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話說仙界大戰結束以後,為了充實戰力和妲己對決,也為了不再失去更多的夥伴,身為周的軍師,太公望決定去尋求三大仙人之一的太上老君協助。
而就在太公望出發的前夜,為了將軍師的責任暫時交付給所信賴的人,他偷偷摸摸地來到了楊戩的房門前……

※ ※ ※ ※ ※ ※ ※

睡美人

※ ※ ※ ※ ※ ※ ※

『扣!扣!』

「楊戩!楊戩!」

『扣!扣!』

「楊戩!楊戩!」

原該是萬籟俱寂的深夜時候,卻可以聽見伴隨著輕微而規律的敲門聲響起的呼喊,雖然細微,在寧靜的夜晚中卻顯得格外響亮。

「主人,楊戩先生也許已經睡著了吧!誰叫你為了偷桃子而弄到這麼晚才來找楊戩先生。」
手中拿著主人從周軍倉庫中取得的戰利品,白色的靈獸以無可奈何的表情看著眼前的黑髮道士如此說著。

「吵死了!四不,我不過是拿一些桃子當作路上的糧食而已,天知道我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找到太上老君,我儲備一點點糧食有什麼不對!」
沒有停下手中敲門的動作,有著一頭赤髮的道士太公望如此說著,炯炯有神的綠眸瞪了身旁的靈獸一眼。

「你把這些桃子叫做一點點嗎?主人。」
看著手中裝了滿滿桃子的袋子,四不像臉上冒出黑線道:
「如果周公旦大人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

「等他知道的時候我早就走了,再說,這些桃子根本還不夠塞我牙縫呢!」
伸出手從袋子中取了一顆桃子塞進嘴巴中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
(翻譯:話說回來,楊戩這小子也真是的,我敲了這麼久的門,卻連一點回應也沒有,警覺性真低,萬一有敵人來襲的話怎麼辦……)

「西岐城裡還有大家在守衛,不用擔心的。楊戩先生最近為了進軍殷的準備而從早到晚忙的不可開交,大概是太累了才會睡得這麼沉,而且主人又怕驚動別人而不敢太大聲……」
不愧是跟了太公望很久的靈獸,四不像理解了太公望的話語而如此回答著:
「主人,不如我們晚點出發,明早再來找楊戩先生吧!只是要告訴楊戩先生在你不在的這段期間內代替你帶領周軍,這事情是用不了多少時間的,因為最近你都在偷懶發呆,很多事情都是由楊戩先生代替做好的。」

「我是在思考以後該走的路,才不是偷懶發呆哩!(真的嗎?)……四不,我想妲己在這段時間內一定會有所動作,為了減少不必要的犧牲,我們每一分、每一秒都浪費不得!必須快點早到太上老君才行。」

「主人……」
看著太公望嚴肅的表情,認真的眼神,四不像臉上不禁露出感動的神情,可是……

「再說周公旦那傢伙一向早起,被他逮到我又"借用"桃子的話可就慘了。」
變成簡化版表情的太公望補充道,讓一旁四不像的感動頓時化為烏有。

說不定這才是主人不願意耽擱的真正原因……
四不像欲哭無淚地想著。

「我看這下只好直接進去跟楊戩說明了,順便偷偷看看那小子。」
臉上浮現惡魔笑容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他那小子不過睡個覺,卻把門窗都鎖的緊緊的,裡頭一定大有文章,嘿嘿嘿……」

「你想要做些什麼呀!主人!」
善良的四不像連忙說道:
「這樣不是侵犯別人的隱私權嗎?再說門窗都鎖住了,也不可能進去……」

四不像的話還沒說完,就見到他那已經不知用什麼手法打開門鎖的主人對自己浮現得意的神情道:
「這種鎖和倉庫的鎖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算不上什麼,我不用0.3秒就可以將它解決了。呵呵呵!」

「主人,這種事不用說的這麼了不起吧!」
一旁的四不像忍不住大喊道。

「噓!小聲點,可別吵醒了裡頭的睡美人。」
太公望示意道。

「睡美人?是指楊戩先生嗎?」
四不像疑惑地道,可是太公望並沒有回答四不像的問題,只是笑了一笑,又從四不像手中的袋子中拿了一個桃子後才開口道:
「那麼,四不,就拜託你把風囉!」

「咦!可是……」
還想說些什麼的四不像已經來不及留住太公望,只能看著再度被鎖上的房門發楞著。

總覺得主人的作為越來越像是小偷了……
忍不住低聲啜泣的四不像如此想著。
這樣下去真的可以嗎?不,我要相信主人,他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在,譬如……
譬如什麼呢?

就在四不像努力想要替主人的行為找出好理由時(困難的工作),一陣牠極為熟悉的爆笑聲突然由眼前的房門內傳出,而接續在笑聲之後的痛苦嗚咽聲則使得白色的靈獸大為緊張起來。

這個聲音確實是主人的……

這樣想著的四不像擔心地連忙衝上前去喊道:
「主人,發生了什麼事嗎?主人!」

「咳!咳!沒事!沒事!」
門內傳來了太公望拚命咳嗽的聲音道:
「只是笑得太厲害,差點被桃子噎死……」

「咦?為什麼會……」
搞不清楚狀況的四不像一頭霧水,正想向主人問清楚時,聲音中隱含著笑意的太公望已先牠一步開口道:
「先不管裡頭怎麼了,你只要幫我注意好四周就行了,這裡雖然比較偏僻,但不保證不會有人過來,特別是被你這麼大呼小叫以後,如果有人來的話,就幫我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吧!四不!我可不想被人逮到,特別是周公旦那傢伙。」

究竟是誰在大呼小叫呀!

四不像無奈地想著,但仍然乖乖地遵從主人的要求,開始在四周巡邏盤旋起來,只是心中依舊疑惑著,自己的主人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大笑呢?

※ ※ ※ ※ ※ ※ ※ ※

拚命壓抑著仍想大聲笑出來的反應,太公望碧眸眨也不眨地看著房內角落的身影,在透過雕窗的月光照射下,可以很清晰地看見躺在床上的長髮麗人兀自沉睡著,端麗的臉龐上表情安詳,氣息和緩,顯然沒有察覺方才的吵雜。

「真是的,沒想到楊戩這小子的睡衣品味簡直可以媲美申公豹那傢伙的服裝,害我笑到被桃子噎住,難怪他每天都是晚睡早起,還把房間鎖得緊緊地不讓人進來……」
口中念個不休的太公望來到楊戩床邊,伸手撈起眼前俊美少年的一綹長髮,盯著手中散開的蔚藍喃喃自語道:
「不過也知道這小子真的是睡死了!連我笑成那樣也沒有任何反應……未免太扯了吧!還是真的太累了呢……對不起,可是我也只能將這一切拜託你了,我最重要的……」

還未說完的話語因為楊戩的一個翻身動作而被打斷,看著眼前長髮道士抱著棉被的模樣,太公望的感性立刻拋到九霄雲外,忍不住又大笑出聲,就算很明瞭楊戩的性格,但畢竟他平時給人冷靜沉穩的印象過於強烈,讓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太公望看到頭上套著類似聖誕老公公的長帽,身上穿著斑點長袍的楊戩時,還是會忍不住笑出聲來。

「真受不了這小子,都已經幾百歲了,有時卻還像是一個孩子般單純,這麼可愛的樣子,而且睡得這麼沒有防備……」
手中把玩著楊戩的蔚藍長髮,臉上仍舊帶著笑意的太公望凝視著眼前麗人沉睡的容顏喃喃道:
「令人忍不住想要惡作劇一下呢!」

身手敏捷地躍到楊戩床上,太公望已經完全忘了進來找他的目的,鬼靈精的臉上泛起不懷好意的笑容,低下身子望著身旁熟睡的人兒,在他的耳畔輕聲道:
「睡美人如果無法醒來的話,該用什麼方法喚醒他呢?戩……」

瞇起雙眼盯著楊戩誘人犯罪的睡容,太公望視線的焦點由他的眉、眼、鼻順序落下至他微張的紅潤雙唇……

嚐起來是什麼味道呢?
不知何時開始有的想法……不應該存在的念頭……可是……

有一些惡作劇的心理,有一些好奇,更有一些無法名之的心情催促著自己喪失理智,太公望緩緩地低下了頭……

如同剛開始只想淺嚐而止的美酒,當領略了箇中滋味時就無法放手的癡迷,輕輕舔舐著睡美人雙唇的太公望,逐漸加重了力道,汲取著唇畔的暖意,依戀著不忍離去,直到身下的麗人發出細微的嚶嚀聲,才驚覺自己的作為過火了一些(只有一些嗎?)。

真糟糕……

抬起臉來看著楊戩輕顫的雙睫以及半睜的迷矇紫眸,冒著冷汗的太公望腦海中不禁浮現自己被三尖刀分屍的模樣,正慌亂地想掰出一個藉口搪塞過去時--

只見楊戩眨了眨眼,美麗的眸子雖然是看著太公望的方向,但沒有任何光彩存在,就像是罩著一層薄紗般,朦朧而沒有焦距,不一會兒即再度闔上,口中喃喃囈語一番後就沒有了動靜。

這小子根本就還在睡嘛!害我嚇了一大跳!不過連這樣做都沒讓他清醒過來的話……

看著仍舊為睡夢所懷抱著的睡美人,太公望臉上浮現淡淡的淺笑,將臉埋到他的肩窩中,磨蹭著他白皙的頸項低語著:
「看來一個吻還喚不醒你喔……戩……」

夜晚……還很長……

※ ※ ※ ※ ※ ※ ※ ※

在大部分人依舊留戀於睡夢中的清晨,一向習慣早起的道士訝異地看著枕邊不知何時出現的紙張。

一大清早醒來就看到這樣的留書……

紫色無瑕的美眸打量著拿在手中的紙張,原本仍帶些許睡意的昏沉意識已經完全清醒過來,楊戩微微蹙眉地盯著紙上熟悉的筆跡與不可能錯認的記號。

"楊戩  我有事要出門走走,我想把周國交給你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 太"

無聲地念著紙張上留下的訊息,楊戩的腦海中浮現一個大大的問號。

師叔究竟是什麼時候留下紙條的,我完全沒有印象……

就在楊戩努力回想的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窗外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道:
「就這樣啦!楊戩!一切都交給你啦!」

「太公望師叔!」

表情訝然地注視著雕窗外的身影,楊戩連忙打開窗戶要問清楚詳細狀況時,騎在四不像身上的太公望已經在武吉的送別聲中迅速離去。

這究竟是……

緊緊抓住握在手中的紙張,看著消失在遠方的身影,楊戩沉思了一會兒後臉上浮現了明瞭的表情。

「武吉,你應該知道師叔要到哪裡去吧!他是不是要去尋找有力的幫手呢?」
出聲喚住背對著自己的天然道士,楊戩的臉上綻放淡淡的笑容。

看來師叔已經從仙界大戰的打擊中恢復過來,找到了該走的方向,我目前所能做的也只有讓他無後顧之憂的去尋找幫助吧,妲己決不是好對付的敵人,不希望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了,這樣的心情是一樣的吧!師叔……

「早安!楊戩先生……」
聽見了楊戩的詢問聲而回頭的武吉,在看到楊戩的服裝打扮後,愣住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道:
「師父說要去找一個叫太上老君的偉大仙人……大概要好幾個月才能回來……所以……這段期間內軍師的工作就交給楊戩先生了……」

「果然……三大仙人之一的太上老君嗎?要說動他幫忙的話,大概也只有師叔能做得到了……」
微笑著的楊戩如此說完後,這才注意到武吉看著自己的樣子和平常有些不同……

糟糕!忘記換衣服就打開窗子了!

臉上呈現些許潮紅的楊戩連忙關上窗戶後才對外頭的武吉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說明。對了,武吉,可以麻煩你通知一下大家待會要召開臨時軍務會議嗎?拜託了。」

「好的。」
雖然仍驚訝於楊戩和平時感覺完全不同的打扮,但心地單純的武吉很快恢復開朗笑容,蹦蹦跳跳地去執行代理軍師的命令。

※ ※ ※ ※ ※ ※ ※ ※


果然在別人的眼光看來,這樣的打扮還是不適合嗎?雖然自己還蠻喜歡的……

房內走到銅鏡前更衣的楊戩,打量著鏡中的自己想著。

師叔大概也看到了吧!不知道他那個時候有什麼反應……等一下,我記得我有鎖上門窗呀!師叔是怎麼進來的……也罷,對那個人來說,鎖根本沒有用吧!

一邊更衣的楊戩,一邊這樣喃喃自語著:
「可是不管怎樣,師叔也應該把我叫醒才對,雖然我很高興他信任我的能力,但就這樣把事情丟給我處理,至少也要讓我抱怨幾句吧!連道別的話都來不及說……咦?」

停下了整理衣襟的動作,楊戩疑惑地望著鏡中的自己。
頸子、肩膀、胸口……白皙細緻的肌膚上隨處可見點點的淡紅色痕跡。

「這是……被蟲咬的嗎?有點麻麻的感覺……真奇怪,之前都沒有發生過呀!而且……」
伸出舌頭輕舔雙唇,楊戩心中的疑惑逐漸擴大。

為什麼我口中會有桃子的味道呢?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這一篇主要是對楊戩在封神一四九回中看到師叔留言時似乎有些訝異的表情而作出的文,當然,也可以有其他的解釋,但作者的妄想大致上是如此(汗)。
說到睡覺,現實世界中應該也存在著睡著之後就很不容易醒來的人吧!但要達到封神演義中老子境界的人應該不會有。有時會羨慕容易入睡的人,作者本人常失眠,而現在一但開始數羊催眠,就會忍不住想到小戩(小時後的模樣真的有點像羊),結果更睡不著了(泣,小楊戩太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