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話說與趙公明一戰中,使出"美男計"誘惑維納斯,而戰勝雲霄三姊妹的太公望,在此戰結束後,深刻了解到"自作自受"這句話的意義。

「親愛的小望∼∼」 

「嗚哇∼別過來呀!」 

從與趙公明一戰以來,就被維納斯認定為未婚夫的太公望,兩人追逐戰的戲碼經常在周營之中上演著,和蟬玉及土行孫的追逐相互輝映,成了周營茶餘飯後的聊天話題,甚至賭注的項目──

打賭太公望還能撐多久。


※ ※ ※ ※ ※ ※ ※

戀人?戀人!

※ ※ ※ ※ ※ ※ ※


「嗚∼快累死了,好不容易躲過維納斯的追蹤……」
在周營之外的某座森林中,有一隻因勞累而呈現頻死狀態的蟑螂……不,人類趴在草叢上喘息著道。自言自語的少年有著一頭夾雜墨色的棗紅短髮,碧綠色的雙眸,雖然從外表看來不過是個十多歲的少年,其實已經活超過了七十二歲以上,腦中的智謀更可比擬千年妖怪,然而此刻的他,看起來實在很狼狽地不符合他平日的樣子。

「怎麼解釋都不聽,愛妻便當也就算了,愛妻之吻我可承受不了呀!」
如此嘀咕著的太公望滿臉黑線。

「太公望師叔,原來您在這裡呀!」
隨著一個清麗溫柔的聲音響起,一個乘坐在白色大狗上的人影從天而降,打斷了煩惱中的太公望思緒。

抬起頭來看著出現在眼前青髮紫眸的美道士,太公望露出了苦笑道:
「我當是誰,原來是楊戩呀……找我有事嗎?」

「不是我找您,而是周公旦有事找您……最近您都沒做到軍師的工作,他好像生氣囉!你再不回去工作的話,他可能會出動大象兵團找你喔!」
如此說著的楊戩,拎著一個包包跳下了哮天犬道。

「那些公事交給你處理就行了,我最近忙的不得了,哪有時間處理軍務。」

「是因為雲霄三姊妹,不,正確地說是因為維納斯的關係嗎?」
想起太公望被維納斯追逐的樣子,楊戩的唇邊不禁浮現一絲笑意。

「幸災樂禍的傢伙,你就不會想個法子幫我的忙……咦?那是什麼香味。」
聞到了熟悉的味道,太公望睜大眼睛,垂涎三尺地注視著楊戩道:
「你身上有帶桃子吧!」

「還是被您發現了嗎?」
將手中裝滿桃子的包包遞給太公望,楊戩坐在他的身邊道:
「最近您都沒有好好吃一頓飯吧!那樣對身體不是件好事……」

嘴中塞滿甜美桃肉的太公望,並沒有對楊戩的話做出反應,只是忙著把包包中一個又一個的桃子往嘴巴內送。

「真是的,吃相和小孩有得比……」
苦笑著的楊戩從懷中掏出手巾給太公望擦嘴道:
「但論起智謀,我還在您之下,師叔,如果連您也沒辦法作到的事,我想我也很難做到,更何況……」

沉默了一會兒的楊戩,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道:
「打擾別人的戀愛,可是會被馬踢死的喔!」

「誰在談戀愛呀!」
抓住楊戩一縷被風吹而拂上自己臉龐的髮絲,太公望將臉湊到楊戩面前道。

「先不論師叔的話,維納斯可是很認真的喔……要讓她死心的話可沒有那麼簡單,您打算怎麼做呢?太公望師叔。」
紫色的眸子中映著太公望陷入沉思的表情,楊戩對太公望的計策一向很感興趣,不論是在那方面。

「這個嘛……」碧綠色的眸子中映著楊戩興味盎然的表情,太公望並沒有回答楊戩的問題,只是注視他的雙眸逐漸變得深沉,變得異樣。

「師叔?」
因為太公望的眼神變化而略為不安的楊戩想要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開些,可是還沒將想法付諸實行,太公望的手已經撘到他的肩上,阻絕了他離開的動作。

「楊戩!」
嚴肅的口吻,太公望喚著楊戩的名字。

「呀∼是!」反射性地,楊戩回應著太公望的呼喚。

「託你的福,我已經想到了一個方法,嘿嘿嘿……」
太公望簡化版的臉上浮現出可算的上是詭異的笑容。

「……啥?」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何時何地幫了太公望的楊戩,只能以充滿疑惑的眼光望著師叔,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說明的答案。

但是太公望並沒有回答楊戩的疑惑,只是很開心地雙手大力拍打著楊戩的肩膀道:
「我和你一起坐哮天犬回營吧!楊戩。」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滿腹疑問的楊戩,在幾天之後得到了答案。


※ ※ ※ ※ ※ ※ ※


那一天,太公望因為有要事回崑崙,例行性地軍務會議在軍師缺席下,由楊戩與周公旦主持,一切進行地相當順利。可是在會議結束,大部分人群都散去之後,楊戩被一臉神秘兮兮樣子的鄧蟬玉叫住而停止了走出營帳的腳步。

「怎麼了嗎?蟬玉。」
看著眼前活潑的紅髮少女上下打量自己的奇怪目光,楊戩不自覺皺起眉頭。

「嗯……」
一向直言直語的蟬玉,此時很難得地陷入了躊躇的狀態,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就說吧!吞吞吐吐可一點也不像妳喔!蟬玉。」
好奇心被蟬玉不同於平日的表現挑起,楊戩如此說著,俊美的臉上浮現淡淡地笑容,那是足於顛倒眾生的迷人笑容。

「我說楊戩……」
猶豫了半晌,終究還是將心理疑惑問出口的蟬玉大聲地對眼前的麗人道:
「你和太公望是情人關係的事是真的嗎?」

喀答!

楊戩的理智線斷裂的聲音。

「我說蟬玉呀!妳這樣大庭廣眾下問出口,叫楊戩怎麼可能承認呢!」
突然冒出的聲音發自一個黑髮黑瞳的少年口中,頭上綁著白巾,臉上有著一道傷疤的青年給人一種"戰士"的感覺。

「可是我實在很難相信楊戩竟然會是太公望那傢伙的"女朋友"……你難道不這麼想嗎?黃天化。」

聳了聳肩,口中叼著煙的黃家次子道:
「既然是太公望師叔親口說的,應該不會有錯吧!我比較好奇的倒是一開始師叔究竟是怎樣拐到楊戩的。」

「一定是太公望耍賤招的關係。」
想起過去和太公望對決的情形,蟬玉如此說著。

「我倒認為他們是兩情相悅哩!如何,要賭賭看嗎?」
從蟬玉身後冒出的黑髮男子如此說著,有著一雙靈活黑眸的他,給人一種落拓不羈的豪爽感覺。

「呵!呵!呵!武王呀!你上次下注太公望被維納斯糾纏撐不過一週,結果輸的一蹋糊塗,看來你受的教訓還還不夠嘛?」
蟬玉掏出自己的錢包道:
「我以這裡面所有的金額下注,楊戩絕對是被太公望(嗶──)以後,再被(嗶──)之後,才無可奈何變成他的(嗶──)的。」

完全忘了剛才自己還在懷疑事情真相的蟬玉,熱烈地和武王打賭起來楊戩究竟是怎樣成為太公望的人,一旁的天化也不時提供意見。

「那個……對不起,天化、蟬玉、武王……」
從結凍狀態恢復過來的楊戩,冷著一張臉打斷了正討論著賭局的人道:
「你們可以把剛剛的話說清楚一些嗎?我什麼時候成了師叔的"女朋友",還有師叔親口說的又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全身散發著殺氣,手持三尖刀的楊戩,就算是笨蛋也知道此刻正是應用"此地不宜久留,走為上策"這句話的大好時機。

「不好!我突然想起我和親愛的honey約好要討論蜜月旅行的事了。(我什麼時候和妳約好了by土行孫)」
蟬玉飛快地往營帳外溜去。

「我差點忘了旦要我在會議結束後和他出去視察,先走一步了。」
姬發的腳步也開溜的很快。

「呃……這個……我……」
還來不及想到理由離開的天化被三尖刀阻住了逃脫的去路。

「我想你應該有時間可以好好解釋這種情況吧!天化君。」
楊戩俊美的臉龐上露出笑容,那是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微笑。

「我想那種事你應該知道的比我還清楚,畢竟是你和師叔之間……」
看著突然逼近到眼前的三尖刀,天化連忙改口道:
「我是從武吉那裡聽來你和師叔的事情,也許你問他會比較清楚一些……」

「你找我嗎?天化先生?我在外面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
從營帳入口探進來一個短髮少年的頭,詢問的眼神望著營帳內的人,露出開朗的笑容,正是太公望的門下弟子.武吉。

「呦!武吉,你來的正好,楊戩有事情想問你。」
把燙手山芋丟給突然出現的武吉,天化稍微挪動身形以避開近在眼前的三尖刀。

「有什麼事情嗎?楊戩先生?」

看著武吉人畜無害的純真表情,楊戩遲疑了一會兒才道:
「呃……武吉,我聽說你似乎、好像、大概、應該、可能聽到了一些錯誤訊息……有關於我和師叔之間……呃……」

正思考著要怎樣詢問才不會有害武吉純真心靈的楊戩,在聽到武吉的下一句話後再度陷入結凍狀態。

「我沒有聽到什麼錯誤訊息……呀!我知道了,楊戩先生是要問關於你和師父間(嗶──)的事情吧!」
武吉笑容不變地道:
「還是你被師父(嗶──)或(嗶──)的事情呢?」

「……我想楊戩大概是想問你怎麼聽到太公望師叔說出他們之間的秘密(?)關係吧!武吉。」
帶著一點點同情的眼光看著言語不能的楊戩,天化拍著武吉的肩膀苦笑道。

「咦?那是不能說的秘密關係嗎?可是全周營的人不都知道了嗎?」
眨了眨眼,武吉疑惑地說著。

「……全周營?」楊戩青著一張臉重複著武吉所說的話。

「是呀……對了,那天楊戩先生出去巡邏不在軍營,師父本來跟平常一樣被維納斯小姐追逐,卻突然停下腳步,向維納斯小姐告白你們之間的感情……我聽了真的好感動喔!」
雙眼閃閃發亮的武吉對楊戩如此說著:
「原來你們之間有著那麼動人的愛情(?)故事。師父能"娶"到你實在是太好了,楊戩先生,希望戰爭能早日結束,你和師父之間能過著美滿的"婚姻生活"。」

我什麼時候又從師叔的女朋友變成他的妻子了??

一時之間啞口無言的楊戩如此想著,只覺得此刻自己腦中一團混亂,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靜。

「我那時沒在現場聽到實在很可惜,聽說當場就有不少人被你們為了專心戰事而隱藏的感情感動地落淚。」
天化小心避開三尖刀的勢力範圍,走到武吉身邊道:
「但維納斯好像因此受到不小的打擊,不知道跑去那邊了,我想她大概不會這麼容易放棄師叔,你可要小心一下這位情敵。」

誰是維納斯的情敵呀! 

很想如此大喊的楊戩話還未說出口,武吉突然開口道:
「呀!我聽到哪吒先生和天祥在找我的聲音,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了。」

「等一下,武吉,別跑那麼快,我和你一起去找天祥吧!」
將煙蒂丟到地上踩息,如此喊著的天化連忙跟上已經衝出營帳之外的武吉。
可是並肩而行的兩人走沒多遠,卻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一聲巨響,還伴隨著楊戩的吼聲。

「太公望師叔!」

因為聲音而回頭張望的天化和武吉兩人,只能看見楊戩乘坐哮天犬衝破營帳往天空疾行而去,身影逐漸縮小成為黑點,消失在天際之中。

「楊戩先生是怎麼了嗎?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呢?」
視力極端良好的武吉看著楊戩消失的方向道。

「誰知道呢?戀愛中的人心思是很複雜的,情緒上的變化也很大……」
聳了聳肩,天化如此說著:
「說不定是被大家知道了秘密戀情而感到不好意思,跑去找師叔抱怨吧!」

「原來如此呀!不愧是天化先生,知道的事情真多。」

「哪裡……我們還是快點去找天祥他們吧!戀愛的煩惱就讓當事人去解決吧!」
如此說著的天化和武吉快速離開現場,只留下破了個大洞的營帳及圍觀的士兵們竊竊私語著軍師和其得力輔佐間戀情的最新八卦持續發酵加溫中……

「楊戩果然是太公望的戀人那……」
蟬玉代表眾人下了這樣的結論。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奇怪的開頭,奇怪的結束。
果然要把心裡的想法表達出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