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在現實裡的真實(全) BY曉翎兒

※ ※ ※ ※ ※ ※ ※ ※ ※


  層層疊疊的、重覆的夢……

  「你是我最驕傲的弟子……楊戩。」

  彷彿又回到王天君的紅水陣裡,師匠溫柔的、撫慰的笑,最後的遺言一字一字,飄浮在天際,纖薄地模糊難辨,像是從來不曾存在過。

  一幕一幕、流泉般的影像,瀟灑活絡、澄明清澈地倒映著;侵骨冷意宛若翠湖上湮薀的寒煙,延伸纏繞,終至遮住了視線。

  無力感麻痺了神經。

  「如果你早知道的話,你那笨師父就不會死啦。」
  「小戩,不要向人性挑戰,那是必輸之賭。」

  當真實在現實裡浮現,終當結束;他明瞭得太晚了……

  「通天教主,你還在幹什麼?快殺了他!」

  扭曲著、下命令的臉。這是人,還是妖怪?

  父王面無表情,依言掀起六魂幡……

  深沉的恨意,來自於那個怡然自得站在一旁,等待著眼前的一切如同他一般的毀滅……

  「楊戩?你怎麼了?」

  驀然驚醒。月色裡,師叔的臉孔放大了好幾倍,難得竟是擔心的表情。手指天經地義般地撫上額,熟悉的紋絡,令人安心的清涼:「沒事吧?怎麼抖成這樣?」

  沒有任何猶豫,雙手一張,用力環抱住師叔的腰際,整張臉埋入胸前。感覺到師叔略微驚愕的反應,卻沒有推開,反而伸手輕揉著微潤的髮梢:「做惡夢啦?早就告訴你不要老是在改公文,偶爾要你陪我去玩你都不肯……」(←師叔,你就只會抱怨這個嗎?^^b)

  明明很久都沒做過的夢,也早就該已釋懷,可是,為什麼……

  閉上眼,師叔的體溫、氣味,和聲音,完完整整地環繞,好安心;

  好喜歡……

  音魂歇止,陷入沉靜。師叔把臉湊上來,試探性的吻在確定後轉為誘惑;因主動而默許,我把師叔抱至腿上,交纏難分的繾綣……


  是誰在寵對方呢?是我在保護你,還是你在保護我?

* * * * *

  在夥伴的面前,從來就不輕易現出原形。猶記得以前,曾經如其他人對待妖怪那樣,表現出輕視,一面也在心中輕視自己。其實很早就知道,人類對妖怪的排斥,來自於物競天擇的自然和對未知的恐懼;但,這不也是人類最真實的面貌和情感?

  而,如果我只是一個平庸的妖怪,也許就不必有這麼多矛盾了吧?倘若平庸可換得的,就是什麼都不需深思的平安喜樂,那麼我寧可就當一個平庸無智的妖怪,生老病死,無慾無求。

  「崑崙因你而得救了……」

  但我卻救不了師匠。假如我那時還剩一點力氣,能夠把師匠送出紅水陣;能夠用這一身被保護的完好,代替師匠的血肉模糊……

  「聞仲…我把…全權都…交給你……」

  終究沒有認出我的父王,在最後一刻,用六魂幡保護了我……血親相連,化為魂魄前的瞬間,永遠不忘的,是心頭那欲泣的傷悲……

  「楊戩,原來你在這兒。」喘著氣呼喚的聲音,熟悉的影子奔來……

  「武王?怎麼了?」

  「剛才殷那裡傳來密報……」

  注視著武王認真的眼,憶起初識時的吊兒郎當;同時也想起因為封神計畫和伐紂討殷而犧牲的同伴們……

  師叔走了過來,安靜地注視著我。我就知道他已經發現了。

  『不必……擔心我。』

  略微動了動口唇,幾乎不成字句。師叔搖了搖頭,很不在乎的。

  『我從來就不擔心你。』

  師叔到桃源鄉的九個月裡,除了代批公文,進攻澠池城,和對大家進行訓練外,我更期許自己,一定要追上師叔。不只輔助封神計畫的絕對不變,繼承師匠的遺志和父王的榮耀,是我最新的追隨和超越。

  痛苦不能忘記,但也不能滯留。我要讓師匠和父王知道,他們的犧牲絕對不是不值。失去普賢師叔的太公望師叔,同是失去父親和師匠的天化,失去父親和兄長的武王,和其他許多失去十二仙的崑崙道士們,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吧……

  既被給予了天賦之才,就不能浪費捨棄;我一定要堅強,絕對不能成為大家的牽絆。

  望著走近來胡扯的師叔,一份安心感包圍住心底深處。

  無論如何都不會捨棄對方的情感,之於師叔的愛戀……

  僅剩的、最重要的人。

* * * * *

  「我已想到數種將你打倒的方法,譬如說,用師叔的風將你包圍後再用火龍鏢把你燒掉…」 

  「還有用普賢師叔的太極符印,將你的水素和炭素分解也可以!!」 

  從容不迫地變化著,一面憶起曾生死與共的同伴,發自內心地,露出自信的笑:

  「——因此,我連一點點敗數也沒有!因為在我堶掙h著過往曾相遇的伙伴們的力量!!」

  「但我特意想用這六魂幡來打倒你,投降的話就作罷……」

  感覺得到意識裡殘忍的本性,和被師匠教育著的超我交戰……但我已經不想再隱藏。

  這樣的楊戩,才是真正的我,與現實融合著的真實,從來也就不曾改變過的。

* * * * *

  從不覺得承諾有任何必要性。所以當師叔的魂魄因胡喜媚的半妖態而飛出去時,雖有一時的驚愕,卻不難過,和師匠被封神時的感覺完全不同。

  只是,有股莫名的意緒被攪動,彷彿有些什麼選擇將要出現,被要求要捨棄……

  師叔回來了,那種異樣的感覺更加強烈。

  「很久沒見了,王奕。」燃燈道:「能夠復活實在太好了!和你一起戰鬥的話我便有信心!!」 
  
  「王奕!!?」青天霹靂般的名字……

  「燃燈啊,別叫我王奕了。就照以往一樣把我看成太公望吧。」 

  不再多加思考,三尖刀揮了過去──

  「你是…你是王奕嗎……那麼,是你殺死我的父親和師傅的吧!!?」

  『那個人』定睛望著我,摻雜著師叔和王天君的眼神,和動作:

  「不錯!!是在我堶悸漱天君做的!!!」

  同時的兩個人,最喜歡的,和最恨的……

  心裡在瀝血,那不願承認的真實擺在眼前;望著『伏羲』熟悉又陌生的眼……師叔,這一段,想必你在當初,也已經猜到了吧?總是了解我的你……

  驟然醒悟,頹然放下了三尖刀。


  「算了,即使在這堣瑰i也不會得到甚麼。這件事待打倒女媧後再作了結吧。」

  「且如今與其說你是王天君,太公望師叔佔的比例較多。」 


  當真實和現實同時出現時,再來考慮這個問題吧。我要做的,還沒有完成……

  就是要有所選擇,甚至……捨棄,也該在完成之後。

(END)

補後記
  也是及時作品。應該算是『賦別』的前篇吧,我想。

  之於楊太,寫了不少試驗作品,想探索其中最接近真實的模樣。那些不完整的文字試驗,後來都被我捨棄;這是少數還遺留著的一個。

  所以,無話可說。

                               by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