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和那個人的戀情一定是從幾百年前……不,前世就注定好的了……
不論對方變成了什麼樣子,不管彼此的立場是否敵對……
即使遺忘……只要互相凝望就能回憶起……

是吧……我心愛的太公望大人……


自從那一天……我在戰場上遇到了你……
在你回眸的那一瞬間……不需要任何言語……
那雙充滿傾慕的碧綠眼眸就告訴了我一切……
你是如此地愛戀著我……
我命中注定的唯一戀人∼我心愛的未婚夫呀∼
我們總有一天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是如此地深信著……

但是───
我們的戀愛之路總是波折不斷,即使我再如何信任你……
在分隔兩地那麼久的此時仍舊會感到一絲不安……
特別當我得知身處朝歌的你和『他』之間過分親密的緋聞時……
無法言喻的哀傷在我心裡蔓延, 那一定是有人忌妒我們而放出的謊言吧!
我如此地告訴自己,卻無法抑止雙瞳中的淚水……

落下……

我最心愛的太公望大人呀∼請別忘了我們之間的海誓山盟……
就算我不在你的身邊,我的心也一直與你同在……
不要受到外面女人,不,男人的引誘與欺騙……
尤其是那個『他』───

楊戩!


※ ※ ※ ※ ※ ※ 

流言.戀.誤會

※ ※ ※ ※ ※ ※ 


「哈啾!」


「怎麼,感冒了嗎?楊戩?」
擱筆抬起頭來看著身旁青髮紫眸的麗人,有著棗紅色短髮、碧綠色眸子的道士臉上帶著開玩笑般的笑容道:
「還是有人正談論你呢?受歡迎的傢伙!最近收到不少女官們從豐邑千里迢迢寄來的禮物嘛!而且是很好吃的東西吧,又香又甜的味道……」

「……別把口水滴到公文上了,太公望師叔,真是的!」
嘆了一口氣,停下手中毛筆的楊戩看著身旁的人道:
「雖然殷周革命結束了,但身為周軍軍師的你,還有軍務接交等善後工作需要在這幾日內完成,就算有我的協助也是很趕的,這種情況下你應該是……師叔?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沒有。」
簡單明瞭的回答,趴在桌上『閉目養神』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因為我的肚子餓的腦袋一片空白,好想吃東西喔∼包子、仙桃、甜點……」

「你呀∼真沒辦法∼」
俊美的臉上帶著無可奈何的苦笑,楊戩紫色的雙眸凝視著眼前的人道:
「那這麼辦吧!如果你能在明天完成之前偷懶堆積的工作,我就把這幾天收到的食物全給你吧!雖然你已經偷吃了一些……」

「呀!被發現了呀!誰叫你都擺著不吃,實在很浪費,加上那些甜美的味道一直在邀請我……所以我只好出手幫你消化它們啦!嘿嘿∼」
太公望一些懺悔不告而取行為的樣子都沒有地笑著道:
「對了,楊戩,你知道那東西的名稱嗎?以前沒見過的東西,可是,真的很甜又好吃呢!」

「就是甜食我才不太想吃,而且一下子收到那麼多……女官們寄來的信上說是叫巧克力的甜食,最近在周都豐邑很流行,好像是為了慶祝某個西方節慶的食物……除此之外似乎還有其他特殊涵義……」

「特殊涵義?」

「女官們的來信上只是要我務必收下,有很多話語焉不詳,我看了好一會兒還是弄不清楚……」
想起了那些莫名其妙的來函與禮物,楊戩不由得皺起眉頭道:
「等以後若有閒暇時再調查看看有沒有什麼特殊典故吧!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畢,然後……」

面對接下來不知道還會有多少傷亡的戰爭……師叔……我必須再變強一些才行……為了自己……也為了能更幫助你……

「然後什麼?楊戩?」
深邃的碧綠眼眸看著楊戩,好奇中還有一絲連太公望自己都無法解釋明瞭的感覺隱藏其中。

「不,沒什麼。總之師叔如果想要吃那些巧克力的話,就努力完成這些工作吧!」
露出淺淺笑容的楊戩指著太公望身後的公文卷宗堆道:
「最近就連休憩時間亦留在你房內幫忙,弄得我不眠不休,你卻在旁混水摸魚,從此刻起該輪到我休息了,也讓我拜見一下你認真起來獨自處理文件的功力如何吧。太公望師叔。」

「呀∼這麼多事情你只讓我一個人做嗎?」
太公望跳起來義正辭嚴(?)地喊道。
「身為我的輔佐官不是應該要幫忙到底的嗎?楊戩!」

「我已經幫到你還有時間溜出去偷吃和到處亂晃了,每次都跟我說只是出去一下卻逛了數個時辰才回來,讓別人來你房間找你都撲了個空,我還要負責說明你可能去了哪裡或把你抓回來……輔佐官的工作可不包括這些吧!」
起身推開椅子走到太公望面前,楊戩認真地說著:
「總之我要回房休息了,如果真的忙不過來的我會請武王找些人手幫忙……不過他那邊好像也很缺人手……」

「就算找十個人、百個人也比不上你一個人喲!」
站在椅子上扯住楊戩蔚藍的長髮,太公望笑著道: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那!楊戩……」

「師叔……」


「而且只要有你協助,就算我偷溜出去不管也沒關係呀∼」
太公望得意地笑道:
「因為你絕對無法坐視不管而自動幫我解決那些看了就想睡的官樣文章……」

「我要走了!」
沉著臉拋下這句話,不管自己還有一縷長髮握在太公望手中的楊戩旋即轉頭往外頭走去。

「呀∼楊戩∼別拋棄我呀!我知道錯了,不會再偷溜了啦!」

「誰還會理你呀!我要回房去泡茶休息……」
如此說著的楊戩頭也不回地就要踏出門檻,卻因為身後太公望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而停下腳步……

「楊戩!等一下!」

認真深刻的聲音……
讓楊戩不由得回頭望著太公望……

「順便幫我泡一壺茶吧∼要你上次泡給我喝的特製口味喔^^」


『碰!』


看著怒氣沖沖關上房門離去的人兒方向,太公望坐回椅子上喃喃道:
「看來好像真的有點生氣了(只是有點嗎?)……那麼為了表示歉意……」
舉起了自己的手,凝視著掌中一兩根蔚藍髮絲,赤髮道士的臉上漾著笑容道:
「在你泡茶回來以前,我就稍微努力一下吧∼楊戩……還有為了那些巧克力^^」

(註:此時回到房內的楊戩正一邊口中抱怨一邊準備泡兩人份的茶……)

※ ※ ※ ※ ※ ※

而就在太公望與楊戩忙於軍事善後,朝歌與豐邑、甚至全國的人們都歡慶著戰爭結束的同時。
在距離周的王都豐邑稍遠的山中……


「呀∼那個不能吃呀!瑪丹娜∼」
高分貝的尖叫隨著爆炸聲響起……
好一會兒後才從瀰漫滿天的爆炸塵埃中出現的聲音主人緊抱著懷中的小包裹喃喃自語道:
「好險,還來得急救回來……」

「別在這裡吵鬧呀∼維納斯!好不容易快把從金鰲島殘跡內發現的黑盒子研究個端倪出來,弄壞了這裡的儀器可就糟了。」
叫喚著方才尖叫女子的名字『維納斯』,一個個子不高,擦著濃厚眼影的長鼻少女(?)出聲道:
「……把那東西給瑪丹娜吃有什麼關係嘛?維納斯,反正妳不是做了很多嗎?甚至還拿到豐邑去賣……」

「這個可是特別的那!夢露∼」
有著金色長髮、小麥色肌膚,自認為美人的女子抬起頭來看著房間角落眾多儀器中央的妹妹道:
「其他的給瑪丹娜吃光也不要緊,雖然我是打算把它們全賣光當我和太公望大人的結婚基金,可是這個……」
垂下頭望著懷中包裝精美的包裹,維納斯臉上帶著羞怯的笑容(不建議想像畫面……by作者)道:
「這個特別的『巧克力』是我用了充分的愛心完成的,裡面包含了我對太公望大人最真誠的愛……當他在屬於情人們的St. Valentine's Day(西洋情人節)收到它時,一定能感受到我對他的心意而高興不已……」


最親愛的太公望大人∼
我是多麼想立刻飛奔到朝歌你的身邊───
卻因為無法拋下你拜託的事情不管而留在山中照顧妖怪們……
只希望這個傳達我所有愛的巧克力能讓你明白我對你的思念與情意……


「是這樣子嗎?維納斯……」
夢露的聲音打斷維納斯的思緒道:
「我聽說太公望另結新歡,和通天教主的孩子現在朝歌甜甜蜜蜜,朝夕相伴,他應該不會高興收到妳的情人巧克力吧!」

「那只是流言而已!楊戩哪點比得上我,再說太公望大人才不會外遇背叛我們之間的愛∼」
緊緊地握住雙拳,維納斯的聲音顫抖著:
「夢露!妳說了不該說的話∼」

「!!我沒說太公望背叛妳了呀∼」
眼看維納斯的怒意就要發作,不想重蹈倒在地上……仍吃個不停的瑪丹娜被炸覆轍,夢露連忙隨口亂喊道:
「只是他可能受不了誘惑而已∼不,我是說妳如果要對付人的話也應該找楊戩才對∼例如寄給他有毒的巧克力消滅、不、警告他等等之類的……」

「……我才不需要作那種事呢!」
停下了逼近夢露的腳步,維納斯低下頭道:
「我……信任太公望大人……」

「維納斯……」

「不過為了預防萬一,夢露,妳知道哪種毒藥發作快又不容易被發現嗎?」

「……」

※ ※ ※ ※ ※



彷彿從恐怖的惡夢中醒來般的感覺,流了滿身大汗的太公望緩緩睜開仍覺得有些沉重的眼皮。
在一陣刺眼白光後首先出現在視線中的是一片蔚藍……

楊戩的髮色……

「師叔!太好了……你總算平安醒過來了!生命力果然不是普通地強……」

讓人感到溫暖的熟悉聲音在耳畔響起,
是楊戩的聲音……


「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眨了眨眼睛,疑惑自己為何會倒在床上而且感覺很不舒服的太公望看著身旁熟悉的麗人提出了疑問。
然而,在看清楚楊戩的臉時,一個比先前更迫切想獲得答案的疑惑溜出口中:
「楊戩?你怎麼了?為什麼眼睛紅紅的?」

「……不過眼睛跑進一些灰而已……」
臉上浮現淡淡紅暈但旋即消失的楊戩伸出手輕觸太公望的額頭,片刻後呼出了代表安心的嘆息後對眼前仍滿臉問號的太公望道:
「燒退了,看來是不要緊了……不過師叔,你完全不記得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嗎?」

「發生了什麼事……」
在楊戩的協助下依自己希望從床上做起身來的太公望努力搜尋著腦海中鬧失蹤的記憶道:
「我只記得我正興高采烈地吃著應得的巧克力,接著就……因為吃太多而昏倒了嗎?楊戩。」

「你並不是因為吃太多而出事的,師叔……在送給我的那些巧克力中有毒,你是因為毒性發作而昏迷的,如果我再晚一些發現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低著頭,楊戩的聲音猶如自極深的地穴裡傳來般,空洞、細微……
「因為我沒有仔細防範的原因……師叔,這都是我的……」

「不是你的錯喲!楊戩……」
打斷了楊戩的聲音,太公望輕扯楊戩的長髮要他看著自己道:
「這並不是你的錯,而是我太大意了……」

「師叔……」
紫色的眼瞳中映著赤髮道士的碧眸。

「我原本還以為你蠻受人歡迎的,所以就一時大意了。」
太公望認真地道:
「沒想到你也會遭人怨恨呀!查出來是誰作的巧克力嗎?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情呀?例如……搶了人家女友的芳心?」

「師叔!」

「還是奪走男友的心呢?這種可能性更高……」

「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
顧忌對方是病人而忍住揮拳出去的想法,楊戩拿起擱置在床邊几上的藥和茶水道:
「下毒的來源還在調查中,不過目前為止找到的線索都沒有很大幫助……我會負責處理這件事,你先好好休息就行了,來,吃藥吧!」

「苦的藥我不吃!我已經沒事了……我只想吃巧克力!」
皺著眉擋住楊戩遞來的藥,望著自己房內原本堆滿了心愛甜食的角落,現在卻空無一物的太公望拉著楊戩問道:
「那些剩下的巧克力去哪裡了?我還沒吃完一半呢!」


「……在你未完全恢復前禁止吃任何甜食,剩下的巧克力檢查後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全數銷毀了。」
楊戩冷冷地道:
「以後收到類似物品也會一律銷毀,畢竟……」

「咦!什麼!?為什麼?」
打斷了楊戩的話,太公望燃燒著甜食被奪之恨的熊熊火焰道:
「這實在太過分了!楊戩!你要負責賠償!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天天纏在你身邊訴說我的怨恨,就連吃飯、睡覺、洗澡的時候都不放過……呃!」
口中被楊戩丟進藥丸而止住說話的太公望在藥的滋味於舌上散開時,臉上浮現開心的笑容道:
「好像巧克力的味道!很甜^^」

「猜想到你一定會不想吃藥而在外面裹了一層擬似巧克力味道的糖衣,師叔,生病的人就應該乖乖吃藥休息,不然我……」

會很擔心……

隱藏了心中不知為何不想說出口的感覺,楊戩將手中的茶水遞給太公望道:
「等你完全恢復以後,如果還想吃巧克力的話,我再親自動手作給你吃算賠禮吧!那樣也比較安全……」

「真的嗎?一言為定,不可以反悔喔!」
邊說邊混著水吞下藥丸,太公望變化成簡化板的笑容說著。

以楊戩的手藝一定非常值得期待!就連討厭的藥他也可以弄得這麼好吃……
口中還殘留著甘甜的味道,和巧克力接近卻又不太相同的味道……楊戩的味道嗎?


「是!是!我一定會作!」
楊戩的聲音將太公望自遐想中拉回,清麗的嗓音如此說著:
「不過要等你身體恢復還有查到做法,在那之前請好好休息吧……對了,該去通知大家你已經沒事的消息,武吉和四不像特別擔心你呢!一直陪著到剛剛才被說服去休息……」

「楊戩!」
出聲喊住了欲踏出門外的楊戩,在他聞聲回頭時卻不知該說些什麼的太公望沉默了一會兒,才在楊戩疑惑的表情下緩緩地道:
「茶……既然有了巧克力,就不能少了配甜點的茶,到時就麻煩你順便泡幾壺茶囉!」

「師叔∼∼∼別太得寸進尺∼∼∼」

「你不吃巧克力的話,也可以一起喝茶嘛……楊戩,我喜歡巧克力,也很喜歡你泡的茶喔。」
帶著笑容的邀請……


無法拒絕……
自己果然拿這個人無可奈何……

「我知道了,師叔。」
嘆口氣後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楊戩和太公望定下了這樣的約定……




※ ※ ※ ※ ※


「什麼!楊戩沒出事!」

「什麼!我送給心愛太公望大人的巧克力被楊戩銷毀了!」

「什麼!楊戩在情人節作巧克力送給太公望大人∼而且還說以後要一直作∼∼」


「……我不相信!那一定是流言呀∼呀呀∼∼∼」


在情人節過後不久,距離周的王都豐邑稍遠的山中不斷地傳出了這樣的喊聲……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在已閉鎖網站SUNHOUSE踩到特別hit數5678的Dawn殿所要求的文章……

太楊的配對,呃...應該算有吧!
楊戩知道了巧克力代表的意義後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反應∼
太公望應該是不會讓他反悔約定的∼為了吃……
總之是描寫戀愛自覺前的兩人^^bb

而關於古代的要求,應該OK^^
浪漫和溫馨...有合格吧?

開頭能有一點悲劇...維納斯哀傷她的戀情應該有悲劇的氣氛吧(心虛中)
總覺得這篇很對不起維納斯……讓她受到太公望與楊戩誤會流言(?)之傷害。
不過不管遇到什麼事……我想維納斯都能很快振作起來相信師叔吧bb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