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呀∼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實在是個適合翹課的好天氣……」
悠閒地倒臥在青蒼大樹的陰影之下,有著一頭紅色短髮的少年閉著雙眸喃喃自語著。
聽著微風吹動枝椏的沙沙聲,感受著涼風拂面的舒適快意,躺在碧綠草地上的少年舒服地完全不想起身,即使遠方傳來的鐘聲已近尾聲,宣示著下午課堂的開始……


※ ※ ※ ※ ※ ※ ※

崑崙學園事件簿 檔案1

※ ※ ※ ※ ※ ※ ※


「太公望學長!你這次實在太過分了!」

突然響起的怒吼聲將已經陷入睡眠狀態的少年由正吃著桃子的美妙夢境中拉回了現實。
迷迷糊湖地睜開睡意仍濃的雙眼,躺在樹蔭下的紅髮少年仰望著出現在自己視線中的一抹蔚藍,臉上浮現了痞子般的笑容道:
「喲……如果我不是還在睡夢中的話,那麼能在這裡看到你還真是奇蹟,沒想到一向是乖寶寶、好學生的你也會翹課呀!楊戩。」

「……下午第一堂課自習,我和老師報備後才出來找你的,學生會會長!」
拚命壓抑著瀕臨沸騰爆發的怒火,有著一頭蔚藍色長髮的少年刻意地加重最後一句話的語氣以提醒眼前的人他自己的身分。

看著眼前俊美到會令人產生性別錯覺的臉孔上不快的神情以及漂亮紫眸中隱涵的怒氣,倒在地上的太公望連忙收起了嘻皮笑臉,表情認真地坐起身來道:
「這麼急著找我,是學生會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雖然表面上這樣說著,但心中其實已經猜到眼前少年會來找自己原因的太公望,心中忍不住嘆了口氣想著。

這小子九成九是為"那件事"而來,普賢也真是的,不會幫我隨便找個理由混過去嗎?看這小子的樣子,我要想睡個好覺可不容易了。

瞇起眼睛看著眼前熟悉的臉孔上彷彿什麼都不知道的無辜表情,楊戩只能壓抑著心中想要一拳揮過去的慾望道:
「撇開你翹掉今天午休時候的學生會會議不談,學長,這個東西是什麼意思?」

將手中的文件遞到太公望手上,仍然站著的楊戩雙眼眨也不眨地望著眼前翻閱著手上紙張的紅髮少年,靜靜地等待著他的回應。

「這個不就是今年學生會的行事預定表嗎?」
睜著一雙碧綠色的雙眸打量著眼前沉默的少年,太公望露出微笑道:
「難不成因為你從國外回來沒多久,還看不懂文字,需要我的翻譯嗎?」

「學長∼∼」
楊戩的背後開始浮現串串鬼火,瞪視著太公望的紫眸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真是一個開不起玩笑的人,稍微逗逗就變了模樣,實在是太……太好玩了。

這樣想著的太公望臉上表情不變地笑著繼續說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對這裡面的內容感到有些問題,先坐下來吧!我會慢慢解釋說明給你聽的,反正還有時間,你站著不累,我看了還覺得壓迫感太重了呢!」

拍了拍身旁的草地,示意眼前少年坐下來的太公望,臉上露出的"誠摯"表情讓楊戩原先的怒意軟化了下來,考慮了一會兒後就坐到太公望的身邊道:
「……我的確是很想聽聽學長的解釋,不過這時間你沒有關係嗎?風紀委員長不是說過你再翹課的話,要處以大象壓頂的懲罰嗎?」

「你不說的話他就不會知道啦!反正這時他也在上課中。對了!」
撩起楊戩的一縷長髮,太公望如此說著:
「我一直很想知道,雖然校規沒有限制學生髮型,但你為什麼要留這麼長的頭髮呢?整理起來不是很麻煩嗎?而且還很容易被東西勾住,就像我們剛見面的時候,你的頭髮纏在我的……」

「不要想扯開話題!」
楊戩簡單的一句話阻斷太公望的意圖道:
「我可是急著想聽你對那件事的解釋喔!太公望學長!」

嘖!這招不行嗎?

在心中暗嘆一口氣的太公望,撥了撥自己的一頭亂髮,認命似地拿起手上的文件道:
「我知道這一屆學生會成員研習旅行安排的時間和地點都和往常有很大的差別,也難怪你會有疑慮,可是這是有原因的……」

「我不是在和你談學生會研習旅行的事情,學長。」
楊戩清麗的聲音打斷太公望的話語道:
「那件事已經在中午的會議中商討出結論了。」

「咦!你不反對?」
抬起頭來看著楊戩俊秀的臉龐,太公望心中確實感到訝異,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的話,那麼他是為了什麼事情而怒氣沖沖地來找自己呢?原本以為他不會贊成那樣的行程安排……

「普賢學長已經和我說過你這樣安排的理由了……雖然我還是認為去桃子果園、賭場、遊樂園、啤酒屋等地方不大好,但既然半數以上的成員及老師、校長都同意,而且你要負擔百分之五十費用的話,我就姑且看看你能有怎樣的表現吧!」
看著太公望的紫眸中閃著異樣的光彩,楊戩在心中如此想著。

被校長元始天尊承認的人才,理事長姬昌重視的人,還有義父總是誇獎的你……太公望學長,你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我一定要弄明白……
在你總是裝瘋賣傻的表面下,真的有遠勝於我的能耐嗎?

無視楊戩想要考驗自己的心情,太公望只對他剛剛所說言語的其中一句產生反應。
「等一下!什麼百分之五十的費用?」

「……學生會會計的韋護是這樣說的,難不成不是嗎?」
楊戩微微皺起眉頭道,減少了學生會經費的負擔可是多數人贊同的主要原因,難不成不是真的?

韋護那混蛋傢伙!收了我的賄賂後,拍胸脯保證讓我計劃的行事曆通過,原來還留下了這一招,這下我要去哪裡騙出百分之五十的經費!

看著楊戩懷疑的目光,太公望明白此時不是反駁的好時機,只能在心中大罵那個可惡的學弟後,裝出笑臉道:
「哈!哈!沒有錯,是百分之五十,我大概是太睏了,所以記憶上有些混亂……對了,既然你不是為了這個理由找我,那麼又是為了那樁事?」
翻了翻手中的行事曆,太公望微微蹙眉道。

「為了這個……」
湊近太公望身邊伸出修長纖細的手指,楊戩將指尖停留在太公望手中行事曆的一行字上道:
「這是什麼意思!」

目光停留在楊戩的手上好一會兒,太公望才轉向那隻手所指的一行文字道:
「男扮女裝大賽……這有什麼問題?呀!對了,你是今年才由國外回來的,可能不知道這是崑崙學園的傳統,每年都會舉行的例行比賽,優勝獎品很豐富喔∼」

「我知道這個例行比賽,重點是為什麼學生會男性全體必須強制參加呢?學長難道不反對這種奇怪的規定嗎!」
提高了說話的聲音,楊戩臉色微紅地道。

「因為反對無效呀!校方為了鼓勵一般學生參加,所以要學生會的男性作表率全體參與,反正只有一天的時間,還算是蠻好玩的啦!」
聳了聳的太公望道:
「去年是由普賢奪得優勝,大撈了一筆,如果不是規定每年度的優勝不得參與下次比賽的話,這次我一定慫恿普賢再去賺一筆!」

「怎麼可以為了這種理由……」
楊戩不服氣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太公望打斷道:
「如果真的不想參加,大可以裝病請假呀!不過就可惜了你這張臉,說不定可以拿到今年的優勝喔!」

以開玩笑的語氣說著,太公望看著臉色全變的楊戩突然衝口而出道:
「別開玩笑了,誰要再度扮……」

還未說完的話語消失在空氣之中,但已經聽進去的太公望忍不住睜大了眼,挑了挑眉看著急忙摀住自己嘴巴的楊戩道:
「再度?喔∼這意思是說你曾經扮過女裝囉!」

「我不是這個意思……總之……就是……」

看著想爭辯些什麼的楊戩,太公望什麼話也沒有再說,只是露出一張笑臉盯著他瞧,讓被注視的楊戩無法平靜下來整理思緒,好半晌後才想到該說些什麼,正要開口的同時,太公望卻突然臉色一變,扯住楊戩就往大樹旁的斜坡下倒去……

※ ※ ※ ※ ※ ※ ※

現在的狀況就算是為了躲避南宮适老師帶著象群的校園巡視,突然把我拖下水也太過分了些吧!

以無可奈何的眼神瞪視著緊壓在自己身上,同時摀住自己嘴巴的紅髮少年,楊戩在心中如此想著,在被扯下斜坡的同時所聽見的象鳴讓他微微分了神,才會來不及對突然壓到身上的身影作出反應。

好重……如果一腳踹開他的話會不會太過分了一些,還是該揮拳出去,可是……

聽著耳邊隨風飄來的老師說話聲,感受著身下傳來因象群走動而造成的震動,楊戩知道眼前的人欲避之大吉的人物就在附近,即使自己再怎麼不喜歡和人如此接近,現在把他推開好像不是恰當時候,可是這個樣子……
接近到可以感受對方呼吸氣息的距離,還有彷彿被包圍住的暖意……

楊戩忍不住動了動身子,想要拉開和太公望之間的距離。

察覺了身下傳來的些微掙扎,太公望輕聲在表情複雜的楊戩耳畔說道:
「別亂動,風紀委員長寶貝的象群可是很敏銳的,你這次幫我避開老師的話,我就也幫你一次,你很想取消那個學生會男性全體強制參與比賽的規定吧!楊戩。」

說完話後的太公望立刻感覺身下所懷抱的人安靜了下來,動也不動,讓他忍不住好奇地想著。

嗯∼這樣說還蠻有效果的,這小子那麼討厭扮女裝嗎?可是他剛剛所說的話,唔,這裡面可有得研究的了,說不定可以抓到這小子的弱點,然後好好利用……
話說回來,沒想到楊戩這小子比外表看起來還纖細呢!好瘦的腰,而且摸起來的感覺一點也不像男生……

「嗚∼嗚∼」
被封住的嘴中忍不住發出表示抗議的聲音,臉色緋紅的楊戩眼角瞄著身旁舉動越來越"詭異"的紅髮少年,紫色的眼眸中帶著不能理解的疑惑與憤怒,隨著心中積壓的不滿逐漸到達爆發的臨界點,雙拳因此越握越緊,就在他快按捺不住揮拳出去的想法時───

「鏘───」

隨著遠處大操場上傳來的聲音響起。
一個快速到看不清楚的不明物體穿過了兩人身旁阻人視線的高大草叢,以極為接近的距離越過太公望身上後撞到斜坡表面落了下來,才讓人看清它的實體原來是一顆棒球。

是上體育課的班級嗎?好強的力道,竟然能打擊這麼遠……

同樣的想法浮現在仰頭觀看的太公望與楊戩腦海中,搜索記憶中可能有這能耐人選的兩人,在四目相接時不約而同地笑著唸出了同一個人名。

「黃天化!」
「黃天化!」

「目前高中部裡能打擊這麼遠的學生大概只有他了。」
笑著這樣說的太公望雖然已經鬆開了摀著楊戩嘴巴的手,但身體依然黏在楊戩身上,絲毫沒有起來的意思。

「是呀!」
微微點頭同意太公望說法的楊戩如此說著:
「從他進入崑崙學園至今,已經為學校拿下不少運動比賽的冠軍,是個難得的人才,然後,同樣是一年級生的那吒和雷震子,如果不是個性問題的話,應該也能在這方面有所發揮,還有常到學生會的武吉,在國中部的體育表現也很引人注目……」

「呼∼沒想到今年才剛轉入的你,這麼快就對崑崙學園的情況了解那麼多了,不愧是楊戩,但怎麼會沒有聽說過男扮女裝的比賽呢?」
打斷了楊戩的話,太公望笑著問道。

「這學校的活動多到幾乎每個禮拜都有,細節部分我還來不及弄清楚,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有那種規定的話,我說不定不會有加入學生會的念頭……先不說這些,你要靠在我身上到什麼時候,太公望學長,老師已經走遠了,快點起來啦!」
緊蹙雙眉,楊戩伸手正欲推開身上重壓的同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草叢被人撥開而響起的"沙沙"聲越靠越近。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草叢中就竄出了一個頭上綁著兩條朝天辮的可愛少女,和依然倒在地上的太公望與楊戩兩人面對面相望著……

「你們兩個……在這種地方作什麼呀?」
為了尋找球而來的紅髮少女,淺碧色的眼眸訝異地看著地上兩個因滾下斜坡而顯得樣子有些狼狽骯髒的少年道。

「妳是……C班的鄧蟬玉?」
望著眼前和自己同樣是從國外回來的轉學生,楊戩正奇怪為何她突然面露恍然大悟的神情,同時雙眼產生像是發現新大陸的光芒,唇邊泛起詭異笑容的同時,身旁的紅髮少年突然低聲笑道:
「看我們的樣子應該也猜得出來吧!蟬玉,別大驚小怪的,如果引來別人注意就糟糕了!」

「果然我的想法沒錯……」
開心笑著的蟬玉拾起地上的棒球,興趣盎然的眼神打量著面前貼在一起的兩人道:
「別擔心,我可是很識時務的人呀!而且對這種事也沒有偏見,只是沒想到你們會這麼大膽,雖然地點還蠻隱密的,但大白天的就……如果達令也能這麼熱情的話就好了,真是羨慕你們那。」

提起了一見鍾情的對象,蟬玉的臉上不禁顯現甜蜜的笑容,為了追尋所愛而毅然從國外轉學的她,是個個性活潑,但思考直線且有點獨斷的女孩,也因此在看到發生在眼前的狀況時,立刻誤會了太公望與楊戩之間的"關係"。


識時務?大膽?熱情?
蟬玉該不會是誤會了……

在眼前無視於自己而交談的兩人說話時,終於逐漸明瞭情況的楊戩臉色大變,正要解釋說明的時候,一旁的太公望又笑著補充道:
「別誤會呀!蟬玉,楊戩可是很乖的,如果不是我拜託的話,他本來還不願意而掙扎不停呢!我花了不少功夫才搞定……嗚!」

太公望還未說完的話語因為被坐起身來的楊戩從身後掐住脖子而猝然終止,漲紅了臉的楊戩對他這樣說著:
「學長,你不要越說明越糟糕好不好!」

嘻!真是甜蜜(?)的打情罵俏呢!
沒想到楊戩這個人還會害羞……

這樣想著的蟬玉站在兩人旁邊,對楊戩焦急的解釋充耳未聞,不一會兒就打斷了他的說明道:
「哎呀!我不快點回去班上不行了,這次一定要投出讓天化那傢伙打不到的球。但放心好了!太公望,楊戩,你們的事情呀∼我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話一說完就笑著往後退的蟬玉根本不理會楊戩在身後的呼喚,一溜煙就跑的不見人影,留下氣急敗壞的楊戩與快要窒息的太公望在原地互看著。

鬆開了緊握著太公望脖子的雙手,楊戩抿著唇,樣子像是快哭出來又像是在生氣一般,好一會兒才突然對忙著呼吸新鮮空氣的太公望大喊道:
「……學長你太過分了!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幫你這樣的忙,幸好這次蟬玉願意保密,要不然……哼!我要回去上課了!取消那個規定的保證可別忘了!再見!」

說完話後的楊戩立刻站起身來,完全不管似乎還有話想對自己說的太公望,頭也不回地走了。 


「唔∼看來這次我是真的惹火乖孩子了,沒辦法,誰叫逗他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才會不小心把玩笑開的太大了些……」
呼吸終於恢復順暢的太公望仍坐在地上自言自語道:
「不過還來不及告訴楊戩這小子蟬玉剛加入了校內新聞社的事情,他就跑掉了……雖然蟬玉她保證了不"說出去",可沒保證不"寫出去"呀!他認為蟬玉會保密的想法,似乎太樂觀了些……這下我該怎麼做呢?」

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太公望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想著。

算了,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要解釋太麻煩了,我也想看看楊戩那小子知道誤會傳開後有怎樣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嗯,大概會需要多久的時間呢?
一個月?一個星期?說不定用不著三天呢!
楊戩……你會有什麼反應呢?

「嘻!」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這篇該算是戀愛前的太楊故事吧^_^,要發展到兩情相悅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不過,走得到嗎?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