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喜歡紫色的藤花
因為那是你雙眸的顏色

喜歡藤花甘甜又苦澀的香氣
因為那是專屬於你的味道……


※ ※ ※ ※ ※ ※ ※

約束ソ花(改編版) 卷六

※ ※ ※ ※ ※ ※ ※


「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躺在宮中接受御醫雲中子的治療了(有被改造的可能……汗)。周圍的人說我被發現時雖然傷勢嚴重,卻仍保有一口氣,斷臂的地方也奇蹟似地沒有大量出血……所以才能從鬼門關前救回……可是……」
緩緩而沉重的語氣如此對眼前的黑髮少女說著,低著頭的太公望叫人看不見臉上表情地道:
「從那時候起,楊戩就不存在了……」

「……不存在?這意思是?」
看著太公望的樣子,邑姜猶豫了一會兒才出口問道。

「……沒有人知道楊戩這個人是誰……奶娘也好,四不像也罷,還有武吉、武成王、天化、天祥等……他們的記憶中都沒有楊戩這個人出現過……之後找到的玉鼎表舅也說他並沒任何子女……」
哀傷的語氣說著:
「就像一開始就沒有楊戩這個人似的,她的存在完全被抹煞……」

「……是妖魔的力量所為吧……可是為何我會有聽過這名字的印象呢?」
沉思的邑姜微微皺眉道:
「好像是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嗯……在那之後,那個魔物……楊戩就再也沒有在你面前出現過嗎?」

輕輕搖了搖頭算是回答的太公望,悲淒的模樣讓邑姜不禁有些後悔方才的問題。

「……我曾在傷勢稍微穩定後偷溜到我第一次和楊戩碰面的所在,心裡只想著,也許他會在那株紫藤下等著我,可是……」
從剛才到現在都未曾抬頭的太公望在一陣靜默後開口道:
「在那裡的僅有散落滿地的紫藤花瓣與一株……已經死去的紫藤木……」

「舅舅……」

「雖然我還活著,但那魔物確實取走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依舊低著頭的太公望,言語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

「……」
不知該說些什麼才能安慰眼前的人,邑姜只能選擇緘默,直到……



「聽了這些話,妳一定覺得我很值得同情吧!」
不知何時抬起頭來的太公望對仍琢磨言詞而沉思中的邑姜冒出了這樣的言語。

「呃?」
睜大了困惑的雙眼看著眼前神采奕奕的少年,邑姜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有所求的雙眼……
找不出絲毫悲傷陰影的神情……
眼前這個人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嗎?

「為了安慰我破碎的心靈,邑姜!把我的工作份量減少吧!不然的話至少也給我一個休假吧!自從妳去年當上我的第二輔佐官以來,我的工作時間不減反增,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休息了,每當我想抗議妳漠視我的人權自由時,武王又總是站在妳那邊(因為邑姜不盯你的話,就會和旦聯手管我了,為了我所剩不多的自由,你就為國犧牲吧……by姬發),就連我原有的輔佐官也成了妳的同夥……」

「鏗!」
物體撞擊的聲音成功地阻止了喋喋不休的話語。

收回了手中擊出的棍子,面無表情的少女看著倒在地上的垂死生物道:
「會同情你的人根本就是傻瓜,我還差點信了你所說的話……今晚聽你的胡扯就此到為止!我也該走了,武王和周公旦大人還等著這些文件。」

不再搭理躺在地上不動的太公望,抱著一堆文件往門外方向走去的邑姜丟下話語道:
「……如果一切都是真實的,那麼你又怎麼還會記得楊戩呢!在所有人都遺忘他的時候,你又怎能例外?」

「……也許是因為楊戩不希望我遺忘他吧!」
太公望的聲音響起,讓甫推開門的邑姜止住步伐道:
「雖然我常說些玩笑話,但十句之中也有兩句是真實的喔!」

「另外的八句就是謊言吧!真是的!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是喜歡捉弄人……」
如此說著的邑姜並沒有回過頭,只是在停頓了一會兒朝門外這樣說著:
「也真難為你可以待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依你的能力其實可以有更好發展的,清源。」

邑姜對出現在眼前沉默不語的熟悉身影露出微笑道﹔
「看你風塵僕僕的樣子,剛回來沒多久吧!東方之行辛苦你了,舅舅總是把最麻煩的工作丟給你處理……」

「喔!你總算回來啦!清源……」
打斷邑姜的話,渾身浴血的太公望躺在地上歡迎他的第一輔佐官歸來道:
「我一直在期待你回來呢!」

「因為可以把處理文件的工作都推給他是吧!我一不在就想重施故技,難怪會堆積這麼多文件……」
回過頭瞪了太公望一眼的邑姜如此說著,且稍微移動了身形讓身後的人走了進來,在即將燃盡的燭光輝映下,可以瞧見來者俊秀猶勝女子三分的容貌,如果將束在身後的蔚藍長髮放了下來,一時間真的會難以分辨其性別……

目光停留於太公望身上一會兒後,被稱作清源的少年對邑姜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道:
「看來他又給你帶來不少麻煩呢!邑姜……我不在的這些日子以來辛苦妳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工作,而且說到麻煩,舅舅帶給你的更勝我數倍吧!誰叫你那麼寵他,讓他把你吃的死死的……」
還未說完的話語剎那間止住,注視著清源淺紫色的眸子,一個從未有過的想法在邑姜的腦海中浮現……

可能嗎?
藍色長髮……紫色雙眸……
令人印象深刻的俊秀容貌……
有這些特徵的人雖然不多……
但應該只是巧合相同吧!和舅舅所描述的楊戩相貌……
再說……清源怎麼可能會是魔物呢……認識相處了這麼久……
和舅舅同等重要的"家人" ……一直待在舅舅身邊的人……清源……

「怎麼了嗎?邑姜……」
擔憂的口吻,溫柔的語調如此說著:
「妳的臉色突然變得很蒼白呢!是太累了嗎?這時間已經很晚了,剩下的工作讓我來處理就行了,妳還是早點歇息比較好吧!」

「不要緊的……把這批公文交給武王與周公旦大人後我就會休息的……」
緊緊抱住手中的文件,看著眼前少年的邑姜還想說些什麼時,仍倒在地上的太公望發出抱怨的聲音道:
「喂!目前的情況應該是我比較需要人擔心吧!再不幫我治療的話,就會鬧出人命啦!」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走到太公望身旁的清源開口道:
「我可不認為你會這麼簡單就被殺死喔……」


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明明知道不該繼續耽擱傳送文件的時間,可是邑姜就是無法移開注視著眼前兩人的視線,從來未從有過的想法,讓早已收藏在記憶深處的碎片重新拼湊了起來……

楊戩……我似乎在哪裡聽過的名字……
對了,那是我還很小的時候,隨著母親去拜訪舅舅家時,所聽到的名字……
像是不小心下說溜嘴的話語……紫藤花盛開的季節……
舅舅的確對那時候站在紫藤花下的清源喊著那樣的名字……

「邑姜?」

微微抬起頭來望著眼前憂心注視著自己的清源,黑髮少女的雙眼眨也不眨。

生於黑暗中的魔物……
恐怖、詭異的代名詞……
常人所無法理解的存在……

「妳真的不要緊嗎?還是讓我去送公文,妳先回去安歇吧!」
清源將懷中掏出的藥品紗布擱置在地上,看著眼前神色恍惚的少女提議道。

「……不……不用了……」
雙眸微微閉上的少女如此說著,當她再度睜開時,瞳中已經沒有了猶豫不安的存在,恢復了平常認真嚴肅的表情,平靜的語調道:
「這些公文我來處理就好了……倒是你剛從外地回來,一定很累吧!就別把時間浪費在照顧比魔物還麻煩可怕的騙子身上吧!」

「邑姜!誰是比魔物還麻煩可怕的騙子呀!」
抗議的聲音發自不知何時已將清源的腿當枕頭安臥不動的太公望身上。

「……」
沒有回答太公望的問題,抱著文件往門外走去的邑姜在踏出門外的瞬間停住腳步留下了一句話。


「舅舅就拜託你了……清源……」

※ ※ ※ ※ ※ ※ ※

抬首望著邑姜掩上的門扉,清源什麼話都沒有說出口,好半晌才收回視線望著懷中的人低語道:
「不愧是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人呢!太公望……你們兩個人……真的很像……視魔物為無物的天真……」

「魔物嗎?你以為邑姜是知道了些什麼嗎……」
伸出手抓住一束少年的藍色長髮,太公望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
「清源……還是稱呼你楊戩比較好呢?在今天這使人有熟悉感覺的夜晚……」

「稱呼什麼都不要緊……魔物是沒有名字的……楊戩也好……清源也罷…………原本都是不應該存在的名字……」
回應太公望的是淡淡的笑容:
「為什麼要對邑姜說那些話呢?約束的紫藤……她如果還察覺不出什麼端倪的話就不是邑姜了。」

「只是想說而已……你躲在門外聽到了多少呢?」

「……不多。」
熟練地為太公望的傷口止血擦藥,清源……楊戩輕語:
「但還來得及聽到你竄改歷史……」

「不然你認為告訴邑姜實話會比較好嗎?你救了我之後所發生的事……」
太公望輕扯手中的蔚藍髮絲道:
「還是因為太大意而被封印力量的過去?」

包紮傷口的動作停了下來,看著太公望的楊戩臉上浮現無可奈何的笑容……

力量封印嗎?

※ ※ ※ ※ ※ ※ ※

這是怎麼一回事?

訝然地看著手中泛著的淡淡紫光,楊戩的臉上有著少見的驚慌……
雖然妖力因為自己勉強維持人形而大幅減退,但在獲得仙桃豐滿的力量後應該已恢復大半,為何現在會有無法操控的問題呢?

狐疑的眼光看著眼前傷勢已被自己治瘉大半的太公望,一個不願正視的想法逐漸成形……

「你該不會在我的身上動了些什麼手腳吧!太公望……」
低頭對身下呼吸已恢復平穩的少年呢喃著,楊戩等待著一個能解釋自己現在狀況的答案。

「呃……我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喔!只有告訴奶娘說妳有可能是與我定下承諾的妖魔化身而已……她就……」

「想要消滅我嗎?真是……還勞你們費心了……我原已打算離開人類的世界,回去我所屬的地方沉眠……」
看著太公望的紫眸閃過一絲哀傷……

不過是換了個方法而已,永遠的安眠……這樣的話或許更好吧!
一開始僅是為了有趣而化為人形的自己,曾幾何時卻開始眷戀著人世……
不惜違背契約,忤逆天時阻止開花的自己……早喪失了身為魔物的資格,卻也無法成為人類,那就只有消失一途吧……
這樣也好,就不會再迷惑了,也不會再難過了……
因為不有被背叛的感覺,可以不被人用恐懼厭惡的眼光看待……
因為可以永遠遺忘……最重要的事物……

眼前的這個人……太公望。


舉起了無力的右手撫著眼前美麗魔物的臉龐,看著他彷彿要哭出來的表情,太公望露出苦笑道:
「你以為奶娘會那樣做的話可就太不了解她了……那個人只擔心我會跑了妻子,所以不知從哪弄了一堆符咒想要封印你的能力……我本來還以為會沒效的,因為那些符咒看來很有問題……但我並沒有阻止,因為我也很想留你下來,所以……」

「太公望……」

「留下來吧!楊戩……約定還沒實現,不是嗎?取走最重要的東西如果是你自己的話,這交易一點也不划算不是嗎?」

「我……」
不知所措的神情……

「留下來吧……直到你得到最想要的東西為止……」
太公望笑著道,再度閉上了雙眼……陷入了真正的昏迷……

※ ※ ※ ※ ※ ※ ※

燭芯業已燃盡,失去燈火的屋中僅有靠窗的部分拜月光所賜仍然明亮,其餘的角落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從那時到現在已經整整十年了……又是紫藤花開的時候……」
黑暗之中太公望的聲音響起:
「你有什麼打算嗎?楊戩……已經逐漸恢復力量的你……」

紫色的雙眸閃耀著詭譎妖異的光芒,在暗夜中依然清晰可見。
楊戩輕麗的聲音響起道:
「……我確實已能再度隨心所欲使用力量,雖然被遷至宅邸的本體在你的掌握下,但現在的我……就算取走你的生命也無人能耐我何吧……」

「我的生命……那是你最想要的東西嗎?戩……」
帶著笑意的聲音。

「……不……我已經擁有了最想要的東西。」
沉默了一會兒後的聲音如此回答。


珍惜的心情,獨占的念頭,守護的願望……"最重要"的事物……


「喔?那是什麼?」

「等十年後再告訴你吧!我們也該回去了……呃……治療已經結束了,你可以從我腿上起來了吧?」

「嗯……與其多花時間回去,不如我們今晚就睡這裡吧!還可以避開奶娘的監視喔……嘿嘿嘿……」

「太公望~~~~~~~~~」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終於完結了,中途一直在思考為何原著的短篇寫下來會暴增這麼多……
最後的結局……嗯……無言中……總之,謝謝能看到最後的各位。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