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一直以為只有在夢中才能聽到的言語……

『我也愛你...』
在耳畔響起的低沉呢喃……
繾綣而綿密的情話……

一直認為只會發生在夢中的纏綿……

『唔嗯……呵……』
溫柔而甜蜜的親吻……
灼熱而放肆的撫摸與掠奪……

幾乎為之窒息的擁抱……
證實了一切並非自己虛假的幻夢……

然而當夢境化為真實……
卻因為箇中過於甘美的滋味而感到害怕……


害怕失去……
緊緊擁抱著我的你……

師叔……


※ ※ ※ ※ ※ ※ 

續.醉夢-夢醒

※ ※ ※ ※ ※ ※


『害怕失去嗎……哼……即使這雙手殺了你重要的人……也不要緊嗎……呵呵……』

師叔?

『不論"我"作了什麼,都會相信我……咯咯……而不離開嗎?』

不安的感覺伴隨著強烈的暈眩擴散……
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人,赤髮碧眸,熟悉的聲音和臉孔……
可是剛剛的話語……

『你真的是一個很單純的人呢……楊戩……雖然聰明但是過於單純……單純可愛到令人憐惜……』

想要說些什麼……
卻愕然發現自己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被吻鎖住的唇……

『憐惜不已……卻又想要蹂躪的美人……』

這……究竟怎麼一回事?
我是在作夢嗎?
頭好痛……意識昏昏沉沉的……

『楊戩……』

彷彿延續之前醉酒時的夢境……
寂靜無邊的黑暗中,只有自己和師叔存在,可是……

『楊戩……』

不一樣!
眼前的人才不是太公望師叔!

『怎麼了嗎?……你的表情很奇怪呢……好像發生了什麼不敢置信的事情一樣……』

誰?
你……是誰?

『如果不是太公望的話,那麼……你認為我是誰呢?楊戩……』

為什麼會知道我在想些什麼?
和師叔一樣的聲音和外貌……
抱著我的你……究竟是誰?
討厭的氣息……不要碰我……
你讓我想起了一個非常討厭的傢伙!

『討厭的人……是指你認為殺了你的師匠玉鼎真人和父親通天教主的王天君……或者該說是王奕嗎?呵……』

身體好重……連一根手指都沒辦法動……
無法推開眼前的傢伙……
這個有著王天君氣息的……可恨傢伙!

『……那麼憎恨他嗎?但這樣一來會很有趣呢……』

為什麼我會做這種奇怪的惡夢呢?
被不認識的人……
被假裝成師叔的人……

『我並沒有假裝成太公望喲……楊戩……我是……呵呵……』

醒來……
必須快點醒來……

『……等我們再度見面時再告訴你吧……我的名字還有……我到底是誰……』

那樣的事我才不想知道!
誰來把我從這個夢魘中喚醒……

『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的……』

喚醒我……

『楊戩………』

師叔……

「楊戩……」
「楊戩!」


※ ※ ※ ※ ※ ※


「別叫我!我才不想知道你是誰呢!放開我!」
隨著怒吼聲響起揮動的手不偏不倚地降落在嘗試弄醒眼前麗人的赤髮碧眸道士臉上,造成了好大一聲『啪』地聲響……
(請大家為平白無故挨了一巴掌的仙界第一詐騙師默哀一秒鐘)

陰暗的房間內在那聲響之後安靜了下來,可是……

「∼∼好痛呢!楊戩!」
短暫的愕然之後,首先恢復過來的紅髮少年撫著浮出明顯五指印痕跡的臉頰,表情無辜哀怨地望著身旁正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的俊美少年喊道:
「雖然我把你弄的精疲力盡,還累的你無法安眠(←問題發言……)不過這樣對你的情人也太過分了吧!我只是看你好像作了惡夢一樣很不舒服,才擔心地想叫醒你,可沒又對你上下其手,趁機揩油(←更有問題的發言……)怎麼突然賞我一巴掌,真是好心沒好報…………嗯?」

停下了原本預估會惹來身旁少年怒氣發作的言語(預估?汗……師叔你逗弄小戩上癮了嗎?),碧綠色的眼眸眨也不眨地看著眼前躺在凌亂被褥上對自己的話語沒有絲毫反應,只是動也不動地盯著自己瞧的俊美道士。

「……楊戩?」
口中喚著眼前麗人的名字,紅髮少年慧黠的臉上一閃而逝擔憂的神情後露出了平常痞子般的笑容道:
「怎麼了嗎?楊戩?你的表情很奇怪呢……好像發生了什麼不敢置信的事情一樣……」

和夢中一樣的話……

「太公望師叔?!」
絕麗臉龐上原本茫然訝異的表情轉為驚恐,躺在床上誘人遐思的優雅軀體頓時就要坐起來,卻因為突來的暈眩和身上傳來的刺痛感而失去平衡的重心往旁倒去。

「楊戩!」
眼看搖搖欲墜的人兒就要摔下床,被稱為太公望的紅髮少年眼明手快地將他拉了回來,倒向自己的懷中,可是……

「放開我!」
幾乎僅是手臂被拉住的同時就喊出聲的楊戩反射性地想撥開抓住自己的手,卻在太公望巧妙地借力施力偏轉力道之下,整個人被壓回了床舖之上。

「楊戩!你是還沒睡醒嗎?」
如此喊著的太公望毫不客氣地壓在楊戩身上,雙手撫著他端麗的臉龐大力搓動著道:
「你把我當作誰了嗎?那樣的眼神……連我都不認得了嗎?到底怎麼了……楊戩!」

擔心的眼神,溫暖的感覺……這個人的確……是我所熟悉的那個人……

紫色的美眸瞬了瞬,逐漸恢復了原本的清明,然而仍待有些許的不安疑惑,畫成了口中模糊的聲音:
「師……叔……」

「不然還會是誰呀!」
放開了把楊戩的臉龐搓得紅通通的手,太公望幾乎把整張臉貼到楊戩面前說著。

「……師叔……你……真的是太公望師叔嗎……」
細微、不確定的低喃從楊戩的口中曳出。

「啥……」
皺起眉頭的太公望看著表情仍然有些茫然的楊戩,碧綠的眼眸頓時變得深沉,緩緩地開口道:
「如果還懷疑的話……我有一個好方法可以幫助你確定喔……楊戩……」

看著眼前熟悉臉孔上浮現彷彿打著什麼鬼主義的狡猾笑容,一個不詳的預感從楊戩全然清醒過來的意識中冒出,慌忙出聲想要阻止他的意圖道:
「師叔?等一……嗚嗯(太慢阻止了……淚)……」
(請大家為再度被吃的小戩默哀十分鐘←為什麼和我被打時差那麼多? by太公望  因為我偏心…… by作者)



被吻封住的言語……
被指尖溫柔輕撫消去的懷疑……
眼前的這個人如果不是讓自己沒輒的那位詐騙師,還會是誰呢……

太公望師叔……我……
最喜愛的人……


※ ※ ※ ※ ※ ※

「……哪有人用這種方法證明身份的……大色狼師叔!」
雲雨過後,把全身裹在棉被裡只露出一張端麗俊秀的臉龐,喘息不已的麗人瞪了坐在身旁的太公望一眼道:
「唔……身體更不舒服了……而且好痛……腰也好酸……這樣的話天亮後根本爬不起來嘛……」

「爬不起來的話就再請一天假吧∼我很樂意奉陪喔!」
一點愧疚感覺也沒有的表情,笑著的太公望倒在楊戩的身邊道:
「反正該處理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事該由人類自己去選擇處理……」

人間界已經不需要仙道了……

這樣想著的太公望收起了笑容,伸起手輕撫眼前紫色美眸主人的臉龐道:
「你就好好讓疲勞的身心休息一下吧!楊戩∼」

「……把我弄成需要好好休息的不就是你嗎?」
雖然口中抱怨著,然而卻眷戀般地對太公望輕撫自己臉頰的動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回應,楊戩摩擦著太公望溫暖的手心呢喃著:
「師叔……」


「……剛剛作了什麼不好的夢嗎?」
雙眼瞇了起來,太公望遲疑了一會兒後才開口詢問眼前的麗人道:
「你方才的樣子真得很另人擔心那……戩……好像把我當成了很可怕的人一樣,而且我聽見你在之前的夢囈中清楚說出了……王天君的名字喔……」

王天君……王奕……
在和玉鼎前往救出被困在金鰲島的楊戩時,初次見面的人……
原本只以為是十天君之一,極具威脅性的可怕敵人……
可他曾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和楊戩交換人質後在金鰲的生活才使他變成現在的樣子……是妲己那一邊的人嗎?
但是……他到目前為止的行為卻一直讓我有哪裡不對勁的奇異感覺……
仙界大戰、十天君之役、和聞仲對戰,殷王朝滅亡時,那個害得玉鼎、武成王、天化被封神的王天君到底……
為什麼會讓我有帶著不同於妲己的目的行動且和我有某種關係的感覺呢……
此外……我還在意他對楊戩的所作所為……
不斷地傷害楊戩卻不殺了他,像是怨恨他卻又執著著他……在楊戩的心中烙下了難易忘懷的傷痕,只要一提到名字就會動搖……
即使不表現出來我也可以察覺,是的,就像現在一樣……另人不得不在意……


「……我作了一個夢……」
當聽見太公望提起王天君的名字後即不發一語的楊戩終於在太公望沉默的注視下開口道:
「一個非常奇怪的夢……」
移動身子把頭埋進太公望的肩窩,楊戩描述方才夢境的聲音細微地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


「夢到很像我卻不是我……而且也像王天君的奇怪傢伙?還真的是很奇怪的夢呢!不過夢就是因為不是真實的才會稱作夢呀!不要想太多……」
聽完了楊戩的描述後,覺得沒有想像中嚴重太公望笑著輕輕梳理楊戩柔細的蔚藍長髮道:
「不過作了這樣的夢也難怪你剛剛會有那樣的反應,害我平白無故挨了一巴掌,一瞬間也被嚇到了,這下一定要找雲中子抱怨不可,他明明說那仙酒會引人作惡夢等副作用已經消除掉了……」

「雲中子?」
打斷了太公望的話,楊戩抬起頭來凝望著臉色變了一下後又恢復平常的太公望道:
「師叔不是說讓我醉倒的酒是你為自己特別釀製的酒嗎?為什麼會提到雲中子?」

「呃……我只是找他幫忙為酒加工一下,讓酒的味道更為香淳而已……」

「讓那個素有人體實驗狂科學家之稱的雲中子幫你要喝的酒加工?師叔……你是不是隱瞞了我一些事情?」
楊戩露出了另人不寒而慄的淡淡笑容道:
「對了!現在回想起來昨天宴會上我會弄錯酒杯而喝錯酒實在很奇怪,我明明把酒好端端擺在几上……是不是那時坐在我旁邊的你動了什麼手腳?難不成你設計策劃我喝醉嗎?師叔?就算我再喜歡你也無法原諒這一點……」

「等一下!楊戩!冷靜下來聽我解釋一下……是雲中子說那酒會讓人直爽地說出真心話我才把它用在你身上的啦!」
看著坐起身來怒視著自己的紫眸道士,知道很難找藉口搪塞過去的太公望連忙誠實招供並解釋道。

「……真心話?」

「雖然那酒不經處理會有作惡夢、預視未來、見到幻影、身體不適等亂七八糟的副作用,不過讓人誠實地表達心中情感這主要作用吸引了我……」
把手搭在已然恢復平靜表情的楊戩肩上,太公望笑著道:
「誰叫我喜歡愛戀的對象容易想太多,就算對我有相同感情,直接表白也肯定會讓他不知所措、鑽牛角尖下甚至隱藏抹煞自己的心情也不一定……不是嗎?楊戩……」

「嗚……」
無言以對的楊戩半晌後才又開口道:
「可是也不能這樣……」

「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心意所以才會那樣作……抱歉讓你難受了……但我真的很高興……」
對著楊戩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打斷他的話,太公望輕吻著撩起的蔚藍髮絲道:
「你對我說愛著我的時候喔……戩……還有……」


※ ※ ※ ※ ※ ※


夜色深沉的屋內,有著等待天明的兩人……
幸福的笑容掛在兩人嘴角上,是對彼此互依的戀人……


「……我真的拿你一點辦法也沒有那……師叔……」
在太公望一連串言語攻勢下軟化的楊戩臉色緋紅地將頭輕輕靠在他的肩上說著。


改變了我的人……
深深吸引我的人……
讓我不得不愛上的人……


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

嗯?等一下……師叔之前提到酒的副作用裡……預視未來?


「呃?又怎麼了嗎?楊戩?」
看著好不容易安撫下來卻又突然抬起頭望著自己的藍髮道士臉上忽然蒼白且不安的神情,太公望皺起眉頭擔心地問著。


「……不……沒什麼……一定是我想太多而已……那樣不可思議的事不可能會發生的……」
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微弱聲音,楊戩對擔心自己的太公望露出了不要緊的笑容,再度窩進他的懷抱道:
「因為師叔就是師叔呀……」


是呀∼那只是一場奇怪的惡夢而已……
我相信眼前的真實……
師叔就在我的身邊不是嗎……
所以沒有必要去煩惱那樣怪異的夢境……

和在意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夢中人……








『……等我們再度見面時再告訴你吧……我的名字還有……我到底是誰……』

『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的……』


『楊戩………』



那只是夢而已……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在已閉鎖網站SUNHOUSE踩到7777hit數的YOZEN殿所要求的文章(醉夢的續篇)...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莫名奇妙結束的發展...
淚.....我果然不知道該怎樣寫伏羲...
就算參考了翎殿和秋水殿的文以及漫畫的描述....
還是怎麼寫怎麼奇怪...最後情緒失控下就成了這樣的文....
對不起...YOZEN殿...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