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 ※ ※ 

續˙聲音-Dream Comes True   BY秋水魚文子

※ ※ ※ ※ ※ ※ ※ ※ ※ ※ ※ ※ ※ ※ ※ ※ ※ ※

〔警告:這篇有輕微的H,所以如果無法接受,請自行跳開〕


☆      ☆      ☆

心死的感覺,也許就是如此吧?

哽在心頭…一直一直無法說出口的話。

『歡迎回來。』

終於……終於該放棄了吧?
自噩耗傳來,楓紅已經落了三次。

你……真的離開了人世吧?

苦笑著,原來自己真的要如此多的時間才能調適……
才能接受,你真的已經不在了……

太公望,你知道嗎?
我非得過了好久好久,蹉跎了那麼久的時間,才肯承認…
那股滿溢在心頭上的苦澀。

『因為我真的好喜歡你。』

輕輕地,用手指劃過,墓碑上屬於你的名字。

「楊戩……」身後的女孩,有著跟你一樣的氣質:
「你來看他,他會很高興的…」

墓前的菊花飄散出陣陣清香,卻莫名地令人作嘔。

「嗯…」楊戩只是應了一聲,無力地笑著:「真是的,我一度還以為他又惡作劇了,躲在暗地裡看著我們為他哭泣,然後高興地竊笑著吧?」
「……大家都這樣說。」聞言,邑姜扯了一下嘴角:
「可是,在這堆黃土之下……」

靜靜地,閉著眼睛,像是沉沉睡著的嬰兒般聖潔又天真。
那頭艷麗像血一般的髮絲,柔順地塌在白色的裹布裡……
只是冰冷的體溫,沒有任何呼吸及心跳…代表著一條珍貴生命的已經消逝。

「我知道了…你不用說……」
打斷了邑姜的話,楊戩慢慢地站起身子,回頭向邑姜輕笑:
「謝謝妳帶我來這裡。」
「不用客氣…」注意到楊戩蒼白的臉色,邑姜伸出手:
「更何況,對他來說,只有你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特別。」

☆      ☆     ☆

我…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嗎?真的是這樣嗎?
那張爽朗的笑顏…一舉手一投足,都這樣地吸引著我的你。
我有什麼地方值得讓你留戀?

沒有……

『我也喜歡你喔!』
我沒懷疑過這句話的真實性,因為不想再去深思。
無法再去追問…也被牽絆著,一生一世無法忘懷。

是特別的喜歡,不過……對你而言,不是最重要的。
邑姜徹徹底底地錯了,對你而言……所有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對你來說,是漫長旅途中偶遇的一片落葉…只能吸引你一瞬的注意罷了。
只是一時愛憐…只是無法長久…
只是像鴻爪在雪印上一痕,過不了多久,就如船過水…

無痕。

對我而言,你的一切卻如同烙印,背負著…無法褪色的記憶。
你的話語如昨,鮮明地像是在腦海中生了根,無法拔起。
甜進了心,也苦了自己。
理智,說著對我這般不公平?
卻苦於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貪婪地…只想抓住一點點,屬於我們之間的碎片。

就算真的是如此,也已經無所謂了不是嗎?
看著鏡中那憔悴的面容,幾乎不像往昔的自己了。

那曾經自信的笑容,那曾經的幸福跟溫暖…
如同煙被像風的你,吹散了。
原來也是如海市蜃樓般可笑啊!
一碰就消失的脆弱,禁不起打擊。

「楊戩啊楊戩……你還在期盼什麼?」
自嘲著想要逃避悲傷的自己,疲憊無比:
「明明知道…不可能了……」

最重要的人死了…永遠無法再回來身邊。
該怎樣,該怎樣才能夠…治療傷痛?

「忘了吧……是不是呢?哮天……」
俯身一看,碧綠色的瞳孔裡,有著深深的擔心。
「我真是個笨蛋……連你都要為我擔心……」
伸出手,感覺哮天柔順的毛。
「嗚嗚∼∼」哮天順勢趴在自己的膝蓋上,低咽了幾聲。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我們把窗子打開,好不好呢?」

今晚,沒有銀月的照耀,星光燦爛…
耿耿星河欲曙天,只是仍沒有月華般強大,那般公平地照耀…足以照亮大地。
迎著寒冷夜風,身子不禁瑟縮了一下,紫瞳裡有著淡淡的憂愁:
「冬天要到了……」

不知何時委地的楓,也幾乎化為塵土。
又是一個秋…

「歡迎回來……太公望……」
嘴裡慢慢地念著,這次是自你離去後,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樣呼喚了。
「對不起,從現在起…我要把你徹徹底底的忘了。」

從此,由腦海進駐我心深處,再也不提起。
任無邊的思念,將我淹沒,也…

已經…沒有……
任何可以在乎的了……

☆     ☆     ☆

我承認,在一開始之時,我的確是被你表面上的美麗所吸引。

但……

後來我發現,關於你的事情…我最有興趣的地方應該是…
跟那張容貌完全不相配的兩面個性。

外表像一朵嬌豔的藍色玫瑰…想要碰觸卻被狠狠地扎痛。
想要採擷花香,那…就慢慢來吧?
反正,面對你,我就如微風,怎會傷你?(不過,你也傷不了我!)
我有自信,你可以為我打開心扉。

懷抱著淡淡的愛意,敲著你緊閉的心防。
我不打算讓你逃避我的眼神。

『喜歡你說話的聲音,喜歡你叫我的名字,那特殊的嗓音。』

『這樣的答案,你滿意嗎?』

「喊我的名字,好嗎?」

我要徹底地擾亂你的步伐,要你只為我…而笑。

☆     ☆     ☆

瘦小卻不失矯健的身影,從窗口慢慢地攀爬了進來。

「唔……」保護在睡美人身邊的哮天犬,立刻察覺到了房間裡有外人入侵。
警戒地,瞪視著那個身影,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噓……」
見到哮天犬的反應,那人輕輕地將手指抵住自己的唇示意哮天別吵,一邊面向窗外微光處,讓哮天見到他的容貌,赫然是那個『應該已經翹毛』的太公望:
「安靜,是我啦……」

「……」哮天一見到是熟悉的人,立刻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乖狗狗,先到外面去好嗎?」見哮天依然認得他,立刻毫不客氣地湊到牠身邊去悄悄話:
「我跟你主人有『私人』的事情要談喔!瞧,我還帶了禮物給你喔!」

像是變魔術般,太公望從懷中掏出了一根大肉骨:「吶!帶到外面去吃吧!」
「…汪……」低叫了一聲,哮天聽話地搖搖尾巴,咬起骨頭,站起身子移動腳步,往門外走去。(一根肉骨把自己主人給拋棄了……bb)

「真是有家教的好狗狗。」見狀,太公望便忍不住稱讚了幾聲:「好聽話…」
(秋曰:師叔,是你用不正當手段引誘哮天的吧?)
「反觀,這個主人就不太會照顧自己……」反手撫上了那消瘦的面容,語氣裡有著淺淺的責備意味:「變成這個德行……」
「你那麼傷心欲絕嗎?也罷…因為這次的起因在我。」
在黑暗中,微揚的嘴角裡帶著邪惡的氣息:
「讓我……好好地安慰安慰你一番…」

語末,冰涼的唇,輕輕地相觸著。
依舊柔軟如昔……仍然透著淡淡的薰衣香…
叫人不自覺地,想要再深入地探尋著甜蜜,不知節制…
良久,才依依不捨地放開。

「嗯唔…」
感覺到些許的不適,眼前的麗人只是咕噥了一聲,便又別過頭睡去。
「……嗯…這樣還睡得著?」
太公望觸摸著自己的唇,像是在回味一般:
「睡美人不是王子輕輕一吻就醒來了嗎?更何況我還吻得很用力呢……」

「算了,沒醒來正好…執行下一個步驟吧!」
(注意!這是100%的預謀語氣!)

雙手纏上了睡衣的領口,好不忙碌地解開,露出白皙的胸膛…
在黑夜的惑亂之下,變成如蜜糖般的顏色。
「看起來很好吃呢…那,我就不客氣了!(心)」
在楊戩的脖子間輕輕地舔著,太公望開始用餐了(汗):
「……嗯…味道真不錯……」
「嗯……哮天…不要鬧!」睡者不堪其擾,眉毛深鎖著,看起來分外令人愛憐。

「噗……」見到如此反應,太公望拼命忍,才能忍住自己不爆笑出聲:
「看來要使出絕招了…」
眼睛中閃出一絲詭異的光芒,太公望將自己跨坐在楊戩的身上,動手去拉扯楊戩的上衣:「不要怪我喔…戩,是你自己不醒來,讓我欺負你的喔!」
(師叔,你這是趁人之危……bb)

「……呼呼…真有看頭……」
細細瀏覽著自己的傑作,太公望滿意地笑:「睽違三年了…還是這般吸引人…」

「……人說,酒越陳越香…你也是嘛……」
繼續侵略胸口上肌膚,不一會兒,就留下一堆嫣紅的痕跟淺淺的齒印。
但是太公望仍不住手,慢慢地往下…直到……

「嗯啊………」強烈地感覺到不對勁,紫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瞬啊瞬。
「總算醒來啦?」太公望抬頭一笑,燦爛地注視著仍是一臉呆相的楊戩。
「…咦?」不該在此時此地出現的人,楊戩因為習慣性的低血壓讓自己無法正常地思考。

二十秒過後…一聲低吟才從楊戩的嘴裡傳出:「太公望?」
「是我啊!美人兒……」太公望垂著臉,把唇輕輕地往楊戩臉上一送。

「這……是夢嗎?」
雖然只是輕如羽毛的親暱,但是楊戩的音聲竟有不確定之感。
「不是……」太公望惡作劇般地咬了楊戩的脖子一口,然後看到因為痛覺而皺眉的楊戩,在耳邊輕呼吹氣:「你瞧,會痛呢…」

「那麼…你就是鬼囉……」楊戩淡然一笑,什麼都已經了然於心。
「…鬼會有呼吸,有心跳嗎?」太公望已經從楊戩坦然的眼神中讀出了一切,執起他的手,往自己的鼻下跟胸口探去。
當冰冷手指撫上,感覺到一陣一陣的穩定的心跳,心中像是被重擊了一下。

「……喔…那…你的確是在耍人囉?」楊戩努力地維持嗓音,讓它平淡地像是沒有任何波折。
「也不算是啦……只是如果不詐死,今天你還是會要去祭祀我。」
不打算多做解釋,太公望挑著眉毛,一些麻煩事,還想它幹嘛?
「…所以就瞞我三年?」楊戩別過頭去,藉以藏匿因為情緒激動而潮紅的臉色:
「真有你的……」
「…這些既然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計較啦……戩,你還真遲鈍呢……」一聲竊笑從楊戩頭上傳來,直覺頓時覺得不妙。

「什麼?」
呆呆地抬頭反問,看到了一張特大號霹靂無敵的邪惡笑容。
「既然沒發現,那我就繼續下去囉……」語末,太公望繼續低頭品嚐他的美食,還一邊調侃著:
「嘖嘖∼∼!真好吃……」
這時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是半裸狀態地被壓在身下,楊戩急忙想要扳回劣勢:
「你剛回來……肚子不餓嗎?冰箱…冰箱裡有桃子……趕快給我起來…」
「我餓啊…」太公望一邊回答一邊四肢並用地除去多餘障礙物,一面繼續『食用』已經被攻陷的胸膛,打算給他徹底地吃個乾淨(死):
「所以我現在正在吃啊!」

「我不是桃子啊!不要吃我!!」楊戩趕忙用雙手護住胸口,褲子卻冷不防地被太公望一抽,一聲慘叫:「啊啊∼∼∼!!」
「你比桃子好吃!」太公望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完全無視於楊戩已經從頭紅到腳:「桃子冰在冰箱裡不會跑,但是你,我一放手就會跑……那…權宜之計當然是先把你吃了再說。」

「等一下,太公望…我有話要問你…啊啊…那邊…不行………」
楊戩見到太公望的雙手又要亂摸,急忙扣住他的手腕。
「就先別問了吧!」太公望反手抓住楊戩的手,嘴馬上湊了上去。
「可是……唔嗯……」楊戩還想要說些什麼時,就被硬生生地堵住。

太公望邊堵住楊戩的話頭邊想著,還是讓他腦袋先缺氧一陣子吧!
(秋亂入曰:師叔,這招很小人喔……)

☆       ☆       ☆

略一遲疑,將逗留在體內手指再加了一根,馬上就聽到了一聲悶哼。
原本已經因為習慣而漸漸返回原來顏色的臉頰又在瞬間刷白。
「……戩…」輕柔地喚著,太公望用自己的額頭蹭著楊戩的胸:
「不要硬忍…痛,就喊出來吧!」
「…嗯…唔……」楊戩只是勉強地拉拉嘴角,纏繞著潔白被單的手指關節早已經泛白。
「真愛逞強…」太公望見狀不禁一聲嘆氣:
「戩,你不要我住手嗎?」
「…反正,你就是想要看我哭,不是嗎?」楊戩不回答,只用一句話反問回去。

「算是吧?不過更正一點,我只想看你為我一個人哭…」
太公望一笑,一邊開始手指上的抽動:
「不過,我『死』了,也從未看見你為我哭過…」
「啊……嗯……門都沒有……」楊戩的話已經變的非常零散:
「唔…誰要……嗯…為…你這個…啊…詐騙師…掉淚……」
「……真聰明。」太公望獎賞般地低頭吻了一下楊戩已經微濕的前額:
「乖,再給你一點獎勵好了。」
「嗯唔…」一雙紫眸已經被情慾暈染上較深的沉醉色彩,半閉著…露出朦朧的模樣,叫人沉淪。

「…所以說,只有我能欺負你……」
太公望淡淡一笑,對自己的霸道毫無愧色:
「這樣的你,只有我能看見…這是我的特權喔!」

「望……」

「因為你喜歡我,而…我也喜歡你……」

喜歡你喊我名字時,從你眼眸裡洩露得那一點光采。
就是那麼簡單…

「所以,不管我去了哪裡,我最後,一定會回到你身邊…」

☆      ☆      ☆

如風似你。
我抓不住。

但,總將我溫柔地包圍。
一生被你牽絆,無怨。

悔意,不曾有過。
只是……

不願再蹉跎,任何與你相處的時刻。

☆      ☆      ☆

「你到底…置我與何處?」楊戩的紫瞳深深地直視著眼前的人。
「等待那麼久,你果然已經沉不住氣。」
在楊戩殺人眼光下,太公望仍一派悠然:
「算了,我送你一句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什麼?!」聞言,楊戩立即狠狠地一腳將太公望踹下床去。
「哎呀!你還有體力呀?」在地上,太公望抓抓自己的腦袋,真是失策:
「三年沒碰你,還打算溫柔一點的說…」

「你滾遠一點!」楊戩真的毛了,捲起被子翻過身,不去看太公望那張臉,還有會讓人迷失的眸子。
「……你還真是…光用腳指頭想就知道,我怎麼可能會有妻妾?」
太公望的聲音突然靠近了許多,讓楊戩的背部一僵。

「哼……」故意漠視那個感覺,楊戩怒而不答。
「全世界那麼多個人當中,我只偷你一個,還是不高興嗎?」
太公望滿意地看著楊戩驚愕地回頭,臉頰上帶著粉粉的紅。

「那…說什麼『偷』…難聽死了…」
「『偷』是愉悅的最高層次呢!」太公望邪笑道:「不覺得嗎?」
「死不正經!」楊戩又轉過頭去,不想讓太公望知道其實他已經原諒他。

「說得好,我就是死了也絕對不會正經!不過,戩…你還真的說不了謊言……」
太公望邊哼著小調邊摟著逐漸失去火熱溫度的軀體,平靜地說著:
「因為你有雙會說話的眼睛。」
「會說話的眼睛?沒想到這樣的話會從你嘴裡說出來…」
楊戩不置可否聳肩:「真是噁心…」

「戩,看著我,你不喜歡聽嗎?」
太公望強制地用手捧起楊戩的臉頰,讓眼神直接面對:
「還是要我說明白一點,你的秘密全部都從你美麗的水汪汪眼睛洩露出來啦!關於這點,我還真擔心…」

「免了…能解讀的人,恐怕也只有你了。」
用手點住了太公望的話頭,楊戩朝太公望輕聲一笑:
「這次我還沒說那句話,『歡迎回來』。」

「哎…你的笑容真是一個誘惑,很好的邀請…」
語末,太公望一個大翻身,楊戩又被壓在身下。
楊戩一驚:「等一下…太公望……我還沒…啊啊…」

「我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人,你不知道嗎?真可愛……」
「我是知道,別再…我好累…\\\\\\\\\\\\\\\」
「知道就好,就別再多說廢話啦!況且你剛剛還能把我踹下床去,表示你其實還有體力,就陪我吧!(奸計得逞)」
「嗚哇……(無言以對)\\\\\\\\\\\」

(秋微笑曰:這是一個多事的清晨啊!)
            完
===================================
後記:
這篇是我太楊H第一篇!(噹啷啷∼∼!!)
花了很多精力,才嘔血寫完這一篇……
(呃,關於h的部分我又cut片了,因為寫完後覺得很噁心,就…bb)
(別問我,我是直接砍,所以沒有存檔。不過為了證明我有寫,所以保留了一小
部分……夠了吧?)
因為是為了接竹里殿的文,所以,看了很多很多遍,只盼能夠抓到一點點感覺。
不過,看來我是失敗了……T_T(對不起∼竹里殿∼∼∼所以,可以把這篇當
做獨立的一篇好,實在是好爛…)
被考試跟報告纏身,我好難抽出時間打文。
真的好累好累好累∼∼∼!!
連自己在bbs的板都枯竭了好久……(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哎呀…我要去蒸發了,這篇文不是我寫的……
丟臉丟臉啊!!
再後記:
其實也沒改什麼東西…
算了,放棄吧!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