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話說澠池城攻防戰告結束之後,為了處理善後與準備渡河的必備事物,周軍仍逗留在澠池城附近紮營,打算準備妥當後才渡過黃河與東伯、南伯、北伯的軍隊會合前往朝歌與殷商紂王一戰。

而身處朝歌的妲己三姊妹在得知澠池城守將張奎放棄與周軍對戰且不知去向的消息時,琵琶精王貴人向姊姊妲己提出了一個前往周軍偵查的要求,雖然妲己覺得此時並沒有那個必要,因為一切發展都在自己的掌握當中,然而在妹妹的強烈拜託之下,最後還是同意了她的要求。

於是王貴人藉著向姊姊喜媚借來的寶貝如意羽衣之力,遮掩了自己原本姣好的容貌,變化成普通士兵的樣子,混入了正陷入忙亂狀態的周軍營地之中……


※ ※ ※ ※ ※ ※ ※

兩人的關係?

※ ※ ※ ※ ※ ※ ※


可惡!那該死的傢伙是跑那裡去了!

看著周遭來來往往的士兵,王貴人的臉上顯現著極為不耐煩的神色。
她此行確實是為了想獲知周軍更多情報而來,然而除了這個原因之外,還有一個理由促使她對姊姊妲己提出偵查的要求。
那就是她對周的軍師太公望的恨意!

自從十幾年前為太公望的騙術所敗而被打回原形的那一剎那,王貴人就沒有遺忘過這份恥辱,雖然恢復人形之後因為妲己的一席話而忍耐下來,可是……
這份忍耐已經逐漸到達了極限!

雖然還不是很清楚妲己姊姊的打算,但我相信最後一定會是姊姊獲得勝利。
可是這樣一來,我也許無法向太公望那傢伙復仇……就算現在不能殺他,也要讓那小子吃點苦頭才能消我心頭之怨!

緊緊地握住雙拳,貴人如此想著,如意羽衣雖然變化了她的相貌,卻無法消去她眼中燃燒的熊熊怒火及渾身濃厚的殺意,讓靠近她的人都不禁對之投以異樣目光。

注意到了別人好奇的眼光,貴人強自壓下心中波濤洶湧的情緒,朝著營地內的偏僻角落行去,打算先避到營帳內再伺機抓一個士兵,好好烤問他太公望的所在。
不過,她這樣的想法並沒有付諸實現,因為當她轉了幾個彎之後,就發現了夢寐以求的仇敵正近在眼前。


唇畔泛出一絲微笑,雙眸注視著眼前坐在一棵樹下啃著桃子的赤髮少年,貴人伸手入懷,輕觸暗藏腰間的一把匕首時,一個在不遠處響起的清麗嗓音阻止了她的下一步動作。

「太公望師叔,您又躲起來偷吃桃子了!」

看著隨聲音響起而出現在自己視線中的蔚藍身影,反應很快地隱藏在營帳後觀望的貴人將手離開了匕首想著。

天才道士楊戩嗎……那傢伙不好對付……何況我為了減輕操縱如意羽衣的負擔,而沒有把紫綬羽衣穿在身上,該怎麼辦呢?如果只有太公望一人的話還能在不引起騷動下讓他吃點苦頭……

注視著眼前交談中的兩人,貴人的眉頭緊鎖,恨不得礙眼的俊美道士趕快消失,可是情況發展卻和她的希望恰巧相反。

搞什麼鬼!他們倆人打算在那野餐嗎?

看著眼前坐在樹蔭底下吃著桃子的兩人,貴人的眉鎖得更緊了。
由於和太公望與楊戩兩人所在有段距離,她無法聽清楚他們的談話,只憑他們的動作和臉上表情,王貴人根本弄不明白為何在太公望笑著說了一番話之後,楊戩就臉色微紅地乖乖地在太公望身旁坐了下來,還接過他拿給自己的桃子吃了起來……

在這種時刻他們倆竟然還有心思偷閒,難不成真如妲己姊姊所說的,太公望有得到超級寶貝的可能性,所以才會表現地如此悠閒……
等一下!太公望在幹嘛呀!

睜大雙眼看著突然將臉湊近楊戩唇邊輕舔的太公望,貴人驚嚇地差點讓寶貝失控而恢復原來的相貌。

我……我一定是看錯了!

將探出的頭縮了回來,王貴人拼命揉著自己的雙眼,懷疑自己是不是眼睛過於疲勞才會出現幻覺,不過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視力完全正常……

伴隨著利器揮舞劃破空氣產生的風壓聲,太公望的喊聲在貴人的耳畔響起。

「嗚哇∼楊戩,我只是幫你拿掉嘴邊的桃屑而已,何必拿三尖刀砍我嘛!」

「和您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這樣∼萬一別人誤會了怎麼辦!」

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然而回應它的卻是伴隨著詭異笑聲的話語:
「唔∼怎樣的誤會呢∼戩……」

「師叔∼」

交談的聲音再度趨於細微,當蒼白著一張臉的貴人再度由隱身的地方探出頭時,僅能見到追著蔚藍而去的緋紅消失在自己眼前。

什麼嘛!不過是幫人拿掉沾在嘴邊的食物碎屑而已,我想太多了,不過……有必要用那種方法嗎?

搖了搖頭,彷彿想要將方才畫面抹煞掉的貴人對自己道:
「我怎麼可以為了這種小事而動搖復仇的決心呢!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趁太公望落單的時候,讓他知道我的厲害才對!」

重新振作起來的貴人想像著太公望受苦求饒的畫面,臉上不禁泛起笑容,腳步隨即加快追在太公望之後,伺機而待復仇時刻的到來,可是……


「楊戩,陪我去觀察周軍渡河的預定路線吧!」

「師叔,這一份文件必須立刻處理……」

「楊戩,你覺得這樣安排可行嗎?」

「太公望師叔……」

「楊戩……」


……太公望與楊戩這兩個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呀!
活像連體嬰似地∼離開對方一會兒會死呀!讓我根本找不到機會下手。

隱藏在大樹後的貴人怒視著談笑中的太公望與楊戩,雙眸幾乎要噴出火來。

可惡!事情就算發展成這樣∼我還是不會放棄的!
等下去吧!我就不相信他們倆個人三更半夜還會黏在一起∼∼

為了累積在心中十幾年的怨恨,王貴人即使遭遇不在意料中的挫折,依然沒有絲毫放棄的打算,可是……

※ ※ ※ ※ ※ ※ ※

為什麼都這麼晚了他們還沒有分開的打算呀∼害我必須待在這裡動彈不得!

隱身在長及半人高的草叢中,忍耐著蚊蟲肆虐已經快要到極限的王貴人如此想著,一雙黑瞳瞪視著眼前的營帳,心中不斷地咒罵著太公望與楊戩兩人。

為了給予太公望措手不及的攻擊而計劃在太公望營帳附近等待的王貴人,選擇了埋伏在營帳附近的草叢中等待仇敵回來……可是左等又等,等了老半天總算聽見腳步聲響起的她,一瞬間的喜悅很快就化成了泡影,因為那個人的身邊依然有"他"在,而且兩人還有說有笑地走入帳中好半晌,讓貴人只能繼續等待下去……

我已經受不了了!
太公望和楊戩究竟在搞什麼鬼呀!就算是討論軍務也沒必要弄到這麼晚,難不成他們連晚上也睡在一起不成,那我就連楊戩那小子一起解決算了!

貴人掏出了藏在懷中的匕首,小心翼翼地觀察周圍情況後,飛快地朝太公望的營帳而去,雖然腦中理智部分告訴她這樣的舉動極為不妥,但業已被怒火磨光耐性的貴人再也無法繼續等待下去。

踮起腳尖朝營帳靠近的貴人,原本打算立刻突襲,但是從帳內傳出的話語使她暫時停下了動作。


「明天就要拔營出發了,師叔您還是早點休息吧!我也該回去了……」
溫柔悅耳的聲音響起,但讓貴人注意的只有話語中的內容。

就是說嘛!不要待在這裡礙事,快點回去……


「既然來了就別這麼急著走嘛!楊戩。」
楊戩還未說完的話語被太公望的聲音打斷道:
「在老子那裡睡了太久,最近晚上的精神都好到睡不著,四不又陪武吉出去了,你就多陪我一會兒吧!」

「但……」


這兩個可惡的傢伙∼

聞言的貴人幾乎失控,差點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跳了進去,可是接下來隱約聽見的聲音卻使她當場愕然,驚嚇地無法動作。


「對了,我們好久沒做那件事了,趁現在四不像不在,戩∼」

「咦!不行呀!師叔……萬一被人看見的話……」

「這種時候不會有人來的啦!我也不想被人知道呀!別那麼害羞,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時間寶貴,快一點吧!^^」

「可是……」

「好啦!好啦!你不是也很喜歡嗎?之前還對我說快愛上這種感覺了。」

「不過……你上一次就把我弄得好痛……」

「那是偶然而已,我這次會更溫柔小心地啦!」

「嗯……好吧!」


這是什麼談話內容呀……

側耳傾聽營帳內的動靜,浮現在貴人腦海中的畫面讓她的臉色一片青綠,而接下來營帳中傳出的細微呻吟更是讓她差點驚叫出聲。


「唔∼嗯∼」

「感覺舒服嗎?戩∼這還只是剛開始而已喔∼」

「呵……呀呀……師叔……」

「身體要放輕鬆呀!戩∼別那麼緊張……待會還會更舒服喔∼」

「……唔……嗯……」


慘白著一張臉的貴人似乎因為聽到的話語而受到了巨大打擊,連原本堅決的復仇心都在瞬間遺忘地一乾二淨,腳步踉蹌地離開了太公望的營帳旁……

「這不可能是真的……為什麼太公望和楊戩竟然會是……剛剛一定是我聽錯了,不然就是我還在作夢……呀呀∼這不是真的!」
一邊揮動著如意羽衣,一邊喃喃自語的貴人腦筋已經陷入一團混亂,只想快點遠離這個地方,遠離那兩個人……

※ ※ ※ ※ ※ ※ ※

微微抬首,兀自嬌喘不已的麗人輕啟唇道:
「呵……嗯……師叔……您有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音嗎?」

「聲音?我只聽得見你的呻吟聲而已,楊戩,你的肌膚敏感度說不定可以媲美韋護耶,我只是輕碰一下你就反應那麼激烈!真是有趣∼」
深綠色的眸子注視著坐在自己眼前的美道士,臉上帶著濃濃笑意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所以我才不想讓人看到這個樣子嘛!」
俊美的臉上泛起些許潮紅道:
「倒是師叔又是為了什麼不讓人知道你會按摩呢?那麼好的技術……唔……嗯……好舒服喔……」

「因為幫人按摩可是很累的,就算別人要付錢我還要考慮咧!別人幫我按摩還差不多。」
將身體貼在楊戩背後,太公望暫時停下手上按摩的動作道。

「很適合師叔的理由,可是……最初您又為什麼主動提出要幫我按摩呢?」
偏過頭,凝視著太公望的紫色美眸內有著淡淡地疑惑。

「……為了犒賞我最得力的助手呀!而且我也得到了你相當棒的回禮喔。」
在楊戩耳畔輕語的太公望盯著他優美白皙的頸項,臉上的笑意逐漸加深。

「回禮?我什麼時候因為這個……呃……唔……嗯嗯……」
楊戩還未說完的話語因為太公望再度開始的按摩動作而中止,轉變為會誘使人想要犯罪的呢喃聲。

「那個呀∼是我的秘密喔!戩……」
感受著掌中傳來的溫暖,太公望只是笑著,一直笑著……


※ ※ ※ ※ ※ ※ ※

隔日,在朝歌……

「喜媚グヒモ∼妳知道貴人グヒモ是怎麼了嗎?偵查周軍回來之後的樣子就怪怪地,讓人家好擔心呢!」
妲己對身旁抱著四不像布偶玩耍的妹妹提出了這樣的疑惑。

「喜媚不知道哩∼
睜著一雙看似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望著蹲在牆壁角落不言不語的王貴人,喜媚如此說著:
「我只在昨晚貴人回來時聽到她一直說太陽不是真的……太陽不是真的……之後貴人就不說話了∼妲己姊姊∼太陽還有假的嗎?」

「啥?」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在已閉鎖網站SUNHOUSE踩到500hit數的無殿所要求的太楊文章(古代道士篇)...
原本是想從第三者的觀點來看太公望師叔與小戩,結果變成了有點像是在拐人上當的文章(- -bb)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