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淡然(全)  BY曉翎兒

※ ※ ※ ※ ※ ※ ※ 


  三千年來所學到的,就是淡然。

  「你又要看好戲了嗎?」
  「當然。這麼有趣的事,我怎麼會錯過呢!」

  太公望是太年輕了,才會有那樣近乎愚蠢的熱情。
  時間,最冷而無情的刀鋒,無人能躲過那一段又一段的削翦。如果不是剩下失去初衷的執意,那真將什麼也沒有,也容不得回首。
  三千年,夠了。所有的感覺能近身的,色、聲、香、味、觸、法,也只能加強不能試探。不會痛,正是那份麻木教人心驚。

  「也許,您就是天神呢。」

  少女漠然的眼光裡,我讀出了她的訊息。血與淚交融,但臉上的濕意卻是解了凍的霜冷,企圖吸收四周的熱能。
  而我,在旁邊看了殷軍滅了她全族的全部過程,以及多位數月不沾葷腥的兵將,卸下戰袍在她身上輪流解決的掙扎抵抗……

  「神?」一個字在我的口中吐出。
  「是啊。」她竟能笑,衣衫半褪,跪在屍堆之中的唇角微揚。事實上,她生得很美,笑得也很美,風拂過衣裾,我微微嗅到她身上飄來的蘭馨淡香……
  「會看著這一切發生而不動如山,只有神…而已了。祂以為祂在看丑戲,其實……」

  沒有下文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濃腥的血,從那泛紫的唇邊流下。那唇,是剛剛生死不能時,忍耐的痕跡……
  最後,她還是回到她來的地方。

  我知道她沒說完的是什麼,也知道她的下一步舉動。但我什麼也沒有做。

  「黑點虎,咱們走吧。」
  「這種場面您已看了很多次了,為什麼……」
  「因為她。」

  沒有再問下去。黑點虎畢竟是懂我的。

  臨去回眸,青青草原的泥香混著血味,以及那股淡淡的馥郁蘭馨。
  一切,天碧原靜。

(END)

補後記
  少數我寫完後,至今仍然喜歡的短篇。也是我唯一一次寫的,申公豹。

  雖然是幼稚的念頭,不過慶幸完成了它。

                       by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