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這是在仙界大戰還未開始以前,殷周革命進行中發生的一個插曲……
真的,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

由一位仙人悄悄拜訪周軍陣營為開端……


※ ※ ※ ※ ※ ※

煩惱

※ ※ ※ ※ ※ ※


「我很擔心那個孩子……」
當被拜訪的對象問及突然到訪的理由時。
一向予人冷靜寡言感覺的黑髮仙人如此回答著,俊挺的臉龐上表情凝重,顯然十分憂心忡忡。

「孩子……你是說楊戩嗎?」
眨了眨眼輕聲唸出了"楊戩"這個名字,之後沉默了一會兒才繼續回應的聲音響起道:
「擔心他?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可是……他最近看來並沒有什麼異樣……不……確實有的時候表現怪怪的……」

「你也察覺了狀況嚴重嗎?」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後被招待坐下的仙人如此說著。

「狀況嚴重的形容倒還不至於啦!他還是像平常一樣凡事都處理的很妥當,只是……」
將泡好的茶倒了一杯遞給坐在眼前的男子道:
「究竟楊戩身上發生了什麼事讓你擔心到特意走一趟人間界,而且還隱藏行跡潛入……剛剛看到你站在房間內時真的嚇了一大跳,還差點弄掉手中剛到手的桃子(哪來的桃子?  By作者)……可以告訴我嗎?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甚至包括自己弟子在內的拜訪理由?師兄……玉鼎……」

「嗯……來到這裡的理由無關封神計劃,只是出於我個人的私心想要拜託你一件事。」
端起茶來輕啜了一口後微微皺眉的玉鼎真人如此說著:
「……一件和楊戩有關的事情,所以我想還是保密比較好。」

「……和楊戩有關又不希望他知道的事?」
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後在玉鼎對面坐下的身影發出了充滿疑惑的聲音道:
「雖然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既然事關楊戩,我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謝謝。」
看著眼前赤髮綠眸道士臉上認真的神情,玉鼎臉上泛起了感謝的微笑道:
「如果你願意幫忙的話,楊戩就安全了。」

「安全?他會被人攻擊嗎?可是……楊戩再怎麼說也是仙界能力數一數二的天才道士……」
聲音頓了頓後道:
「看來這件事的複雜性超乎我的想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玉鼎。」

「……其實也沒有很複雜。」
玉鼎輕輕嘆了一口氣道:
「……只是對"心"而言,就算外在有再強的能力也不能保證些什麼。」

「心?」

「簡單一點說明……」
緊緊地握住拳頭,玉鼎沉厚中帶了些許沙啞的聲音揚起道:
「楊戩他戀愛了,不,該說單戀比較恰當……」


「噗!」地一聲把方才入口的茶全噴了出來。
非本意打斷了玉鼎話語的道士訝異地睜大雙眼,好半晌才掙扎地發出了模糊的聲音道:
「單……戀…………那個楊戩?」

「嗯……以我對他的觀察和了解,那孩子正在單戀某人,雖然他還沒察覺那樣的心情就是戀愛……」
為了閃避"茶水攻勢"而離開座椅站立一旁的黑髮仙人聲音微微顫抖道:
「……居然趁我不在他身邊保護時拐騙我可愛的弟子,讓我知道他是誰的話絕對不饒恕!!」


「……玉鼎……別太激動了,先把劍收起來吧……」
看著地上不知何時被斬仙劍分屍的椅子,赤髮的年輕道士連忙安撫玉鼎道:
「我還是弄不太清楚……為什麼你說楊戩單戀的理由可以詳細說給我聽嗎?也想知道能幫得上什麼忙……」

「……一開始是從太乙那裡得到消息,他說在人間界看到楊戩有了"特別"的人,原本我還以為他是想太多或誤會了,也沒有特別在意,可是在楊戩前次回金霞洞時……」
玉鼎握拳皺眉,慷慨激昂到只差沒站到桌子上發表道:
「那樣的表情絕對是在單戀沒錯!戀愛對楊戩而言還太早了,而且照我的直覺那傢伙很難對付!我怎麼可以把疼愛的孩子交給他呢!!」


「好像不想嫁女兒的爸爸……」
拚命抑制臉上每一根都想笑的神經,年輕的道士小聲說道。

「嗯?你剛剛說什麼?」

「呃……只是在想你認為楊戩單戀的判斷會不會下的太快了些。」
因為憋笑而微微扭曲的臉孔瞬間恢復關心認真的表情提議道:
「再等一陣子看看情況如何會比較好吧……玉鼎?」

「消滅壞蟲要趁早!其實我也有很多弄不明白的地方,加上太乙的消息很模糊……唉!如果不是擔心向楊戩探問會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情,早逮住那個傢伙了,可這事也不能放著不管,萬一那人知道楊戩的心情後對他伸出毒牙……」
想像那畫面的玉鼎不禁嗚咽道:
「這種事、那種事和哪種事怎麼能夠讓它發生呢!!」

壓下了想詢問到底那種事的念頭,在心底為眼前過於保護弟子的師兄嘆了一口氣,年輕的道士問道:
「那麼……照你的話看來是要拜託我保護楊戩囉……」

「嗯……因為我十二仙的身分可能會引來金鰲十天君的出現而不能留下來看顧楊戩。所以左思右想之下,只好拜託有仙界第一詐騙師美譽(?)的你了!!」
突然伸出手握住眼前若有所思的道士雙手,玉鼎的表情很是嚴肅地道:
「運用你的智慧找出那膽敢欺騙我可愛弟子感情的傢伙後消滅他吧!」

「消滅……咳咳……玉鼎……你會不會把事情看得太嚴重了一些,為什麼會說到拐騙與毒牙……而且能讓楊戩那小子喜歡上的人……」
髮色赤紅的道士原因不明地停頓了一會兒後才苦笑道:
「一定是個很特殊的人吧!不過我沒看過他和哪位女官特別接近過,也不像會是蟬玉的樣子……」

「不只要注意女性。」
玉鼎打斷師弟的話語嘆道:
「那孩子從以前就常因為外貌太過可愛而吸引了一堆無聊男人,偏偏那孩子又單純到以為情慾只存在男女之間,對他來說男人更為危險。有一次他……」


「是這個樣子嗎?可愛呀……嗯……我倒覺得他有些古怪和傲氣的性格還比較適合可愛這兩個字,外貌的話……」
在玉鼎滔滔不絕的育兒危機史中喃喃自語的少年道士緩緩閉上眼睛。
原該什麼都不看不見的黑暗中卻浮現了一個身長玉立的身影……
蔚藍如海潮般的長髮,深邃如幻的紫色美眸……
絕麗臉龐上難得一見的開懷笑容……
彷彿要說些什麼而微張的唇……

『我喜歡你』


「呃?!」

「怎麼了?」
玉鼎疑惑的雙眼看著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嚇了自己一跳的年輕道士問道:
「你的臉有些紅呢?身體不舒服嗎?」

「嗯……有點……突然有點頭暈……」
含糊地應了一聲後敲了敲自己的頭,有點訝異為何腦海會突然蹦出那樣畫面的少年如此說著。

「頭暈……我這兒有些對治療頭暈很有效的仙丹,要不要吃一些?」
玉鼎掏出懷中的罐子道:
「自從知道那孩子可能被人誘騙以後,我每天都擔心地頭昏目眩,這丹藥已經成了我每日生活的必需品了。」

「呀bb不用了,現在已經好了……繼續說剛剛楊戩小時後的情形吧!我很有興趣想要知道更多呢……」
連忙轉移話題誘導眼前的師兄繼續多說一些關於楊戩的事情,年輕的道士看來已然回復平靜───
至少在外表上如此。


「……那孩子從以前就不易入睡和醒來,往往為了哄他入睡和喚他起床而磨掉了不少時間,不過他半睡半醒的樣子也很可愛,朦朧茫然的紫色眸子……」

這是楊戩的過去……
我所不知道的楊戩……

「……因此那孩子好幾次被人誤會為女孩,而且有少數傢伙在知道他其實是男孩後還是不肯放棄,一直到我出面好好和他們"溝通"後才打消念頭。」
玉鼎再度憂愁地嘆了一口氣道:
「最近幾年來這情況因為那孩子的強大實力廣為人知後大為減少,沒想到居然還有人不怕成為玉泉山花圃的肥料而接近他,當初沒有教導楊戩不論男女都要小心真是一大失策……」

想要知道更多……
想要得到的不只有他的過去……

如果那雙紫眸的主人愛戀的人是自己─────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想法?
荒謬、無理、不可能的想法,可是……
如果能抓住他的話……如果……


「能把它變成真實的話……」

「什麼真實?」
因為喃喃自語的聲音大了些而引起了一旁"演說"中的玉鼎注意。
但被狐疑的目光注視與質問的年輕道士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一絲慌亂的神情,反而露出了會使人失去戒心的誠懇笑容道:
「沒什麼……只是知道了玉鼎師兄你這樣關心楊戩的"安全",讓我十分感動,無論如何也會幫你這個忙找出那個人的真面目,所以……請把你所知道關於楊戩的事情都告訴我吧!為了推測出那個人的真實身分……為了保護楊戩……」

「這麼說來你願意幫這個忙囉!」
玉鼎很是高興地說著。

「你都親自下山拜託了,我怎麼會不答應呢。再說身為楊戩的師叔與他的上司,我當然有責任保護他不受其他人騷擾囉(不包括你在內嗎?)」
碧綠的眸子直視著玉鼎,少年的臉上笑得燦爛無害……

「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守護楊戩的。」

「嗯……楊戩就麻煩你了,太公望。」






※ ※ ※ ※ ※ ※


靜靜地凝視著一旁批改公文的藍髮道士,直到有著一雙紫色美眸的他感受到異樣而抬起頭來望著自己,俊美的臉龐上有著困惑……
「怎麼了嗎?太公望師叔?這樣看著我……」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昨夜的你而已。」

「師叔!」
微微紅暈浮現……
逗他真的是很有趣的事呢!不過這樣的表情實在很危險……會讓人又想攫取……

「開玩笑的啦!」
笑著走到他的面前撩起他的一縷蔚藍髮絲道:
「是想起了上週和玉鼎談話提到你的情形……」

「和師匠?」
他疑惑地問道:
「上週?師叔沒有回崑崙山吧?難不成是師匠來這裡嗎?但為何我會不知道……」

「是談關於你似乎喜歡上某人的事喔!」

「咦!」
沒有意外地見到他驚訝的表情,沉吟了半晌才道:
「……那麼師叔是從師匠那裡知道的囉……我對師叔的心情,所以才……」

「當然不是……否則我會更早採取行動……」
笑著品嚐了他的唇一下後將臉上紅暈更甚的他環抱懷中道:
「但託他的福讓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情和該做的事,我很感謝他呢!只是……」

「只是?」

「我似乎會讓他的煩惱倍增呢……」

「??為什麼?」

「這個嘛……嘻!待會再告訴你吧∼∼楊戩∼∼」

「呃!師叔∼你在做什麼!!現在還是白天───」
「嗚嗯∼∼還有工作還沒趕完──」
「嗚﹏﹏﹏﹏」




(為什麼我的眼皮突然跳動的很厲害……好像會發生什麼不祥的事情一樣呢? By此時正在金霞洞內等待太公望消息的玉鼎真人)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在已閉鎖網站SUNHOUSE踩到10000hit數的曉翎兒殿所要求的太楊文章(欺負玉鼎爸爸)...
個人是很喜歡這個點子(對不起...玉鼎樣bb)
不過寫起來有像欺負他的樣子嗎?認真檢討中...我的能力不足(淚)...
感覺比較像是所託非人的玉鼎和被欺負的小戩bb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