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私心(全)  BY曉翎兒

※ ※ ※ ※ ※ ※ ※ 


做這個決定,是否是我的私心作祟?
我已經 搞不清楚了…

『我要像往年一樣去看弟妹了。元旦以外的日子可就見不著了。』
『妳要去禁城後宮?』 『是的。』
『我不阻止妳,可是妳要小心點,我雖然也想去,但後宮是不准男賓進去的。』
『是的。』

總是,那種神情。
旁人看來,也許會解釋,是溫柔吧?
是呵…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對我欣羨地說:
『賈氏…妳真的很幸運,嫁了一個好相公,生得那麼好的孩子,而且,小姑還和妳處得那麼好!』
對,是的,我應該算是幸福的,可是,這偶而的悵然是什麼?我不是太貪婪、太不知足了?
『賈氏…聞仲他回來了!』
我看到你的眼睛,發亮了,心底沒來由的揪痛,卻只能掩飾著不能表現出來,笑道:
『是嗎…那太好了!』

  那是與「他」有關才會展現的喜悅,我很清楚;有時,我會恨那份「清楚」:假如我愚鈍一些,也許,不會有這些庸人自擾了吧?
你愛我,我是知道的。但我更知道,你給我的愛,是「相許」;另一份的「相知」,是在「他」那裡。永遠,我不能探測的空間。
這種感情,嫉妒,是嗎?連自己想都會失笑,旁的女子嫉妒,是枕邊人別的妻妾,我,竟嫉妒一個男子?
而,這種微妙的波動,也只是許多情緒的一紋漪影。我不敢想下去,怕掘出太多,平時壓抑著的,自私和醜惡。所以,我告訴自己:相公的知己回來,我應該高興才對;而且,說不定可以把弟妹救出來。
只有自己最瞭解,我真正欣悅的那一瞬,是傳來「他」即將征討東伯侯叛亂消息的時候;但,當我看到你眼底的失落時,又恨起了自己:相公一生,就我這麼一個妻而已呀,難道我連相公的一個知己也容不得?
就在這一份矛盾裡,碰上了一年一次可以見弟妹的日子。我明白此時的危險和不當,卻還是去了:想念弟妹是真的,但我也想逃──暫時不要想,不要想。
碰上皇后娘娘是意外。當我明瞭妲己想做什麼時,已經來不及了。

『不要碰我!我是武成王──黃飛虎的妻子!這是我的驕傲…絕不讓任何人玷污!』

說這些話時,雖然努力保持著冷靜,但我其實,很怕!你我之間的相許,是我心中最珍視的寶物呀,若我失去了這個…

『好女人…真想把妳佔為己有…』

陛下的眼神和回答,無疑是死刑的宣判。在那一瞬間,我作了決定,快得沒時間再考慮:

『我若拒絕的話,恐怕將連累相公…我知道了…從現在起我已屬於陛下…』
『──可是,你卻無法得到我的心。』

來不及意識到墜落的感覺,就『碰』的一聲,好大,好響……不是應該很痛嗎?為什麼連痛的感覺都沒有了?

但這是我能力所及,可以做的事了,為了保護你,保護你和我之間的相許……只是,天祥還小,我這做娘的,照顧不了他了……
相公,你知道之後,會做什麼?會背叛殷嗎?會背叛……「他」嗎?
我一直好想好想問你,我和「他」,到底,誰比較重要?
真的,這一舉動,說不定只是我的私心作祟:你重情,我這一死,你是不會忘了我的;但,或許會成為你和「他」的分裂。
也說不定,這是懲罰,懲罰我的心胸狹窄…
聽說,在死之前,有很多事會浮現在腦海,是不是,就像現在,這樣?

從不以為你會死得比我早,但也沒想到,是這種方式,生死兩隔…

『再見了,相公…』

假如,我現在,和你道別,你會聽得到嗎?

END

補後記
  第一篇的封神同人紀念……文筆之拙劣可見一斑。(汗)

  剛開始還是不曉得什麼是BL和楊太的時候,第一個注意到的竟然是武成王和聞仲之間的友情,和只出現一回就被封神的賈氏。一向就是偏愛美麗、具有個性和風情的女子,所以,就先寫她;揣測著她或許會有的缺憾。

  此外,在此要感謝skeleton樣當時給我的鼓勵。^^親愛的ske,也許妳已經忘記,不過我卻是記得很清楚的噢。(心)

                              by 翎