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賦別》 BY曉翎兒

※ ※ ※ ※ ※ ※ ※  


  師叔……已經死了。
  
  微微還記得,魂魄飛去的瞬間,心頭忽湧的恐慌……師叔死過兩次,只有這一次,彷彿真的失落了什麼,胸口蕩蕩的,一股不安的寒意充斥,冰涼的,無邊的空虛。

  「相信他吧!你們不是和他作這麼久的同伴嗎?」

  是的,該相信師叔啊。現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敵人妲己……他不能在師叔回來的時候,只剩下一個無法收拾的殘碎。

  也許他的力量不夠,但還有同伴在……

  他要撐下去。

*  *  *  *  *

  「小四和武吉在找你。」不必回頭便知道身後的人是誰。楊戩空漠地說著,一面收拾桌上的文件。

  「……我知道。」伏羲站在帳邊,面對著眼前的情景,不由得微微苦笑著:「我是來和你道別的。」

  「為什麼?我不覺得……我們之間有什麼道別的必要。」

  「我覺得有。」

  楊戩此時已坐在椅子上,聞言抬起頭來,紫色的瞳眸光彩如昔,卻是淡淡的,直直地,凝視著眼前,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和輪廓,和眼光……依舊撩不起任何依戀。而心裡頭又同時浮現了另一個,不正經的模樣,堅毅中偶爾脆弱的神色,宛如風般的本質,卻眷戀著一個傷痛的過去,窮盡其力也要完成的理想……那個人常在眾人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偷襲他的臉頰,讓他一個人嚇一大跳,他卻在一旁若無其事地偷笑;那人喜歡二人對坐的片刻,共喝一杯清茶,也許談論公事,更也許什麼都不說,只是相對微笑;那人喜歡拉著他去偷桃子,然後讓他還沒完全搞清楚狀況又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莫名其妙變成了共犯;那人還喜歡跑到沒有人的地方,大聲地叫出我喜歡你,弄得他面紅耳赤;更有好幾次開完會後,他負責把「那個人」送回床上,幫他脫鞋子,蓋棉被,在他額上印下一吻;每次纏綿後,他都在自己的懷裡沉眠,而自己常一晚沒睡,不停不停地撫摸他的頭髮,只因為他睡夢裡,安心的表情……

  這是他們共同的記憶,是和「他」的,不是他。

  從楊戩閃神的表情裡,伏羲知道他在想什麼,看的是誰。也許他不該來,該在事情交代完,大事底定後,讓一切分道揚鑣,自己去作一直想作的流浪……世間情苦啊,只是過眼雲煙,不論怎麼大的狂囂和波瀾,最後都會淡去,恢復映天水鏡般的無我,收納新物。滄海和桑田都會改變,諸法空相,毋須強求。

  活了不知有多長多長的歲月,從故鄉,到地球;在故鄉的繁華後的殲滅,從上古到現在的殷亡,長生不死換得的,就是心一次次,逐漸地麻木,終至無感。對了,既然這樣的話,他來做什麼?他應該對楊戩一如武吉和四不一樣,不告而別……尤其這人是不受他外貌上神似的欺騙,清清楚楚地,把他和以前那個人分開的。

  但他無法忽視心頭想再見一面的渴望……是的,他不是「太公望」,只有一部分就不是完整,當初會說「就把我當作太公望吧」只是方便而已;也許是當初他把三尖刀揮過來,最後又收起時那分心死的表情,喚出了體內曾經是太公望的記憶和情感,以及屬於王天君的執著和恨意……

  所以他來了。只是為了「道別」。不再是眷戀或者恨,只是一點點薄薄的牽懷。

  「如果只是要換得原宥,那沒有必要。我不恨你,也不恨『他』。反正我早就知道,有一天會分開的了。」

  冷冷的話語幽幽地傳遞著,再度互相凝視,伏羲是真正知道自己是來錯的了。口唇蠕動著,卻沒有發出聲音,悶了一會才道:「……我知道了。」

  「那麼,我送你出去吧。也許等一下武吉和四不會來找你。」

  很清楚的逐客令。伏羲也不多囉嗦,轉過頭跨出房門。楊戩隨後跟了上來;就在欲到送別的最後一步時,伏羲轉過身,率先開口道:

  「握個手好嗎?」

  楊戩沒有回答,遲疑了一會才伸出手去,一修長一纖小的手,緊緊交握……他突然想起每次師叔抓著他的手時,都會驚嘆著說:

  「唉呀……你的手怎麼總是涼涼的?血液循環不好嗎?這時候就要該多吃桃子……」(作者: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bb)

  而他總是失笑而溫暖地,感受到摩挲下,師叔永遠灼燙的指間和掌溫。

  而現在,對方的手心,卻比自己還要冰冷。

  驀然抽回手來,倒退了一步,淡淡地道:

  「再見。」

  伏羲只像了解了什麼般,微微一笑,一語不發地轉頭而去。

  屋外正值晨醒。雲冉草纖,翠沼殘花。楊戩看向天空,一片水般的晴藍,一切路徑無痕。

  一如我對你的記憶,透明,卻依舊存在。

  不知道過了多久,彷彿有股濕意在風中擴散。待想到撫上面頰時,才發覺指尖已乾。

  對自己釋然地笑了笑,回頭繼續打算處理公文。

  「楊戩大人……你有看到師父嗎?武王說他上星期還有來過周呢!」

  「師叔?沒有啊……」

  「怎麼辦……我好想念師父……」

  「主人也真是的,為什麼不回來一下,讓我們這麼擔心……」

  「嗯……我可以叫哮天幫你們找一下……不過師叔那傢伙如果不想見人,八成也找不到……」

  「啊……楊戩大人願意幫忙嗎?那真是太感謝了!」

  「……這沒什麼,不必客氣。」

  也許有一天他們會懂得的。這該是一種成長的歷程吧。回首來昔,他也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明顯的改變,再也不若曾經的幼稚和鑽牛角尖。

  我要走出自己,不再追步父上、師匠,或者師叔。

  而是超越。

(END)

後記
  這該是我心目中,楊戩和伏羲的結局。也許和旁人不太一樣,要說鑽牛角尖也罷……在心裡,伏羲和太公望就是兩個人,不能比較,也不能視同。最喜歡的那一個,就是師叔而已,不是後來那個仿冒品(原諒我這麼稱呼伏羲……bbbb)

  其實這個結局,我好久好久以前,就隱隱地想到過了……沒想到的只有,伏羲的代替。如果走的人是「太公望」的話,我會寫另一個結局……不過,藤崎老師真是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

  那麼,就這樣。(^^;;)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