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這是一個發生在充滿魔法、幻想與不可思議異世界的童話故事……


※ ※ ※ ※ ※ ※ ※

灰姑娘外一章

※ ※ ※ ※ ※ ※ ※


「去實現一個女孩的願望?」
疑惑的聲音來自一個有著青藍色長髮的美少年,在他的身旁則坐著一隻引人注目的純白色大狗。

「是的,我要你去幫忙那位可憐的姑娘鄧蟬玉,實現她前往王宮參加王子選妃舞會的願望,當然,能讓她被選上的話是最好的……」
低沉的聲音來自少年身前站在高台上的威嚴(?)老者,一雙不論何時看都像是沒有睜開的雙眼注視著眼前有著一雙紫色美眸的少年。
背後的"千里眼" (一種能顯現千里外事物的魔法)螢幕上則映出一個綁著兩條朝天辮子的少女在廚房般的房間內作家事的模樣。

「我拒絕。」
直截了當回絕老者的少年皺起眉頭,絕美的臉龐上有著隱藏的怒氣醞釀著道:
「我修練魔法成為魔法使的理由,可不是為了實現這種願望。大魔導士.元始天尊大人。而且……」

一雙紫眸越過元始天尊注視著他身後千里眼中的紅髮少女,楊戩淡然地接著道:
「我一點也不覺得那位叫做鄧蟬玉的少女可憐,倒是可憐把家事交給她做的人。」

回過頭的元始天尊看著映像中打破了整疊盤子的紅髮少女,慌慌張張下還撞倒了一個擺滿玻璃餐具櫃子的樣子,正想說些什麼時卻因瞧見了爐灶上冒出陣陣詭異黑煙且抖動地非常厲害的鍋子,而連忙想消除千里眼的魔法時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一陣驚人的爆炸聲音響起,白煙瀰漫了千里眼所顯現的範圍。
靜默降臨在元始天尊與楊戩之間好一陣子。


無視於楊戩盯著自己的奇異目光,元始天尊在收回千里眼的魔法後先打破了寂靜,開口緩緩地道:
「不管怎樣……如果連這種簡單的願望都實現不了,你就沒有資格成為魔法使……我想你也不會希望看到這種情形吧!見習魔法使.楊戩。」


這個可惡的臭老頭!

這樣想著的楊戩並沒有將怒意說出口,只是紫眸中的冰冷已足夠讓元始天尊感到一陣寒意。

「咳!咳!」
元始天尊裝模作樣地咳了幾聲後說道:
「我剛才忘了補充一點,對你來說實現這願望也是一種試練,如果你能完成它的話,我就把你升為正式的魔法使,如何?」

「我並不在意正式魔法使的稱號,事實上我已經有在那之上的實力,祇是我不想去接受檢定測驗而已。」
楊戩露出淺淺的微笑道:
「魔法界規定正式的魔法使必須有弟子,而我寧願把時間拿來修練魔法也不想收弟子……」

「那麼……」
元始天尊不慌不忙地打斷楊戩的話道:
「如果你能完成這個試練,我就把你一直很想要的寶貝六魂幡給你,這個額外獎賞你不想要嗎?」

沉默了好半晌之後才開口說話的楊戩,語氣之中有著濃烈的懷疑道:
「我確實一直想得到魔法界的超級寶貝之一六魂幡……可是,僅為了這種微不足道的願望實現而給予這樣的獎賞,元始天尊大人,您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這可是攸關王國王子妃人選的大事,怎麼能視為微不足道的小願望呢?呵呵∼」
元始天尊笑著道。

「這麼說來……那少女是魔法界選中的人囉!可是……魔法界會選中她,是想讓王國滅亡嗎?(好狠的話……bb)」
楊戩提出質疑道。

「這個你就不用知道太多了,楊戩……」
撫摸著自己長長的白色鬍子,元始天尊這樣說著:
「你只要告訴我你願不願意實現這個願望就好了,當然,如果你還是堅持不願意接受這個試驗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我想應該會有很多魔法使想做這件差事的,畢竟獎賞的六魂幡可是相當誘人的……」


這隻可惡的老狐狸,明明知道我不可能放棄六魂幡才這樣說的……

咬著牙,雖然覺得這件事的背後還隱藏了些什麼自己所不知道的事物,但為了六魂幡,楊戩依然下定了決心道:
「我知道了,我接受這件任務。王國的選妃舞會是今夜吧!那麼事不宜遲,我現在就離開……元始天尊大人,見習魔法使楊戩先行告退了。」

「呀∼你願意答應實在是太好了,那麼我就靜待你的好消息了,楊戩。」
這樣說著的元始天尊目送著眼前的少年乘坐著白色大狗離去以後,飛快地掏出藏在衣服長袖內的水晶球唸動一串咒語。

透明無暇的水晶球在咒語唸動之下泛著奇異的七彩光芒,不一會兒就從裡面傳出了一個聲音道:
「這裡是白鶴,元始天尊大人,是您找我嗎?」

「沒有錯,白鶴童子。」
捧著水晶球的元始天尊道:
「通知王子我已經完成了他委託的任務,楊戩現在正朝王國而去,接下來他的願望能不能實現就要看他自己了,我這個老頭子可不再插手了。」

「我知道了。」
水晶球內傳出了回應的聲音道:
「可是,這樣做真的好嗎?把楊戩騙來這裡……感覺好像把他賣掉似的。」

「你在說些什麼呀!白鶴。雖然王子付了我不少報酬,可是我絕對不是為了那些才答應委託的∼」
元始天尊低語道:
「這一切都是命運使然,楊戩命中注定如此,我不過是推了他一把而已,何況那位王子的委託是我難以拒絕的,你也知道他的強大能力,應該能明瞭我的苦衷吧!白鶴童子。」

「這樣說倒也是……那麼我現在就立刻去通知王子殿下。」

「等一下,白鶴。」
出聲暫緩手下弟子的白鶴中斷通訊,元始天尊認真地道:
「順便幫我提醒一下王子不要忘了事情如果順利的話,要給我額外報酬的承諾喔∼呵呵呵」

「元始天尊大人……您真的不是為了優渥的報酬才答應這件委託的嗎?」

※ ※ ※ ※ ※ ※ ※


元始天尊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我有一種不安的預感,心……騷動著,彷彿會發生什麼重大事情一樣,可是……

睜開了因沉思而緊閉的美眸,使出了隱身術的楊戩坐在白色大狗上,居高臨下地打量著底下大廳中吵雜不休的人群,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一位正站在角落桌子旁大啖美食的紅髮少女身上想著。

從那位名為鄧蟬玉的少女身上實在感覺不出有什麼陰謀的感覺,雖然想法有些奇特,有些地方令人受不了……為什麼王宮就在走路不到幾分鐘的距離還要求我變出馬車讓她乘坐呢?

回想著方才和蟬玉見面時的情況,楊戩不禁眉頭深鎖,完全沒有心思去注意王宮內華麗中不失高雅的佈置擺設……

可是她並不是壞人,對於王子妃的地位也沒有強烈的慾望,純粹只是想穿著漂亮衣服,搭乘華麗馬車進入王宮一遊,看看從不在大眾前露面的王子真面目……
這樣的願望,元始天尊有必要以六魂幡為代價嗎?

眨了眨雙眸,不安的感覺在楊戩心中逐漸蔓延開來……

我是不是忽略了什麼?
只是在懷疑蟬玉背後是否隱藏了什麼心機?
只是在思考為什麼魔法界會希望她當上王子妃……

這樣想著的楊戩,表情寧重地反覆思量著,最後終於下了一個決定。

能不能當上王子妃,還是應該看蟬玉她自己的本事才對,我不應該干涉的,即使魔法能操縱人心,但那樣作而讓王子選上她的話,也未免太過於悲哀了,何況她並沒有想當上王子妃的強烈願望……
我已經幫助她踏入了王宮,也算是達成了任務,還是先回魔法界一趟吧!
我有很多疑問想當面向元始天尊問清楚,當初答應實現這個願望的決定過於草率了些……

輕輕摸了摸座下大狗溫暖的長毛,楊戩對自己召喚的魔獸"哮天犬"下達了離開的指令,然而隨即發現了自身週遭情況的不對勁───

??
這種奇怪的感覺是……操縱空間的法術!
怎麼會!我竟然沒有察覺───

有些驚訝地望著不知何時將自己包圍住的異空間,楊戩雖然立刻唸動魔法咒語想要突圍,卻發現自己的魔力以極快的速度消失著,甚至無力維持哮天犬的存在。

不可能!
誰會有這種能力?
難不成……

在楊戩因魔法作用而失去意識的瞬間,一個名字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伏羲……


※ ※ ※ ※ ※ ※ ※

眨了眨了迷濛的雙眼,由昏眩中醒過來的藍髮少年一時間仍無法辨明自己身在何處,直到身旁傳來了想要遺忘卻無法忘懷的聲音為止。

「好久不見了,楊戩……」
說話的聲音來自於於一個黑衣打扮的少年,黑色的雙瞳注視著身前大床上怒視著自己的紫眸少年,他的臉上泛起了淡淡的微笑道:
「我承認自己把你帶來這裡的手法粗暴了一些,但這全是因為我太想見你的緣故……」

「我可一點也不想再見到你……伏羲……」
因魔力箝制而動彈不得的楊戩僅能躺在床上打量四周情況,最後將目光落在眼前個子不高但氣勢逼人的少年身上道: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我想這個房間應該還在王宮內吧!你不是被關鎖在山河社稷圖內嗎?」

「山河社稷圖那種魔法陣是關不住我的,至於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答案很簡單,但我想久居魔法界的你應該不知道這件事吧!」
被稱作伏羲的黑髮少年撩起楊戩的一束髮輕吻道:
「我是在魔法界修行的魔法使,同時也是這個國家的第一王子(汗)。」

「怎……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楊戩驚訝出聲道。

「你不相信嗎?但這的確是事實,現在時間所剩不多,我以後會慢慢解釋說明給你聽,為了不讓參加舞會的賓客久等……我們還是別耽誤時間,快點速戰速決吧!」
這樣說著的伏羲彎下身子靠近躺在床上的麗人,開始解下他的衣服。

「等……等一下!」
楊戩連忙大喊道:
「你想要做什麼!什麼速戰速決?」

「就是製造一些"既成事實"呀!雖然你已經答應了我的求婚,但為了讓國民認同我們之間的感情,還是要多一些證據來證明我們之間堅定的愛情才是。我可愛的王子妃^_^」
伏羲微笑著說話的同時,手邊脫衣的動作可沒停下半秒鐘。

「誰是你的王子妃!誰又答應你的求婚了!那次分明是你耍騙術的關係,我才上當說出要結婚的那些話……嗚∼唔∼嗯∼」
因為唇被伏羲吻住而說不出話來的楊戩滿臉通紅,想要推開對方又無力可施,只能任憑伏羲在自己身上挑起從未體驗過的火熱感覺,然後……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請讀者自行想像……)

※ ※ ※ ※ ※ ※ ※

在王子選妃的舞會過後兩個星期,王國內舉行了兩位王子殿下的盛大婚禮。
無法進入皇宮內觀禮的平民百姓們圍繞在宮廷四周,等待著慣例的新人遊行,一睹難得一見的皇室成員真面目。

而在群眾等待新人出現的空檔時候,不免就開始交頭接耳,互相閒聊起來……

「你聽說了嗎?第一王子伏羲殿下的新娘是個男性呢!」

「這早就是過時的消息了,我還知道當伏羲王子在選妃舞會上宣佈他早已有結婚人選,而且還是一個男人,舞會只是為了"捕獲"他與替弟弟找新娘時,原本參加舞會的小姐們還很不甘心,可是呀……」
頓了一頓吊人胃口之後才繼續說話的聲音道:
「當她們看到出現在眼前的敵手時就全部放棄爭王子妃的位子了。」

「咦!為什麼?」

「因為自知比不上對方的氣質容貌呀!而且還有不少人在王子發表了一篇戀愛追求史之後,成立了一個後援會,表明絕對支持他們結婚哩!」

「……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呢!不過……不是還有第二王子嗎?我聽說那時根本沒有人想嫁給他,只有鄧九公那位有名的奇怪女兒願意。我一直搞不懂,就算是第二王子,王子妃的地位應該還是很搶手的吧!怎麼會……」

「這種話等你看過第二王子土行孫殿下後再說吧!我想大概也只有那位蟬玉姑娘會對他一見鍾情,自願嫁給他吧!不論他是不是王子……」

「咦?咦?咦?」
疑惑的聲音正想繼續追問下去時,前頭傳來的吵雜聲吸引了其注意力,抬頭看著前頭逐漸接近的皇室遊行隊伍,可以聽見驚訝與疑惑的聲音在附近此起彼落。

「第一王子妃好漂亮喔!如果是我的話,就算知道他是男的也會願意娶他吧!」

「兩個人站在一起實在是太相配了,我決定了,我也要加入伏羲王子和楊戩王子妃的後援會!」

「第二王子妃長相也不錯,很可愛那……不過她身旁"那個"是第二王子嗎?為什麼我覺得他看起來好像地鼠……」

「第一王子和第二王子真的是親兄弟嗎?皇室的血統究竟是……」


睜大雙眼瞪視著在眼前行進的隊伍,原本疑惑的聲音轉為瞭解的語調對身旁的人道:
「我想我大概能懂你說話的意思了,可是我還有一個……不,兩個不明白的地方想問你知不知道。」

「什麼地方?」

指著遊行隊伍中坐在馬車上的兩對新人,聲音再度轉為疑惑道:
「為什麼第一王子妃和第二王子都在哭泣呢?還有……第一王子妃手腕上和第二王子脖子上的東西為什麼我怎麼看都像是鎖鏈呢?該不會是皇室特有的裝飾品吧!另一端都握在他們的另一半手中……」

「這個嘛……我想那就是所謂的皇室神秘吧!不是我們這些平民能懂的。」

「是這樣嗎?」

聳了聳肩道:
「不然你有更好的解釋嗎?」

「……」



(故事就在群眾們的喧嘩聲中落幕了,而正如一切童話故事中的結局,兩對新人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呃……應該會……)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這一篇的構想來自於日本站wind-yuyu某篇以蟬玉(灰姑娘)為視點的文章。
配角的楊戩被我拿來作為主角,還掰出了一堆本來沒有的內容,該算是改編作品吧!
不過好像把小戩欺負地有些過分,還有伏羲的形象也……(反省中)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