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青春紀事(上)   BY曉翎兒

※ ※ ※ ※ ※ ※ ※ ※

  

  如果有一天,當你溺水的時候,及時跳下水救你、還為你做人工呼吸的人,剛好就是你暗戀已久的對象,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一定都很高興吧?

  很不巧,我就是那個「百分之零點一」。

  一直到現在我都在懷疑,那次溺水是學長的圖謀。

  他一定是用了巫蠱什麼的,讓我的腿抽筋。學長是個隨時有奇怪點子冒出來嚇人的傢伙,會懂得巫蠱絕對不足為奇——只是他隱藏地太好,讓我找不到半點蛛絲馬跡——否則像我這樣的游泳能手,就算是看到泳池臨時起意、連暖身運動都沒做就跳下去,也不可能會溺水。

  好吧,就算「溺水」是不得不然的事實,那時候本來也不該輪到只是經過的學長下水,還做了人工呼吸;不巧的是,天化和韋護,甚至哪吒都知道我是游泳能手,他們只當我在和他們玩,加上那時一急,我竟然連救命都忘了喊……在沒有人認為我會溺水的情況下,我掙扎了一會兒,就立刻沉了下去。

  因為意識已經昏迷了,我只聽到有好大的「噗通」一聲;後來據韋護敘述,是學長一個人把我拖出水面的(那怎麼可能,學長那麼瘦小,韋護一定是眼睛出了問題);由於我那時已經沒了呼吸,學長就毫不猶豫地把我的頭往上抬,將空氣灌入我嘴裡。

  等到我恢復意識時,第一個感覺到的,就是口中混合著泳池所特有、消毒藥水的味道,和一股似有若無的桃子甜香,還有就是唇上被壓著的,溫暖又柔軟的觸覺……不由自主地用力咳出腹裡剩餘的水,我睜大了眼睛,恰與學長碧綠色的眼眸四目交接,就在這瞬間,學長的嘴角彷彿露出了一抹不明所以的笑意,抬頭道:

  「好了!醒過來就沒事了!」

  「楊戩你還好吧……」

  韋護和天化急忙地擠過來問候我,以確定我沒事,連哪吒都拋出一句「這麼大了還會溺水的弱者,不如死了算了」的安慰(^^b)。我一面故作輕鬆地回答著他們,一面還沒來得及理解「學長救了我」這個新的事實,就本能地聽到以下的對話:

  「小望你還好吧?」

  「沒事啦,普賢,只是衣服全濕了而已。剛好這時候是六月了,這樣也很舒服呢。」

  「真是的,小望總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不知道隨便跳下水救人是很危險的事情嗎?弄得不小心,你也會跟著溺死的耶。」

  「唉呀,普賢,我不是沒事嗎?你就別生氣了嘛。^^」

  「唉,你這副狼狽的樣子,等一下要怎麼上課?」

  「嘿∼∼小賢你就告訴飛虎老師我救人的英勇事蹟,老師人那麼好,一定不會怪我曠課的。^^」

  「我就猜到你想偷懶……小望就是這樣,欺負飛虎老師好騙;還有,每次只有有求於我的時候,才會叫我『小賢』。^_^」

  「不愧是小賢,最了解我。」

  真的是學長哪,還有和學長總是形影不離的普賢學長……才剛從現實中清醒,就見學長再度走了過來,我腦子不由自主地一片空白,只能開口道:

  「謝謝學長的救命之恩。」

  「這沒什麼啦。倒是你啊,碰到危險也不會求救,這樣子就是死了也不知道!」學長語帶責備地說,忽地睜大眼審視著我的臉孔:

  「耶∼∼?你不是國中部三年級的班代之一楊戩嗎?」

  「是啊,太公望學長。」

  「呼呼∼∼我聽過你的事蹟喔,不過沒想到是這麼乖的學弟耶……怎樣?如果要升高中部的話,就來參加班聯會吧?依你的才能和名聲,一定能在班聯會得到發揮的。^^」

  「謝謝學長,我會考慮看看的。」

  就是因為那時候,我才下定了決心直升高中部,而且拒絕了學生會的邀請,決定要角逐班聯會的職位。

  現在想來,原來那時候的矛盾感不是錯覺——學長難得的「親切」笑容,只是把我騙入班聯會的一個手段而已。

  就算是往後,也是一樣。問題是即使心裡很清楚那是陷阱,大多時候我還是照樣傻傻地跳進去。

*  *  *  *  *

  說真的,為什麼我會喜歡上學長,到現在仍是一個謎。

  說起來,我是在國一的時候,母親為了要和新情人「雙宿雙飛」(這是她自己說的……by楊戩),這才搬了家。雖然我沒有和她住,但她怕我會被牽扯進麻煩,也就順便幫我轉了學。

  剛成為班上的班聯會代表時,我已經是國三的學生,而學長剛被選為班聯會會長;但每一次例會,足足有三個月,我不曾看過學長出席——每次都是副會長普賢學長代替。

  一次、兩次還可以理解,但是連續三個月就太離譜了。

  好不容易見著了他的尊駕,卻在會議室裡呼呼大睡,一面睡竟然還能把伸手桌上的桃子吃掉!普賢學長要把他叫起來,他揮了揮手,發出睏憨的聲調:

  「嗯哼……普賢,交給你就好了嘛,我好累……呼嚕∼∼」換了個姿勢,堂堂的班聯會會長就這樣在上百位各班班代面前,鑽入(還真的是『鑽』=_=)用軟綿綿的紫錦舖設的主席專屬位置裡……

  睡……覺!!!

  面對眼前的奇景,我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更奇怪的是,普賢學長竟然在對我們笑了笑後,繼續執行會議;而其他的班代表也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天化同學……這個會長一向都是這樣的嗎?」散會以後,再也忍不住好奇,我向隔壁班的代表黃天化問道。

  「喔……楊戩你是轉學生,又是第一次進班聯會嘛,難怪你不知道……沒錯!太公望學長就是這樣的人,還沒進班聯會前就是出名的懶傢伙,連上課出席時數還都是普賢學長幫他湊的,否則就算是我們學校,怕不早就退學了呢!」

  「可是為什麼這種人會……會被大家選出來當班聯會會長呢?」

  「這個嘛∼∼∼」天化拉長了音調,順手把手上的煙蒂扔到地上(國中生不可以抽煙的吧!bb),一向清朗的容顏卻露出了莫測高深的表情:

  「你以後就會知道了。我只能說,他和一般人所認為的辦事方法,簡直就是完全相反!不過他做出來的成果,卻是很少人會比得上的喔!」

  完全相反?

  這樣奇怪的讚譽令我起了不服之心。但連續問了好幾個人,得到的答案雖莫衷一是,有褒有貶;但總歸出來,卻確定是「非常厲害的傢伙」。

  甚至我在學校裡任教的義父玉鼎老師也是。他提到太公望時,以一種欣賞的表情對我說:

  「雖然他有些生活習慣不足取(汗),不過,卻是個好孩子喔。」

  八成就是這樣才讓我特別注意起他的吧!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非常討厭太公望學長,這樣既懶惰、又老是一副遊戲人間模樣的不正經態度,我真的很懷疑為何大家都給他如此高的評價,而且……嫉妒。

  但在後來的觀察過程,我才逐漸明瞭真相。

  在我們學校以學生會為主體,那年的會長是高二的學長聞仲;而班聯會則是對學生會起監督和制衡的工作,因為歷年以來,學生會的作風就相當獨裁,在聞仲學長上任後,就愈加走到嚴重不可抗拒的程度。雖然向來活動的用意是好的,但太過專制就會變成束縛,也無法讓學生有參與的感覺。

  習慣了班聯會的運作,又參與了學校一連串活動的策畫和執行:校運、畢旅、期中舞會、社團、學生會和班聯會連同校長老師合辦的校務會議、高中部的出路和聯考研討輔導……

  與一般只重視升學、把學生當作傻瓜的明星高中完全不同;在完全開放的自由權利下,需要整合眾多學生意見以得到最大效果的決策,其中包括了金錢、人際關係的運用,和檯面下的明爭暗搶……

  那一年尚未進入核心,卻已在過程中得到發揮的快感;也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一向在會議裡缺席的會長,各種智謀和手腕;以及更令人佩服的,人事運用。

  從好奇心、不服氣到後來的認同,我已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注意學長的習慣。一直到期中舞會那天,我不期然間發現剛剛才開了舞的太公望學長,正抓著一大包的糖果,偷偷地往門外溜去。

  「小望,你不是才打完工,現在又要去那裡,不會累嗎?你今天還是待在這裡休息吧,到時候大家要找你的時候也比較方便呀。^_^」

  「有事的話,就交給你吧。我已經答應了他們,今天晚上會陪他們去玩的了。」

  「就該想到是這樣。我下學期就要卸職了,到時候你一個人要怎麼辦呢?」

  「放心啦,小賢。我已經找到了一個適當人選,一定會把他騙入班聯會。你就安心地陪聞仲學長吧。^^」

  「嘻嘻∼∼小望說的是『他』嗎?我先祝你成功囉。^_^」

  我沒有細思學長和普賢學長後面說的是什麼,只是在心中懷疑學長到底要去哪裡。直到普賢學長離開,跟蹤了太公望學長大半個時辰後,才知道目的地是——

  孤兒院。

  也許是看到他對孤兒們的溫柔和耐心,讓我惻動了心底曾經是孤兒時的回憶。加上後來,我才從學長身邊的武吉學弟口中知道,學長也是孤兒——在五歲時父母車禍雙亡之後。

  等到我發現而且省覺自己的情況已經不是一般的情感後不久,就發生了溺水事件。後來,學長和我搭檔,參加班聯會會長選舉當選,且實際參與副會長的事務後,才真正明白自己給自己招攬了怎樣大的一個麻煩。

  對,班聯會副會長的工作是比以前做班代時還多得多,但這些我還不引以為苦。最辛苦的一件工作其實是——
  
  照顧學長。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從開頭的句子很容易聯想到,這篇小說是從游泳池裡『孵』出來的。話說期末為了通過體育考試,有連續幾天中午去游泳館學會換氣。就在游累後百無聊賴時抬頭,看到坐在池邊的救生員,想到曾經的溺水,然後很自然(?)一個想法冒出來:

  如果楊戩溺水,而被師叔救了的話……?

  然後故事的架構就出來了。(汗)

  這個故事我想做的,是以楊戩的心理和眼光,描述他被吃掉(^^b)的過程。本來想寫得很搞笑,不過這樣寫下來好像變得很嚴肅?(bbbb)而且我明明本來只想寫一回就結束的,為什麼……(汗)

  希望下一回能活潑一點……(沒把握的語調bb)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