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前記:
女兒,在此把此文獻給娘∼!!〔大心〕

娘!生日快樂,女兒送你可怕的『伏x楊』……
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奸笑!〕
〔這篇只怕你看了吐血……〕

強力推薦背景音樂:許茹芸的『愛不愛你都一樣』。〔笑〕
這是我心中,楊->太公望/伏羲的歌曲。

原本想給你送另外一篇,結果沒想到……靈感到一半就斷掉了。
所以…嘿嘿嘿∼∼!女兒只好先打這篇…我從來都沒有跟你說過的東西…
看了不要吐血喔!!〔我知道你討厭伏羲嘛……〕
我要溜了∼∼〔心〕!

〔秋水離去後,一陣可怕的怒吼隨之而來。〕


※ ※ ※ ※ ※ ※ ※ ※ ※ ※ ※ ※ ※ ※ ※ ※

Blue Rose- Evil and Live
〔給親愛的翎娘∼生日禮物〕

※ ※ ※ ※ ※ ※ ※ ※ ※ ※ ※ ※ ※ ※ ※ ※

女兒 秋水魚文子

☆      ☆     ☆

深藍色的玫瑰花……
十分地高貴,稀有……

只因,這個世界上…只有一株…

☆      ☆     ☆

「大哥哥,你是外客嗎?」女孩天真的容顏上,有幾點雀斑點綴著:
「叫什麼名字?」

「我是到處流浪的人…」雖然,一臉的風塵僕僕,卻沒有一絲的憔悴:
「名字呀…我的名字,已經沒有意義了,就叫我大哥哥吧!!小妹妹…」

「歡迎來我們這個鎮……」細嫩的小手捧著一束鮮嫩的紅玫瑰:「吶!給你的,
流浪人大哥哥……」

「謝謝,很新鮮的玫瑰花嘛!」欣然地收下,原本如子夜般黯淡的黑色瞳孔,卻
在接觸玫瑰花時,閃出了一絲無法察覺…情感:「好香喔∼∼!」
「呵呵!因為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玫瑰…」女孩欣喜地笑。

「不是…」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玫瑰花,不是紅色的。」

「咦?」女孩聞言不禁一楞。

「……謝謝你的花!」大手輕輕地拍了女孩一下:「我要繼續流浪了…」
「流浪人大哥哥!再見∼∼!!」
女孩揮著手,讓青年的黑色背影溶入了夕陽……

瞳…映著橘紅色的雲朵……
撫著胸口……心跳略略地加快了…

怎麼辦?
現在,我突然想要看看……

比誰都還要驕傲、倔強…那朵深藍色的玫瑰花,現在怎樣了?

「……戩…」

心中突然泛起如漣漪般…淡淡卻又揮之不去的相思,是你的碎片嗎?
…太公望……

☆      ☆     ☆

深藍色的玫瑰花……
生來便帶來了罪惡…

只因為『他』…太過的美麗誘惑著…神所愛的人們去犯罪……

這樣的現象,震怒了神……將『他』審判,打入了暗不見日的牢籠…隔絕外界一
切的接觸。

但是…『他』真的有罪嗎?

還是……那是神的私心?

〔原來連神,都這樣迷戀著『你』的容顏,『你』的香味……一切的一切。〕

☆      ☆     ☆

「楊戩大人,請去休息吧!」張奎擔心地瞪著眼前明明已經露出疲態,卻又不去休
息的人……心中不經嘆息著…

這傢伙難道比聞仲大人還要鐵人嗎?

「……張奎,不是叫你不要叫我大人嗎?」好不容易,紫眼才戀戀不捨地從公文移
開,抬頭看向這個…對他而言幾乎是白操心的張奎:「叫我楊戩就好了……大家都
是同伴,不需要大人來大人去。」

「……楊戩大人…」張奎堅持地重複了一聲。
「……你還真是……不愧是聞仲一手調教出來的……」
楊戩皺著眉頭,對眼前這個人的腦袋,他還真是無法改變:「你累了的話,就先去
休息吧!」

「楊戩大人必須要先去休息才行!都已經三天沒閉眼了。」
「張奎……」楊戩一笑,只有瞪一眼張奎…突然,靈機一動:
「我命令你去睡覺,你老婆在等你。」
「楊……楊戩大…人……」張奎一提到高蘭英,心口上仿佛被戳了一下,立刻沒氣
了。
「……快回去吧!你已經將近半個月沒回家了…」楊戩故意曖昧地看著張奎:
「到時候漂亮老婆被別人釣走了,你就可憐沒人要了囉!」

☆      ☆      ☆

「……真是的…」張奎挫敗地拖著腳步從房間走出來,眼前突然出現的一對鮮紅般
的眼:「是你呀…燃燈大人……」

聽到了張奎對他的稱呼,燃燈不禁皺起了濃密的雙眉:「張奎……你還真是…」

「……你來正好,幫我勸勸楊戩大人去休息吧!」張奎完全無視燃燈不以為然的表
情,馬上要拉著燃燈再進房間。
「切!」燃燈馬上甩開了張奎:「我去沒有用的……那傢伙是完美主義者,這些公
文他沒批完他是不會休息的。」
「可是,他這樣身體撐不下去的。」張奎眼裡的擔心滿溢了。
「……我剛剛見到你老婆了!」燃燈輕輕地敲一下張奎的額頭:「她要我轉告你,
你今天再不回家的話,你就永遠都不要回來了。〔氣話〕」

「啥!?」張奎聞言一驚,趕忙轉頭就跑:
「蘭英∼∼∼!!不要拋棄我呀∼∼!!」
目送著張奎消失在夜色中,燃燈只是輕輕地嘆息著。
「唉…去看姊姊好了……」意一動,腳步便開始隨著移動。

卻在一瞬……驚愕了。
這個感覺是……?

「事情都已經結束了?不是嗎?」疑問油然而生:「那你還來做什麼?藕斷絲連…
只是會讓人感傷……」

……只是…這不是我該管的地方。

『我已經決定,我要超越「他」……』堅強,在繼承的典禮上,深藍色的身影,叫
人目光無法移開。

但是……總覺得…
你跟『他』的羈絆,根本……剪不斷,理還亂。

「祝…好運了……」暗暗地轉向那個深色的大門,燃燈輕輕地說著……

☆      ☆      ☆

「唉…」舞動的毛筆,在惺忪的眼裡中越來越模糊不清。

紫色的眼,在抬頭看向了還有一大疊的文件,心情不禁有點沉重。
「沒想到創業維艱……這句話還真說的沒錯…」

「……但是…不管多困難都一定要…做下去吧!」散開了髮帶,讓一頭的蔚藍在冰
冷的空氣中飛揚:「……不然,就無法超越你了……師叔…」

低頭,嘴角慢慢地漾出,從不在人前示出的出自真心……幸福的微笑。

「得繼續了……」
抬頭準備將毛筆沾向墨汁,卻發現筆毛已經不堪使用般……幾乎快禿:
「糟糕,得去換新的了……」

困擾地,楊戩一使力便想要從椅子上站起來,腳步卻一個不穩…藍色的長髮就這樣
沾了塵埃。
石製的冰冷地板,奪走了臉頰上幾乎已經不剩的溫暖。

「……好累…」
閉上了眼睛,疲憊的身軀已經不容許自己在多加掙扎…
就這樣任由一片黑暗吞噬了自己的意識。

就這樣沉沉睡去的人兒,已經被疲勞給奪走原本敏銳的神經,沒有注意到……

房間已經不在不知不絕之中,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溫。

☆      ☆     ☆

深藍色的玫瑰花……
身上的刺,更加的銳利…不願任何人的靠近。

誰來給『他』解脫?

也許解鈴還需繫鈴人。

但要是,連繫鈴人都無法解開的話……

又有誰能…

☆      ☆     ☆

「唉唉∼∼!!瞧我,發現了什麼東西呀?」
由黑色影子中冒出來的那張臉,雖然帶著稚氣,卻又叫人不寒而慄:
「怎麼這樣不照顧自己呀?小戩……」

不安分地撫上了濃密的眼睫,偷偷地品嚐著呼出的帶著淡淡香味的淺淺氣息……
……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

「不過,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會感冒喔……」
心念一動,一片叫人心悸的藍,就落入了懷中。
如同瀑布般下滑的長髮隨著腳步晃動而微動,而自己冰冷的體溫……
沒有驚動懷裡的美人。

「變瘦了……」不似以往的,手上的感覺是輕了好多。

隨著藍色絲緞般的長髮散佈在柔軟的床舖上,人兒也只是輕嗯一聲,卻又兀自睡去
。反映著絕麗臉龐的眼神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陰暗……

「……你在夢什麼?」

淺淺的微笑竟然掛在你的嘴角。

「…為什麼會這樣微笑?」

迷惑了,真的……
曾是太公望的自己…
曾是王天君的自己…

看著昔日在身邊,總是以虛假的笑容來劃清跟別人的界線……的楊戩。
因為太公望的自己而稍微打開心房。

因為王天君的自己而對一切心灰意冷……

在不經意中,冰冷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被凍僵的唇瓣。

「……我想知道…『我』對你究竟是怎樣的感情?」

是恨?抑或是……

「讓我知道……戩……盡善之美…或者,你會將我…殲滅……」
語末,將所有一切的,都埋藏在相觸的唇中。

擷取深藏在花瓣裡的甜一般,竟然無法用理智來命令自己。
諷刺…有誰聽說過,冰和冰的相觸,竟然會引來火焰……

「……啊?」
在驚訝中張開的紫瞳裡,映出了最想見到……跟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立刻的反應
是一把推開,就想要逃……卻被扣住了手腕,掙脫不開。

「……戩…」一點也不驚訝於楊戩在驚醒之後的反應,伏羲只是淡淡地一笑:
「好久不見了……」

「…伏…羲……」楊戩擦著被吻紅的唇,不敢相信地看著對方:
「你……來幹什麼?」

「……不介意我……來釐清一些事情吧?」伏羲只是慢慢地靠近著楊戩:「關於,
我的、你的、王天君的、還有…太公望的。」

「你…不是…望……」楊戩的眼裡是帶著深深的悲傷:「不要…再說了……」
「…的確,但是…我還是想知道…」

想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殷切…那麼渴望地見到你…
為什麼會想要……你…

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不懂呀?

「啊………」

在楊戩意識到危險,想要逃的時候…
伏羲已經把楊戩壓在身下……驚恐的眼神禮讓伏羲心裡不由得一緊…

那顆…應該是…已經靜如止古井水的……心…

「……求你…讓我…知道…」

虛弱的音調…
瞬間奪走了楊戩所有的行動能力。

在仿佛像是被扯斷的珠鍊般…滾滾留下的眼淚裡,楊戩只有認命地閉上了眼。

☆      ☆     ☆

冰冷……

恐怕已經是自己唯一的知覺吧?

☆      ☆     ☆

「下雪了……很美吧?」

「……」
無言,看著眼前的人,打開了窗……隨風飄進窗內的雪花,沾上了剛剛的才滲出的
血,染著身上被強力刻下的痕跡,然後連接到……殘留在深處的污穢。

心臟痛到…像是要停止一般。

「…我跟你的命運,已經融化在一起,無法分開了……小戩…」
伏羲直視著楊戩的眼神理,冷淡中卻帶著火焰:「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不是嗎?」

「……師…師叔……」潰堤的淚水,在柔嫩的花瓣中劃開…

……曾經的地久天長,全部靜止了。
還能到哪裡去呢?這朵美麗的深藍色玫瑰花…

揉進失溫身體,竟然在發著抖。

「你是無法忘記我的……」
舔舐著,頰上鹹鹹的晶瑩水珠,如同黏膩的蜜糖:「這是我的私心呀!小戩,你不
知道嗎?」

也許,這就是應該的結局……
兩人之間是沒有任何的解答,只有無助地目睹著自己捲入……

「……我是…這樣…深深地…深深地……迷戀著你…」

即使這樣,會使玫瑰花瓣……飄零在風中。
也絕對不會放開你。

屬於王奕的執念,也屬於太公望的依戀。

你逃不了的。

楊……戩……




後記:
突然意識到……這篇…根本就是伏羲突然跑去跟楊戩偷情嘛∼!〔傻笑〕
還用強的…〔暴死〕
這……這不是我寫的……不是不是不是…〔逃避現實中〕

我不是最討厭用這種手段的嗎?唉……

〔天音:反正…你就是……喜歡虐待『本命』,不是嗎?〕

〔裝傻中〕
這個就當作我腦袋又被撞到了,娘就不要深究了……

讓我腐爛到發臭吧……〔陰暗〕

〔天音:最近你是不是常常腦袋被撞到,老是出現這種奇怪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