開的軀體,手傳來的觸感…
是柔軟的,還隱隱地透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委屈地抿著唇,你又加上一句:「連嘴唇都凍僵了…」

「……呃…」乾澀的嗓音在喉嚨間,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任何聲音。
「呵…你的嘴也好冰……」
見我沒有反應(其實是已經沒有辦法有反應),你突然靠近我的臉,伸出舌頭舔
著我的唇,理智突然被你這樣親暱的動作抽成一片空白。

「……」

等回過神來時,我才發現我已經狠狠地吻了你。
你的唇瓣,顯著一種美麗的桃紅色,略略的發腫。
而我嘴裡,還帶著桃子的餘香。
望著我,還帶著挑逗的眼神。

故意的…你絕對是故意的……
看來我是一著輸,步步輸…

清藍色的眸子裡有著狡詐的光芒。
俯視著已經被我壓在身下的你,嘴邊竟然帶著甜笑……

一瞬間,我仿佛見到了一隻叫做太公望的惡魔…還有那罪惡的黑色翅膀拍打聲。

「……哎呀!你好粗暴喔……」說著跟臉上表情不搭的話語:
「…咦?楊戩,你現在會冷了嗎?」

……一臉惡作劇成功的模樣。
我知道我現在正在發抖……不過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生氣。

生氣你…竟然又再挑逗我。
更生氣自己,竟然無法抵抗你的誘惑。

……閉上眼睛,會發生這樣曖昧的情形是我活該。
因為對象是你,所以沒有關係…沒有關係…沒有關係……
……不過,更因為對象是你,所以我更加需要反擊,不然絕對會被吃得死死的。
(其實現在已經差不多被吃得死死了…)

「…別裝無辜了……」故意將嘴角揚起,添上一種邪惡的氣息:
「這樣的表情由你來做,絕對是騙人的。」
「由你來做,也絕對十之八九是騙人的。」雖然被壓在身下,但你的氣勢還是沒
有減弱半分:
「你也別抵賴了,你的演技比我爛上好幾千倍了…」
「…就算比你爛好了,我也算是你肚子裡的蛔蟲,別想要耍我……」

(秋曰:你們兩個這下是在互相洩底嗎?bb)

在說完之後,我兩用不服輸的眼神互瞪…
過了良久……

「既然都扯破臉了……」我低下頭,開始用吻侵略你項頸之間的敏感: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戩………」仿佛回應我的動作般,你呢喃著我的名字。
「…嗯……」

一絲絲的甜密,在聽到你的呼喊中蔓延著…
我知道你要我抱你…
讓我有種被需要的感覺…
也許,就是這樣…所以我才會感到滿足吧?

火盆裡的火焰仍在燃燒著…
光嫣紅了你的臉頰…

迷濛的眼神,映出的是夢幻般的情境吧?

……你是惡魔跟天使的混合體,在此時此刻,我更加確認了。
如毒氣般無法抵抗的甜香,叫人無力自拔…是你。
眼瞳中透露的卻又是聖潔的光輝…也是你。

「……師…師叔……」
明亮的眼裡映出的是我…惶恐的神情。
「…吻我……」
聽從你的話語,再度吸允著你嘴中,那股清香。

其實我知道…
像風一般的你,不屬於我,所以也未曾停留過。

「…嗯……」你有意無意間,發出的喘息叫人發狂。

但是,世界上多如繁星般的人群裡,我只想抱你…只想擁有你…
只為你瘋狂的夜晚…

「嘻……楊戩…」
隨著你的囈語,你的手滑到我的衣服上…拉下了阻隔我們之間的環扣。
雪白的肌膚暴露在冷冽空氣中,感覺到溫度反而越來越高漲:
「…這果然是取暖的好方法……唔…」

「唔嗯……」
任性地堵住了你的笑語,跟竊喜的音聲。
很自然地…將衣物緩緩地拋落一地。
認真地注視在夜色下,散發著強烈吸引力的每一分、每一吋肌膚,心中…深深地
悸動著。

「……戩,別用這樣的眼神盯著我……」紅雲遍佈,是你的表情。
「你害羞了?」用挪揄的語調。
「才…才沒這回事…」倔強的模樣,好可愛。
「你說我抵賴…我看,抵賴的人是你才對。」
我輕笑了一聲,將手指惡意地劃過你脆弱的頂端。
「啊啊……」被我突然的動作嚇到,你忍不住叫了一聲。
「…望……」只有在如此親密的時刻,我才會踰矩地喊著你的名字。

在意識到,剛剛的喊聲簡直就是對我棄械投降的表示時,你也狠狠地捏了我的臉
頰:「戩…你下次再這樣,我……哈啊……」
不等你說完,我讓你…在瞬間又倒抽了一口冷氣。
在我又再度碰觸你的分身,讓你的臉上出現更多的緋紅之時。

「對你…我一直都是很認真的。」
真心的肺腑之言…我卻不打算讓你有時間去思考這樣的意義。

因為這樣的話,對身負重任的你來說是無意義的。
不打算給你增加無謂的困擾,即使…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都無所謂。

你比任何關與我的一切都還要重要,何止上百倍上千倍。

「……啊啊…啊…嗯……」
由緩而漸漸急促的嬌喘,勾著自己的細臂越來越緊…
你快要受不了這樣的熱度了吧?而我也是……

理智已經猶如脫韁的野馬,再也不復返。
現下,我們都成了對方的禁臠。
你對我,是肉體上的發洩…我對你,是精神上的絕對支柱。
因為比誰都還要明白瞭解對方的一切情緒,都渴望著,跟對方的互相融合。

「……呼哈…」
白濁的液體…噴灑在自己的手上,和著汗水…整個營帳裡充滿著那樣的氣息。
兀自閉上眼睛,有點疲憊的樣子。

「望……」
當我帶著憐惜吻上你的眼睫,你只是輕呼一聲。

喜歡你嗎?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比喜歡還多嗎?不確定…
但……我想要在這裡,在你身邊蹉跎一些時光,沒有任何詞句可以描述我現在的
想法…只是很單純地『想要』兩個字。

「……可以繼續嗎?」

溫柔的笑容在你嘴角邊像一滴細小水珠滴入廣大的水池,在平靜水面上惹起漣漪
般漾開。

☆       ☆        ☆

夜涼如水,卻冷卻不了激情過後的火熱。
「……還會冷嗎?」
不自覺地將懷中的人兒摟得更緊些。
「呼…你這樣賣力,你想我還會嗎?」
「………」
別過頭去……不回答這樣曖昧的句子。
不知何時,潮紅也染上了自己的臉頰。

「……不過,有點怪怪的耶…」突然的欲言又止。
「…什麼怪怪的…?」稍稍有點緊張了。
「……反正…就是…溫溫熱熱…又很濕…黏黏稠稠的感覺……流下來怪怪的…」
眼睛咕嚕嚕轉呀轉,想要表達自己真切的感覺…

咕嚕∼!

「……師叔…你的肚子在叫喔!」
忍著笑意,卻無法歇止肩膀上的細微震動。

聞聲臉色一變,瞪視著自己…
那股『你敢笑的話就代表皮在癢』的氣勢……

不行……眼睛已經變成了上彎月型了……

咕嚕咕嚕咕嚕∼∼!!

終於忍俊不住,狂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哈∼∼∼∼!!!」

「楊戩∼∼\\\\\\\\\\\\\」

啪∼!!

一聲巨響之後,安靜又再度降臨。
但仔細聆聽周營的一片寧靜中,還夾雜著一連串細微的認錯聲。
直到日出東方……(笑)

「師叔不要不理我啦……T__T」



後記:
久違(?!)的楊太h…
因為本來答應爹說同棲最後一回要寫h……但是…那時我突然又不想寫。
所以,就用這篇了來堵眾人的悠悠之口。<-?!
在開工之前,重頭看一遍以前自己寫的h,來做比較…
突然覺得好奇怪,那時候怎麼寫得出這麼xyz的字眼。
看得我全身發毛…
所以想要有一點突破,於是便考慮用第一人稱的方式寫ox…
還用王子殿的觀點…好奇怪,真的好奇怪……T__T
楊戩可不是一般粗曠的攻,他可是非常纖細的。
師叔的反應也很重要…兩個人的步調啦!氣氛…還有…好多好多要傷神…
嗚嗚嗚∼∼好難搞的兩個人…
所以到後面又忍不住搞笑了一下……
〔秋受不了…陷入暴走狀態〕
嗚嗚嗚嗚嗚嗚∼∼我要看別人寫的美美h文啦…
自己寫好痛苦…
不管不管不管∼∼!〔鬧脾氣的秋〕
在看到別人寫的h文之前,我絕對不再寫任何h了!!!
娘∼∼∼(指定落櫻的殺必死)<-喂喂∼∼!!
KAIM殿∼∼(指定20禁那一篇)<-喂喂喂∼!
夏實殿∼∼(指定LA的殺必死,too)<-喂喂喂喂喂∼∼!!!!!
竹里殿∼∼(呵呵呵∼∼把你拉下水…)<-呃啊∼∼!!
緋心殿∼∼(……連學妹也來吧!!)<-…有此學姊,是你運氣不好。
小冰殿∼∼(你想寫嗎?不然自創的也行…)<-我想你是上了賊船…bb
還有漏了誰嗎?
對了!爹也來吧……我要小楊叔叔∼∼!!<-黑線滿頭
〔天音:這…還不到時候吧?〕
這樣就,大家一起∼通˙殺!!〔發神經中〕

嗚嗚∼∼誰都好啦∼!!我要看……〔淚眼朦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