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青春紀事(下)  BY曉翎兒

※ ※ ※ ※ ※ ※ ※ ※

  

  沒事……才怪!!

  過了兩天,剛好是我和母親相聚的日子。傍晚才剛進了門,就看見母親和她的情人正在門邊接吻。我臉一紅正要退出,母親卻已經發現了我:

  「唉呀∼∼小紂紂∼∼(心),小戩已經來了喲∼∼(心)」

  「嗯∼∼妲己,那我三小時後再回來∼∼然後我們再來過個熱情夜晚∼∼∼∼」

  「呀呀∼∼紂王討厭啦∼∼∼(心)在小戩面前害羞什麼∼∼別忘了我們今天晚上要做oo還有xx還有&$和*#……要把道具(?)買齊喔∼∼∼(心)」

  「放心吧妲己,我一定會全部記得的……」

  「嗯……人家最愛紂王了……」接著是一連串的接吻聲。

  「…………////////////////」我只好偏著頭,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難分難捨了好半天,紂王這才出去了。我那美麗的母親一送走情人,便毫不在意地把我拉進屋子裡:「小戩∼∼(心),好久不見了∼∼(心),你最近在忙什麼呀,不但不來看我,還瘦了一大圈耶∼∼∼」說著就要對我上下摸索「驗身」(bb)。我趕忙伸手阻止她。

  「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不要這樣啦!」

  「討厭∼∼兒子有了情人就忘了娘了……還不准娘碰你嗎?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可是好歹你也是我養大的呀∼∼(心)像你小時候身體不好,我為了祈求你長命,還特地幫你打扮成女生……那時候的小戩不但漂亮,而且傻愣愣什麼都聽我的耶,真的……好∼∼可∼∼愛∼∼∼∼(心)」

  「媽……媽!!」天呀,這件事居然還拿來提醒我!實在是……「媽?妳剛剛說什麼?情人?」抓住了語病,我立即聯想到前兩天的事情,連忙追問下去:

  「妳聽說了什麼?」

  「我那有聽說什麼?」母親嬌滴滴地看著我:「是小戩不對,有了情人也不來告訴娘∼∼∼你喜歡男生正是娘的夢想(??)呀,娘∼∼根∼∼本∼∼就不會反對你們,你怎麼可以讓人家來為你求情呢∼∼∼要不是我那天突發奇想要去看你,又剛好碰到你不在的話,不曉得我還要被瞞多久呢∼∼∼小戩好狠的心呀∼∼∼」

  什……麼!!?

  已經顧不得母親的嬌嗔,因為一股可怕的寒意驀然湧上四肢百骸。

  「娘……你說我的情人……長得什麼樣子?」

  「咦?小戩你糊塗了嗎?他不是棗紅色的短髮、碧綠色的眼睛,身材矮小,五官很可愛,痞痞又很聰明的樣子嗎?我記得他叫太公望嘛……告訴你喲,小戩(心),娘很喜歡他喲,上次他來看我,我讓他看了你小時候穿女裝的照片……聊得很開心呢!我還和他交換了房事心得喲,他懂很多呢∼∼∼(心)對了小戩……」母親突的拉低我的身子,一抹甜美的笑意逼近我的臉,竟和學長有幾分神似:

  「小戩是攻還是受呀?」

*  *  *  *  *

  所以,我開始對這一切起了疑惑:這一切……該不會一個……陰謀吧?

  從母親那裡出來後,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地去刺探義父,結果得到了「能愛上一個人是很珍貴的,小戩要好好把握……雖然我會覺得寂寞,不過我已經確定,太公望是真的很喜歡你……所以你就放心吧……」的回答。再打電話給韋護,在電話的那一端,韋護『非常義氣』地告訴我,他暗中調查,那些『楊太同盟後援會』、『太陽光輝日社』幕後都有人支援和發起,而他調查的結果,發現那非常可能是『班聯會的高層人士』所進行的『官商勾結』。

  「所以楊戩,你喜歡太公望學長是一回事,但既然有這種可能,你自己就要小心呀!」韋護好心地警告我。

  至於我,則走入一團亂線,找不到始,目前也沒有終。

  我是進去了楚門的世界嗎?這一切都是一場捉弄?或者……

  想了一夜幾乎無眠,不敢導出結論,倒是生了滿腹疑惑,和……被耍弄的怒氣。

  第二天到了學校後,本想立刻去找學長問個清楚,一路上卻受到重重阻攔——不是有人刻意阻擋我,而是女生和巧克力——我這才想起來,今天是西洋情人節。

  擺脫了女生的糾纏和加油聲浪(加油什麼?當然是『楊太同盟後援會』、『太陽光輝日社』的女性成員!),卻到處都找不到學長的蹤跡。經過行政大樓的時候,只見普賢學長從裡頭出來,一副愁眉深鎖的模樣。他一看見我,立刻扯出一抹笑容:

  「楊戩。^_^」

  「有什麼事嗎?我在找太公望學長……」縱然心急,我仍耐住性子停了下來。

  「我就是要告訴你小望的事情……小望剛剛打手機給我,說他病了今天不能來上課,班聯會有什麼事的話要你暫代處理……楊戩?楊戩!」

  來不及聽完就從了心中的反應而去。自然,我也沒注意到背後的普賢學長已然褪下愁眉,唇角漾出天使般微笑的模樣。

*  *  *  *  *

  因為有學長家裡的鑰匙,我沒驚擾學長便直接開鎖進去。果不其然,學長的房子好一陣子沒來,又亂成了一團。更慘的是,已經在床上睡死了的學長,棉被只有一半捲在身上,另一半則和地板耳鬢廝磨去了。

  「真是……就算是春天了,也不能睡這樣呀……難怪會感冒……」看累成這樣子,八成昨晚又跑去打工了吧……習慣性把棉被整理好覆上,只見學長嚶嚀一聲,又轉過來睡著了。我看著學長瘦削的臉龐,不由得蹲下身子,手指輕撫上去。

  「學長……望…。」低低喚著,掌心感受到熱度,有一點發燒……不過似乎不太嚴重。微微呼出口氣,腦子在想著離開,好煮一鍋稀飯和蒸蛋,如果有橘子更好……想歸想,貪戀的手指卻遲遲不肯分別;已經銘記于心的五官線條,柔軟微熱在指尖感觸著;只見學長的鼻翼翕動如柔羽,氣息盈盈地呼撫在我臉上,這一切都撫平了昨晚便累積出來的怒意,甚至牽引出加速的心跳。

  能生什麼氣呢?如果這一切接近的過程是學長的計算,那也要我自願跳入才能成立不是嗎?連問也沒問清楚就急著跑過來確認的自己,是沒有資格去說任何的。

  只是……說不在意,卻也是騙人的……學長這麼費盡心思,而從中想要得到的,和我心中最希望的答案,是相同的嗎?

  微微地闔上眼。昨晚也沒好睡,現下一平靜下來,有一點倦……好一會再度睜開時,我驀然看見學長那雙碧澄澄的眼珠,笑吟吟地盯著我……笑?

  「戩……」

  有點陌生、卻又是熟悉的音質……溺水清醒時的感覺忽然憶起,只是已經沒有了游泳池消毒藥水的味道,倒是感冒發燒時特有的苦澀和灼燙……柔軟的唇瓣緩緩撫弄,方才覆上的棉被又滑了下去……手臂像蛇一般圈捲上脖子。過度親密的接觸和熱度讓我的腦子倏地空白一片,一陣顫慄卻清楚地竄上背脊。始終,我都瞪著眼看著學長的動作,學長閉上眼好一會後,我又看到那雙碧澄澄的眼珠。

  「楊戩……你再這樣看著我,我會把你吃下去喔。^^」

  我忽然明白了。淡淡的,我也笑了笑,心想這一著可不能輸。

  「誰吃誰……現下還不是決定的時候吧……學長。」做出欲把學長抱回床上的動作,才一放定就推倒在床上,我居高臨下地俯低身子,瞪視著學長:「雖然我喜歡你……可是被欺騙的感覺並不好受,你知道嗎?」

  「欺騙?」學長的臉看不出驚慌的表情,卻是笑著,眼神很溫柔:「我只是喜歡上一個人,所以去追求他……因為我喜歡的那個人,個性好強、對感情又總是臨陣退縮,偏偏覬覦的蒼蠅很多,還不分性別喔……」蛇般的手臂再度纏了上來,不知不覺主從地位又對換了……也許從來就沒有換過。「嗯……」

  唇舌再度相就,這一次除了熾烈的攻掠,連衣服也在隙間被一點一點地褪去……略嫌高溫的指梢在撫上胸尖的同時,無法控制的呻吟也流洩出來……混同著幾乎沒有阻止力量的抗議聲:「……嗯…學長…不行啦……你還在……唔…發燒………而且現在是…早上……」

  「每次幻想的對象……就在眼前……剛剛還說喜歡我……我怎麼可能放掉呢……」惡魔般的聲音在耳邊迴蕩,手邊的動作卻一點也不止息。不行啦……我…我不想當受啊……說性幻想的對象……學長也是…我的啊……

  剛剛只是心一軟,就被攻佔了先……否則在力量上也不見得會輸……可是被這樣撫摸的我一下子就投降也太沒用了……連帳都沒算好,就要被吃掉……

  難道我這輩子都要拿學長沒辦法嗎?連床事也是……嗚∼∼

  像是應了我的祈求(?),「咚」的一聲,原本還在挑唆身體背叛的手軟了下來,接著就看見學長倒了下去。我呆了半晌這才清醒過來。

  「學長?學長!!你沒事吧!?」

  ………………

*  *  *  *  *

  然後呢?

  然後就符合了學長的計謀,我和他成了情人;學長的感冒也好了,班聯會、學校、孤兒院、打工的事仍在繼續;而『楊太同盟後援會』、『太陽光輝日社』的成員,據說樂瘋了,還打算出合集來賣呢。不過學長說:

  「既然已經把你追到手,那就用不著她們啦;我們的親熱照片怎麼可以隨便流出去呢!」

  至於未完的床事,我和學長還在奮鬥中,因為我們沒有一個願意當受;未來就要看誰高明了。

  只是,曾經的過去在我的心中一幕幕鏤刻為記憶,在一遍遍回想裡逐漸明晰,卻找不出直接的線索和證據。到底……

  到底學長把我拐騙上手,是用了多少計謀,又是從何時開始的?

  溺水被暗戀的對象救,我確實一點都不高興;如果那是一場圖謀,那我後來的受制不是就不值了嗎?我心甘情願是一回事,但這是另外一回事,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妥協……(作者:是嗎?^^b)

  「你還在計較那些啊?」

  對,我就是要計較。不管怎麼說,被騙都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哪!

  「被我騙你那麼在意嗎?算清楚真的有那麼重要?」

  呃……也不是啦,我重視的不是算清楚這回事,而是……而是一定要抓住什麼來制住學長……我一定要保留一些,不能讓學長吃得死死的……

  「我才沒有吃死你哩,是你願意被我制的呀。」

  就是這樣我才更堅持……每次都輕易棄械投降,我的自尊往哪裡擺呢……耶咦?學長,你……你現在在做什麼?

  「你會這麼囉嗦,只是因為沒有身心結合唄。來吧,現在天時地利人和,咱們來『鸞鳳和嗚』吧。^^」

  啊……不……不行啦,這裡是……耶?我們什麼時候走到學長的房間去了?還在床上?

  「剛剛呀。我問你要去哪你根本不理我,才帶你回來的。」

  哇啊啊……不成,我不要當受……得在還沒失去理智前逃開才行……呃?可是為什麼沒力氣了……難道……剛剛的咖啡是……

  「你猜到了對不?嘻嘻……戩就是這點可愛,每次要設計你很辛苦的呢,稍不小心就會被你發現……不過你最可愛的地方就是,平常都正經乖巧,只有在我面前流露出你的本性……嗯……你的頭髮好香喔……」

  「…啊……嗯……學長…不…不可以……啦……」僅剩的力氣努力想拉開距離,和那無所不在的魔手。可是一面呻吟一面阻擋連自己都覺得沒有信服力……怎…怎麼辦啦……

  「嗯……楊戩……我喜歡你……」不知是第幾次的覆唇,甜美的摩卡咖啡香宛如迷藥般迷惑了我的心智。也讓我完全感受到自己……只要對學長的心意不變,這種情況只怕也是永遠不會變的罷……

  像是給予了允許的答案,我在心頭輕輕嘆息,卻深深擁住眼前微笑的惡魔,回應親吻。

  「我也愛你。」

(END)

  後記

  三回結束了……幸好……(非常害怕無限膨脹……我還有很多東西想寫耶……@_@)

  這是我第一篇太楊。其實到下篇中間之前,我還在考慮到底要怎麼決定歸位,不過最後還是依了原先設定。看完之後,不得不承認竹里殿的小說力量真是很大,以前的我絕對不會寫出這樣的情節說……不過,欺負小戩真的很愉快……(汗)

  至於師叔到底用了多少計謀才騙到小戩,我這做作者的也不知道……大家來猜猜看吧(^^b)。

  下篇出來後順便把上、中兩篇修改過,算是定案了罷……說起來這也是我寫小說這麼快的一次,以前都是一篇拖磨許久,這回不到一個禮拜就寫了三回,算是破了紀錄了(bb)。

  那麼,以上。希望大家喜歡,而且多多指教。(^^)

                                 by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