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青春紀事(中)  BY曉翎兒

※ ※ ※ ※ ※ ※ ※ ※ ※


  照顧學長最麻煩的地方,就在於學長終其一生在研發的懶惰功力——他能躺著的時候就不會坐,能坐的時候就不願站,能坐車就不肯走,可以飛的時候就不要跑。想要吃的時候,他會連「銀貨兩訖」這種基本合法的動作都省略。

  為了不破壞校譽,以及天生的勞碌命(楊戩自己嘆了一口氣),有好一段時間,我像笨蛋一樣成天跟著學長跑,以免他出亂子。

  對,我不是沒有懷疑過,像學長那麼聰明,難道搗蛋後還能脫不了身嗎?告訴你吧:學長在這種「小地方」絕對是懶得動他的腦筋的。

  曾經狠下心來不理他一天,結果就是半夜的時候披星戴月地和義父去警局保學長出來,而且和一群「受害者」道歉——學長沒有家人,普賢學長又不在,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學長就這樣讓我背回家,還讓他占了我的床。

  為了有一天不會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死訊,或者有人在學長睡死的時候被人拐走(學長安靜下來,還有笑的時候可是很可愛的……by 無可奈何的楊戩),我只有認了命追著學長,並且努力預測學長會去的地方、從完全沒有秩序的行動中找出學長的習慣,以免毫無效率浪費一堆時間。

  到後來,這也變成了我的「習慣」。而且不知怎的,還增多了毋需副會長做的事,比如便當。我的便當是我自己做的,在一次「義不容辭」奉送給因為月底沒錢而幾乎餓昏的學長後,也不知怎的,就答應了負責學長往後的中飯。

  接下來就是打工。原本我的生活不虞匱乏,用不著去工作。但又不知怎的,偶然一次去學長打工的地方去找他談事情後,我也變成了便利商店員工之一,和學長成了同事。

  再接著,學長去孤兒院的時候,我也跟著莫名其妙地當了保母。

  真是太可怕了。我後來自我反省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切的因素,全在於學長的三寸不爛之舌,總有辦法把人騙得暈頭轉向,迷迷糊糊之中就會做出違反心意、超出預定的事情來。

  像我這種不關心別人、什麼事都以自己為優先考慮的人,竟然會願意為學長做那麼多事情,雖然很難,但不得不承認,學長實在是一個特殊而且不可思議的人。

  雖然累,但學長總是層出不窮的餿主意,能兼具有趣和效率的點子,對孤兒院的小朋友無窮的耐心,打工時難得不偷懶的認真模樣(學長打工除了生活費,還有為了給孤兒院的小朋友們帶禮物),吃飯時(後來甚至三餐都讓我負責了bb)嘖嘖不斷的讚美,甚至在說「楊戩!這個就拜託你了!」時,既耍賴又信任的表情,都讓我感覺到無窮的幸福——即使這所謂的『幸福』,只是我一個人的妄想。

  仍然喜歡學長,而且愈陷愈深。每次的怦然,都清清楚楚訴說著自己的心情;但看著學長如此明朗無拘的模樣,卻又不能不逼迫自己醒悟——

  學長……不可能會喜歡男生的。不管再怎麼說得冠冕堂皇,性別的差異都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如果排斥,那麼再如何深厚的友情和信任,都能崩毀化灰。

  對,我曾經是這樣子想的,以為這一切都只是我『一個人』的妄想,所以傻傻地決定埋藏,不讓它訴諸於表:喜歡本就是一種珍貴的感情,即使得不到回應,也將會是美好的記憶。

  就在我在學長、班聯會、打工、和學業之間打轉,而且做了如是決定後的不久,學校的活動暫時告一段落,學長中午找普賢學長去了,我終於得到了閒,和朋友一起吃午飯。但從一開始,蟬玉、天化一直用一種欲言又止的表情對著我,令我起了疑惑。

  「你們要問什麼,就直接問唄,好歹讓楊戩聽聽,再讓他決定承認或否認嘛。」原本低著頭不停地吃便當的韋護,看不過去地直接開口。我注視了他們三人一圈,也忍不住好奇地問:

  「發生什麼事?什麼承認否認?」

  「嗯……」蟬玉和天化對看了一眼,決定開口道:

  「欸……楊戩……聽說你和太公望是……情侶關係?」

  「呃咕」一聲,我險些把吞下喉嚨的飯給噴出來。「這是誰說的?」喝了一大口水,我皺起眉來逡巡著三人的臉,冷聲道。

  「這可跟我們沒關喲!是我從女同學口中得知,據說她們聯合做了個地下組織,叫做『楊太同盟後援會』、『太陽光輝日社』什麼的,所以我們才會來問你呀!」蟬玉理直氣壯地說。天化點了根煙,無視我慘白的臉色,徐徐地道:

  「聽說聲勢還很大呢!兩派雖然『支持』的重點有所不同,但主要宗旨就是希望你們在一起,加起來可是嚇死人!我陪著蟬玉去探,還差點進不去,要不是地鼠兄能鑽地,否則還真的很難探查呢!」

  「是呀,honey最棒了!」談到愛人,蟬玉不由得發出陶醉的聲波。

  「『楊太』和『太陽』是什麼意思?」

  「呀,楊戩,你不知道嗎?所謂『楊太』就是『楊X太』,前面是攻,後面是受;『太陽』也是同樣的道理……啊呀∼∼楊戩,你別拿三尖刀嚇人,這是她們說的,和我沒有關係啦!」原本說得很快樂的蟬玉在剎時碰到刀尖後嚇得哇哇大叫。(這時代不該有這種東西的吧?bb)

  「告訴我聚會的地方在哪裡,我立刻讓她們解散!」我青著臉道。開什麼玩笑,如果讓學長知道的話……

  「喂,楊戩,平常心一點,這是女孩子的興趣,你去破壞了,可不符合班聯會的形象喔!」從刀尖下解救蟬玉,天化敲了敲我的頭:「何況你該想到,這種事不可能無中生有,說不定是你們做了什麼讓別人誤會的事情啊!」

  「我和學長的交往很正常,有什麼會讓人家誤會的!」我餘氣未消。

  只見眼前三人再度對望了一眼,一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表情。

  「好,楊戩,那我問你,如果大家找不到太公望,會去問的人是誰?」

  「當然是我呀。」只有我能九成猜中學長的去處。問這理所當然的問題幹嘛?

  「每次太公望有了麻煩,去給他解決的人是誰?」

  「是我呀,那是因為學長是孤兒,玉鼎老師又是我義父,所以他第一個就來通知我……」

  「太公望的三餐,是你準備的是吧?」

  「學長的飲食生活亂七八糟的,基於朋友的情誼,我幫他準備飯盒也沒什麼奇怪的吧!」

  天化連續還問了許多問題,我一面抵擋著,一面卻愈說愈心虛,的確,待在學長身邊的我,是有著私心,但……學長對自己,根本就沒有那種意思啊!如果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讓他被誤會……

  教自己怎麼負責呢?

  韋護在隙間抬頭看了我一眼,復又低下頭吃他的便當;但那一眼就讓我的心底一空。

  韋護……常嚷著要用心眼看人,和我也是最久的朋友,他……大概猜到了吧?我對學長的感情……

  「你要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天化問了老半天,約莫是敵不過我而放棄了浪費唇舌,叫蟬玉把一本東西丟了過來:

  「先看看這個吧!」

  我接過一看,封面赫然是我和學長。再翻開,裡頭全是我和學長在一起的照片,雖然不多,但每一張都看得出……親暱。

  和學長和孤兒院抱小孩的時候……吃飯時幫學長拿下飯粒的時候……一起打工的時候完,背著學長回去睡覺的時候……一起事先討論議案的時候……在草地上把我的腿當作枕頭的時候……拖著學長去上課的時候……甚至讓學長偷桃子幫他把風的時候……

  「這可是那群女生必備的寶典,雖然是菁華,不過還不算是核心(?)的東西呢!不過,這是最接近現實的……怎樣?你該不會還要告訴我,這些照片是合成的吧!」

  怎麼會是合成的,每一張的時間地點我都記得很清楚啊!甚至我自己看著都想要好好珍藏,這些照片是誰照的呢……

  「我們是不反對同性戀啦……不過,如果你們不是的話,最好還是分開一點比較好喔!否則以後碰到了真心喜歡的女孩,要追求可是一個障礙啊!」

  「可是……以前學長和普賢學長,不是也都這樣的嗎?」我仍想做最後掙扎。

  「以前啊,以前是有所謂『普太』或『太普』的地下聯盟,但說真的,聲勢才沒有現在那麼大呢!何況普賢學長和太公望學長雖然感情很好,卻很少有直接的身體接觸……何況普賢學長早就有情人了!乾脆這麼說吧,我看著看著都覺得,你們兩人看起來實在是太曖昧了!」蟬玉好心地發出警告。「太公望他知道嗎?」

  「我想,學長應該不知道……他從來沒跟我提過。」如果這樣想的人不只自己,事情就不能如當初那樣單純了。我絕望地想著。好吧,如果有一天學長一定要知道,那就由我來告訴他吧。總比他從別的地方曉得,而莫名疏遠我好……如果真的演變成這樣,光想就足以心痛。

  我……不想離開學長,即使是一輩子都是朋友也沒關係。

  懷著這樣的心情,我戰戰兢兢地把這件『楊太』、『太楊』同盟的事情告訴學長。不料學長聽了之後,毫不在乎咬了一大口桃酥餅:

  「啊……這件事呀,我早就知道了。」

  「學長早就知道了?」我瞪大眼,一時忘了心中原本最糟糕的打算。

  「以前和普賢當正副會長,普賢又是我的青梅竹馬,這種事早就遇過了呀,只是沒現在這麼嚴重而已。我們學校的女生,大概因為太無聊了,才會搞出這些東西來……沒什麼好在意的啦。」

  原來學長是這樣想的。不知怎的我心裡竟覺得有點失落。

  「楊戩很煩惱嗎?不用擔心啦!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別人愛怎麼傳就隨它,我們做我們的就好了唄!對了,你的牛奶給我喝吧,吃桃酥餅配牛奶是最好喝的了!」

  「噢,學長請便吧。」看著學長把我喝了一口的牛奶大大啜了一聲,一臉幸福的表情,不由得也微笑了起來。

  算了,沒事就好。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果然被小秋說中了,兩回結束不了……(|||||||||)

  請各位相信我,下一回一定能結束的……(bb) 而且我確定了,我……

確實不適合寫搞笑的小說……(泣)

                             by超級笨蛋翎(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